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餐饮业重启按下“加速键”

        本报讯(实习记者 杨天悦)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更多食客愿意走出家门、外出就餐,餐饮行业也逐渐走出阴霾、迎来复苏。记者上周末走访发现,不少商圈的餐馆都在有序防控的基础上重新有了烟火气。其中,不少露天环境下的餐饮街区和平价便民的小吃街尤其受到食客的欢迎。

        前天晚上天刚擦黑儿,五棵松华熙商业街又热闹起来。在餐馆聚集的室外街区中,不少店家为了方便顾客乘凉而在室外露天小院摆出的桌椅现在正好派上用场。“外面气温凉爽,露天环境下通风也好,我们5个人特意从朝阳和海淀约到这儿来小聚。”正在啤酒馆门口配合查验健康码的市民顾先生说。

        据华熙商业街相关负责人介绍,商圈里餐饮营收环比上月增长了两成多。走出餐饮一条街,华熙露天广场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不少市民手捧奶茶或是捏着冰淇淋边走边逛,在广场直播、弹唱的年轻小伙也吸引了许多人的围观——为了保证安全距离,人们自觉围成了一个比以往大得多的圆圈。

        除了室外露天餐饮街区,不少商圈里接地气的小吃一条街也吸引了许多食客前来大快朵颐。昨天上午,听说家门口的首客生鲜办起了第一个“马驹桥吃货节”,这让祖祖辈辈都住在马驹桥附近的马大爷心里乐开了花,全家祖孙三辈5口人一齐出来下了顿馆子。“防控形势真是好转啦!”看着商场里和自己一样携家带口来饱口福的食客,马大爷不停地感慨。

        不远处的“食工坊”小吃一条街上,卤肉饭、黄焖鸡、臭豆腐、串串香等20多个小吃档口前也都围满了赶来尝鲜的食客。“我家就住这对面,盼了这么久可算开了。家里人还是不太愿意出来吃饭,我把各种小吃都打包回去些给大伙儿解解馋。”正在排队买麻辣香锅的市民黄先生高兴地说。

        “我们所有员工都已经完成隔离、持健康码绿码上岗,现场每隔两小时就会进行一次全面消毒,每个餐位也都摆放上了公筷公勺。希望尽快恢复餐饮企业该有的样子,为市民提供安心可口的美食。”首客生鲜的相关负责人说。

        而在华灯初上的三里屯,三里屯SOHO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人气,一家日式餐厅门口甚至排起了队。“他们家之前有9块9抵100元的券,今天来了本想把券花掉,真是没想到要排1个小时的队。”一对年轻的情侣拿了排队号后拉着手离开,女方说,“正好在附近转转。”

        随着餐馆日渐恢复人气,“下馆子”也重新成了不少市民的家常便饭。不过,记者走访过程中发现,不少食客也放松了警惕,结账时排队距离过近、用餐结束后忘记戴回口罩的现象也时有出现。在华熙商业街中,甚至有结束用餐的小孩子在店内的桌椅之间来回走动、追逐打闹。餐饮协会的相关负责人也提醒市民,疫情防控尚未完全解除,出门用餐的同时也别松了防控这根弦。

  • 农业扶贫新作物 百姓餐桌添口福

        本报讯(记者 孙云柯)在带动低收入村脱低致富过程中,本市农业部门推广种植了不少景观效果好、营养价值高的优新农作物品种,榆黄菇、藜麦、紫苏、鲜食玉米等过去不常见的品种开始在京郊出现,为当地带来致富产业的同时,丰富了百姓餐桌,还为市民提供了京郊出游的好去处。

        在房山区石楼镇梨园店村的大棚里,一朵朵榆黄菇从菌棒探出鲜黄的身段,色彩艳丽,十分喜人。榆黄菇味道鲜美,含蛋白质、维生素和矿物质等多种营养成分,其中氨基酸含量尤为丰富,一直作为珍稀食用菌产品上市,深受消费者欢迎,价格是平菇价格的2至3倍,可以带动低收入户增收。

        同样受到消费者青睐的还有大球盖菇,因为形态与松茸相似、菇盖呈酒红色,所以有“赤松茸”之称。大球盖菇肉质细腻、营养丰富,有野生菇的清香味,口感极好,干菇香味浓郁,可与香菇媲美,是近年来中高档食用菌的明星品种之一。类似的还有延庆区珍珠泉乡南天门村培育的刺五加黑木耳,怀柔区琉璃庙镇梁根村的段木木耳、银耳、香菇、猴头菇等,都在市场表现良好,丰富了北京食用菌品种的同时,也为当地低收入户带来可观收益。

