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花一杯奶茶钱看演出,你愿意吗?

        本报记者 韩轩

        疫情带火了线上直播,但大多数线上进行的演出都是免费形式播出,最近,一大波付费观看的线上演出相继出现。上周末,杨和苏、九连真人等音乐人在网易云音乐“点亮现场行动”中上演了两场付费直播;5月19日,中国歌剧舞剧院带来的音乐剧《一爱千年》也以线上付费的形式进行首演,成为国内首部线上首演的音乐剧。

        一场线上付费演出“票价”大约在10元左右,远低于线下演出票价,略高于购买一首数字单曲的价格。在数字音乐付费尚没有被完全接受的时候,你愿意为在线演出付费吗?线上演出会不会冲击线下演出行业?业内人士各有看法。

        ■从业者

        为自己为行业寻找新出路

        传统演出行业关注线下,但疫情暴发后“云演出”暴增,自2月份以来,几乎所有线上演出都以公益的、免费的形式上演。提及音乐剧《一爱千年》的线上付费首演,其策划及总运营方、北京四海一家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于婷婷坦承,“希望为演出行业提供一个新的尝试。”

        “免费确实达到很好的社会效益,但对行业来说,永远免费不是理想的、可持续的模式,毕竟大家都有成本。”于婷婷说,与中国歌剧舞剧院合作的《一爱千年》前期准备已比较成熟,原定于今年上半年演出,后因疫情延期,双方就想到了转战线上,“演出行业在疫情期间受到很大冲击,如今战疫进入常态化,我们这个行业也要做一些转变。”

        网易云音乐开启的“点亮现场行动”线上付费演出项目,也是为了满足音乐人、场地方和歌迷三方的共同意愿,尤其获得了独立音乐人的响应。网易云音乐方面透露,目前已有2000多名音乐人和200多家合作方报名,计划将在今年举办100场,并将所有收入支付给音乐人,助推音乐人获得更多元的收入,帮助他们复工复产。

        在行业观察人、《音乐先声》创始人范志辉看来,付费观看演出的形式是一种新的尝试,尤其在疫情期间为演出行业提供了可能。“livehouse有演出可接就能活下去,音乐人也能获得曝光和一部分收入,平台策划了高规格演出,可以提升知名度,也可以吸引流量,对三方都是有益的。”

        ■票价

        最贵也就是一杯奶茶钱

        从业者想开拓新的行业模式,让消费者不能接受,票价就是第一关。

        目前线上付费演出的定价大约在每场10元左右。“点亮现场行动”已播的两场最高票价12元,最低只需1元;痛仰乐队在线演出的付费直播为18元。《一爱千年》作为一台完整的音乐剧,票价也没有高于演唱会,优酷会员票价为6元,非会员12元。

        于婷婷表示,把票价定为6元和12元,是希望吸引更多网友观看。传统思维方式里,演出票定价与回收制作成本息息相关,但她想,既然线上首演,就要用互联网思维看待。“如果把线上首演当做宣传的环节呢?”于婷婷和团队做过调研,热爱演出的观众无论是否看过线上演出,等剧场开放后都会再走进剧场,“那不如就把线上当做吸引观众的渠道,《一爱千年》因由参加过《声入人心2》的演员郑棋元主演,能带来很大的关注度。”

        据不完全统计,《一爱千年》观看首演的付费人数高达十余万人,点赞数近45万,远超一台原创音乐剧线下演出能达到的关注度。于婷婷说,该剧在首演后还会继续提供付费点播,预计于8月末开启线下巡演。“目前看,线上付费首演的形式引发的社会关注度和粉丝反响,非常令人满意。”

        网易云音乐“点亮现场行动”则吸引了大量独立音乐人的歌迷,前两场演出中杨和苏、刘炫廷、九连真人等音乐人登台,共吸引了41万人次观看,直播时有38万条实时评论。“目前付费直播的票价都不高,一般在十块钱出头,相当于两瓶饮料,最贵也就是一杯奶茶钱。这不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付费意识的问题。”范志辉说,为演出付费是应该的,但一直以来网友对在线付费,尤其是在线音乐付费还有犹豫,“现在正是一个好契机。”

        ■创新

        线上演出也有沉浸式玩法

        为了吸引观众观看,线上付费演出的策划方也纷纷想出新玩法,给网友带来独特的观演体验。

        就目前来看,所有付费演出都经过精心设计。演唱会都是在专业的场地拍摄,无论是曲目还是表演,都有完整的策划。音乐人就像在线下演出一样演唱和表演,收音、调音和直播的设备都很专业,效果比疫情前期音乐人的“卧室直播弹唱”有明显提升。

