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助人心安

        本报记者 王天淇

        “您好,我是北京市总工会的心理咨询师,首先我要告诉您,我们之间的沟通内容除经您允许外,仅限于您和我知道。您看,我能帮到您什么?”电话中,李敏的声线平缓流畅,吐字清晰,语气带着一股坚定,让人信赖。

        这样的开张白,每次接通心理咨询电话后,李敏都要说一遍,消除咨询者的顾虑,让对方能更加放心地倾诉。

        “医学治疗的宗旨不只是要治疗疾病,更要助人心安。”这句格言,虽然流传至今已不知出处,却被许多医生奉为职业信条。人在面临自然、社会或个人的危机事件时,往往会因个人需求得不到满足而缺失或丧失安全感,或是无法通过自身的力量控制或调节自己的感知、体验,以致陷入心理失衡,有些人会因此极度恐慌、紧张、焦虑、抑郁甚至情绪崩溃。李敏说,自己的工作就是“要助人心安”。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从2月1日起,北京市总工会启动了职工心理援助热线,从那时起,李敏正式打响了她的“抗疫战斗”。

        第一个咨询电话来得很快,但咨询者的身份让李敏有些意外——不是想象中距离危险最近的医护工作者,也不是密切接触者,而是一名社区工作人员。电话接通后,咨询者干脆利落地自报家门:“我每天都在小区门口给大家量体温、宣传防疫知识,说得口干舌燥,每天回到家都精疲力尽,但其实我挺害怕的,尤其晚上一回家我就更紧张……”

        听到电话那头咨询者声音响亮,李敏先在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咨询者中气十足,说明目前对方的身体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说话干脆不犹豫,对说出自己的年龄、性别、每天的工作状态也没什么顾虑,说明咨询者本身就是一个爽朗、坦率的人,这样的性格基础很好,化解情绪的能力会强一些。”

        原来,这位咨询者不光自己每天要到小区门口站岗值勤,爱人也坚守在防疫一线,女儿在武汉工作,因为这次疫情没能回北京。每天,这位咨询者长时间在户外,爱人又常常回不了家,“白天忙的时候还好,只要一闲下来,家里就我一个人,就开始担心我女儿,也担心自己每天那么长时间暴露在外面会不会被传染上病毒,越想越害怕,老觉得自己要得病。”

        听对方说完自己的困惑,李敏首先向对方表达了敬意,“您是坚守在防疫一线的人,感谢您的付出,我向您致敬!”李敏告诉对方,人的身体健康往往会受到情绪影响,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人的免疫力也会提高,她建议对方调整情绪,让自己保持愉悦的心情。“那我就唱歌吧,我就喜欢唱歌,唱歌能让我高兴!”听了这话,李敏也笑了起来,“对,您的感悟力真好,要做点儿让自己高兴的事儿!”她叮嘱对方,要按照科学的方法做好防疫,但不要过于紧张,“您把积极的情绪传递给您女儿,她也会感受到一种支撑的力量,感受到您在陪她一起渡过难关……”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敏静静地聆听对方的诉求,不断排解对方的焦虑情绪,到挂电话时,对方的语气已经轻快了不少,甚至一直向李敏道谢,“我感觉好多了,谢谢您这么耐心地开导我。”

        李敏还帮助过远在武汉的咨询者,那是一位刚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咨询电话接通后,李敏首先向对方表示祝贺,“您能战胜病魔,您是英雄!”从事心理研究十余年,李敏知道,这样的咨询者很容易出现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所以要向对方传递一种信念,让对方认识到自身生命力的顽强。电话中,这名咨询者产生了对人生的怀疑和前途的迷茫,“我有点儿蒙,不知道生活该怎么继续?我还要不要像以前那么拼命?”听了对方一连串的发问,李敏明白,这是对方的认知体系在进行颠覆性的思考。她安抚这位咨询者,告诉对方这些都是正常的表现,可以慢慢思考,同时,她通过电话指导咨询者,让对方双脚打开与肩同宽站在地上,感受与大地连接的力量,带着对方缓慢深呼吸,缓解紧张情绪……渐渐地,这位咨询者的心态平和了许多,她又建议对方,可以多和家人聊天,从家庭的温暖中获取力量和支持……