        此外,在京郊低收入村推广种植的还有鲜食玉米,京白甜456、BM380、京科甜608等甜玉米可以当作水果生吃,口感甜爽脆嫩、皮薄无渣,一根5至10元,仍然在市场上供不应求。以农科玉368、农科糯336为代表的甜加糯型鲜食玉米,则是兼具甜玉米“甜、脆、鲜”的香甜和糯玉米“糯、绵、香”的软绵,更能满足百姓的口感需求。目前,鲜食玉米在延庆区香营乡、房山区浦洼乡、密云区不老屯镇、门头沟区斋堂镇等乡镇的16个低收入村种植面积达到430亩。

        这些以前在京郊鲜有种植的农作物,不仅帮助低收入户增收,丰富了市民餐桌。此外,近年来引种的各类中药材,还成为高附加值的农田景观。

        这个季节,房山区河北镇黄土坡村,3000亩的金银花开得正盛,淡淡清香沁人心脾,漫山遍野皆是灿烂花海,远远望去像是绿田里长出了黄金。金银花不仅好看,而且还是清热解毒的良药,对各种热性病都有很好疗效,泡饮制药皆宜。河北镇通过在黄土坡村、半壁店村等地打造金银花循环农业,建设金银花茶生产线等,带动更多农民增收致富,解决劳动力就业。

        延庆香营乡新庄堡村将蒲公英、板蓝根、紫苏、薄荷等种植在艾主题农业公园的周边林地,以供采摘和特菜销售。房山草根堂农场林下种植蒲公英、板蓝根、牛蒡等作为配套餐饮的食材,接待观光游客。延庆区永宁镇西山沟村还成片种植了射干、知母、丹参、黄芩、桔梗,待到7月花期五颜六色分外好看,成为当地民宿的配套景观。

  • 小区分类垃圾桶设置还需更便民

        本报记者 王天淇

        “小区里只有一处可回收物投放点,要扔一趟垃圾来回得走15分钟”“垃圾桶旁没有遮挡,刮风时‘裸投’厨余垃圾差点儿洒一身”“‘一刀切’式撤桶并站、定时定点能不能更科学些”……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实施后,本市各个小区着手推进垃圾分类工作,但在桶站设置上,一些小区还需要结合居住特点,更加人性化一些。

        现象一

        全小区只设一处可回收垃圾桶

        早上7时10分,家住海淀区西三环北路附近的王女士看着门厅地上已经被易拉罐、矿泉水瓶、快递包装塞得满满当当的纸箱子,犹豫再三,还是只拎起厨余垃圾袋和其他垃圾袋下了楼。走到单元门外最近的一处垃圾桶旁,王女士忍不住又向站在垃圾桶旁的分类指导员问了一遍:“什么时候能把蓝桶给配上,家里的可回收物都快搁不下了。”“蓝桶有啊,就在小区大门口那儿。”听了对方这话,王女士重重叹了口气,转身便走。

        “我也知道大门口有蓝桶,问题是这么大小区就在大门口放一个蓝桶,能起多大作用?”说起小区里的垃圾桶配置,王女士直言“太少”。王女士告诉记者,自从5月1日起,她就开始在家里垃圾分类了,可拎着分好类的垃圾一下楼,却发现距离自家楼门最近的几个垃圾桶都只有绿桶和灰桶,而没有蓝色的可回收物桶,只有小区的入口处才设有可回收物桶。“那多不方便啊,早上要想扔个垃圾还得先走到大门口再走回来开车,总不可能开着车停在小区门口下去扔垃圾吧。”王女士说,她家住的楼在小区最西侧,到大门口一个来回少说也得15分钟,以前都是早上上班顺手就把垃圾扔了,可现在只好把可回收物都攒着,留到周末一起扔或是哪天下班回家再下楼单扔一趟,“麻烦不说,这小区里七八栋楼,就一个蓝桶根本不够用啊!”

        遇到同样问题的还有家住朝阳区通惠河南街某小区的赵先生。赵先生说,他所住的小区面积也不小,可也只设了一处可回收物垃圾桶。

        现象二

        撤桶并站投垃圾不方便

        “垃圾分类投放时间:6:00—9:30、17:00—19:00,今日起将陆续取消园区及地下车库内所有原垃圾桶。”看着四月底就贴在自家小区电梯间里的这则物业通知,家住通州区某小区的江先生有些着急,“上班族怎么办?离得远的不到6点就得出门赶地铁,难道垃圾得在家堆一个礼拜再扔?”

