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你好,地铁上的读书人

        本报记者 孙宏阳

        地下三十米,拥挤的车厢内,每个捧书阅读的身影都似一束光。

        两年多时间,豆瓣网友“向北向北”在北京地铁上定格一千余束光。她将这些闪光的身影放进《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网络相册,打动了十多万网友。

        “向北向北”真名朱利伟,是北京一位从业10年的出版社编辑。即使是职业出版人,当无意中开始拍摄地铁读书人时,那些被带到地铁上的书也远远超乎她的想象。

        2018年2月,朱利伟在上班路的地铁上,看到一名年轻男子在读《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她正好也对这本哲学书很感兴趣,怕上前搭话会打扰对方,于是默默拍下了读书人的照片。“他还拿着铅笔轻轻地划线,标准的文艺男青年,当时真想搭讪问一下这本书到底好不好看!”照片发到网上后,竟引来不少人关注。自此,她开始了与地铁读书人的特殊“交流”。

        每个工作日早上,乘地铁上班,一个小时路程,足够朱利伟邂逅多位读书人。

        一个青涩少年,将厚到许多人没勇气读完的《悲惨世界》抱上了地铁;一个年轻姑娘,竟在嘈杂的车厢里研读学术著作《叫魂》;一位上了年纪的乘客用Kindle读英文作品……最让她难忘的是一位老人,拿着放大镜一字一句地读书,凑近一看,是日本作家太宰治的小说《斜阳》,书中写的是对逝去过往的感怀与反思。

        “没有年龄的界限,没有性别的差异,没有观点的偏见,地铁阅读自由、包容、开阔。”这些读书人打破了朱利伟的刻板印象。原来,地铁上也有深阅读,被带上地铁的书并不“流俗”。

        起初,朱利伟只是出于兴趣随手拍拍,但随着关注这个相册的人越来越多,她开始意识到,这处“精神角落”存在的意义。一位网友留言说,这个“温热的相册”让他“心生暖意”。很多人表示“很敬佩”“受到激励”,并就此出发,加入地铁阅读的行列。这对于多年从事图书编辑的朱利伟来说,实属意外之喜。

        朱利伟的镜头下,有一位“红人”,她和网友称其为“女神”。这个年轻姑娘总是在相同时间,坐在地铁车站同一个位置,安静地读20分钟书,然后上车离开,她笔直的身姿、干净投入的神情让人印象深刻。两年多时间,朱利伟遇到她一百多次,目睹她读完了斯蒂芬·茨威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林语堂的《老子的智慧》、岳南的《南渡北归》等数十本书。她特意为这位姑娘梳理创建了一份“女神”书单,很多网友循着这份不俗的书单,开始了自己的阅读之旅。在朱利伟眼中,“女神”已经成为一个完美的地铁阅读符号。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一贯人潮拥挤的北京地铁车厢曾空无一人。当人们逐渐恢复地铁通勤时,朱利伟也重新走进车厢捕捉“光”,在上下班途中为地铁读书人群体留下特殊日子里珍贵的阅读记忆。

        朱利伟惊喜地发现,这段时间读“纯文学”的人更多了,跟疫情当下社会关注反差很大,“人们从文学作品中汲取治愈的力量。”她在一位女乘客戴着口罩阅读《骆驼祥子》的照片下面写道:“对某些人来说,文学就是一种免疫力。”

        病毒未退,前进的脚步不能退。朱利伟也拍下不少看备考书籍的乘客,虽然受疫情影响许多考试延期,但他们仍在地铁的各个角落,奋战会计、法律、建造师等资格考试。就像二月躺在武汉方舱医院病床上的“方舱读书哥”一样,这些地铁上的城市之光,成为人们战“疫”的力量和勇气。

        “出版业或许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多为不同层面的读者提供一些雅俗共赏的书,让读者的每次选择都有它应有的价值。”曾有七年时间,朱利伟一直做图书营销编辑,总想把一本好书带到读者面前,可以说是她的“职业病”。

        2016年12月,朱利伟所在的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了一本小众图像小说,名叫《棕色的世界》,当时这种欧洲比较流行的图书类型在国内还不多。“这本书中涉及大量佛教、心理学、文学、漫画知识,它们相互勾连、自洽的美,是不读三遍不能完全体会的。”朱利伟很想让国内读者认识到这本书的价值,她亲自写书评、做推荐,在网上分享。

        传播持续发酵,知道它的人越来越多。一段时间后,由于市场销量增长,这本书得以重印。这也是评价一本书推广成绩最客观的指标。

        朱利伟的相册走红后,“地铁上的读书人”成为热门话题,她也登上了白岩松主持的电视节目“新闻周刊”。在媒体推动下,她出镜拍摄了十一集系列微纪录片,直击北京地下“流动的图书馆”。每集短片结尾,她都会分享佳作,为优质图书“吆喝”。从拍别人,到自己被拍,朱利伟始终保持着推广好书的初心。

