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进京检查站车多多怎么破

        有市民近日向本报反映不少进京检查站,每天早高峰时段拥堵不堪,有时拥堵时间长达两三个小时。记者蹲点调查发现,司机未提前办理进京证、货车违法以及出示身份证件耗时长成为拥堵的重要原因。在“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策略下,进京检查是必要措施,在确保疫情防控的前提下,缓解拥堵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早高峰进京车辆排长队

        车主不敢把车开回家

        “早晨5点多起床,上班路上要花3个小时。”家住河北省固安县,每天到北京上班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因为检查站前排队等候时间太长,她一周之内迟到了三次。

        王女士现在比疫情之前提前了1小时起床,但还是不能保证准点到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从固安进北京,路上要经过两道检查站,第一个是固安检查站,第二个是大兴榆垡检查站,通过这两道检查站要耗时约1个小时。

        她告诉记者,固安住了很多在京上班的人,大家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为了避免上班迟到,不少人选择将车停在榆垡检查站外的空地上,然后每天骑电动车回家。“第二天早晨从家骑车到收费站,绕过最堵的路段,然后从检查站旁边的空地上把车开出来,再通过榆垡检查站进京,这样能节省二三十分钟。”王女士说,检查站外空地上每天都停着数百辆车。

        另一位有相似经历的读者张先生家住燕郊,小区紧邻燕潮大桥,疫情期间,他每天早晨5点起床开车上班,尽管比疫情前提早了半小时出发,但是也无法保证9点前到达国贸附近。“徐尹路上的高各庄检查站早上5点40分左右只开两个口,多条车道的车辆都要挤这两个口,从燕潮大桥到检查站大约1公里左右路段堵满了车,通行很慢。”

        根据读者反映的情况,记者赴现场进行了蹲点调查。5月7日早晨7点多,在高各庄综合检查站东侧进京方向,几条车道的车辆缓慢挪动,往车尾方向看,大约1公里之外的燕潮大桥上,密密麻麻全是车。

        该检查站的5个检查口已经全部开放。距离检查口数十米处,几名工作人员正在为车内人员测量体温。记者发现,每个检查口至少还有两组工作人员,为进站车辆人员核验身份证件,但是因为车辆太多,还是排起了长队。一位司机说,从燕郊出来到检查站已经排了近40分钟,之前曾有一次,排队花了近1个半小时。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最北侧的车道上,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几乎没有遇到堵车情况,顺利通过。检查站专门为这些骑车人开辟了一条通道,专人查验身份证件、测量体温,合格后立即放行。一位骑车人说,“从燕郊骑车过来,只花了不到20分钟,挺顺利的。”

        未办进京证和货车违法

        影响快速通行

        7日早8点,记者来到京榆旧线白庙北检查站,看到北侧路边停放了不少外地牌照的车辆。路北侧一个白色铁皮房的窗口外,几名男子正在等待,不远处几位交警正在检查车辆。一辆悬挂河北牌照的车辆被交警引导到路边,交警从司机手里接过两个蓝色的小本,并指向旁边的白房子。原来,这辆车没有办理进京证,交警让司机去办理处罚手续。交警告知司机,不办理进京证,车辆是不可以进京的。

        记者停留的一个多小时内,大约有几十辆车因为没有办理进京证被处罚。路边停靠的车辆长达几十米,有些司机甚至将车停到了四五十米外的路口。

        为了拦住这些未办进京证的车辆,交警不得不走到马路中央,向司机挥手示意靠边停车。跟在他们后边的车辆也只能降低车速,这一连串的反应,致使出检查站的车辆行驶缓慢,通行速度大大降低。

        该检查站进京方向一共有三条车道,其中最北侧的车道可供大货车通行,相比小客车来说,这些大货车通过检查口的速度要慢得多。它们通过检查口后,一名身穿黄色马甲、上面写着环保字样的工作人员,会向其中一些大货车挥手示意靠边停车。跟在货车后边的其他车辆不得不减速躲让,再换道通过。记者了解到,这些货车之所以被拦住,大多和环保不达标有关。

        记者数了数,10分钟的时间,有3辆大货车靠边停车,由于他们减速停车,导致后边的车辆行驶缓慢,也降低了车辆的出站速度。

        一位交警告诉记者,司机需要提前一天去申请进京证,当天是无法申请办理的。在检查站接受处罚本身也会影响其他车辆的通行速度,未办理进京证的车辆将会被劝返,车辆调头折返的时候,也增加了路面的交通压力。此外,大货车超载或者环保不达标也在检查的范围内,希望货车司机们遵守交通法规,避免因为自身原因误事。

