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重症病例占比均下降

        本报讯(记者 刘欢 任敏)在昨天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米锋表示,截至2月15日24时,武汉、湖北、全国重症病例占确诊病例的比例均明显下降。

        截至2月15日24时,武汉、湖北、全国重症病例占确诊病例的比例均明显下降,武汉重症病例占确诊病例的比例,由1月28日的最高点32.4%下降至2月15日的21.6%;湖北其他地市重症病例占确诊病例的比例,由1月27日的最高点18.4%下降至2月15日的11.1%;全国其他省份重症病例占确诊病例的比例由1月27日的最高点15.9%下降至2月15日的7.2%。

        “这些变化说明全国各地的疫情防控效果已经显现。”米锋表示,特别是随着全国对口医疗支援力量的加强,湖北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和落实本地区防控措施,扎实做好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明确排除新冠肺炎可能的发热患者和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分类集中管理,使大量轻症病例得到及时救治,减少了转为重症的可能,为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热点回应

        小区里出现疑似或确诊病例,居民是否都是密切接触者?

        冯录召(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根据新冠肺炎防控方案第四版规定,密切接触者是指与病例发病之后有近距离接触,但没有采取有效防护措施的人员。比如,在同一房间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直接照顾病例的人员,或者在电梯、活动室等同一场所内有近距离接触的人员,以及共同就餐、共同娱乐的人员。

        小区里出现疑似或确诊病例,居民是不是密切接触者,要根据是否与病例接触,接触的方式、接触的时长、接触的场所等综合判定,不应该把全小区的人员都作为密切接触者。

        鞋子会把病毒带回家吗?

        冯录召:新型冠状病毒目前主要还是通过近距离呼吸道飞沫传播或者接触传播,飞沫沉降到地面之后,鞋子就算有可能沾染到,病毒量也非常少。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不需要对鞋底进行消毒,保持清洁即可。他建议人们回家之后在门口换鞋。

        手持红外体温监测仪测体温,会造成交叉感染吗?

        冯录召:使用手持式的红外体温监测仪应该严格按照说明书进行操作,保证示数的准确。目前冬春季气温还比较低,手持红外体温监测仪在使用之前要进行校准,尤其是在测量从室外进入室内的人员,或者在室外使用测量仪时,建议测量衣服或者围巾覆盖的皮肤部位,比如手腕或者脖子,这样更为准确。

        根据红外体温监测仪的原理,不需要接触皮肤就能测出体温,测量时测量者、被测量者也都佩戴了口罩,所以造成交叉感染的几率极低。

        空气净化器能过滤病毒吗?

        冯录召:目前,市场上比较常用的空气净化器,是由风机和过滤装置组成,风机是将家里的空气吸入,过滤装置是通过吸附把各种污染物过滤掉,再把过滤后的空气排出。空气净化器主要适用于去除空气中的一种或者多种污染物,但是在产品标准里面并没有对病毒或者其他的病原微生物有杀灭率的要求。所以,空气净化器不一定能过滤病毒。

        在一般情况下,家庭每日要对室内进行通风换气,可以通过自然通风或者机械通风,但是在目前温度比较低的情况下,开窗通风时应该注意室内外温差大而引起感冒的风险。

        本报记者 刘欢 任敏  

        相关新闻 

        出现社区传播疫情

        必要时可限制人员出入

        本报讯(记者 刘欢 任敏)昨天,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副局长周宇辉表示,出现社区传播疫情,必要时可限制人员出入。

        周宇辉介绍,经国务院批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措施。国家卫生健康委制定了社区防控工作方案,科学分类实施社区防控策略措施。对出现病例或者流行病学史明确的、规模较小的聚集性疫情,需对病例实施隔离治疗,对密切接触者采取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对于出现社区传播疫情,必要时可以采取相应的措施,限制人员的出入。

        基层暂停无关报表总结

        本报讯(记者 刘欢 任敏)国家卫生健康委基层司副司长诸宏明介绍,自疫情防控以来,我国近400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务人员全出动、齐上阵,发挥了非常重要而独特的积极作用。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不承担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任务,主要做好排查,及时发现、隔离、报告、转诊病人或者疑似患者。目前已经通过联防联控机制,协调各部门加强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物资的调配。

