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西方文明:灵魂依然留在19世纪

        欧树军

        1961年,冷战正酣,英法殖民地阿尔及利亚、塞拉利昂、南非相继独立建国,美国与古巴断交,肯尼迪政府发起入侵古巴的猪湾行动、正式派军介入越南战争、推行与苏联争霸太空的阿波罗计划,民主德国修筑了柏林墙。在这一年的盛夏,卡尔·波兰尼的《大转型》对自由放任资本主义前因后果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分析,深深折服了詹姆斯·斯科特,这个至今仍活跃在学术舞台、时年二十五岁的小伙子,即将在当年秋季进入耶鲁大学政治学系攻读博士学位,开始探索时代困惑的答案:财富与权力如何相处,如何培育平等,以及政治信念如何形成、又与阶级如何互动。2019年冬,横跨政治学、人类学和社会学,保持高度创造性笔耕不辍近六十年的斯科特,仍然把《大转型》视为对自己影响最大、最重要的一部著作。

        促使波兰尼在美国佛蒙特州本宁顿学院潜心两年写作此书的,是一个在匈牙利、奥地利、英国、美国、加拿大之间游走的颠沛流离者所见证的时代大转型:包括1815年-1914年西方世界“百年和平”的终结;防止大国大战的势力均衡、组织世界经济的金本位、造就空前物质繁荣的自律市场和自由主义国家所构成的19世纪西方文明的瓦解;20世纪20年代对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执念;30年代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崩溃;以及试图解决自由放任资本主义全面危机的德国法西斯主义、苏联社会主义和美国罗斯福新政自由主义的兴起。波兰尼把那个时代政治与经济、国际与国内大转型的根源,归结为自生自发自律自制的市场乌托邦信念。这个“市场经济、市场社会和市场自由主义的乌托邦”,最大的缺陷在于,将逐利作为人类的唯一动机,让人类的目标从属于市场的逻辑,但是,除非消灭社会中人和自然的实存,市场制度将无法与世长存,它会从肉体上摧毁人类,把生存环境变成一片荒野,让工业生活和社会组织陷入混乱。

        《大转型》对人类处境尤其是亚洲、非洲、拉美新生国家命运发人深省的寻根问底,使之成为人类学、政治学、社会学、历史学、经济学和环境学的经典文献。第一卷开宗明义,将统治市场经济的法则视为19世纪西方文明瓦解的关键。第二卷探究市场经济的兴衰,第一篇、第二篇各八章,几乎可以完美一一锁合对勘,前者径直将亚当·斯密《国富论》所建构的经济自由主义连根拔起,后者冷峻地揭示了已被选择性遗忘的市场社会的不断扩张、市场生活方式的全球化和工业革命大转型带来的大灾难,及其所激发的人、自然和生产组织共同投身其中的反向的社会自我保护运动。第三卷呼应第一卷,概述了双向运动所包含的三方关系:自由主义的市场、干预主义的政府与自我保护的社会,以及与之相互增强的新旧阶级之间的斗争,还有这些运动、关系和斗争所推动的西方文明大转型,所构成的复杂社会,尤其是自由在复杂社会中的真谛。正如托克维尔的《民主在美国》几无一言提及法国,却又无时无刻不在比较“作为旧大陆、旧制度的法国”与“作为新大陆、新制度的美国”。波兰尼的《大转型》对哈耶克不着一墨,但字里行间无不是对这个自由放任资本主义忠实信徒的辩难。

        如今,当人们回望苏东剧变以来的历史,波兰尼对时代精神的洞察仍会直击心底,由主导世界秩序的美帝国、支配世界经济的美元本位、宣称终结历史的自由民主制、自生自发自律自制的市场经济所支撑的西方文明,其身体从20世纪来到21世纪,灵魂却依然留在19世纪。

        历史是过去的政治,政治是当下的历史。《大转型》所记述的,既是人类的过去,也是人类的当下。当历史走到当下,波兰尼的醒世恒言,值得每个希望见证时代巨变的人们深思。只有摆脱“市场经济、市场社会和市场自由主义的乌托邦迷思”,让经济从属于政治、文化和社会关系,让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关系从属于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持之以恒地缩减人与人之间的经济社会不公正、不平等,人类社会才能建构更好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