        类似这样的电话咨询,单次时长在50分钟至1小时,疫情期间,李敏平均每天都要进行四五次,多的时候甚至七八次。“因为作为心理咨询师,不光需要倾听咨询者的诉求,更要迅速判断对方的症结所在,给出应对方法。”李敏直言,常常一天电话打下来,整个人头昏脑涨。虽然在安排咨询时间时,李敏会有意识地在两场咨询间留出10分钟至15分钟的自我调整时间,但真正能休息的时间不多,“有的时候,本场咨询结束的时间已经到了,但咨询者还有话没说完,我们不可能直接挂断电话,只能通过引导来结束谈话。”而这样往往就会占用李敏留给自己的调整时间。李敏说,自从当了心理咨询师,她的时间观念变得极强,比如约好了要在7点给咨询者打电话,那电话决不能在7点零1分拨通,“因为很多咨询者都会提前守在电话边等我们,一旦我们迟到了,咨询者可能就无法对我们产生信赖感,这会影响后续咨询,甚至可能会加剧咨询者的焦虑情绪。”

        自疫情发生以来,李敏像千千万万名心理咨询师一样,无私付出,给予人们心灵的陪伴。“助人心安,虽然没能像医护工作者那样深入一线,但能用自身所长为抗击疫情出一分力,我觉得无比光荣!”李敏说。

  • 大1路的招牌

        本报记者 孙宏阳

        女驾驶员常洪霞已经成为北京公交大1路的“活招牌”。

        早上4点多,老山公交场站,常洪霞已经在为出车做准备,量体温、消毒、开窗……这都是疫情发生以来她的常规出车程序。她从车辆前方的储存箱里取出两瓶为乘客准备的免洗洗手液,分别放置在前后门提前准备好的小筐里,上面贴着写有“按一下,消消毒,您安心下车”的纸条。

        在常洪霞驾驶的全国青年文明号上,这样的服务细节还有很多。前车门附近一个“暖心箱”里面,满满当当装了20多种物品,包括疫情期间为乘客准备的口罩、一次性手套、电子体温计、湿纸巾、干纸巾,还有充电宝、小糖块、纸笔、塑料袋等。

        “暖心箱”的点子源自两个小遗憾,一次是乘客的手提袋断裂,袋子里的七八样东西撒落一地,乘客只好抱着东西下车;一次是乘客在车上接电话想记录一串数字,问了一圈都没要到纸笔。大家乘车遇到的问题,常洪霞都细心观察、记在心里。“细节决定成败”,常洪霞说,大1路是长安街上一道亮丽风景线,是北京公交的品牌线路,在服务质量上更要走在前头。

        整齐的盘发,利落的制服,一双一笑就弯成月牙的眼睛。在同事眼中,常洪霞不仅颜值高,驾驶技术也是巾帼不让须眉。早在十年前,她就在职业技能大客车专业比赛上,从8000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最终成为前十名中唯一的女选手,从一名中级驾驶员直接晋升为高级驾驶员。

        如今,每天驾驶着长达18米的通道车穿梭于长安街上,这位“女汉子”对自己有着更高要求。“安全行车,稳字当头。”常洪霞总结出“一静、二稳、三让、四心”安全行车法——冷静;起步停车稳、中途行驶稳;你抢我让、你违章我让、空当儿小我让;路静人稀要小心,拥堵路段要耐心,通过路口要细心,服务乘客要热心。只要坐上她的车,老人起身不晃,年轻人走动不摇,孩子喝水不洒。