        在她眼中,阅读是一件何时开始都不晚的事,“或许每个人的心中都埋着一颗读书的种子,它需要找到发芽的温度。”

  • 手语导医

        本报记者 叶晓彦

        “您需要帮忙吗?”北京四季青医院门诊大厅里,王茜看到一位40岁左右的男子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挂号台前。这可能是位聋哑人,王茜走上前边搭话询问边用手语比划。

        “你竟然会手语!”男子眼里闪现惊喜,赶紧用手语回应,“我已经预约了,但是不知道怎么挂号。”

        “我是医院的手语导医,我来协助您看病。”王茜一边用手语介绍着自己,一边带他来到挂号台前,顺着窗口递上患者医保卡,帮他完成了挂号。

        29岁的王茜是四季青医院的首批专职手语导医之一,她和另外一位同事专门负责为来院就诊的听力障碍患者提供就医服务,从挂号、就诊,到化验、取药,患者就医全程都有他们“同声传译”式的手语翻译。

        挂号只是王茜手语导医服务的开始,拿着挂号单,王茜带患者来到了相应的诊室。男子说自己肚子疼,医生首先需要轻轻按压,以确认疼痛的具体位置。“你随时问着点儿他,如果我按到哪儿疼了,就让他赶紧告诉你。”患者躺下,医生开始检查,王茜走到旁边,探着身子用手语翻译着医生的话。

        “他得去验个血,拍个片子。”医生打印检查化验单的时候,王茜能明显看出患者有些不安,“别担心,医生让咱们先去验血拍片子,做个小检查,我陪着你。”王茜用手语安抚,患者点点头,脸上的表情略微轻松了一些。

        验血、拍片、取结果、给医生看结果、交费、取药,王茜一直陪伴左右。好在这位患者只是消化系统出了点儿小问题,遵医嘱吃药就能痊愈。提着药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他伸出一只手,频频弯下大拇指,用手语向王茜说出无声的“谢谢”。

        这份无声的感谢让王茜充满力量。

        为什么选择做手语导医?要从王茜自己的故事说起。王茜的父母都是聋人,她从小主动学习手语,早早成了父母生活上的“小拐棍儿”。

        大学毕业之后,王茜步入自己的人生轨迹,工作、结婚、生子,按部就班,她能感觉到,父母怕给她添麻烦,不再愿意让“小拐棍儿”帮忙了。“但有时候我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我是某某医院的,您父母在我这儿看病,但他们说不清自己的情况。好在父母身体有什么状况会跟我交流,我能大概知道他们哪儿不舒服,我就赶紧跟医生交流,把接下来的就医步骤发短信告诉他们。”每当这个时候,王茜就会特别心疼,因为她深知聋人就医是有多么不容易。

        对于聋人来说,就医是一个相对困难的过程,他们只能靠写字与医生交流,因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医生写的内容有时他们难以读懂。如果表达不清,他们还会出现焦虑情绪。等待检查结果的时候,因为听不到医生念自己的名字,也无法询问,只能一遍遍地用医保卡刷机器。

        如果做手术,聋人会遇到更多困难。王茜记得在妈妈做肺癌手术的时候,自己不能进手术室,她只能在手术前临时教医生翻身、转头等几个简单的手语。王茜担心医生忘记,就一直蹲在手术室门口守着。

        因为存在就医困难,有些聋人不愿意去医院,甚至让小病拖成了大病。

        今年年初,结合无障碍环境建设专项行动,海淀区无障碍环境建设专班办公室和海淀区卫健委决定在四季青医院率先设立专职手语导医岗位,王茜辞掉之前的私企工作,报名应聘。

        对王茜来说,手语导医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岗位,她不仅仅要完成手语翻译,还要翻译得准确、专业。“其实有很多术语在手语中是没有的,比如我给聋人说阿莫西林,他们不懂,说消炎药,他们才能懂。”王茜说,未来她还要学习更多的医学知识,让自己的翻译更加精准、易懂。

        本报记者 王海欣摄  

  • 老胡磨豆腐

        本报记者 王琪鹏

        “丁零零……”老胡的电话又响了。打电话的,是天津武清的一名老主顾。这些日子,老胡的豆腐摊没有出摊儿,可把好这一口儿的人馋坏了。

        老胡名叫胡建凯,家住通州区西集镇胡庄村。老胡做的豆腐小有名气,在通州,只要说“去西集买豆腐”,大家心知肚明:准是去老胡那儿。

        “近的不说,还有人从房山、昌平跑过来买呢。”聊起自己的手艺,老胡非常自信。别人做豆腐都用机器了,他还是用最传统的方法来做,产量小了点儿,但味道特别好。这不,连天津顾客都惦记上他的豆腐了。

        “世上有三苦,打铁、撑船、磨豆腐。”做豆腐匠三更睡五更起,每天要浸豆子、磨豆腐、烧浆……等到豆腐上市时,早已经过了十几道工序。做几百斤豆腐,用的水和豆渣加起来就得好几吨。