        在这个空乏身心、荡涤灵魂的当下,波兰尼的思想方式,值得每个希望解答时代困惑的人们遵循。只有将观念史、政治史嵌入社会史、经济史,方可探知时代巨变的根源、判断时代前进的方向、把握社会变迁的速度,进而担起为更多人、为所有人创造更多自由的责任,成为一个真正自主而自由的人。

        波兰尼的上下求索,值得每个希望抓住时代精神的人们铭记。只有立足于对人类境况的慎思明辨,重新理解死亡、自由与社会,才能迈出超越19世纪西方文明、探寻人类社会21世纪新文明的第一步。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

        阅读链接

        卡尔·波兰尼(1886年—1964年),匈牙利哲学家,政治经济学家。当法西斯主义兴起时,他离开了出生的匈牙利,成为英国公民。著有《大转型》《达荷美与奴隶贸易》《人的生计》《早期帝国的贸易与市场》(合著)等作品,是20世纪最重要的社会思想家、政治经济学家、经济人类学家和经济史学家之一。

  • 人工智能会在职场“卡位战”中获胜吗

        陈建平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已然拉开帷幕,除了经济、社会等动因外,科技无疑是这一时代“变局”的重要力量。由大数据驱动的智能产品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个显著标志。正如《机器会夺走你的工作吗》一书的作者卡梅伦指出的那样:“数字革命的影响已经让我们处在巨大的颠覆浪潮中。而处在这场变革的浪尖的,则是人工智能的迅速进步。”“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将会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并在健康照顾、交通物流、客服以及房屋维修等行业中被广泛应用。”总之,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科技发展无论在速度、广度和深度上都远远超过了以往的技术变革。

        这不单是一个技术创新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

        技术进步与更新迭代始终在持续,“机器智能革命的影响不会受限于地理限制,也不会止步于某一产业。”其最为明显的影响就是可能将掀起“一系列全新的结构性失业浪潮”,因为“机器智能所波及的影响可能会深入劳动力市场的每个因素。”这不单是一个技术创新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

        机器智能已然替代了部分工作,甚至随着其技术的迭代更新,在未来职场卡位战中机器智能将愈发紧迫,那么我们该如何应对?卡梅伦提醒我们要“谨慎对待,未雨绸缪”。面对“未来劳动危机”,要进行“具有共识基础上的谨慎规划,无论是从个体、组织层面,还是在各国政府层面。”政府特别是政府领导人要善于将“人-机”议题公共化,让更多的人认识和参与讨论,从而实现公共动员。当然,政府更应该从其自身角色定位出发,将议题政策化,从基本收入政策、纳税与再分配政策、教育与培训政策等着手来积极应对挑战。作为无可避免的社会个体,更要积极地进行“自我准备”,努力提升适应智能时代劳动力市场需求的职业竞争力。

        该书主题内容和时代意义却发人深省

        阅毕该著,虽然体量不大,但主题内容和时代意义却发人深省。笔者也有几点粗浅的体会:

        首先,辩证认识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以其智慧、高效、快速等多重优势被广泛运用于社会各个领域,未来职场也将重新洗牌,但这并不意味着人工智能一定称王。我们既不要盲目于过度的焦虑和排斥,又要具备一定的警醒和敬畏,努力让自身告别传统学习、工作的舒适区。

        其次,客观认识“工作替代”。很多人工智能专家都提醒我们机器智能给我们带来的巨大冲击,尤其是对工作和就业的影响。实际上从工作自身演变规律来看,传统工作式微,但新型工作也会出现,工作总量也会发生变化。其中,重点需要思考和把握的是新旧工作之间继替的周期差。再者,工作的本质也在发生异变。那些需要情感投入、显示同理心、富有启发、展现美等工作将是我们的“自留地”。此外,人工智能对工作的替代实际上还比较微妙,工作和技能是两个不完全等同的概念认知。所以,是否具备一个或若干技能“杀手锏”,甚至比工作更重要。