        创新服务的脚步不曾停止。2019年,她创立“洪霞创新工作室”,围绕生产经营中的热点、难点以及企业改革发展的中心工作创新攻关,研发出防冻液加注机、过滤水再利用装置、公交车玻璃封窗器等7项成果,完成导游式服务等10余项课题,累计为企业节省开支300余万元。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为了让同事们更快更准确地了解出车前消毒防疫的工作步骤,她和工作室的同事们共同制作了防疫宣传短片,在车队的办公区、休息区反复播放。常洪霞还留意到,车队消毒人员使用的喷壶容量小,而肩背式消毒桶装满消毒液后重达30斤,于是她和创新工作室成员经过试验,将家用洗车器跟拉杆购物车相结合,研制出了一款“移动式消毒车”,节省了体力也提升了消毒效率。

        开着帅气的公交车行驶在首都宽阔的马路上,是常洪霞儿时就有的梦想。即使在入行21年后的今天,她依然通过日复一日、一点一滴的努力,保持着那份对“初心”的热情与坚守。“看着乘客满意的微笑,或者对我说的一句‘谢谢’,还有通过车窗看到城市的变化,这可能是作为公交人才能体会到的幸福。”

  • 走心的入户

        本报记者 任珊

        “主任要来我家?还能给介绍工作?”听说石卫东要来家里帮扶,太阳宫芍一社区的彭女士有点儿不相信。

        今年40岁的彭女士有两个孩子,大儿子患肌无力、生活无法自理,4岁的老二正读幼儿园。彭女士因照顾孩子早就辞职了,家庭经济压力不小,加上年龄越来越大,想找个离家近的工作很难。

        “按照政策,您可以通过托底安置,在咱太阳宫附近做一名劳动保障协管员,您愿意吗?”石卫东上门了解情况时提议,彭女士乐得连连点头。第二天,石卫东立马着手帮忙张罗面试,不到一周,彭女士上班了。

        石卫东是朝阳区太阳宫地区政务服务中心主任,挨家挨户上门走访的习惯,已经坚持了两年多。机构改革前,石卫东一直负责太阳宫地区的社保业务工作,改革后,政务中心的社保业务还是占了“大头儿”。“一个人有了工作,就容易安心;一个家庭多一人就业,就多了一份稳定。”这个道理,石卫东就是通过走访悟出来的。

        为帮助失业人员再就业,他坚持上门入户。每到一户家庭,谈心、唠家常,帮大家出主意想办法,离开前,石卫东还会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听说潘先生的爱人刚做了个大手术出院回家,石卫东默默掏出300元钱,买了个果篮送到他家,细心询问有没有什么困难。常跟着石卫东走访的同事都笑称他是个“冤大头”——遇到做手术出院的掏200元,遇到家庭困难的掏300元……“您一个月工资够吗?”石卫东摆摆手,说:“当你了解失业人员家庭的真实情况,看到他们面临的困难时,谁都会伸出援手。”

        辖区居民李大妈老伴儿去世,要先退回多领的一个月4590元养老金,才能领走5000元的丧葬补助金。别看就差410元,对于生活困难的李大妈来说,也是一笔大数目。

        “我没钱,多领的养老金早就花完了。”办手续时,李大妈反复跟工作人员强调。石卫东自掏腰包给李大妈垫付了4590元退款。同事问他:“万一李大妈不还您钱怎么办?”石卫东说:“李大妈现在可能真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等她拿到补助金会还给我的。居民遇到难事既然找到我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2018年入户走访106家,2019年走访151家,如今,石卫东走访的257户中95%的居民实现了再就业,而且最大程度享受到相关优惠政策。

        石卫东的“走心”也换来了居民们的“交心”。很多失业人员还真的有事没事都愿意给他打个电话,聊聊天,谈谈心,有的还给石卫东送来吃的、表扬信等表示感谢。

        2020年元旦刚过,石卫东就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一组数据:“地区现有失业人员548人,其中有就业意愿的登记失业人员111人。”帮助这111人再就业,就是他新一年的工作目标。

