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通州堰,构筑副中心防洪体系

        本报记者 朱松梅

        一座城市,该如何应对暴雨?

        遵循自然规律和先贤智慧,北京城市副中心启动了“通州堰”建设。通过构建“上蓄、中疏、下排”的分洪体系,在副中心外围进行分洪蓄滞,减少洪水穿城,防洪标准由50年一遇提高为100年一遇。

        如今,“通州堰”防洪体系中的四大主要工程已有三个启动建设,其中,宋庄蓄滞洪区二期、温榆河综合治理都将在今年年底完工。

        “通州堰”,将守护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行洪安全,见证这座千年之城的崛起。

        “九河下梢”建千年之城

        北京城三面环山,逶迤的太行山、燕山山脉从西北侧环抱城区,东南部地势低洼的“缺口”处便是北京城市副中心。

        副中心水网密布,大小河流总共103条,通惠河、萧太后河、温榆河、清河等穿城的骨干大河皆滚滚东流,在此汇入北运河。因此,通州自古就有“九河下梢”之称。

        如今,随着城市副中心的快速发展,防洪体系建设显得更为重要。展开一张京城水系图便会发现,流域面积超6000平方公里的北运河,自北向南穿越城市副中心,与行政办公区仅咫尺之遥。

        防洪压力不言而喻!

        一座崭新的千年之城,该如何保证行洪安全?近年来,“通州堰”的宏伟设计逐渐从蓝图变为现实。

        提起“堰”,很多人脑海中首先浮现出的,当属秦代李冰父子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岷江暴虐,往往在夏季泛滥成灾,冬季又干涸少水,使两岸村庄饱受旱涝之苦。都江堰建成后,把岷江水流一分为二,称为内江和外江,靠分水鱼嘴调控两侧水流:枯水季节,大部分水注入内江,灌溉良田;洪水季节,水流湍急,回旋之水受力的作用,六成水流入外江。

        川西平原从此“水旱从人”,旱涝保收,有了“天府之国”的美称。都江堰不但至今犹存,且仍发挥着防洪和灌溉的作用。

        “‘堰’凝聚着中国古代治水先驱的智慧,它具有蓄水、挡水、分水、理水的功能。”市水务局副局长张世清说,在城市副中心的防洪规划中,充分遵循了自然规律和先贤智慧,借鉴“堰”的原理构建城市分洪体系。

        根据规划,“通州堰”将建设温潮减河、宋庄蓄滞洪区二期、温榆河综合治理、北运河通州段综合治理等工程。全部建成后,将分流和蓄滞北运河上游洪水,提高下游行洪能力,最大限度在副中心外围进行分洪蓄滞,减少洪水穿城。

        上蓄、中疏、下排

        “通州堰”分洪体系,简言之就是:上蓄、中疏、下排。

        所谓“上蓄”,即在河流上游建设水库、湖泊、坑塘、湿地等蓄滞工程。暴雨来临时,能够让来不及下泄的雨水在此喘口气、歇歇脚,起到削减洪峰的作用;待云开雨散,洪峰过后,再重新排入河道。这是构建城市分洪体系的第一环。

        在“通州堰”体系中,宋庄蓄滞洪区二期工程便能起到“上蓄”的关键作用。它地处温榆河东侧的宋庄镇尹各庄附近,眼下,这处面积达117公顷的工地已经紧锣密鼓复工。

        “一期工程早在前几年就已经投用,是东郊森林公园的一部分,蓄滞洪量为700万立方米。”北运河管理处主任李京辉介绍,如今建设的二期工程不但将增加200万立方米蓄滞洪量,还完善了进退水系统。建成后,整个蓄滞洪区的容量将达到惊人的900万立方米,能够存蓄超过4个昆明湖的水量,实现错峰下泄洪水。

        蓄滞工程无法尽数吞下的雨洪,继续顺着北运河汹涌而下,奔向城市副中心。此时,“中疏”工程的功能便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中疏”即利用两条分洪通道,在北运河洪水进入副中心之前,将其分流到潮白河。这两条分洪通道就是温潮减河和运潮减河。