        诸宏明表示,目前已关注到基层人员负担重,很多时间都浪费在填表、报表上,出现了“表哥”“表姐”等问题。国家卫健委通过联防联控机制专门下发文件,要求减轻基层负担,全力做好基层防控工作。除了《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必须要填的一些表格外,其他和疫情防控工作无关的报表、总结可以暂停。同时,通过国家的、各地的联防联控机制进行统筹,使信息及时共享。

  • 10余初创企业申请集群注册

        这两天,北京彩云长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何杰,在家登录中关村创业大街“创业会客厅”线上平台,按要求填写和提交了相关材料,申请加入集群注册平台。

        何杰的项目团队专注于数据处理,在筹备半年后,终于迈出了公司化运营的第一步。创业会客厅工作人员看到申请后很快联系了他,核对信息后,完成了线上审核流程。再过几天,何杰就可以拿到公司营业执照了。

        早在2月3日,中关村创业大街集群注册平台就重新启动了线上服务,积极帮助创业者在疫情防控期间完成业务办理,早日取得营业执照。目前,平台累计收到中小微企业服务申请20余件,线上服务完成率90%。其中,2月10日复工以来,集群注册平台收到入驻申请10余件,平均每天收到两三件。

        “我2019年6月从原公司辞职,伙伴是7月份离开原公司的,当时我们就开始规划产品、启动项目,原计划是2020年初成立公司。疫情暴发了,很担心计划不能实施,没想到,疫情防控期间各项企业服务照常,政府的支持政策也更多、更到位,对创业者来讲,创业成本较低。”何杰说。

        海淀区集群注册平台2019年4月正式推出,中关村创业大街成为首批两家运营单位之一。围绕集群注册政策,中关村创业大街打造全方位、一体化的创新企业加速服务,为创业者提供了企业注册、政策咨询、产业对接和投融资对接等加速服务,满足创业周期的各类需求。集群注册政策非常适合初创企业。

        看到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很多作用,何杰更加坚信自己的创业方向,而且海淀人工智能企业比较集中,适合公司拓展业务。眼下,何杰公司的产品已接近上线,只是原定的市场拓展计划要后延,“我们的人员很少,都在家办公,此时正是修炼内功的好时候,可以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何杰说。

        本报记者 于丽爽 通讯员 钟辉雄

  • 市农产品供求信息发布平台上线

        本报讯(记者 孙云柯)为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部分农产品销售不畅问题,市农业农村局迅速响应,组织技术力量开发了“北京市农产品供求信息发布平台”微信小程序,并已于近日正式上线运行。

        该程序包含三个信息模块,生产方包括企业、合作社、农户,可以填报农产品供应信息和农资需求信息,采购方商超、电商、单位食堂等,可以填报农产品需求信息。市农业农村局每日及时汇总供求信息填报情况,通过官方网站(http://nyncj.beijing.gov.cn/)对社会发布。供需信息每天更新,方便市民和采购方随时查询,直接联系农企农户采买放心菜。

        市民可以通过平台获取草莓、蔬菜等应季农产品的一手信息,采购方可根据需求联系各个生产方批量购置,该渠道为广大农业生产方和采购方搭建起了一个便捷高效的农产品供求信息对接服务平台。

        据了解,平台自上线到目前,共采集发布了359个生产主体农产品供应信息639条,其中有45%的信息得到反馈或产生交易。

  • 武汉协和又有两位重症确诊患者出院

        昨天下午,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再传捷报:经北京武汉两地医护人员努力,又有两名重症确诊患者康复出院。截至2月16日9时,北京医疗队三个病区共累计收治患者214例,重症确诊患者累计出院6例,目前在院患者147例。

        现场目击

        每一个出院数字都代表希望

        下午3点,两名康复患者微笑着走出隔离病区,当看到北京医疗队宣武医院领队李艳医生,以及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综合科副主任孙麓医生后,两位康复患者显得很激动,连连说:“这里的医护人员是最棒的!”