        “赵女士,您是有找工作的需求吗?有没有什么详细要求?”“朱大叔,您这个月的补助金到账了吧?”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石卫东入户的时间少了,但他电话“走访”的频率更高了。

  • 真爱无悔

        本报记者 骆倩雯

        巩秀枝也没想到,一次普通的探病,竟然改变了她的人生。

        2004年的一天,单位食堂有位32岁、名叫江颂的小伙子,年纪轻轻出了意外,被火车轧断了双腿,巩秀枝就跟同事一起去看望他。在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江颂,没人照顾,觉得太可怜了,她就萌生了照顾他的想法。

        巩秀枝那会儿是39岁的单亲妈妈,回到家,她把看望的事儿跟10岁的儿子说了,儿子竟然提出也要去医院看望。看完后,儿子跟她说:“妈妈,我们一起照顾叔叔吧。”

        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巩秀枝不是往医院跑,就是往江颂的家里跑,送水喂药,洗衣做饭,还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她辞掉了之前的工作,一边照顾江颂,一边抽时间做保洁,用每月赚来的600元补贴日常开销。

        一年后,她不顾家人的反对,和江颂领了结婚证。从此,一家三口相依为命。

        巩秀枝每天推着江颂外出散步。有一次遇到一个小孩,听到小孩问他妈妈:“这个叔叔怎么没有腿啊?”还有一次,一个80多岁的老人说:“都这样了还出来干嘛!”江颂听了,生气极了。

        “人家就随口说一句,没什么的,老小孩老小孩,别计较。”巩秀枝回家安慰江颂。但此后江颂就不爱出屋,也不爱说话了。“你一天不说话,不憋得慌吗!”巩秀枝不介意江颂的“冷脸”,她还是坚持天天带他出门,跟他说话。

        巩秀枝的儿子每天也坚持跟江颂多聊天,还给他念新闻听。江颂虽然不说话,但听得津津有味,偶尔还能跟孩子多说上几句。

        巩秀枝喜欢剪纸。每逢过春节,她就会剪很多窗花,贴在窗户上。江颂心情好的时候,她拉着他一块剪,教他剪纸的技巧。渐渐地,江颂也对剪纸有了好感,学会了剪一些简单的窗花,剪出来也挺像模像样。

        母子俩的付出,江颂看在眼里。渐渐地,江颂话多了,也爱出门了,对未来的生活也有了希望,不再那么悲观。

        巩秀枝的剪纸作品惟妙惟肖,在区里的建议下,她把自己的剪纸作品申请成了门头沟区的非遗项目。她抽出时间来,教社区里的居民、老年大学的老人、小学的孩子学剪纸。“不管给不给报酬,只要三个小时我能回来,不耽误照顾江颂,能去的我都去。”

        回想起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巩秀枝不仅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反而心里觉得特幸福。“自从伺候了他,看到家庭稳定,生活越来越好,心里非常高兴。”她觉得有一个安定的家,比什么都强。

  • 北京榜样每周人物榜

        (2020年5月第三周)

        ★李辉(朝阳区心之源艺术康复服务中心负责人)

        男,1985年11月出生。因车祸高位截瘫后,他开创了轮椅健身舞,组建残障人士舞蹈队,帮助残障伙伴康复。

        ★李超(北京首钢气体有限公司京唐作业区职工)

        男,1989年10月出生。他跃入河中救起落水司机,再度入水帮司机捞起装有巨额现金的箱子。

        ★钱小松(北京朝阳医院泌尿外科主治医师)

        ★田夏秋(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外科危重症中心主治医师)

        钱小松和田夏秋是一对“80后”医生夫妻。二人在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时,突然发现一位老人倒地不起。二人紧急施救,轮流为老人做心肺复苏,直到救护车赶来。

        推荐榜样人物请登录北京榜样官方网站,或关注“北京榜样”微信公众号。(王琪鹏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