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记“疫”

        当下,北京正采取多种措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经历过很多次抗击传染病的大战役,从最初突如其来的攻坚战,到后来有准备的防御战,科学防治传染病的理念已深入人心。

        1 1957年 控制流感大流行

        1957年3月上旬,北京暴发了新中国成立8年来的第一次大流感。

        本报1999年11月6日12版《本市流感回顾》记载:1957年甲2型病毒引起北京流感大流行,全市约有50%以上的人群感染,迫使工厂停工、学校停课,不仅给人民群众健康带来严重危害,同时还给国民经济造成巨大损失。

        当时北京患流感的人很多,有些学校不得不因此停课。而且,一旦松懈,流感就趁机扩大声势。比如,清华大学在3月20日之前有100多人患流感,学校采取紧急措施后,病况有几天没有继续扩大,但从3月20日晚上起连续演了几场话剧,观剧的人很多,结果到3月26日,全校患流感的突然增加到1600多人。(1957年3月27日《北京日报》2版,《制止流行性感冒继续蔓延》)

        气象专家认为,此次大流感与北京当年春天天气忽冷忽热有关。那时候,全市各医院除集中力量为门诊突然增加的患流感病人进行治疗外,很多医生、护士还利用学习时间和假日休息时间,深入到流感患者较多的单位协助防治,有一部分医生和护士暂时留驻在工厂、学校等单位给患者治病,连正在实习的卫生学校学生也参加了防治工作。(1957年4月11日《北京日报》2版,《流行性感冒患者逐渐减少》)

        为了控制流感蔓延,当时北京各单位减少了集会活动,影剧院减少了放映场次和演出场次,国药店工人还赶制了防治流感的丸药。直到1957年4月中旬,这场大流感才基本被控制。所幸,这期间很少有流感并发症的病人。(1957年4月15日《北京日报》2版,《本市流行性感冒基本制止》)

        2 1988年 一条龙服务对付红眼病

        1988年7月下旬,本市一些单位出现红眼病流行,到8月,显现出暴发流行的趋势。

        这种传染病最先是在京郊门头沟的一座煤矿发现的。当年7月27日,当地的医疗机构向市卫生局报告:这里发现了280名红眼病人。7月30日,61路公交车队的40多名司售人员被发现感染了红眼病。此后,北京各医院的眼科大夫惊呼:患者数量直线上升。(1988年8月17日《北京日报》2版,《红眼病不速之客在北京游荡》)

        据本报1988年8月9日1版《本市一些单位流行红眼病 眼科医生告诫读者抓预防》报道,同仁医院候诊大厅挤得满满当当,到处是红肿着眼睛的病人。一位父亲领着孩子去看病,他们全家都染上了红眼病。一名工人说,他们车间里不少人得了这个病,他是让同事传染的。眼科大夫介绍,此病常常是一个家庭、一个车间、一个托儿所地集体患病。

        尽管这是一种可在两周内自愈的疾病,可由于蔓延迅速,红眼病还是在北京市民中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惊慌。药店里吗啉双胍等眼药开始脱销,北京的两家药厂每天要生产14万支眼药以满足需要。那时候,北京市场最时髦的药物是利福平、氯霉素眼药水和酒精。

        为防治红眼病,京城各医院加设了临时红眼病门诊专台,实行挂号、收费、取药一条龙服务。收费处将红眼病人接触过的钱币集中消毒,防止传染。8月11日起,北京关闭了所有游泳场馆。市政府还要求浴池、理发馆等公共场所加强消毒,提倡淋浴,尽量不使用公共毛巾。

        卫生部门分析,此次红眼病暴发与当时北京气温高、湿度大、病毒繁殖快有关,其病原为肠道病毒70型和柯萨奇病毒24型。(1988年8月11日《北京日报》1版,《勤洗手 不用手摸眼睛》)

        在全民防治下,红眼病于1988年8月底逐渐退却。

        3 2003年 4个月全力抗击非典

        2003年3月初,北京出现第一例输入性非典型性肺炎病人。

        非典型性肺炎,简称非典,其病毒非常独特,之前从未在人类身上发现过,其主要传播途径是唾液飞沫。最初,人们没有针对这种新型传染病的特效预防手段,没有特效诊断方法,更没有特效治疗药物。4月28日,北京地区一天的新增疑似病例达149例,确诊病例达96例;4月29日达到高峰,新增疑似病例149例,确诊病例152例。(2003年6月11日《北京日报》1版,《群防群控威力无穷》)

        疫情很快在北京地区传播,全市中小学停课。

        北京启动了一级疫情控制措施,全力以赴开展防治。4月中下旬,全市紧急调配上千张病床,用于收治非典患者、疑似患者和留观人员,并在有关医院搭建拥有数百张床位的临时建筑。(2003年4月22日《北京日报》1版,《抗击非典 北京众志成城》)5月1日,专门收治非典病人的小汤山医院启用。