        出示证件拖沓

        每辆车多用半分钟

        记者还发现一个现象造成车辆通过检查站缓慢,那就是司乘人员出示身份证件用于检查的环节。

        为了提高通行速度,检查站为每一条车道配备了两三组检查人员,每组两到三人,同时对两三辆车进行检查。但是记者发现,每条车道内车辆进站和出站的时间并不相同,每辆车相差的时间从十几秒到三四十秒不等。

        记者随机从一辆白色的小轿车进检查站停车起,开始用手机秒表计时。司机递出证件,工作人员接过证件在机器上扫描,然后再将证件交还给司机,车辆再次启动离开,整个过程只用了7秒。而与之相邻的另一条通道内,一辆越野车主从进站到出示证件,再到工作人员检查问询车内其他乘客的证件,整个过程花了43秒钟,比白色小轿车慢了36秒。还有一名司机低头在车内翻找,30多秒后才将证件递给检查人员,而与他同时进站的另一车道的车辆早已开走。

        记者测算了10辆车,通过时间最短的6秒,最长的超过了45秒。如果司乘人员提前准备好相关证件,是可以有效缩短检查时间的。

        检查站的工作人员坦言,他们现在的工作压力很大。高各庄检查站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每天早上进站的车流从5点多一直持续到11点,他们几乎是满负荷工作,值班的几个小时几乎没时间喝水,“进京检查是疫情防控的重要措施,再苦再累我们也要忠于职守,对每一个进站的人员进行仔细查验。”他建议广大司机和乘客能在通过检查站之前准备好需要查验的证件,尽量缩短检查时间,快速通过。

        本报记者 杨晓斌 文并摄  

  • 快递为何还在小区外摆摊

        “现在快递可以进小区了,为什么不帮我送进去?”家住石景山区鲁谷街道重兴园的黄女士来到小区门口,看着难以移动的大箱子犯了难。“现在大家都放门口。”一名快递员回答她。随着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逐步向好,小区已为快递取送打开大门,为何快递员仍在小区门口摆摊?

        4月30日,记者来到重兴园小区查看,发现大门外街边的临时电子停车位上停满了快递车,前后共有14辆。来自不同快递公司的快递员把大大小小的快递包裹摆了一地,等着居民出门来取。

        据了解,随着北京市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调整为二级,快递、外卖、鲜奶配送、家政服务、房屋中介人员以及非该小区的居民,只要出示健康宝“绿码”,经登记后便可进入小区。但记者注意到,尽管小区已允许进入,但有很多快递员养成了“不进小区”的习惯,仍将快递包裹放在大门口。

        “快递员可以进小区。”该社区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鼓励快递员进小区,方便居民收发快递,重兴园还拆掉了之前在大门口搭建的临时货架,“但快递员却将快递包裹直接放在地面上,然后给居民打电话,等待居民来取。”记者询问多名快递员,他们大多表示,目前还不能送货上门。“只能送到单元楼门口,我们现在进楼道、坐电梯,会给大家带来不安情绪。”一名快递员说。

        现场,由于多辆快递车堵在小区门口两侧,临时停车位被占,居民车辆无法停放,前来取快递的居民聚集,带来安全隐患。多位居民呼吁,希望快递员能尽快收起门前摊儿,将快递送到家门口。

        杨晓斌 梓桐 文并摄  

  • 食客先别急着围桌吃麻辣烫

        有读者向本报反映,在城区不少售卖麻辣烫的店里,多名顾客围坐在同一张大桌前就餐,就餐距离过近。

        在朝阳路和延静里西街交叉口的西北角,有一家麻辣烫店,店内面积约有二三十平方米,中央摆着一张长条形的方桌,桌上有一个略小于桌子的方形铁锅,里面煮着麻辣烫,餐桌的四周摆了十几个凳子,几名食客或面对面、或并排就坐,正在就餐。记者注意到,这几名食客互相并不认识,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足一米。麻辣烫店的店主告诉记者,每天中午来这里就餐的食客并不多,但是晚上就餐的人会比较多。

