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手语导医

来源: 北京日报     2020年06月30日        版次: 09     作者:

    本报记者 叶晓彦

    “您需要帮忙吗?”北京四季青医院门诊大厅里,王茜看到一位40岁左右的男子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挂号台前。这可能是位聋哑人,王茜走上前边搭话询问边用手语比划。

    “你竟然会手语!”男子眼里闪现惊喜,赶紧用手语回应,“我已经预约了,但是不知道怎么挂号。”

    “我是医院的手语导医,我来协助您看病。”王茜一边用手语介绍着自己,一边带他来到挂号台前,顺着窗口递上患者医保卡,帮他完成了挂号。

    29岁的王茜是四季青医院的首批专职手语导医之一,她和另外一位同事专门负责为来院就诊的听力障碍患者提供就医服务,从挂号、就诊,到化验、取药,患者就医全程都有他们“同声传译”式的手语翻译。

    挂号只是王茜手语导医服务的开始,拿着挂号单,王茜带患者来到了相应的诊室。男子说自己肚子疼,医生首先需要轻轻按压,以确认疼痛的具体位置。“你随时问着点儿他,如果我按到哪儿疼了,就让他赶紧告诉你。”患者躺下,医生开始检查,王茜走到旁边,探着身子用手语翻译着医生的话。

    “他得去验个血,拍个片子。”医生打印检查化验单的时候,王茜能明显看出患者有些不安,“别担心,医生让咱们先去验血拍片子,做个小检查,我陪着你。”王茜用手语安抚,患者点点头,脸上的表情略微轻松了一些。

    验血、拍片、取结果、给医生看结果、交费、取药,王茜一直陪伴左右。好在这位患者只是消化系统出了点儿小问题,遵医嘱吃药就能痊愈。提着药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他伸出一只手,频频弯下大拇指,用手语向王茜说出无声的“谢谢”。

    这份无声的感谢让王茜充满力量。

    为什么选择做手语导医?要从王茜自己的故事说起。王茜的父母都是聋人,她从小主动学习手语,早早成了父母生活上的“小拐棍儿”。

    大学毕业之后,王茜步入自己的人生轨迹,工作、结婚、生子,按部就班,她能感觉到,父母怕给她添麻烦,不再愿意让“小拐棍儿”帮忙了。“但有时候我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我是某某医院的,您父母在我这儿看病,但他们说不清自己的情况。好在父母身体有什么状况会跟我交流,我能大概知道他们哪儿不舒服,我就赶紧跟医生交流,把接下来的就医步骤发短信告诉他们。”每当这个时候,王茜就会特别心疼,因为她深知聋人就医是有多么不容易。

    对于聋人来说,就医是一个相对困难的过程,他们只能靠写字与医生交流,因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医生写的内容有时他们难以读懂。如果表达不清,他们还会出现焦虑情绪。等待检查结果的时候,因为听不到医生念自己的名字,也无法询问,只能一遍遍地用医保卡刷机器。

    如果做手术,聋人会遇到更多困难。王茜记得在妈妈做肺癌手术的时候,自己不能进手术室,她只能在手术前临时教医生翻身、转头等几个简单的手语。王茜担心医生忘记,就一直蹲在手术室门口守着。

    因为存在就医困难,有些聋人不愿意去医院,甚至让小病拖成了大病。

    今年年初,结合无障碍环境建设专项行动,海淀区无障碍环境建设专班办公室和海淀区卫健委决定在四季青医院率先设立专职手语导医岗位,王茜辞掉之前的私企工作,报名应聘。

    对王茜来说,手语导医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岗位,她不仅仅要完成手语翻译,还要翻译得准确、专业。“其实有很多术语在手语中是没有的,比如我给聋人说阿莫西林,他们不懂,说消炎药,他们才能懂。”王茜说,未来她还要学习更多的医学知识,让自己的翻译更加精准、易懂。

    本报记者 王海欣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