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东城自查自纠190家“三类场所”

        本报讯(记者 金可 通讯员 张文侠)“该单位落实疫情防控措施不到位,存在安全隐患。”一张醒目的黄底黑色三角形惊叹号标识旁,是相关单位未能及时落实防疫措施的具体公示。自2月27日起,东城区开始对商务楼宇、商场超市、餐厅食堂这“三类场所”中,疫情防控不到位单位张贴公示标识。截至3月11日,已有190家单位因疫情防控整改不到位被公示。

        日前,东城区城管、卫健委、商务委及公安组成的检查组再次来到位于东长安街的某家商务信息咨询公司,检查商户疫情防控情况,尤其针对前期提出过整改要求的项目开展重点复查。检查组发现,该单位员工到岗率超过50%,到岗员工工位间距低于一米的问题仍未整改,鉴于前期已下发过责令改正通知书,执法队员依法在其办公场所门前张贴公示。

        在金宝街某串吧餐厅的疫情防控检查中,检查组发现部分员工没有佩戴口罩,店门出入口无体温检测专岗,没有落实疫情防控责任制及餐厨垃圾混放等问题。在复查中,该单位仍存在以上问题,也被张贴公示。

        记者从东城区城管执法部门了解到,“三类场所”开展疫情防控督查检查以来,东城区共计检查商务楼宇、超市、餐馆17104家次,绝大多数单位已在执法部门的指导下完善了疫情防控举措。一些出现问题的单位也能及时调整。执法队员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对于情节轻微、立行立改的,不予公示;对于多次检查存在问题、整改不到位或情节严重、存在较大隐患的单位,将被张贴公示;对于逾期未整改或拒不配合等,将在楼宇显著位置张贴公示,升级为网上公示,并会同行业主管部门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整改完毕并通过复查的,公示即被撤销。

  • “洋志愿者”值守社区战“疫”

        本报讯(记者 李瑶 通讯员 冯宏梅)疫情当前,在东城区东直门街道东外大街社区海晟名苑小区值守点位上,居民们惊讶地发现这里多了一位金发碧眼的“双语志愿者”。为居住在小区里的外国人传达防疫政策、帮助他们登记、为他们解决生活中的不便……这位“洋志愿者”做的得心应手、兢兢业业,成了东外大街社区志愿者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他就是来自英国的JOHN,中文名字叫江浩,在中国已经生活18年,居住在东直门地区有5年时间了。自疫情发生以来,江浩没有选择返回自己的国家,而是积极投身到东外大街疫情防控社区志愿者的工作。“疫情当前,不分国籍,人人有责!虽然我不能到武汉一线,但是我要尽我所能,参与到所在社区防疫一线工作中。”他说。

        社区是疫情防控的第一线,作为居住着众多国际友人的海晟名苑小区,为外籍友人做好服务是一项重要工作。为了及时全面、十分精准地与外籍友人沟通,让他们掌握各类防疫政策等信息,东外大街社区公开招募外国友人志愿者小分队,看到招募信息后,江浩第一时间找到社区,要求加入志愿队。

        于是,海晟名苑小区门口就多了一位佩戴红袖标的“洋志愿者”,他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提醒、帮助居民领取小区出入卡、填写返京人员信息登记表、维持秩序、宣传小区防疫工作……“外籍人士来到小区后,有不知道怎么办理手续的,有不知道疫情情况寻求帮助的,还有想代买东西找不到方法的。在江浩的帮助下,我们精准地帮外籍人士做好了服务。”社区负责人表示。如今,江浩参加志愿活动已一月有余,共接待了上百位外籍居民的咨询,最多的时候,江浩一天就接待了10多名外籍居民。认真耐心的服务态度、专业精准的翻译沟通,让外籍友人对东外大街社区的志愿服务赞不绝口。

        当人们纷纷为江浩点赞时,他却谦虚地摆着手说:“我到中国18年了,对中国充满了热爱,我有一颗中国心,中国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愿意为故乡奉献力量。同时,身边这么多人都日以继夜地参与疫情防控,我这点付出不算什么。”