        运潮减河建设于上世纪60年代,是本市第一条以机械施工为主的大型水利工程。打那之后,运河沿岸及果园附近低洼庄稼地里,“下雨就看海”的现象几乎不见了。而温潮减河的建设是此次“通州堰”的四大主要工程之一,目前正在前期规划阶段,设计分洪流量为每秒400立方米,可大大减轻北运河的行洪压力。

        河流是最主要的行洪动脉,其是否畅通、宽阔,关系着“下排”的效果。于是,温榆河综合治理、北运河通州段综合治理工程陆续启动。将通过疏挖河道、拓宽主河槽等方式提高行洪能力。“工程尽可能不采用加高堤防的方式。这样,不但减少拆迁面积、减少树木伐移,更重要的是,不会影响河流景观和亲水性。”李京辉说。

        据测算,“通州堰”分洪体系建成后,一旦发生百年一遇的洪水,可以使流经副中心的洪水水位降低约1米,从而确保千年之城的行洪安全,重构水与城、水与人的和谐关系。

        蓝绿交织的水景画卷

        雨水流动不居。因此,“通州堰”的建设并不限于北京城市副中心范围内。张世清介绍,除了四大主要工程之外,今后将陆续规划建设一系列工程。

        在昌平山区,规划了西峰山、钻子岭两座水库,总库容量达到3578万立方米,可拦蓄北运河上游的雨洪。在海淀、昌平、朝阳,规划建设了温榆河湿地公园等53处蓄滞洪区,总容量达到3321万立方米。

        星星点点、排蓄结合的水利工程,让“通州堰”分洪体系呼之欲出。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古往今来,一座城的灵动总是与水息息相关。“通州堰”虽是分洪体系,其主要目的是防止洪水侵城,但无心插柳之中,也将为京城东部平添水绿交融的清新与浩瀚。

        宋庄蓄滞洪区二期工程完成建设后,将不设围墙,成为东郊森林公园旁边的又一处开放式的水景公园。届时,市民可在这座蓄滞洪区,饱览芦苇浩荡、飞鸟蹁跹的美丽水景。

        今年5月,方圆两平方公里的温榆河公园起步区将正式开放迎客。这里原本是朝阳孙河乡的沙子营村,30多个砂石料场扎根于此。待几年后公园全部建成,将成为横跨朝阳、顺义、昌平三区的超大型“城市绿肺”,可蓄水1200万立方米。

        通州因漕运而兴。北运河,这条承载着悠悠古韵的著名河流,将在“通州堰”的建设中变净变美。

        北运河通州段综合治理工程长达28公里,每隔1.5公里至2.5公里,就会选择绿化条件好、景观优美的区域打造一处精致小巧的滨水公园。小公园如碎钻般散落河畔,串起它们的是一条总长50公里、宽约3米的堤边骑行绿道。绿道两旁的花树景观带采用色彩分区,比如,用旱柳、国槐、合欢、红花刺槐、紫丁香、野蔷薇来构建紫色区域。根据周边情况,每200米到800米左右,颜色就要变化一次。

        城因水兴。在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堰”分洪体系加速建设,一幅“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水景新画卷正徐徐展开。

  • 为防疫诉求开“超快速处理通道”

        本报记者 张楠

        紧急诉求2小时内解决,其他诉求确保24小时内办理完毕。在疫情防控阻击战中,通州区城市管理委员会承诺:只要是与疫情防控相关的12345市民服务热线诉求,都将进入“超快速处理通道”。

        2月14日,暴雪降温突袭京城。“玉桥中路附近有两个路口的信号灯不亮了。”接到这一诉求,在道路上巡视的通州区城管委副主任刘学军立刻调转车头赶往现场。

        7点40分,刘学军赶到了玉桥中路。在现场,刘学军发现两个路口四个方向的红绿灯都不亮了。刘学军立刻打电话向城市副中心信号灯维修养护团队说明情况。很快,距离最近的信号灯维修养护团队抵达现场。检查后发现,因为雪情导致信号灯电源跳闸,造成十字路口失电,红绿灯这才不亮了。