        江先生告诉记者,他家所在的小区是一处大型小区,共分为ABCD四个区,可小区只设了5处投放点,“垃圾分类是好事,我也愿意支持,可社区大,投放点少还定时,不太方便。”

        记者走访了解到,尽管从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之初本市就明确北京的垃圾分类不会强制撤桶并站、定时定点,但目前还是有不少小区采取了这种分类方式。

        现象三

        大风天不敢扔垃圾

        说起一个星期前那次扔垃圾的经历,刘女士至今还有点儿生气。原来,5月10日那天刮大风,刘女士“裸投”厨余垃圾时刚把塑料袋的口打开,一阵风吹来,塑料袋的口一偏,没能完全控干净的菜汤、油脂差点吹了刘女士一身,“口罩和上衣都溅上了,本来打算出门的,结果又回去洗了个脸,换了身衣服。”

        另外,还有不少市民也向记者反映,小区里的垃圾桶虽然分类设置了,也换成了脚踩式的,可因为老旧、破损严重,每次都要用很大劲儿踩下踏板,桶盖才会“崩开”,桶盖、桶身边沿处的汤汤水水容易溅着人。

        建议

        垃圾桶设置要方便市民投放

        市城市管理委固废处调研员吴润江告诉记者,居住小区分类垃圾桶站的设置要在符合“条例”规定的基础上以方便市民投放为原则。就以可回收物垃圾桶的设置方式来说,虽然新版“条例”明确提出至少在一处生活垃圾交投点设置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收集容器,但并不意味着整个小区就只能有一处可回收物投放点。“至少有一处的意思是这一处是底线,在此基础上鼓励垃圾分类管理责任人根据小区居民的需求合理配置。”吴润江说,之所以没有要求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也必须成组设置,是考虑到居民日常这两类垃圾产生量确实比较小,每个投放点都单独设桶确实有些浪费,所以一般小区有一两处够用就可以了。但如果小区可回收物产生量比较大,那应该根据居民的实际需求适当增加蓝桶的数量和放置点位,有条件的小区也可以适当引入专业的再生资源回收机构,比如自助回收柜、第三方公司等作为弥补。

        此外,本市印发的《居住小区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收集指引》中也明确规定,小区内固定桶站主要设置厨余垃圾、其他垃圾收集容器,也可设置四类生活垃圾收集容器。设置位置应因地制宜设置在小区出入口、主要通道、地下车库等区域,方便居民投放、便于收集作业。且每150户至200户居民宜设置1处固定桶站,服务半径不宜超过70m。

        而针对垃圾投放站点没有防雨棚的问题,吴润江也表示,虽然本市对此没有强制规定,但也鼓励有条件的小区进行加装,“因为有了防雨棚也可以减少渗滤液产生量,还可以加装监控设备、宣传栏等。”

        吴润江还告诉记者,本市没有强制要求住宅小区垃圾分类投放收集必须采取撤桶并站和定时定点方式,目前这种方式大多应用于平房区,楼房住宅区如果要采取这种方式,除了要具备相应的收集条件,还应该征得居民的同意。

  • 海淀北部将添大型主题商街

        本报讯(记者 马婧)带入户花园的商铺、开放的社交空间、精致的美食……一条半室外大型主题商街将在海淀北部亮相。记者从海淀区商务局获悉,由中粮大悦城控股推出的“悦界”将落户海淀,预计今年12月开业,这是继朝阳大悦城“悦界”之后北京第二家“悦界”,有别于前者在室内,海淀的“悦界”是半室外的特色商业街区,其定位是打造24小时精致生活交互社交场所。打造第三生活空间。

        海淀“悦界”街区位于海淀北部永丰产业基地,地处西北旺镇的大牛坊社区北侧、永丰路西,坐落于智慧谷项目内,与故宫北院相望。其建筑面积约25000平方米,其中商业经营面积约为18500平方米。“悦界”街区将与三山五园、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大运河文化带形成海淀文化旅游新格局。

        “悦界”的开放式街区设计将营造一个商业与自然、艺术与消费相互融合的开放空间。开阔的休闲中心广场成为人们分享、交流、互动的社交聚合空间,水系与精致景观的美学融合,让人们更加舒适、随时随地交流分享。中心广场还将定期举办红酒品鉴会、摄影展、街头艺术春季插花会、创意市集、品牌展等品质生活互动活动。每个商铺拥有入户花园和风格各异的开放式橱窗,营造出轻松的购物体验。

        据悉,“悦界”主题商街将完善海淀北部地区的商业服务设施,提升居民的消费品质,满足周边科技园区、办公人群和周边社区的生活需要。从消费客群、业态定位、经营模式上与未来的海淀大悦城形成互补,助力海淀北部商业的逐步发展和丰富。