        李艳医生告诉记者,两位患者入院时都是重症患者,双肺有大面积的磨玻璃渗出影,血氧饱和度都低于正常值。经过治疗后,两人不仅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CT影像也恢复得很好。

        “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个从揪心到高兴的过程。”在李艳看来,两人出院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数字,背后还代表着家庭的希望。“我们所有医护人员都为她们的康复感到高兴!她们平安健康,家才是完整的。”

        结束采访后,李艳着急赶回病区,一位患者刚刚结束抢救转危为安,她要忙着回去查看患者的情况。京汉两地医护人员,每个人都在夜以继日地忙碌着。

        “现在病房里还有一些危重病人,我们都盼望着他们也能尽快好起来。”李艳说,隔离病区内,北京医疗队正在诊治护理的多是重症确诊患者,绝大多数人的病情都比较稳定,很多人正在好转,能看到这样的成果,所有医护人员都很受鼓舞。

        患者自述

        “这是一个光荣的职业”

        康复患者黄女士是一名牙科医生,2月7日作为重症确诊患者,她被送进了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此前她已经连续高烧十多天了,身体虚弱到了极限。她的弟弟同样也是一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

        “最先感染的是我的弟弟,我当时陪他去了另一家定点医院。我觉得那时候我的防护挺到位的,口罩、眼镜、手套都戴上了。但是,当时我们遇到一个突发情况。”黄女士说,这家定点医院需要把一些房间腾出来当病房,很多工作人员都过年没回来,只有几个年轻的护士在干这种体力活。她也是一名医护人员,觉得自己应该出把力,于是,就帮忙搬桌子、安置床位,忙活了几个小时。当时的环境太乱了,可能自己就是那个时候被感染的。

        “刚住进医院的时候,我挺紧张的,但当天用药以后,我的体温慢慢下来了,心情也就跟着平复了。”回想起从得病到康复的过程,黄女士说,除了配合医生的治疗,就是心态一定要好,不要害怕,不要总想着是个患者。“我隔壁床是一位60多岁的老人,本身就有高血压、糖尿病,但是经过治疗,身体也在好转,我相信大家都能顺利康复。”

        住院期间,黄女士录制了不少视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广大患者加油打气,这当中也包括自己的弟弟。黄女士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有了这次经历,她越发觉得这个职业很光荣。

        本报记者 景一鸣 王雅贤  

  • 隔离病区里那道最坚强的防线

        2月16日 星期日 天气晴

        一大早拉开窗帘,窗外艳阳高照,南方的天气还真是多变,昨天一场雪让整个武汉变得银装素裹,当地百姓说,武汉下这么大的雪是不常见的,然而只时隔一天,积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来自北方的人,谁没见过大雪纷飞的城市啊,可医护人员逆行于风雪中,因地面湿滑摔倒的样子,恐怕只有我们这些镜头背后的人看到了。这一跤摔得大伙儿真心疼!好在这般的恶劣天气没有持续太久。

        今天下午,又有两位重症确诊患者出院了。采访医护人员时,我们明显感觉到,言谈话语之间他们多了一丝喜悦,更多的患者情况也都在好转,估计从今天开始,类似的报道能够频繁见于报端了,越来越多的患者康复,给整个社会都带来了更大的信心。

        北京医疗队自打来到武汉,便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挑起了最重的担子——重症、危重患者的治疗护理,几乎都是由他们来负责。如果只以康复出院人数作为衡量标准的话,实话说,这支队伍在前期是难出成绩的。病人的病情有所好转,多数会被转往其他病区或雷神山医院。对此,北京医疗队的所有人都没有怨言,他们唯一看重的是有没有完成好自己的任务。

        要进一步降低病毒的致死率!在隔离病区里,北京医疗队就是那道最坚强的防线。在新型冠状病毒还存在很多未知且仍无特效药的情况下,我们要打的是一场注重防守的持久战,北京医疗队的医护人员以医者的职业信仰为重症患者在生死之间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

        本报记者 景一鸣

  • “并肩作战 北京同行给了我勇气”

        今年30岁的高秀琴,是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肝胆外科的护士,她是一位有着9年临床经验的“老兵”了。新型冠状病毒袭来,这位“老兵”最初也陷入过矛盾,强烈的责任感驱使着她一定要到一线去,可“隔行如隔山”,不同科室在护理上的差别也极大,从未在隔离病区里工作过的她不知道自己能否胜任。而手把手传授技能、为她带来勇气的正是北京医疗队的同行们。

