即时新闻

  • 时隔10年,莫言出新作《晚熟的人》

        本报记者 路艳霞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的2013年,莫言忙到一整年连一本书都没有看,他自己都无奈地表示“2013年我不是一个读书人”。截至2016年,莫言获奖后去了全世界至少34个不同的城市,参加过26次会议、开了18次讲座,题了几千次字,签了几万个名。

        2020年,距莫言获诺奖已经过去整整8年,距他出版上一部小说已过去整整十年。昨天,来自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消息称,莫言最新作品《晚熟的人》终于出版。

        向读者“敞开”获奖后的生活

        在莫言的这部新作中,汇集了他创作的十二部中短篇小说,都是莫言说给大家的“新故事”,依然取材自“故乡人事”,但面貌全新——聚焦当下,融入对于时代新生问题的观察与思考。

        十二个故事篇幅紧凑,却各有曲直,新鲜的、骁勇的、星罗棋布的叙述里塑造了一系列“应时而变”的人物,他们像是从我们身边走出去的人,健步如飞,从小说的这头一直奔跑到小说的那一头。

        莫言讲故事向来爱用第一人称“我”,《晚熟的人》延续了这一习惯。不同的是,这12个故事中的“我”大都借用了作家本人当下的年龄和身份,莫言真正将自己写进了故事里,毫不避讳地向读者敞开了获得诺奖后的生活。读者随着小说里的这位“莫言”,获奖后回到高密东北乡,发现家乡一夕之间成了旅游胜地,《红高粱》影视城拔地而起,山寨版“土匪窝”和“县衙门”突然涌现,“还有我家那五间摇摇欲倒的破房子,竟然也堂而皇之地挂上了牌子,成了景点。”每天都有人来参观,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甚至还有不远万里前来的外国人。

        会讲故事的莫言回来了,但这次归来,还是有了不同。据出版方相关人士介绍,从新作可以看出,莫言的眼光不再聚焦于“英雄好汉王八蛋”,而是转向了那些最平凡最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们过于真实,仿佛就是从我们身边走出来的人物。正是这样一群人,组成了时代演进中的“常”与“变”。莫言写下他们的故事,好似不经意地在一张白纸上刻下一个又一个坐标。

        第一次引入当下社会“新人”

        在《晚熟的人》中,莫言回望童年、少年,更会用敏感的心去捕捉时代的高速发展,在乡村留下的深深印记。

        童年记忆中,莫言实话实说自己“天生不是个割草的料儿”,“当我把那一斤草提到饲养棚时,在场的人大乐。饲养员赵大叔用食指挑着我那一斤草,说:你真是个劳模儿!”从此“我”有一个外号“劳模儿”。而关于少年时代的书写,莫言写道:“许多年过去了,我还是经常梦到在村头的大柳树下看打铁的情景。”

        让人惊喜之处在于,不同于以往所有的作品,莫言第一次引入了当下社会的“新人”。在《红唇绿嘴》中,莫言塑造了一个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并不陌生的人物——网络“大咖”高参。高参深谙互联网运作规律,最擅长胡编乱造、添油加醋,靠贩卖谣言发家致富。她手下有上百个铁杆水军,让咬谁就咬谁,让捧谁就捧谁,将网络玩弄于股掌之中。高参有一句名言:“在生活中,一万个人也成不了大气候,但网络上,一百个人便可以掀起滔天巨浪。”

        他在《天下太平》中写到一个叫二昆的人,自称“我们村子里的人,在我的培训下,都有强烈的新闻意识,都能熟练地使用手机的录像功能,上到百岁老人,下到五岁儿童。”

        依旧是以高密东北乡为背景的故事,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用童年经验和想象力织造的高密东北乡早已一去不复返。对于故乡的变化,莫言很坦然:“将逝去的留不住,要到来的也拦不住。”时代变了,故事照讲,《晚熟的人》又带回了我们熟悉的那个“说书人”莫言。

        “获奖八年来我一直在创作”

        读《晚熟的人》,很容易将“我”与“莫言”融为一体。对此莫言回应说:“小说中的莫言,实际上是我的分身,就像孙猴子拔下的一根毫毛。他执行着我的指令,但他并不能自己做出什么决定,我在观察着、记录着这个莫言与人物交往的过程。”