        从“接诉”到“即办”,只过了半小时,第一处故障的红绿灯就恢复了正常;又过了10分钟,第二处故障的红绿灯亮起,路口恢复了正常通行。随后,城管委又组织人力,将副中心303个路口的信号灯逐个巡查了一圈,又专门制定了突发情况下的信号灯检修工作制度,确保维修养护团队7×24小时在岗。

        “社区缺乏隔离设施,怎么办?”前两天,莲花寺、西营等多个社区紧急求援。原来,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为了防止闲杂人员进入小区,也同时便于人员管理和测温监控,社区需要将一些出入口和通道暂时封闭,只留下少数主要通道供居民通行。但用什么设施来进行隔离呢?社区居民的诉求立刻进入了“超快速处理通道”。通州区城管委接到求援后,紧急调配1000多米交通隔离护栏,运送到各个社区,帮助搭建隔离设施和通道。

        记者从通州区城管委了解到,只要是与疫情防控相关的12345市民热线诉求,都将进入“超快速处理通道”。其中,迫切需要解决的诉求按照一级响应,2小时内办理完毕;紧迫性没有那么高的诉求则按照二级响应,24小时内办理完毕。对有诉求的群众,要兑现三个承诺:“一定给您办”“一定帮您解决”“一定给您一个答复”。

        “之所以要给出承诺兑现的具体时间,就是首先让群众安心,心里有数,不会总惦记这件事,从而更合理地安排疫情期生活。”通州区城管委党组书记、主任程卫民说,有了明确承诺,全系统都似箭在弦上,办理群众诉求会更有紧迫感、责任感。

  • 副中心千余便民网点营业

        本报记者 马婧

        帮助企业和社区联手设立服务站、推行社区菜店店外经营、增加粮食蔬菜等政府储备……疫情发生以来,通州区通过多种措施保障生活必需品的供给。为扶持企业发展,通州区还将便民网点设立项目的补助比例提高至80%,企业可获最高550万元的资金支持。

        50余个电商自提点进驻通州社区

        在通州区玉桥北里社区,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成为居民提取物品的新地点。货架上摆满了居民网上购买的蔬菜水果、肉蛋奶、米面粮油等生活必需品,站长根据订单信息为居民派发货物。房间入口还划出了“一米线”,提醒居民在等候提货时保持距离。

        这是新投入使用的通州首家“物美多点社区抗疫服务站”。在疫情防控中,为方便百姓购物、最大限度避免人群聚集,通州区商务局联合街道支持“物美多点”,在玉桥北里社区设立了服务站。居民线上下单后,自己安排时间到服务站自提,实现购物结账和提货全程不接触。

        “由区商务局向各乡镇、街道征集居民需求,有设立服务站需求的社区为企业提供场地,企业通过大数据分析哪些小区订单比较多,有针对性地和社区居委会对接。”通州区商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通州区已经开通47个电商无接触配送点,还有十余个站点正在洽谈。

        储备粮储备菜均增千余吨

        疫情发生后,通州区还迅速增加了生活必需品区级储备,5天内完成新增成品粮1615.1吨、蔬菜1130.5吨、鸡蛋60.6吨、奶粉4.1吨、方便面64.6万袋的政府储备。

        除了生活必需品,防疫物资同样重要。为推动生活服务业企业复工,通州区商务局现场指导服务企业防控复工,帮助农产品市场、连锁超市、菜店等企业协调口罩、手套、测温枪等防控物资。

        目前,通州区社区菜店、便利店已有1204家门店复工。此外,49家大型连锁超市、13家农产品市场、6辆蔬菜直通车也正常营业。考虑到一些社区菜店空间狭小,顾客容易扎堆儿,通州区倡导社区菜店推行店外经营,以减少人员聚集。