        前线的路上一波三折

        昨天下午,隔离病区的大门缓缓打开,已经在病区里奋战了4个多小时的高秀琴走了出来,她的刷手服已经湿透了,摘下口罩时满脸都是勒痕。

        “和北京医疗队的老师们学到了不少东西。”顾不上诉说疲惫,高秀琴告诉记者,她和北京医疗队并肩作战20多天,心里最初的忐忑已经完全消失了,危重患者的护理、各类医疗设备的监护,她已经能够熟练掌握了。

        在今年春节期间,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正式被确定为收治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定点医院,那时的高秀琴和很多同事一样,心中充满着矛盾和焦虑。

        高秀琴说,当时自己很多护校的同学已经上了一线,自己也一定要出一份力,可作为一名外科病房护士,隔离病区里的工作她没有接触过,心里没有十足的把握。

        正在心烦意乱的时候,高秀琴得知了一个意外消息。CT检查结果显示,她的肺部有一处很小的病灶。“当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自己感染了,而是害怕感染了,就不能到前线去了!”

        后来经过医生确认,高秀琴肺部的这一小处病灶至少在去年7月就已经存在了,与新型冠状病毒无关。这次的虚惊一场,让高秀琴不再矛盾了,她说她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是多么渴望能站到一线,和同袍们共同抗疫。

        与此同时,正在改造的隔离病区里,来了一群陌生人,北京医疗队来了。“防护服该怎么穿脱、进出污染区的流程是怎样的,感染患者护理要注意哪些问题,他们手把手地教。”高秀琴说,看到他们,她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这将不会是一场没有准备的战斗!

        “亮亮”带来最初的勇气

        问起对北京医疗队哪位医护人员印象比较深,高秀琴毫不犹豫地说:“亮亮”!

        这指的是北京朝阳医院男护士王长亮。他把自己的这个昵称写在了防护服上。

        “一开始隔离病区里的气氛挺紧张的,这种氛围其实不利于工作,得先让他们放松下来。”王长亮说。在隔离病区里,他主动当起了大家的“开心果”。

        “你是自愿报名来的吗?不害怕吗?”听大伙儿这么问,王长亮乐呵呵回道:“怎么不怕啊,我还瞒着我妈呢,老太太要知道了,肯定得打死我。”他一说完,包括高秀琴在内的很多人都笑了。

        隔着防护服,彼此看不清表情,王长亮的“故作轻松”,其实是为了让大家不紧张,而他自己反倒是最紧张的一个。他的紧张不是对病毒的恐惧,而是在为战友担心。

        “取咽拭子的时候我是最担心的。”高秀琴最初取咽拭子的时候,在旁指导的王长亮着实捏了把汗,这是一个风险性很高的操作,医护人员要在患者的咽喉部采集样本,必须要看到患者的嗓子眼,这是一个近距离面对面的操作,且是技巧要求很高的操作。

        “我挺佩服武汉的护士!”王长亮说,像取咽拭子这类操作,对于外科护士来说,根本不是护理常规里的要求,她们不仅学得特别快,还不畏惧风险。

        她成了最出色的“僚机”

        “他的个子特别高!”这是高秀琴对王长亮的另一个印象。在隔离病区里,“顶天立地”对王长亮来说却是个麻烦事。

        准备医疗设备、查看患者指氧……一切需要弯腰低头的操作都需要他小心翼翼。如果动作过猛,防护服有可能会破损,而在动作受阻的情况下,王长亮无法第一时间发现防护服有异样。

        发现这一问题后,高秀琴只要和王长亮搭班,她便几乎把所有需要弯腰的工作都揽了过来。站在王长亮身后时,她会下意识地帮他检查防护服有无破损,贴缝的胶带有无松脱。她就像一位出色的僚机驾驶员,时时保护着战友的侧翼和身后,防止他们被病毒“咬尾”。

        北京医疗队很多医护人员对高秀琴的印象很深。他们说,高秀琴是一位坚强的女战士。不过,记者却意外地看到了她落泪的一面。

        “稍等,让我稳定一下情绪。”问起高秀琴的家庭情况,她落泪了。她的孩子只有两岁,走上“战疫”前线以来,她已经20多天没有看到孩子了。说起击退疫情后有什么愿望,高秀琴说,她要回家好好儿抱抱孩子。

        问王长亮相同的问题,他回答说,他想邀请武汉的医护人员到北京去,陪着他们去看看故宫,爬爬长城。

        本报记者 景一鸣 王雅贤  

        本报记者 和冠欣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