        再次,顺应形势,塑造前瞻性治理。卡梅伦在《机器会夺走你的工作吗》一书中提醒政府既要顺应形势,大力支持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甚至要努力抢占先机,但是又要对人工智能发展起来后带来的若干社会问题有预判,实施一种前瞻性治理。对于政府而言,要将机器智能兴起后可能造成的影响纳入政策考量范畴,在就业、社保、税收和再分配等政策议题中予以关照和重视,做到未雨绸缪。对于研发部门和企业而言,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技创新、全面创新时,研发部门和企业要秉持一种负责任的研究和创新,要对社会发展、公共利益和人类共同体命运负责。

        第四,改革教育,培育数字公民。对于在数字纪元时代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人即“数字原住民”而言,具备基本的数字技能这一要求已经不是问题,真正遭遇挑战的是成年之后才进入数字纪元时代的“数字移民”,如果不积极尝试新工具、新技术就会逐渐被时代所抛弃。如何弥合数字公民之间的代际差距,教育培训是一个重要“黏合剂”。积极拥抱人工智能时代,对于当前的教育变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的教育培训理念、方式方法、内容要求等应当紧扣数字纪元时代的要求,只有具备良好的数字素养或者人工智能基本知识乃至高阶知识的学生才会具备更高的就业竞争力。

        最后,与人工智能共舞,拥抱人机共生互构型时代。人们在广泛使用人工智能,通过每一次的搜索或解答,在其数字留痕中进行信息传导,人工智能也就在这过程中不断优化和完善。人类也在不断使用人工智能的同时,不断提升自身的学习敏锐度,努力实现数字转型,培育数字智慧,渐而适应数字时代的环境要求,这也就是人工智能对人本身的塑造。总之,我们无法预知“人-机”关系如何演变,但是“人-机”协同则是在不远的将来必然发生的趋势,未来的工作模式将是“人-机”更加紧密地协同。正所谓,人机各擅其长,各美其能,美美与共。

        (作者为福建农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中国管理现代化研究会廉政建设与治理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

  • 故宫六百年

        阎崇年

        六百年前,在北京、在中国、在世界,发生了一件具有政治、文化意义的大事: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十一月初四日(12月8日),永乐皇帝朱棣在北京皇宫奉天殿(今太和殿)暨殿前广场举行盛典,向臣民、向天下,庄严宣告:北京宫殿“爰自营建以来,天下军民,乐于趋事,天人协赞,景贶骈臻,今已告成。”以北京皇宫坛庙告成,接受朝贺,大宴群臣,以及贡使。这就表明,明朝北京宫殿于永乐十八年十一月初四日(1420年12月8日),已经建成。

        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初营建北京,凡庙社、郊祀、坛场、宫殿、门阙,规制悉如南京,而高敞壮丽过之。复于皇城东南建皇太孙宫,东安门外东南建十王邸,通为屋八千三百五十楹。自永乐十五年六月兴工,至是成。

        北京故宫博物院在1987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因此,故宫既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北京故宫有过辉煌、有过凯歌,也有过沧桑、有过悲泣。这是在中华民族历史演进中,一座巍巍高山的历史见证,一段滚滚江河的历史实录。

        今年恰逢北京故宫建成六百年,笔者继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讲《大故宫》之后,应喜马拉雅之邀约,在其网络音频平台讲《故宫六百年》,分作100讲,从2019年12月3日上线,每周播出两讲,共计50周,几乎占一年的时间。在整整一年的准备过程中,经过草稿、一稿、书稿、录音稿和定稿,五易其稿,虽不免有瑕疵,却是尽了心力。现应华文出版社宋志军社长之邀,讲课的文稿由该社出版。

        北京故宫,文化元素,纷繁灿烂,琳琅满目,但其核心因素,主要有三:

        其一,是建筑。故宫占地面积72万平方米,宫殿房屋共八千三百五十楹(间),建筑占其最多的空间。这些中华古典建筑,殿堂台阁,宫院亭榭,壮丽辉煌,丰富多彩。

        其二,是藏品。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186万多件文物,其器物、书画、典籍、档案、珍玩、瓷器、丝绸、珠宝、家具、陈设等,物华天宝,珠玉精翠,天禄琳琅,美轮美奂。