        “互动体验也是直播尤其重视的体验,为的都是让观众更有沉浸感。”范志辉举例,九连真人的直播就有手绘画像、现场打羽毛球以及主持人的上场互动,click#15乐队直播首唱还出现了“互动剧式”的玩法,网友在直播中回答15个问题,做出的选择将共同决定演唱会走向。“演出的部分保证品质,线上尝试多种玩法,在线付费直播就会有市场。”范志辉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做好线上演出也将有利于未来的线下演出,形成观众与剧目的长远互动。于婷婷介绍,让《一爱千年》线上首演,也是为了更广泛地听取观众的意见。“首演有十几万人线上观看,远超过剧场演出的几千人,观众提出了意见和建议,我们就会根据他们的想法修改,打磨之后再进行演出,观众就有了参与感。”于婷婷说,“等以后剧场开放了,相信他们也更愿意来看自己贡献了想法的演出。”

  • 30载,他用画笔捕捉梦境

        本报记者 王广燕

        人的一生大概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眠中度过,平均每天晚上会做四到六个梦。当你醒来,有时梦中的奇异场景还挥之不去,有时梦境却很快烟消云散。有一位“画梦师”,在过去的近30年里坚持用文字和绘画记录梦,并于近日在北京798艺术区的空间站艺术中心展出自己“关于梦的田野调查”,他就是艺术家李洋。

        画梦缘起

        一位内向男孩的自我疗愈

        走进展厅,约600件关于梦的画作铺展在白色的墙面上,让观众仿佛走入了一个梦的容器。而这些仅仅是李洋多年来记录梦的画作的一部分。从17岁开始,李洋用几十个日记本、共三十万字记录下他的梦,并陆续将这些文字绘成近两千幅画。展厅中的画作按照主题分为几类,有关于自己、家庭的梦,有关于学校、从小生活的社区的梦,还有一些抽象荒诞的梦,其中有山林、城市、动物、外星人……

        上中学的时候,李洋是一个看起来外表普通、甚至有点土气的男孩,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他,梦里却享有一个瑰丽的世界。有时白天做作业时,他也会不由自主想到梦里的情形,“我想干脆把它记下来吧。”在李洋保存的一个破旧的小本子上,年少的他凌乱地记下醒来后还记得的梦,并编上号码:“266,一大团乌云降临操场”“281,午夜的月亮船”……

        偶然间,李洋从报纸上看到了比利时著名的超现实主义大师保罗·德尔沃的作品,画中情境顿时触动他对梦境的记忆,李洋开始尝试将自己的梦画下来。

        随着自己画梦越来越多,李洋对此越来越熟稔,他如同一个梦的捕手,用笔留住梦里出现的意象,也记下一个青春期男孩的成长心事。在展出的作品中,有一幅画的主体为一棵大树,树上有许多闪闪发光的生物。“当时我遭遇了校园霸凌,心里很难受。梦见这棵树后,我醒来时抑郁的情绪忽然不见了。”多年后李洋阅读了荣格关于梦的理论,“儿童在成长中比较艰难的时期,集体无意识会显现一个强烈的原型。梦对于那时的我,就起到了缓冲带的作用。”

        在这个男孩天马行空的梦里,还出现了一所神秘的美术学院。年少的李洋所知道的唯一一所美术学院就是中央美术学院,这个梦给他带来了鼓励,让他考上了央美,继续画梦的工作。

        “痴人说梦”

        一项认真持久的科学研究

        提起梦,人们总会想到一个词——“痴人说梦”。但在李洋看来,梦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研究对象。“弗洛伊德、荣格等学者对梦都有科学的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李洋所画的梦并不具有统一的绘画风格和形式,油画、水墨、水彩乃至iPad等都被他用来作画。统一的画风固然有利于艺术家的市场,但李洋却认为这样无法还原梦境多变的风格和内心的体验。“因为梦是难以琢磨的,梦总是在变,我用不同的方式去接近不同的梦。”

        画梦的艺术家里,人们总会说起达利,但李洋认为,梦的样子远远不止达利画的一种,有时伟大的艺术品也会禁锢个人鲜活的想象力,需要一代代艺术家画出属于自己的梦。记下并画出梦,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情。“基本都是在生活和工作缝隙时间中画的,然后根据主题归档、分类、总结和梳理。”

        在此次展出的作品中有一类,那就是“遗忘的梦”。李洋说,自己在日记本上记录的大约有200个梦,在想要画的时候发现已经不记得了,只能根据文字再创作,归于此类,与其他作品区分开。“对我来说,画梦就像一项基础科学研究,它是基于梦本身的,不能生造出来。”