        那段时间,北京抗击非典实现了村自为战、社区为战、校自为战、工地为战。在工地,每天工人全员测体温,严格控制离京;“对健康人员就地预防,对有接触史的就地观察,对确诊者就地治疗”。在农村,每户一支温度计,严格管理人员进出,发现疫情立即上报。在车站、机场、进出路口,对来往人员增强了防疫检查。重点疫情区域实施隔离。(2003年5月13日《北京日报》2版,《北京,决战非典的日日夜夜》)

        经过4个月的艰苦努力,疫情最终被控制住。2003年6月24日,世卫组织解除了对北京的旅行警告,同时将北京从非典疫区名单中删除。(2003年6月25日《北京日报》1版,《北京昨天“双解除”》)

        4 2009年 成功阻止甲流大暴发

        2009年4月,甲型H1N1流感在全球暴发。5月中旬,北京确诊一例输入性病例。

        甲型H1N1流感,就是人感染猪流感,简称甲流。患者是一名从美国归国的女学生,先到北大医院发热门诊就诊,后被120救护车转入地坛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入院两天,病情稳定,体温基本恢复正常。(2009年5月17日《北京日报》1版,《北京确诊一例输入性甲型H1N1流感病例》)

        此前半个月,一位墨西哥人在香港确诊为甲型H1N1流感患者,与这名患者同乘一架航班的15名密切接触者在北京地坛医院接受了为期7天的隔离和医学观察。当时虽未发现确诊病例,北京依然对这种传染病高度重视,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除确定地坛医院和佑安医院为定点医院外,北京市125家所有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全部开展流感样病例监测,包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农村卫生院在内的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全部实施发热等症状监测,同时,全面提高了检验检疫级别。

        确诊病例出现时,正值北美一些国家学校集中放假,针对这种情况,北京的社区居民积极参与到防病战役中。据本报2009年5月19日1版《全民御“甲”》记载,三里屯街道办事处成立了由社区医生、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组成的“辅导团队”,得知哪家有留学生回国,便及时上门宣传疫情防控知识,建议其尽量在家自我隔离,避免参加同学聚会,探望亲友,少去人多的公共场所。

        11月,本市向市民免费开放甲流疫苗接种,甲流报告发病数持续下降。截至12月27日24时,全市报告实验室确诊病例10673例,其中死亡病例占6.1‰,病死率低于全球报告的甲流病死率。(2009年12月31日《北京日报》1版,《本市甲流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

        5 2013年 预防禽流感人际间传播

        2013年4月13日凌晨,市卫生局发布消息称:北京发现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疑似病例,患者是顺义区一名7岁儿童。(2013年4月13日《北京日报》2版,《本市现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疑似病例》)

        据本报2013年4月15日1版《本市首例H7N9禽流感患儿病情稳定》报道,患者父亲看到过媒体上关于禽流感的宣传,没敢去小诊所,马上自己开车带着孩子直奔地坛医院。医护人员一听患儿的父亲是从事活禽宰杀工作的,立刻就绷紧了H7N9禽流感这根弦儿。医院没有等到实验室检验结果明确为禽流感时再采取药物治疗,而是发现患儿有实质肺部病变后迅速采取了用药措施,使得患儿得到了最及时的救治。7天后,患儿康复出院。

        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确诊后,北京连夜部署十大应对措施,包括取缔各类有形无形的活禽市场,停止活禽交易;启动55家传染病网络实验室,对流感样病例实施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筛查;启动应急小分队和流调小分队并实行24小时备勤;储备200万人份达菲等。

        4月15日凌晨,本市在主动筛查监测中,又发现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携带者——一名来自朝阳区崔各庄乡的4岁男童,孩子不发烧,也没有身体不适现象。此后,北京首次将流感样症状患者和健康人群纳入H7N9禽流感监测范围,禽流感的监测对象从高危人群扩大到普通人群。(2013年4月16日《北京日报》1版,《北京发现首例无症状H7N9病毒携带者》)

        由于防控措施到位,疫情并未扩散。来自市卫生局的监测显示:4月1日至5月20日,本市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累计排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39例,其中确诊H7N9禽流感病例1例,已病愈出院,排除38例。本市累计监测禽流感高危人群2344487人次,未接到流感样病例报告。(2013年5月28日《北京日报》6版,《H7N9禽流感疫情纳入常规监测》)

        后记

        几十年来,在一次次抗击传染病的过程中,北京从被动防护到主动出击,逐渐明确了“早发现、早报告、早诊断、早治疗”的防控原则,积累下不少宝贵经验。随着国际交往的不断深化,未来,北京的公共卫生安全将面临更大挑战,应急能力也将在一次又一次抗击传染病的实战中迈上新台阶。

        本版文字:贾晓燕  制图:焦剑

        历史资料: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