        上图:江浩(右二)和社工们一起参与到防疫一线。东城区融媒体中心供图  

  • 石景山十类涉疫纠纷网上办理

        本报讯(记者 孙云柯)石景山区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日前推出“疫情专区”,市民遇到与疫情有关的房屋租赁、劳动合同、出行票务等十大类纠纷都可以在线咨询、评估、调解、诉讼,在特殊时期为市民提供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渠道,同时减少了人员聚集。

        记者登录调解平台官方网站(https://www.bjsjsadr.com),在首页就看到了“疫情专区”,其中包含了房屋租赁合同、劳动合同、出行票务、货物运输、旅游合同、金融借贷合同、保险、网络购物合同、物业服务、相邻关系共十种类型矛盾纠纷咨询和调解服务。用户在平台注册登录后,就可根据实际需要选择相对应的纠纷类型,通过选择式问答提交咨询的内容,获取对应的《解纷意见指导书》。该意见书可分享给对方当事人,能够在基于共知的前提下帮助双方自行商讨解决方案。

        如果无法自行协商,则可以跳转至石景山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申请调解,由调解员通过电脑、微信等方式对双方当事人开展调解。网上调解不仅查看双方提交的材料,还可以运用语音实时识别生成调解笔录,并制作调解协议书发送给当事人,当事人可通过微信小程序用手机签字完成文书的签署。如果调解失败,当事人可点击平台诉讼模块下的“一键转诉讼”来申请诉讼,此模块直接对接法院立案系统,实现证据材料的在线送达。

  • 老牌西服企业转产记

        本报记者  张楠

        疫情防控期间,丰台区一家25年的老牌服装企业火线转型,如今已可日产“消毒级”防护服8000至1万件、日产隔离衣1万件,以后还可日产口罩5万至10万个,成为全市唯一一家可生产“无菌级”防护服的企业。

        老牌服装企业转产医用防护服,看似简单,其实不易。

        “我们有制衣的经验”

        春节前,疫情危急,医用防护服、口罩等物资紧张,丰台区市场监管局立刻开始在辖区范围内展开了摸排。

        经过排查,在辖区范围内发现了三四处符合条件、可以改造成生产车间的场地。“有个药品生产企业刚刚建成了一处生产车间,正好可以改造成能够制造医用防护服的无菌净化车间。”这一发现,让市场监管局的工作人员兴奋不已。

        解决了最让人挠头的场地问题,那谁来生产防护服呢?这时,老牌服装企业依文集团主动提出:“我们有制衣的经验,有熟练的制衣工人,我们想为战‘疫’做点什么,让企业转产生产防护服吧!”企业一召唤,200余名工人争相报名,申请返回工作岗位:“不给钱都行,我们愿意出力。”

        地儿有了,人有了,缝纫机、压条机等设备也买回来了,双方一拍即合。依文集团的防护服扩能项目被列入了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制定的扩能改造方案。

        为了让企业在短时间内尽快拿到注册和生产双重许可资质,丰台区市场监管局开辟绿色通道,提前介入全程跟进。“2月19日,得知企业要来办理生产许可证,我们一直在局里等到晚上9点多。原本平时需要22个工作日才能办完的生产许可证,当晚只花了1个多小时就办下来了。”医疗器械科科长杨志刚说。

        拿到生产许可证,依文集团就可以正式生产防护服了,一切似乎都很顺利。“更难更严的还在后头呢。”丰台区市场监管局副局长赵冬梅提醒。

        “完全不一样,太难了”

        依文集团创立于1994年,曾参与过国庆70周年群众游行、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等大型活动服装的定制任务。对于做防护服,依文集团CEO刘学锋原本并没觉得有多难:“前期先了解了一下,感觉生产防护服的工序似乎很简单,几片布缝上就行,从工艺上来看,远没有做西服复杂。”

        但等到真正开始生产时,刘学锋才意识到:“和生产服装完全不一样,太难了。”

        工人要穿着全套防护服,经过多道消毒环节,才可以进入车间进行工作。防护服密不透气,穿一会儿就浑身难受。工人也不理解,缝件衣服而已,为什么还要穿防护服?刘学锋一遍一遍地给工人们解释:这些防护服是要交给那些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务工作者的,必须在严格消毒的环境下生产。慢慢地,工人们理解了、认同了,默默忍受着身体上的不适,加班加点地赶制。

        防护服生产出来了,工人们便直接把成包成箱的防护服随意堆放在车间的空地上。杨志刚带着队员们来检查,简直哭笑不得,防护服哪儿能这么随便堆放?改!