        事实上,小说中的“莫言”更像一个故事的寻访者和记录者,偶然路过人生百态,对争执不予置喙,对善恶不妄下定论,始终冷静,始终淡然。作者的价值观始终深藏在文字背后,这些故事也因为“莫言”的介入更接地气,更加精彩。

        莫言时刻关注着家国的变迁,关注着周围的人和事。他说:“对一个作家来说,你所做的事,都可能成为小说的素材或灵感的触发点。”他更为自己正言,“获奖八年来我一直在创作,或者在为创作做准备。”在这八年里,莫言写过戏曲、诗歌,也到过很多地方旅行考察。他载于2017年第9期《人民文学》文学剧本《锦衣》让人眼前一亮,诗歌《七星曜我》《鲸海红叶歌》《诗人金希普》《表弟宁赛叶》也于2017年、2018年刊发于几个知名文学刊物。2019年末,莫言的新作诗体小说《饺子歌》发表于《北京文学》,全文以诗歌形式写就,共计五百多行。今年,莫言新创作了长诗《东瀛长歌行》。这些年,他当然也创作了一些小说作品,刊登在各种文学刊物中。

  • 中国泳军须尽快适应“东京节奏”

        本报记者 李远飞

        昨天,2020年中国游泳队夏季测验赛结束了全部比赛。本次比赛,国家队参赛队员发挥总体正常,但由于今年缺少比赛刺激,队员们大多不在巅峰状态。同时,为了适应东京奥运会的时间节奏,在上午进行决赛的安排也让一些选手感觉不适应。

        在部分国家队顶尖选手没有参赛的情况下,一些年轻运动员在这次比赛中的表现可圈可点。

        出生于2003年的彭旭玮在女子100米仰泳比赛中游出了1分0秒33,已经非常接近1分0秒25的奥运会A标。而在200米仰泳预赛中,她游出了2分09秒30,达到奥运会A标。这个成绩相比她去年在青岛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世锦赛选拔赛中的成绩有接近1秒的提升。

        2002年出生的杨浚瑄表现更加出色。7月30日上午,她先是在女子200米自由泳决赛中以1分55秒53夺冠,达到奥运会A标,而后又在男女混合4×100米混合泳接力决赛中以53秒10完成了100米自由泳的游程,将队伍的接力成绩定格为3分40秒56。这个接力成绩在去年世锦赛上可以获得铜牌。

        2000年出生的孙佳俊在男子100米蛙泳决赛中夺冠,并以59秒53的成绩击败了亚洲纪录保持者闫子贝,他的这个成绩也达到了奥运会A标,而且比他去年在青岛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世锦赛选拔赛中的成绩提升了近1秒。

        这次比赛,叶诗文在个人项目上只参加了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虽夺得冠军,但成绩并不理想。她在采访中表示,自己的状态还在,只是目前处在调整当中。

        那么叶诗文的状态究竟如何呢?在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中,当同为第一棒的杨浚瑄已经以1分56秒80触壁时,游在相邻泳道的叶诗文还有数米才到边。自由泳本是叶诗文的强项,去年世锦赛4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她在前三种泳姿落后第二名超过1秒的情况下,最后凭借自由泳反超拿下亚军。因此从这次自由泳接力的表现看,她当前的状态确实不够好。

        世锦赛冠军徐嘉余这次也没有参加自己的主项男子100米仰泳,只是在男女混合4×100米混合泳接力决赛的第一棒游出了52秒78,这个成绩比他预赛时游出的54秒60提升了1.82秒。虽然在徐嘉余个人的100米仰泳成绩中,52秒78仅能排在第16位,但作为非大赛年的一次测试成绩,算是不错了。

        东京奥运会将游泳项目的预赛安排在晚上进行,决赛在上午开始。为了适应这种节奏,此次测验赛也采用了相同的时间安排,但从成绩看,上午决赛对选手们的发挥还是有一定影响,比较典型的是男子蛙泳名将闫子贝。