  • 一次补水“连通”京津冀

        本报讯(记者 叶晓彦)昨天下午15时许,2020年永定河生态补水的水头抵达天津武清区罗古判村。至此,永定河生态补水不仅让北京段全线有水,让干涸断流25年的河北段全线有水,还顺利进入天津境内。一次放水实现了京津冀三地的水路连通。未来,永定河干流有望实现从山西的桑干河到天津入海的全线水面连通。

        4月20日,本市启动2020年永定河生态补水,从官厅水库正式放水,到5月12日15时18分,水头正式漫过永定河在北京与河北的交界处崔指挥营村,实现25年来首次永定河北京段全线有水。“经过市界之后,水头一直保持动力,持续前行。”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水头过了崔指挥营村之后,依次流经河北省固安县、永清县、广阳区、安次区。

        昨天上午8时,补水水头已经穿越廊坊段,到达距离崔指挥营下游47公里的天津市武清区邵七堤村河段。“见到了宽阔的大水面,当地村民都特别的高兴。”一路追随水头的水文监测人员说。昨天下午15时左右,水头继续前进,抵达武清区罗古判村。从官厅水库的放水闸门算起,水头已经走了近240公里。

        截至昨天,与补水前相比,永定河北京段地下水位平均回升2.19 米,最大回升值点是门头沟陈家庄 20.36米,给北京本地带来极大生态效应。而水头的持续前行,也推动了河北和天津沿线的地区水生态环境的改善,未来,永定河干流将实现从山西的桑干河到天津入海的全线水面连通。

  • 京西稻乡佃起再现插秧忙

        本报讯(记者 孙颖)一块方方正正的稻田,七八位农人挽着裤腿猫着腰,在稻田里忙着插秧,清澈的水面上长出来一排排小稻苗。昨日上午,消失了40多年的插秧场景再次在丰台区王佐镇佃起村出现,这个京西稻乡办起了首届插秧节,让水稻种植重现,从大田作物变成观光农业。

        佃起村金岗农业园200亩的园区被分为三部分,除了60亩的水稻田外,还有70亩的油菜花海和一片一分地种植园。稻田已经在开春时施过底肥,上周又进行了蓄水打浆,已经具备了插秧条件。“40多年了,年轻人都没见过水稻,今天插秧,村里人都非常高兴,还办起了插秧节。”佃起村副书记王汉生说,佃起村由佃起、岗洼和水牛坊三个自然村组成,种植水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代晚期,水牛坊村就是因为饲养耕种稻田的水牛而得名,岗洼村地势低洼,一到雨季就积水,水资源丰富,40多年前这里全是成片的稻田,村民还在稻田里捕鱼捉泥鳅,村里的老人非常怀念种水稻的那段历史,为了留住村民的回忆,村里恢复了水稻种植,再现“稻花香里说丰年”。

        “等秧苗长出来,水塘和稻田里还要放养鱼和蟹,再现京西的鱼米之乡,也为市民打造一处体验农耕文化的休闲地。”王汉生说。除了稻田外,这里还开辟了一分地项目,一期开发的42块一分地已经都被周边居民认领一空,初夏的暖阳下一畦畦的韭菜、菠菜、萝卜绿油油一片,技术人员正在田里施肥、间苗、浇水。二期的42块一分地也已经基本完成基础设施建设,即将投用。

  • 图片新闻

        昨日上午,消失了40多年的插秧场景再次在丰台区王佐镇佃起村出现。本报记者 刘平摄  

  • 玩手机不看路 男子掉进污水井

        本报讯(记者 张宇)5月14日晚,在北京大兴区榆垡镇一小区内,一名男子掉入三米多深的污水井。消防员到场后利用单杠梯将男子救了上来。男子身体除擦伤外无大碍。据悉,男子是因为走路玩手机没看路掉进了污水井。

        5月14日20时30分左右,大兴区消防救援支队接到北京消防救援总队指挥中心调度命令,位于榆垡镇一小区围墙外侧有群众坠井。榆垡消防救援站消防指战员立即赶赴现场处置。到场后,经过与报警人核实,现场是一名男子走路玩手机不小心掉进路边的污水井。

        污水井井口呈长方形形状,井高大约三米,井内污水有半米深度,井口开放无覆盖物。消防指战员询问被困人员后,得知该男子生命体征良好,意识清醒,右大臂内侧有大片皮肤组织擦伤。

        周围居民曾试着用竹竿解救被困人员,均没有成功。根据现场情况,消防指战员将单杠梯放置在适当位置,帮助被困人员脱困,用时5分钟将被困人员成功救出。

        大兴消防提示广大市民,千万不要在走路时玩手机,希望“低头族”们克制使用手机的频率和时间,特别是在坑坑洼洼的或者有施工的地方,玩手机很容易发生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