        车间怎么划分区域、标签上的说明书怎么写、记录文本如何填,原本以为很简单的小事,但做起来样样都和过去生产服装的流程截然不同。“当时觉得,造个防护服怎么这么难,处处受监管。但事后再一想,如果没有这样严格的监管,反而会觉得不放心、不踏实。”刘学锋对严格的监管越来越认可了。

        流程合规 质量合格

        3月9日下午3点,杨志刚又来到依文集团,对生产流程进行检查。

        “现在,我们每天可以生产‘消毒级’防护服8000至1万件,同时可日产隔离衣1万件。还有两条一次性医用口罩生产线,正在进行产品检测,预计可日产口罩5万至10万个。”刘学锋自己已经“转型”,对企业的生产底数烂熟于心。刘学锋说,依文集团作为全市唯一一家可生产“无菌级”防护服的企业,已经能生产出高级版的“无菌级”防护服了,而且很快就可量产。

        服装企业生产的防护服质量如何?丰台区市场监管局表示,经过执法人员的现场检查,依文集团的生产流程和环节都符合要求,目前生产出的防护服经相关机构检测,全部符合标准。

  • 个人为疫情防控捐款物可税前扣除

        本报讯(记者 赵鹏)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众多爱心人士积极行动捐款捐物。根据财政部和税务总局公告,疫情期间符合条件的个人捐赠支出可以在缴纳个人所得税时进行税前全额扣除。记者昨天获悉,个人当月未扣完的捐赠额可在后续月份工资中继续扣除,参与集体捐赠的个人也可凭汇总捐赠票据和员工明细单进行个税扣除。

        针对个人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捐赠,财税部门规定,个人通过公益性社会组织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部门等国家机关的捐赠,以及个人直接向承担疫情防治任务的医院捐赠,都可以在个人所得税前扣除,而且可以全额税前扣除。具体扣除时,既可以在工薪所得预扣预缴个人所得税、分类所得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时扣除,也可以在综合所得和经营所得年度汇算清缴时办理扣除。

        对于口罩、防护服等物资捐赠,将按照市场价格确定捐赠额。其中,市场价格将由公益性社会组织按照捐赠相关制度规定的办法评估,并经捐赠人确认同意后确定。

        捐赠涉及的税前扣除可延后办理。如个人1月份发生了一笔符合条件的防疫捐赠支出,可以在3月份发放工资时全额扣除。

        如果个人捐赠的金额很大,当月未扣完的捐赠额也可以在下个月工资中继续扣除。例如黄女士3月份捐赠出1.5万元,截至3月累计应纳税所得额为1万元,那么黄女士在3月可税前扣除1万元捐赠,剩余0.5万元可在4月发放工资时继续扣除。

        假如公益社会组织未能及时开具捐赠票据,个人可以暂凭捐赠银行支付凭证享受扣除政策。

        当个人参与企业或单位统一组织的捐款时,捐赠票据上只有企业名字没有个人名字,此时纳税人可以凭汇总开具的捐赠票据和员工明细单进行个税扣除。

        税务部门也提醒财务人员,在为员工办理捐赠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时,需要员工提供相关资料。

        具体来说,员工通过公益性社会组织、国家机关进行防疫捐赠的,公司需要其员工提供捐赠票据的复印件办理扣除,其中捐赠票据是指由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公益性捐赠票据或者《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并加盖接受捐赠单位的印章。

        对于员工未能及时提供捐赠票据的情况,公司可暂以其员工的微信支付记录、银行转账记录、捐赠证书等捐赠转账记录的复印件(手机截图)办理扣除,同时注意告知其员工需在捐赠的90日内及时补充提供正式的捐赠票据。