        去年韩国光州世锦赛是上午预赛,晚上半决赛和决赛。闫子贝在男子100米蛙泳预赛、半决赛和决赛中,成绩逐次提升,尤其是在半决赛和决赛中,两次打破亚洲纪录,最终以58秒63夺得铜牌。但这次测验赛上,他在7月30日晚进行的男子100米蛙泳预赛中游出了59秒62,但31日上午的决赛,他最终的成绩是1分0秒68,慢了足有1秒多。

        类似的情况还有张雨霏的女子100米蝶泳、刘湘的女子50米自由泳、季新杰的男子400米自由泳等,这说明上午进行决赛这种节奏变化,对于选手们的发挥还是有一定影响。

        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国泳军需要尽快适应这种不同以往的节奏,才有可能在东京奥运会上拼出理想的成绩。

  • 万科拟24亿入股泰禾

        本报记者 赵莹莹

        股权冻结、失信、债务兑付逾期、项目延期交付……深陷流动性危机的泰禾,在等待两个半月后,终于等来了“白衣骑士”。昨天早间,泰禾集团发布公告,泰禾投资拟将其持有的泰禾集团19.9%股份转让给万科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海南万益,转让总价约24.3亿元。若交易成功,万科将跻身为泰禾集团第二大股东。

        从新华联、协信地产、绿城中国、招商蛇口到如今的泰禾集团,2020年,多家房企先后引入战略投资以增强流动性,缓解偿债压力。从高周转到降负债,现金为王的道理再次被印证。

        泰禾“白衣骑士”浮出水面

        泰禾缺钱,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泰禾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显示,公司2020年内到期债务为555.11亿元,截至2020年7月7日已到期未付债务为270.65亿元。更不乐观的是,555.11亿元的到期债务中,银行贷款占比仅有12.35%,而非银行贷款占比高达72.98%。

        为了解决流动性危机,2020年5月,泰禾开始寻找“战投”,从华润、金茂到厦门建发、厦门国贸,一次次的谣传后,最终浮出水面的是万科。

        公告披露,泰禾投资、泰禾集团实际控制人黄其森先生与海南万益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于2020年7月30日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泰禾投资拟将其持有的泰禾集团19.9%股份转让给海南万益,转让价格为每股人民币4.9元,对应总对价约为人民币24.3亿元。成立于2020年5月29日的海南万益,是万科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泰禾集团目前的股权结构,第一大股东为泰禾投资,持股48.97%,实际控制人为黄其森;第二大股东叶荔,持股12.05%,为黄其森的妻子,亦是泰禾投资的一致行动人。这也意味着,若交易成功,万科仅用24.3亿元的成本就获得了泰禾两成的股份,并跻身为第二大股东。

        股权转让仍存不确定性

        “这是万科向行业伙伴伸出积极援手的投资行为,我们希望协助泰禾走出困境,逐步恢复其正常经营秩序。但此次股权转让能否最终达成取决于相关先决条件能否满足,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万科方面向记者表示。

        万科口中的先决条件,是指公告中约定泰禾在9月30日前必须满足的内容。其中最重要的两项是:第一,泰禾集团需制定债务重组方案并与债权人达成一致,债务重组方案能支持泰禾恢复正常生产和可持续经营,并且该债务重组方案能得到泰禾与万科的一致认可。第二,万科要对泰禾集团和泰禾投资完成法律、财务、业务等尽职调查,且各方已就尽职调查中所发现问题的解决方案及拟议交易的方案达成一致,不存在影响拟议交易的重大问题。同时,泰禾集团和泰禾投资的资产、债务及业务等不存在影响公司持续经营的重大问题或重大不利变化。

        同时,双方也在公告中声明,万科不对泰禾投资、泰禾集团及黄其森的经营及债务等承担任何责任,亦无任何责任为前述相关各方提供任何增信措施或财务资助。

        “换句话说,万科不对泰禾的债务解决兜底,泰禾还是得自行解决债务问题。”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分析,一向以稳健著称的万科,过往很少出现在大中型房企的股权转让中。此次入局泰禾,属于成本可控、潜在收益较高的一次收购行为。“当然,有了万科持股为其背书,泰禾的企业资信等级有望提升,这对于后续加快债务问题的处置有积极作用。”他表示。