        “也可能画梦这个事情到最后被证明完全没有意义,浪费时间,但是我至少也能给后来者提供一个引以为戒的例子,那是另一种价值。”李洋说道。

        画更多人的梦

        让展览成为治愈心灵的解压阀

        “梦是隐秘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很需要勇气。”李洋说,自己在将部分作品展出之前犹豫了很长时间,“但艺术工作者的命运就在于此,打动人的作品要出于真实体验,当我把个人的体验用艺术的形式呈现出来后,让更多人有同感,这种体验就不只是属于我个人了。”

        有些朋友知道李洋画梦之后,也会请他帮忙画梦。“网络上有人私信我,告诉我他做过怎样的梦。一开始我会不知所措,感觉到对方很信任我,就把这些梦收集起来。”通过一个个梦,李洋深深体会到,许多外在普通的人,内心世界都很丰富。他们的梦不仅是关于周遭的生活,还有的是关于创伤记忆,以及对宇宙的哲思等。

        2015年,李洋发起成立“梦研究所”,在他租的公寓房间里陈列着他多年来关于梦的作品、资料、日记,同时也收集了许多人的梦境记忆,既是他存储梦、进行研究和创作的空间,也可以为艺术史与心理学工作者提供研究资料。

        在展览现场,有一件特别的作品,它的画面十分庞杂,由很多人的梦组成。李洋将收集到的关于梦的投稿编织在一起,形成一张梦之网。还有许多人填写的“梦的登记表”,表格中有做梦者的年龄、职业,梦的颜色、内容等。从奇幻故事到历史记忆,被登记的梦境既是做梦者个人的体验,也是文学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

        有观众告诉李洋,自己很多时候不好意思跟别人谈起自己的梦,而展览就像一个解压阀,提供了一个可以谈梦、疗愈心灵的空间。

        “我很好奇自己以后会做什么梦,人生最后一个梦是什么,它们与人生经历、社会历史会有怎样的关联?”李洋说,他的画梦工作,将会一直持续下去。

  • 作家王松出新长篇小说《烟火》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我自己是真回去了,而且不是简单地去溜达一圈儿,而是真真切切地和这小说中的几代人一起栉风沐雨,似乎真的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一百多年。”作家王松如此说道。近日,王松最新长篇小说《烟火》面世,很快引发众评论家关注。

        长篇小说《烟火》从1840年的天津写起,到新中国成立,时间跨度一百余年。故事是从天津老城的北门外一个叫“侯家后”的胡同开始的。天津的民俗、风俗、市井文化、各色小人物,在历史风云翻卷的背景下,如一幅长长的图卷徐徐展开。

        一个叫“来子”的年轻人,曾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从在“狗不理”包子铺当伙计,到成长为一个成熟的鞋帽店买卖人,再到接触到一个又一个的革命者,亲眼见到这些人是怎么为了信念默默无闻牺牲自己生命的,直到最后,为了不当亡国奴,拒绝去日本当劳工,在去日本的船上跳海,用自己的生命,告诉自己的女儿,应该怎样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在来子身边的各色市井小人物,无论是手艺人、买卖人,还是“吃洋饭”“混租界”的汉奸,也勾勒出天津百年的市井百态。其中,也渗透着浓郁的天津文化,尤其是天津特有的曲艺文化。

        有评论家称赞,天津需要这么一本书。就像上海需要王安忆、需要《繁花》,北京需要老舍、需要《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一样。在100多年的时间跨度里,小说的100多个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无数的故事交织在一起,在侯家后这个地方展开。这是一部平民的史诗,是有关天津的,更是有关中国的。

  • 告别116天,西城区图书馆回来啦!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5月19日上午9时,西城区图书馆恢复开馆啦!据悉,图书馆每周二至周日开放,时间为上午9时至12时,下午1时至4时。结合实际情况,开放了总服务台、报刊阅览室、借阅部/外借部和电子资源四处区域,同时,为更好地服务仅需还书的读者,后广平胡同26号馆址还在门口增设了自助还书设备,为避免开馆后读者集中到馆归还文献,形成聚集,自今日起,免收逾期费时间将再延长42天。

        开馆当天,在图书馆官方微信公众平台提前预约成功的读者,由工作人员指引,有序排队出示本人的身份证、健康码和预约信息,经体温检测合格后,登记相关信息进入馆内。入馆后的读者,有的直奔报刊阅览室拿起了最新一期的报刊杂志坐下细细品读;有的来到外借部仔细挑选心仪的图书;有的自觉排队,拉开距离,归还疫情前借阅的图书;还有的掏出手机,驻足电子阅览区扫码下载心仪的书刊,饱读诗词歌赋,畅游瀚海书香。