        生鲜超市网点最高可补助165万元

        为扶持企业发展,通州区将对受疫情影响严重或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保障市民基本生活的便民网点设立项目给予房屋租金等支持,在市级补助政策的基础上,支持比例上限提高至80%,企业最高可获支持金额550万元。

        通州区商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市级补助比例此前最高是50%,此次疫情发生后提高到了70%,通州区对区里的企业进一步把支持比例上限提高到80%。“如果通州的企业符合条件,优先推荐申请市级补助,企业享受市级资金补助后,也有机会享受区里给予的额外10%补助。如果没有享受市里的补贴,区里会提供最高80%的补助。”

        在补助细节方面,社区菜店单个网点补助金额最高不超过77万元,生鲜超市、社区菜市场单个网点补助金额最高不超过165万元;单个早餐网点补助金额最高不超过55万元,单个连锁餐厅补助金额最高不超过44万元;单个便利店网点补助金额最高不超过33万元。每家企业总支持金额不超过550万元。

  • 220多万斤芹菜找到买家

        本报记者 王海燕

        有着40年芹菜种植史的通州区西集镇牛牧屯村,今年遇到了销售难题。大棚里,一排排鲜嫩的芹菜已经到了最佳采收期,可菜农的老主顾们却因为疫情没办法过来采购,芹菜长得越旺,菜农心里越着急。

        “以往菜农们会和河北省香河县的商户签订采购协议,但目前疫情拐点尚未到来,为响应政府号召,切断疫情传播通道,大家自觉不再往外省市送货。”牛牧屯村党支部书记王江东说。

        2月22日那天,四五户菜农已采收的2000多斤芹菜亟待销售。情急之下,王江东向镇政府求助。马上,由镇政府发出的求助信息在西集人的微信朋友圈里刷屏,内容如下:“帮西集镇牛牧屯村种植户解决疫情期间芹菜滞销问题,每天产量5000斤,单价2元,联系人:王江东……”

        西集镇政府一方面号召机关干部转发求助信息、拓宽销售渠道;另一方面多方联系采购单位,经过对接,村内当日已采收、亟待销售的2000多斤芹菜由通州区品农连锁超市收购。2月23日凌晨5点多,菜农们将芹菜打包装车,准时送到了目的地。2月24日,家乐福连锁超市又采购了3000斤,而且还在洽谈后续采购事项。

        黄春武是牛牧屯村种芹菜的“老把式”,家里有两个芹菜大棚,年产量在6万斤左右,目前每天要收割芹菜1000多斤。“芹菜保鲜期只有两三天,一旦菜叶子变黄,那就卖不上好价钱了;错过最佳收割时机,芹菜就会烂在地里,幸好有镇政府和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不然我这几个月就白忙活了。”黄春武说。

        因为疫情,于家务回族乡芹菜种植专业村果村同样也遇到销售难题。原先几个固定的大主顾因为不在北京,没有办法过来收购芹菜,果村党支部书记赵士生急得不行。全村89户芹菜种植户,预计收成有220万斤,“要是烂在地里,大伙儿一年的辛苦全白费了。”

        得知情况后,于家务回族乡第一时间向区领导和有关部门报告情况,同时在微信公众号“德美于家务”上,动员社会各界帮助果村销售芹菜。最先赶来的是兄弟村庄。2月8日,南三间房村党支部书记赵来春找到赵士生,表示要自掏腰包购买2000斤芹菜,免费发放给村民。当天,富各庄村也来到果村订购了3000斤芹菜。

        在社会各界的动员下,一些批发市场、超市、国企央企的大食堂也纷纷与果村对接。截至目前,果村芹菜的滞销问题已基本得到解决。

        针对芹菜收割人力不足的问题,于家务乡组织果村菜农形成30余人的采收互助组,每天的采收能力不低于2万斤,目前已经能够满足到2月底的采收任务。同时,发动果村周边村庄有经验的劳动力以及乡内农业企业的人员,组织一支不少于100人的采收队伍,使之每天采收量达到10万斤,以满足3月份的芹菜采收需求,保证菜农利益不受疫情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