        房企今年偏爱“战投”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房企来说是一次不小的冲击。据克而瑞地产研究显示,2020年是房企债券到期的高峰期,95家房企年内到期债券总额超过5000亿元,较2019年上涨45%。

        为了增强流动性、缓解偿债压力,引入“战投”正成为房企的共同选择。4月,协信地产引入新加坡城市发展有限公司,后者以43.9亿元的代价成为协信地产的第一大股东。绿城中国引入新湖中宝,新湖中宝持股约12.95%,成为绿城的第三大股东。5月,新华联发布公告,委托中金公司为独家财务顾问,拟在新华联控股或下属子公司层面引入战略投资者。6月,招商蛇口定增35亿元引入中国平安成为其战略投资者。就连万科自身,不久前也刚宣布,为三年前收购的广信资产包引入7家“战投”。

        “疫情冲击下,房企引入战略投资者来改善企业资金状况值得肯定。”严跃进评价,通过股权融资获取低成本资金,有利于房企渡过眼下的艰难时期。

  • 叶浅予自选速写作品捐赠后首展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叶浅予是我国著名漫画家、国画家、美术教育家。他毕生从事速写艺术,本不离身、手不停笔,从上个世纪30年代到90年代创作了大量速写作品。7月30日,“自强不息——叶浅予自选速写作品研究展”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展出,观众可走近其宝贵的艺术遗产,感受其自强不息的艺术精神。

        本次展览作品系捐赠后首次展出,展品从叶浅予自选的700余件速写作品中遴选出380件作品,以“各地采风”“戏曲人物”“舞蹈形象”“体育运动”“动物世界”“植物花木”六个单元分类,全面展示了叶浅予速写作品的魅力。展览同时展出院藏国画20件,目的在于以作品揭示叶浅予从漫画创作转向国画创作,速写作为二者之间桥梁的逻辑关系。

        展览还单独辟出以“自强不息”为主题的篇章,展出了从1947年起到1992年止,叶浅予所画的80册速写本。这批速写本学术价值在于,其准确标注了速写的时间、地点、内容,对整理叶浅予诸多未署创作年代的作品提供了非常准确的判断标尺。

        主办方介绍,叶浅予曾任中国国家画院前身——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他淡泊豁达,将一生的重要创作和收藏都化私为公。叶浅予捐赠给中国国家画院的作品,尤以速写作品最成体系,叶浅予亲自精心选出这些作品,并按年代先后和题材分类整理,基本涵盖了其艺术创作的完整时间跨度和全部题材类型,这也是展览以“自选”为题的原因。

        展览已列入“2020年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活动项目,将持续至8月31日。

  • 怀柔牵手冀蒙对口市办文创赛

        本报讯(记者 李洋)河北丰宁滕氏布糊画、内蒙古四子王旗蒙古族刺绣和科左后旗蒙古族马具,这些产自冀蒙的文化创意产品今夏将通过“北科建杯”第三届怀柔影视文创大赛被首都市民所认知,并在北京怀柔区的帮扶下推向更广阔市场,实现文创精准扶贫。

        “以政府为主导的文创大赛挖掘文创项目,为怀柔、丰宁、四子王旗和科左后旗四地文旅事业搭建平台、培养人才、发展产业,是一次扶贫的新尝试。”7月31日,在大赛启动仪式上怀柔区文促中心负责人介绍,怀柔对口帮扶地区的文创产品多集中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衍生开发方面,古老的手艺渴望在更大的舞台上吸引目光。除了对口帮扶,本届大赛还与中国科学院大学、北京电影学院、航天工程大学等五所在怀高校合作,为高校学生自主创业提供专业化平台。

        作为2020北京文创大赛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三届怀柔影视文创大赛重点聚焦影视文化、文化科技融合、数字创意、创意设计、非遗及IP开发、文化教育、文化旅游、文化体育、广告传媒等方向。获奖项目将获得资金奖励、政策扶持和品牌高曝光机会。

  • 北京晚报百队杯报名昨天截止

        本报讯(实习记者 邓方佳)历时8天,2020年第37届北京晚报百队杯足球赛报名工作于昨天截止。由于组委会还要进行严格的报名审核工作,最终的报名参赛队数将在审核工作完成后第一时间公布。