        其三,是人物。宫廷建筑的设计者、建造者、使用者、守护者是人,从帝王将相到太监宫女,从文化精英到外域使臣,从各色工匠到宫廷帝后,都离不开故宫建筑的舞台、场景。故宫藏品的制造者、使用者、欣赏者、收藏者,也都离不开人。可以说,自北京故宫建成六百年来,中国几乎所有的名人,都同北京、同故宫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所以,故宫的建筑、藏品、人物三者以及其他元素的互动、演绎,成为故宫六百年的历史。

        此前,我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讲过《大故宫》共四部,83讲。所讲的文字稿《大故宫》第一、二、三卷,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近由故宫出版社出版其修订本。

        《大故宫》与《故宫六百年》是姊妹篇,其相同点是,系统简述故宫的历史、文化、建筑、人物、事件、文物等。其不同点是,《大故宫》主要特点是横向,以故宫空间为纬线,以故宫建筑为场景,时空交叉,讲述故宫六百年的历史故事;而《故宫六百年》主要特点是纵向,以故宫时间做经线,以故宫历史为场景,时空交叉,讲述故宫六百年的历史故事。

        今人看故宫,可纵观,可横览,纵横交叉,互相切换,对故宫六百年的建筑、藏品、人物等故事,会更丰富、更系统、更全面、更立体地了解,从而,热爱故宫、关心故宫、学习故宫、守护故宫。

        《大故宫》是用电视视频的形式,《故宫六百年》是用网络音频的形式,还分别用图书的形式,总之用视频、音频、网络、图书四种媒体形式,来再现六百年的北京故宫。

        故宫是个历史大剧场,也是个历史小舞台。在这座剧场里,在这个舞台上,帝王将相、后妃女侍,百官众卿、御史谏臣,文化精英、书画名家,能工巧匠、太监宫女,佛道僧侣、域外使臣,其人物之精彩,事件之离奇,故事之生动,器物之精美,正邪之相搏,学人之才华,小人之奸诈,后宫之玄秘,英雄之豪气,庶民之苦难,再现了那个时代的江河波澜与涓溪暗流。我力求从六百年历史长河中,沙里淘金,金中剔沙,加以展现,进行表述。

        《故宫六百年》包括明代故宫、清代故宫、民国故宫和新中国故宫四个时期的历史,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到当下2020年,整六百年。本书按时间分作三大段:明朝皇宫、清朝皇宫和故宫博物院。为了阅读方便,将100讲的文稿,分为上下两册,同时由华文出版社出版发行。

        (作者为北京市社科院研究员)

  • 书林折枝

        中国的新型正义体系

        黄宗智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的新型正义体系:实践与理论》,以实践为突破口,为中国法律寻找新的发展路径与理论,为中国探寻长远的发展道路提供思考。作者提出,中国新型的正义体系乃是一个结合三大传统的产物:一是古代的“中华法系”;二是调解机制在革命传统中的大规模推广;三是从西方引进的形式主义个人权利法律。今后的发展进路不在三者中的任何单一方,而在更好、更精准地融合三者,朝向一个新型的、可能成为新的“万世之法”而推进。 (宋雪) 

        从文化追溯现代经济的起源

        在18世纪晚期,欧洲创新引发的工业革命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分水岭。为什么革命出现在了西方而非别处?为什么它可以持续发展,造就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乔尔·莫基尔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增长的文化:现代经济的起源》给出了答案。作者将经济学、科学技术史和文化进化学结合在一起,阐释了为何在工业革命前的两个世纪,“早期现代”欧洲为现代经济奠定了基础。 (林素)

        构建“非遗” 建档标准体系

        戴旸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建档标准体系研究》,针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建档经验有限、规范化和可操作性标准与细则缺失等问题,立足于社会调查,构建出“非遗”建档标准体系的基本框架,明确了建档标准体系建设的多元主体、总结了建档标准体系实施与保障的具体策略,形成了建档标准体系建设的系统原创性理论。(任平)

        博弈:所有问题都是一场赛局

        川西谕著、田中景译,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博弈:所有问题都是一场赛局》,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和生动有趣的案例讲述博弈论。所谓博弈论,是指分析两个或两个以上局中人的决策、行动的理论。这里所说的“局中人(或称当事人、参与人)”,不只是指人,还指企业、国家等各种各样的“决策主体”,博弈论的应用非常广泛。为此, 学习博弈论可以让你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博弈论不只用于“在竞争中胜出”,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和更广泛的应用途径。   (张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