        针对机关、企事业单位统一组织员工捐赠的,公司可凭公益性社会组织、国家机关开具的汇总票据或者医院开具的捐赠接收函,以及员工明细单办理扣除。

  • 洗车店修车店陆续恢复营业

        本报讯(实习记者 杨天悦)受到疫情影响,洗车店和修车店等为车主提供日常服务的门店一度被迫关闭。随着各行各业陆续复工,最近一段时间记者走访发现,街边恢复营业的洗车店明显多了起来,生意也在逐渐好转。

        “店里从2月底开始恢复营业,那时候大部分工人还没回来,我们就全家人一起上阵,可有时候一天都来不了一台车。”西城区一家洗车店的老板告诉记者,最近工人们陆续返京解除隔离,店里生意也逐渐好了起来。“虽然来洗车的顾客只有平时的三成,但已经比刚开始多了不少。”

        有的连锁洗车店甚至已经开始出现洗车排队的热闹景象。“目前开了3个洗车位,工作日还好些,周末过来洗车肯定是要排队的。”朝阳区一家连锁洗车行的工作人员说。

        记者了解到,洗车价格每年在春节期间都会出现上涨,普通洗车的价格大概在100元起步。今年受到疫情影响,部分已经恢复营业的洗车行至今仍然维持较高的价格。虽然街边洗车小店的价格普遍在小型车50元、SUV车型60元左右,没有出现过度涨价的情况,但有的连锁洗车行的人工洗车价格甚至达到200元。

        同时,市面上也出现了以防控为名义的捆绑销售。“洗完车后才发现店里只给洗了车身,工作人员说如果要清洗内饰,还需要额外购买一个99元的汽车杀菌包。我其实只需要用吸尘器为车子内部吸尘而已。”市民张女士说起自己前两天的洗车经历,总觉得店家的要求属于过度防控。

        相比之下,自助洗车的形式受到不少市民的欢迎,不少传统的洗车店也在疫情影响之下开始推出自助洗车服务。“网红”的深夜洗车房是最早开始转型的洗车店,自1月30日开始,这家洗车店就把门店免费开放给用户,店里仅留有一名员工进行无接触的步骤讲解。随着洗车店陆续恢复营业,免费活动目前已经结束,店里却借此发现了自助洗车的新商机。

  • 生产销售伪劣防护物资 53人被刑拘

        本报讯(记者 孙莹)疫情之下,防治、防护物资供不应求,一些不法人员便打起了歪主意,就连原本卖假冒品牌化妆品的商贩也临时“转行”,想借机大捞一笔。北京市公安局昨天通报,截至3月10日,北京警方共破获生产、销售假冒伪劣防治、防护产品物资案件19起,刑拘53人,查扣假冒伪劣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防治、防护产品、物资45万余个(件)。从这些侦破的案件来分析,网络销售平台成为了售假“重灾区”。

        2月8日,警方接群众举报称,有人在网上售卖假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防治、防护产品、物资。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会同怀柔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于2月11日在庙城镇成功端掉涉案团伙用于存放伪劣防治、防护产品物资的窝点,现场查获一次性“三无”口罩9900余个、防护服9400余套、防护镜2900余个。

        让专案组意外的是,民警在该窝点检查时,现场还囤放着9000余套名牌化妆品,但这些身价不菲的“大牌”化妆品却摆放凌乱、做工粗糙。后经相关品牌公司认定,这些都是假冒产品。

        专案组兵分两路,于2月29日在北京、海南两地同时收网,相继抓获周某某(男,42岁)、高某(男、32岁)和赵某(女、43岁)三名涉案人员。在审讯中,涉案人员交代,他们原本是销售假冒伪劣化妆品的,疫情发生后“转行”销售伪劣防治、防护产品、物资。目前,周某某等三人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怀柔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进一步侦办中。

        北京警方提示,在购买相关防治、防护物资时,应通过正规渠道购买,避免上当受骗,一旦发现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违法犯罪行为,及时拨打110或环食药旅总队公开举报电话010-83061992,向公安机关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