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代表委员建言献策 推动中小企业回暖发展

为小微企业融资纾困提供精准服务

来源: 北京日报     2020年05月27日        版次: 05     作者:

    北京团小组会上,雷军代表举手发言,并结合政府工作报告就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提出自己的建议。 本报记者 武亦彬摄  

    本报记者 高枝 武红利 范俊生

    李克强总理在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保障就业和民生,必须稳住上亿市场主体,尽力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常态化疫情防控背景下,如何降低中小微企业运营成本,减少实体经济负担,加快经济恢复性增长也是两会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雷军代表:

    建立精准服务小微企业融资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说,为支持小微企业复工复产,多部委密集推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等支持措施,应以此为契机探索建立精准服务小微企业融资的长效机制。

    “小微企业总体抗风险能力偏弱,不同行业及企业间差别大,导致服务成本高低不同。”雷军的建议突出了“精准”二字,他说,金融机构融资服务要坚持风险定价,遵循市场化原则精准施策。即区分金融机构和小微企业层级,建立相对称的服务关系和市场价格,提高融资服务匹配度和融资效率。

    要实现“精准”,还需加强运用金融科技和大数据能力。雷军说,应鼓励市场主体参与,与监管部门协作,加快搭建并完善涵盖金融、税务、市场监管、社保、海关、司法及市场活动行为的信用大数据服务平台和金融科技服务平台,对企业精准画像,通过自动化流程,降低小微企业小额贷款服务成本。

    完善小微企业融资服务,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是加大发展天使投资、创业投资、股权融资、供应链金融等融资方式。雷军建议,以此形成充足多元的资金供给体系,促进高成长、高风险并存的科技创新型小微企业发展。

    王子华委员:

    加大民营企业中小企业信贷支持力度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京奥港集团董事长王子华认为,当前,我国民营企业发展仍然不同程度地受到政策制度、法治环境、服务要素供给的影响。长期以来的民企融资难、融资贵、用工难等困境,让不少企业和企业家安全感不足。要充分发挥政府、市场和企业的合力,继续加大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信贷投放力度,加快推进教育、医疗等具有较大潜在市场需求领域的改革发展,助力民营企业转型升级。

    王子华建议,尽快完善金融信托领域国家政策和法规体系,大力整治不良金融机构违规操作,在民营企业征信恢复、资产追讨等问题上落实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解释和执行细节方案。加快推进具有较大潜在市场需求领域的改革发展,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加大对学前教育、医疗、养老等民生领域的投资,进一步激活市场潜力。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巩固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取得的成果,探索形成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和金融知识普及教育活动的常态化机制。“国家和地方政府在制定和调整政策时要杜绝‘一刀切’问题,避免市场环境急剧变化,要给民企一定的缓冲、调整期和适当的转型资金补偿。”

    “制造业升级、提质增效,都迫切需要技能精英。”王子华说,目前我国制造业人才仍然短缺,既懂制造技术又懂信息技术的复合型人才更是“一将难求”。建议把培养高技能制造业人才工作上升到国家长期人才战略规划,发挥企业主观能动性,加快实施产业工人培育计划,通过校企联合实现产教融合,源源不断地为企业输送技能人才。

    钟瑛委员:

    强化对中小企业针对性扶助政策的协同性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钟瑛建议,强化中小企业针对性扶助政策的协同性,不断完善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策略,促进民营企业加快业务结构调整与经营模式变革。

    钟瑛说,民营经济对中国经济的贡献率达到60%。中小企业作为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最基础的市场经济微观主体,既是供应链产业链的重要有机组成部分,又是提供就业岗位的主力军。“在一定意义上,提高中小企业生存和发展能力,关系到能否稳住经济基本盘和兜住民生底线。”

    钟瑛认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先后出台了多项扶助政策,取得了良好效果,但其中部分政策存在重复、交叉;部分政策对民营企业应急的实际效用较低,跨省的协作联动性不足。她建议,综合评估政策目标及效果,加强中央政府各部门、各省份间的政策协同性,提高政策发布和应用的效用。鼓励民间借贷、普惠金融、网络银行等多元化产品,为中小企业提供及时的资金支持。立足中长期考虑如何创新金融工具,为中小企业提供更多元化的融资渠道。积极促进民营企业加强与供应商协商频次,优化供应链能力,择机转移供应链。促进民营企业加快业务结构调整与经营模式变革,从对“业务”的运营转为对“人”的经营,促进企业从渠道经营、门店经营逐渐过渡到用户经营。

    贺强委员:

    降低支付费用为小微商家纾困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建议,将支付降费作为长期产业政策目标,统筹产业各方力量,建立普惠的手续费定价机制,确保支付降费优惠落到实处,为小微商家纾困。

    贺强说,在央行等部门的指导下,商业银行、支付机构、清算机构已陆续出台一系列支付降费措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市场主体资金收付与周转相关成本。

    为进一步将支付降费工作落实到位,贺强建议,对于小微商家的收单交易,在继续保持免费的基础上,上游的银行、网联和银联都停收相关支付渠道和转接清算手续费,共同分担产业链成本压力,助力小微商家渡过难关。对于公共交通、民生缴费、小额个人转账等便民化、非商业场景交易,产业各方也应逐步减少收费直到免费。

    贺强还建议,将支付降费作为长期产业政策目标,统筹产业各方力量,建立普惠的手续费定价机制。推动银行渠道手续费回归成本定价,探索保障我国支付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手续费定价模式。由发改委、央行牵头,统筹银行、支付机构、清算机构等相关方,联合制定支付降费工作方案,明确降费目标、重点支持对象与领域、费用减免的优惠期安排、机构间的成本分担机制,以及信息共享等配套措施,确保支付降费优惠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