        为保障开放安全,图书馆前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工作,分别设立了入馆口和出馆口,借书处和还书处,保障借阅秩序井然有序;馆内还配备了图书消毒设备,对每日归还书籍进行消毒杀菌;公共区域也摆放了清洁用品,为读者营造安全、舒适的阅读环境。不仅如此,开馆前图书馆还进行了开馆演练,演练中对进馆体温过高或者馆内突发不适的读者进行了应急处置,并邀请了区疾控中心人员到场进行指导。

        经历了116天的离别,西城区图书馆开馆首日,馆内迎来了246位读者,归还图书1271册,借出图书809册。

  • 央美研究生毕业作品展云端开展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一年一度的中央美院毕业季到了,由于疫情,今年的毕业生作品展无法在校园内展出,但可以在云端开启。昨天下午5时20分,2020年央美研究生毕业作品展四大线上展厅正式开放,用一座虚拟美术馆全面展示毕业生的学业成果。

        通过扫描二维码或访问网址https://art2020.cafa.edu.cn进入“云端美院”后,观众可以选择“3D虚拟毕业展”或“云端在线毕业展”两种观展方式。前者以立体场景还原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场馆,观众可以在其间“漫步”,观看墙上展陈的毕业生作品,还可以点击每件作品旁的加号查看作品简介、作者创作思路等信息;“云端在线毕业展”则以清晰简明的方式列出各学院,点击学院名称后即可查看对应专业学生的作品列表。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在为2020中央美院线上毕业季致辞中说,为了让展示和观赏效果尽可能完美,不仅学校策划团队和各院系老师付出巨大心力,承担网络研发工作的近百名员工夜以继日投入工作。“观众可以身临其境、移步换景,在欣赏中远观其势、近察细微,更可以打开层层链接,进入每一位作者思维与创作的小千世界。”

        据悉,在线上毕业展开启之后,中央美术学院官方微信平台将继续开设“2020中央美院毕业季丨微展厅”,按照专业陆续推出全部研究生、本科生毕业作品与学术论文。6月15日,央美本科生毕业作品展将开幕。

  • 85岁李玉双用“编码画法”看世界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85岁高龄的李玉双是国画大师李可染之子,却是“理工科出身”。挚爱绘画的他,在自然风景写生中融入自然科学的视角,自成一派。近日,李玉双同名个展在798艺术区亚洲艺术中心开幕,展览全面梳理李玉双先生从艺迄今六十余年的艺术探索成果,展出涵盖油画、水彩、水墨、素描、手稿等形式在内数十件作品。

        李玉双1935年出生于江苏徐州,少年在家学熏陶下开始了创作之路,在新中国成立初期高涨的建设热情中选择了科学事业。科学研究之余,李玉双坚持以自然为题材的写生,并做了很多光与视觉的模型和实验,摸索出新的观察方法,创作了大量自然风景绘画作品。

        1985年,李玉双开始了全职画家的生涯。他以科学家的实践精神发展出自己独特的“编码画法”,即“把自然界看成一个整体……画的时候看不到树和河沟,只能看到乱七八糟的色彩和明暗”。在他看来,作画的过程就是展现对世界、生活的认知,而他的画就是他的生活本身。

        从古稀之年始,李玉双在素描、水彩、油画之外,开始更多地尝试丙烯、水墨、色粉、毛笔、宣纸等新绘画材料,同样运用“编码画法”,创作形式却更趋无拘无束。在此次展览中,观众可以欣赏到他用丙烯水墨描绘的《清漓江边》《冬天的植物园》等新近创作的作品,感受艺术家对自然美的孜孜追求。展览持续至7月5日。

  • 毛不易发毕业季主题歌《入海》

        本报讯(记者 韩轩)又是一年毕业季,昨天,歌手毛不易与B站联合推出了毕业季主题歌曲《入海》MV,把它献给即将或已经毕业的人们,希望他们“跃入人海,各有风雨灿烂”。

        《入海》由音乐制作人赵兆作曲并制作,B站出品。MV以主人公毕业的时间为原点,追忆过去生活的同时,用大量篇幅展现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在毕业后的社会生活,包括面试、工作等诸多细节。毛不易说:“毕业其实是一个符号,象征着每个人都会经历的独立面对社会、人生和未来的时刻。”他也想起自己大学毕业时的情景,“2016年大学毕业时,我发过一个视频,面对未来我还啥都不知道。四年过去,我成了一名歌手,依然在寻找着关于生活和梦想的答案。”

        《入海》歌词温情,毛不易音色温暖,上线后也赢得不少网友共鸣。歌曲用“入海”比喻毕业后每个人都要跃入人海,有憧憬,有迷茫,也有青涩,也会犯错。毛不易则在歌曲中唱出他的祝愿:“时间会回答成长,成长会回答梦想,梦想会回答生活,生活会回答你我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