        在虎坊桥和两广路交界处的东南角,路边也有一家麻辣烫店。但与前一家店不同,这家店为避免食客集中就坐而采用了分桌就餐的方式。店内的方形铁锅摆在桌上,店主将煮好的蔬菜盛在餐盘里,再送到旁边的餐桌上,每个餐桌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该店主说,因为店内面积比较小,摆设的餐桌并不多,所以就餐高峰时期,建议食客打包。当问到是否采用过围桌就餐的方式时,该店主说,以前都是食客围着铁锅就餐,但是疫情期间被禁止了,现在都采用分桌的方式,避免人员聚集,“其实顾客互相都不认识,围在一个大锅前吃饭,确实不符合防控疫情的要求,还是分桌就餐比较好。”

        杨晓斌 辛生 文并摄  

  • “晒照打卡”推进垃圾分类

        5月7日一早,家住房山区窦店镇乐汇家园社区的史女士就将家里的生活垃圾进行分类,并把分类情况拍照,再分享到社区居民微信群。随后,她将分好的垃圾一一投放到住宅楼下的四色分类垃圾桶。她的每一次“晒照打卡”,都能获得邻居们的热情点赞。

        笔者了解到,采用“晒照打卡”分享垃圾分类成果,最初是由社区578志愿服务队队长赵占群发起的。后来在居委会推动下,渐渐成为该社区垃圾分类“新潮流”。“这种方式能记录自己的生活,时刻提醒督促自己、家人和邻居做好垃圾分类。”史女士说。“晒照打卡”不仅仅记录自己的垃圾分类,同时还能起到提醒其他居民以及传授分类经验等作用。“社区垃圾分类重在人人参与,‘晒照打卡’这种方式,能吸引居民关注,相互提醒,培养大家的垃圾分类意识。目前,这个做法已在社区各个居民群倡议并得到响应。”乐汇家园社区居委会主任马斌说。

        笔者了解到,截至目前,该社区已发放宣传材料500余份。为更好地推进垃圾分类落地,社区居委会还积极与物业公司合作,运用业主APP拓宽宣传渠道,并根据居民实际居住情况,确定了17处垃圾收集点,配齐了四色分类垃圾桶,并安排专人值守,现场引导居民按照要求分类投放,并确保垃圾收运公司不混收混运。“五一”期间,窦店镇还组织动员部署,查漏补缺,督促各居委会和物业公司整改垃圾分类不足300余处。近期,该镇还将聘请垃圾分类专家进入各社区、村及复工复产企业单位,面对面指导并推进垃圾分类工作。

        杨晓斌 罗姿 文并摄  

  • 多株枯树歪斜安全隐患大

        游客王先生向本报反映,在位于延庆区的玉渡山风景区,山路两侧有多棵已经枯死的树干,倚搭在别的树木或电缆上,一遇大风,这些枯树可能会随时倒下砸伤游客,存在安全隐患。王先生建议景区尽快清理枯死树木,保证游客游览安全。

        4月28日,在玉渡山风景区“三泉泻玉”与“玉渡山”两个景点指示牌交叉口东南角,一条一米多宽的小路旁,一株直径四五十厘米的柳树自根部拔出地面,树根断裂,树干歪斜,仅靠一段树枝搭在路边电缆线上。在电缆线与该棵树上方,另外一株枯树也歪倒,仅有手指粗细的电缆承受着来自两棵树的压力。沿着指示有“三泉泻玉”方向的小路向西北行百余米后,可见路西侧一株直径10余厘米、高10余米的树干也向南歪倒,搭在另一株树木上,枯树与小路近在咫尺,为游客游览带来安全隐患。

        此外,距景点“三泉泻玉”200米处,一棵榆树根部已枯死,旁边也有一株枯死树木,向南倾倒搭在其它树干上。树根部位由于糟朽,裂开了一个宽20厘米的大口子。整株树木高度有十余米,主干长度约5米,估算重量在50公斤以上,一旦受外力倾倒,安全隐患很大。

        此外,在玉渡山风景区内游览路线两侧,一些枯死的树枝和树干被扔在路边的情况也比较多见。

        现场,一名五六岁的小孩就在树间跑来跑去,稍不注意就可能受到意外伤害。而这些地方均未设安全提示牌或采取相应的防护措施。不少游客对此表示担心,“看到这些悬在半空的枯树枝干,挺担心游览安全。”“这些枯树离小路很近,一刮风枯树掉落可能砸到游客。”游客们希望景区能尽快清理并移走枯树,或是设立安全提示牌或警示标志。

        5月8日下午,记者致电玉渡山风景区,一相关负责人表示,已记录记者反映的问题,因挪移枯树需向林业部门申报处理,她表示会尽快协调相关部门解决此事。

        张淑玲 王青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