        做豆腐有多辛苦,老胡最清楚。这些年来,两口子起早贪黑,没睡过一个整觉。尤其是寒冬腊月点豆腐,手心是热乎的,手背却冰凉冰凉的。西北风一吹,手背就跟刀割一样疼。老胡腿脚不好,骑着三轮车出摊儿,有时还能自己把自己轧了。“这又怎么样?咱还得接着干,就得豁得出去。”

        二十多年来,老胡形成了固定的生物钟。一过半夜1点,只要有点儿声响,他就再也睡不着了。“我的右腿有毛病,早起一会儿,就能多做一点儿。”

        许多人不理解,既然有残疾,怎么还偏偏去干这最苦的一行呢?老胡回答:“咱的名字可是在户口本第一页的,得撑起这个家啊!”做豆腐之前,老胡干过车床维修,工资不高。后来结了婚,这点儿工资不够家里开销,于是就当了豆腐匠。做豆腐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爱吃这一口儿。“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差,那会儿觉得豆腐是最好吃的东西了。”就这样,刚二十出头,老胡就当起了豆腐匠,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凭着“豁出去”的这股子劲儿,老胡对豆腐的质量也特别重视。“实话实说,老祖宗留下来的手艺咱没有丢。”说起豆腐好吃的秘诀,老胡说其实就俩字儿:用心。

        老胡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既然做豆腐这么辛苦,就一定要把豆腐全卖出去,不能为销售着急。因为豆腐味道好,老胡在西集镇很快就打出了名气,许多人排队都买不到,经常得提前一天打电话预订。随着生意越来越红火,老胡扩建了豆腐坊,又利用豆腐渣养猪养鸡,搞起了生态养殖,日子越来越富裕。

        “家和万事兴,我倍儿满足。”老胡说,现在岁数大了,做豆腐更多是一种消遣。回顾过去的经历,他常说,困难就是给人准备的。如果认命了,面对困难就永远抬不起头来了。只有不认命,才有克服困难的可能,“得把后槽牙咬住喽!”

  • “北京榜样”2020年6月月榜

        ★西英俊,男,1977年3月出生,北京安定医院心理病房主任

        他舍小家为大家,在武汉鏖战65天,为患者提供了紧急心理救援。

        ★梅爱平,女,1984年3月出生,平谷区夏各庄镇南太务村村民

        她牢记养母恩,在养母患病后坚持携母出嫁,感动了公公婆婆。

        ★王丰,男,1971年9月出生,北京圣火科贸有限公司董事长

        他发起“万企帮万村”造血式精准扶贫,帮助5000余人脱贫。

        ★诺敏,女,1978年2月出生,石景山区八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助理

        她坚持在社区开展慢病建档、上门体检、公益讲座15年,挽救了多名老人的生命。

        ★罗进,男,1975年10月出生,北控京奥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

        他优化高山滑雪中心设计方案,守住了小海陀山近2万平方米天然林地,获得国际雪联高度评价。

        ★董瑞,男,1964年1月出生,北京康益德中西医结合肺科医院院长

        疫情中他无偿提供150张留观床位,为抗疫一线捐赠物资超175万元。

        ★杨晓航,男,1976年2月出生,通州区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他行车中见到残疾人落水,当即跳入水中施救。他还曾勇抓越狱逃犯。

        ★郭红阳,男,1980年3月出生,北京时代拓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

        他成立聋人事业促进会,编教材组织康复训练,还开发了手机助听软件,为聋人群体服务近10年。

        ★陈文成,男,1989年8月出生于台湾彰化,海淀台湾青年驿站负责人

        他组织两岸青年开展创新创业等主题的交流活动50余场,疫情中开展云直播,服务台湾青年千余人次。

        ★王晓龙,男,1971年9月出生,北京广播电视台记者

        他奋战在新闻一线25年,疫情中他驻守武汉65天,突发牙疾脸肿变形也不下火线。

  • “北京榜样”2020年6月特别榜

        ★北京大学援鄂抗疫医疗队

        来自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人民医院、第三医院、第六医院、国际医院等医院的医务人员组成北京大学援鄂抗疫医疗队,先后4批共428名医疗队员。确定了“北大方案”后,北京大学援鄂抗疫医疗队一夜之间有条不紊地收治了30多名重症患者。团队多为35岁以下的青年,援鄂期间有34位医护人员光荣入党。

        ★滴滴北京医护保障车队

        滴滴北京医护保障车队由北京嘀嘀无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招募的34名司机志愿者组成。保障车队为佑安医院和地坛医院提供应急出行,制定了一整套严格的消毒流程。师傅们废寝忘食24小时待命,已累计完成定点医院的出行保障任务近3万人次。

        推荐榜样人物请登录北京榜样官方网站,或关注“北京榜样”微信公众号。(王琪鹏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