        今年的百队杯报名审核工作非常严格,参赛人员必须使用“二代居民身份证”进行报名、参赛。据百队杯组委会工作人员介绍,今年绝大多数队伍都完整提交了资料,顺利完成了报名,但也有一些报名参赛球队,因资料提交不全、证件照不符合规定等,预计将无法通过审核。组委会工作人员还发现,有部分报名队员的身份证即将过期,为此特别提醒,若不及时换证,届时也将无法正常参赛。

        今年的百队杯赛场计划在朝阳、丰台、大兴三个区内设置七个赛区。由于尚未统计出最终参赛队数,具体的比赛地点、赛程还需另行通知。可以确定的是,今年百队杯领队将以线上直播的方式进行,请各队领队及时关注。

        与此同时,百队杯志愿者招募工作也正在进行中,现已有超百人完成报名。志愿者主要进行人员检录、赛区防疫、维持秩序、数据统计、后勤保障等服务工作。如果是市足协注册教练员,按照《北京市教练员管理办法》,完成志愿工作者可获得公益足球活动教练员积分。志愿者报名截止到8月5日,报名链接为https://www.wjx.top/m/86420723.aspx。

  • 国安队外援已做好上场准备

        本报苏州31日电(记者 王洋)8月1日晚,北京中赫国安队将与武汉卓尔队展开新赛季中超联赛第二轮较量。面对主力中后卫杨帆的停赛,以及奥古斯托等外援与全队磨合时间较短等不利因素,国安队主帅热内西奥在31日的赛前发布会上给出了自信的回答:这些都不是问题。

        首轮比赛,国安队新援、中后卫杨帆“染红”,球队艰难地以少打多拿下“开门红”。本轮,国安队必须安排全新的中后卫组合,以应对武汉队的外援锋线。对此,热内西奥并不担心,他坦言:“我能成为国安队的主帅十分幸运,球队人员充足,有5名中后卫,即便1人停赛,还有4名中后卫可以出场,这对球队来说不是问题。”

        相比于一名中后卫停赛,5名外援的磨合情况似乎更影响球队的整体发挥。热帅首轮派出“全华班”,从侧面证明外援们的状态尚未调整到最佳。不过,经过了近一周的磨合,外援们的状态普遍有提升。被问及哪几名外援将进入与武汉队比赛的首发阵容时,热内西奥回答:“奥古斯托、费尔南多、金玟哉比其他人的归队时间稍微晚一点,之前有点跟不上全队的体能进度,但现在已经和其他球员一样做好了随时上场的准备。无论是外援还是本土球员,在最近的训练中表现都很不错。至于谁首发,我会在最后一刻作出决定,让最适合的球员出现在最适合的位置上。”

  • 北京将用大数据规划公交线路

        本报讯(记者 袁璐)大数据平台正在积极进入公交解决方案领域。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日前联合腾讯发布“公共交通出行大数据平台”。该平台将腾讯大数据和公交行业数据融合,通过计算与分析,对城市公交线网实现优化调整。

        公交线网规划涉及很多层面,包括线路走向、如何设站、如何解决司机休息问题、如何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等等。“以前看一个站附近有多少人居住,都是晚上8点后去数小区里亮灯的房间,现在这样肯定不行了,必须依靠科技手段。”北京交通委公交处处长王昊告诉记者。

        据悉,公共交通出行大数据平台结合专家经验与模型算法,可以发现城市出行规律、诊断线网存在的问题、调整优化线路站点、挖掘不同场景的出行需求、规划定制公交线路等,为管理者提供决策支持。据了解,目前该平台已在西安、南京、金华等城市投入使用。

        随着科技发展,公交自身也在改革。北京公交集团作为大型公交企业,已经开始通过大数据进行线网规划,但由于公交集团只掌握IC卡数据,随着目前乘车支付方式多样化,公共出行亟待加强大数据融合。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家也在积极推动公共交通绿色出行。7月24日,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绿色出行创建行动方案》的通知,明确要通过开展绿色出行创建行动,引导公众优先选择公共交通、步行和自行车等绿色出行方式,降低小汽车通行量,整体提升我国绿色出行水平。到2022年,力争60%以上的创建城市绿色出行比例达到70%以上,绿色出行服务满意率不低于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