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士为知己者干”

来源: 北京日报     2020年06月30日        版次: 14     作者:

    陈鲁民

    冼星海创作《黄河大合唱》时,因延安条件艰苦,他又必须保证体力,便想找些白糖吃。有关方面想了很多办法,才为他寻来两斤白糖。1939年3月26日,冼星海开始工作,他一边嚼着白糖,一边含着烟杆子,旁边妻子还在熬制“土咖啡”。在简陋窑洞里,这样苦战六天六夜后,大气磅礴的《黄河大合唱》诞生了。

    彼时,各级领导都很关心冼星海。毛泽东曾亲自给他送去延安难得一见的派克钢笔和墨水,萧劲光送了他一间专门用于创作的窑洞和一筐蜡烛。而冼星海也没有辜负领导厚爱,在短短一年半时间里,陆续创作出《黄河大合唱》《生产大合唱》《九一八大合唱》等六部大合唱、两部歌剧、一部交响乐总共几十首歌曲,为鼓舞根据地军民抗战作出巨大贡献,这也成为他一生创作的巅峰。

    试想,如果对冼星海吃糖的“特殊要求”不予理会,或者指责他搞特殊化,批评这是追求享受的“臭毛病”,《黄河大合唱》还能诞生吗?即便勉强出世,会是现在的效果吗?

    平心而论,两斤白糖在延安时期虽稀罕,但也的确算不了什么,可它体现了对人才的尊重和厚爱,体现了对创造性劳动的肯定与鼓励,体现了领导者礼贤下士的宽阔襟怀和恢弘度量。

    古人说“士为知己者死”,似乎有些夸张,但“士为知己者干”,却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所谓“知己”,不仅是内心理解,也要体现在实际支持上——舒心、温暖、宽松的环境定会大大激发“士”的创造力和工作效率。那些老是埋怨留不住人才、下属不肯好好干活的老板、领导,不妨扪心自问,有没有营造出良好环境?那“两斤白糖”,究竟是自己享用了还是赠与人才了?

    写到这里,不由想起一则新闻,青年博士刘某被某高校引进后,发现原本约定好的人才公寓没了,过渡房不再提供,科研奖金被克扣,无奈之下提出辞职,反被索要138万元赔偿款。如此操作,离党的人才政策初衷,可谓相差十万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