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做足预判 他们这样提高诊疗质量

        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带去的不仅是支援和信心,医学专家们还将他们诊疗新冠肺炎的经验和手段,与武汉当地医护人员及时分享,互通有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治愈率,降低致死率。隔离病房里,京汉两地医疗团队争分夺秒从死神手里抢人。到了病房外,他们也没有空闲时间。昨天上午,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趁着轮班的间歇,赶往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住院楼。在会议室里,他们与当地医护人员展开了新一轮的病例讨论。

        特别关注

        抢救老人流程要细化

        老人是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高危人群。北京世纪坛医院领队丁新民医生告诉记者,在没有经验可以参考的情况下,反复研究、对比患者病例,是在当前疫情形势下,进一步降低致死率的关键环节。

        会议室里的讨论很热烈。讨论中,医护人员不约而同地发现了一个棘手问题: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患者,其中一个明显的症状就是呼吸困难。通常情况下,用设备辅助吸氧就能大大缓解他们的痛苦。但是,通过对比医院收治的多个病例,年龄偏大的患者可能会出现即便在吸氧的状态下,他们的血氧饱和度仍然会骤降的情况。

        丁新民医生说,一些年龄偏大的患者抵抗力比较弱,同时可能存在多种基础病,所以病发时,可能会出现多脏器衰竭。对于这类患者,抢救流程应进一步细化。在日常护理中,医护人员要多加劝导,制定辅助设备使用的新标准,避免患者在擅自脱离氧气的状态下活动。

        实践经验

        辅助设备使用有讲究

        隔离病区危重患者的治疗情况备受关注。会议室里,医护人员们反复讨论最终决定,在结合患者的病情程度、身体指数的前提下,要因人而异制定尿管、胃管等辅助设备的使用标准。

        有医护人员提到,营养和氧气同时供给常常会“撞车”,比如,危重患者吃饭时摘下氧气面罩,吃几口饭就要再吸氧,但就是短短几口饭的工夫,可能造成他们的血氧饱和度不稳定。对此,丁新民医生给出的建议是,可以改为鼻塞供氧,对于一些吃饭困难的病人,可以使用胃管维持营养。

        每个待解的问题,最后都有了解决对策。这些解决方案中,绝大多数都提到了辅助设备。辅助设备的更大范围使用,也就意味着,医护人员将面临更大的工作负荷,但为了救治患者,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医护人员主动承担下了这些任务。

        讨论会上还提出,为了加强对危重患者的监护,需要定期进行难度较大的深静脉置管。对于这项任务,当地医护人员的经验还不够丰富,现场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立刻表态:“没问题,这个任务交给我们!”

        做足预判

        模拟每一处抢救细节

        为了让抢救过程更科学,讨论会上,医护人员还进行了多种假设,模拟出的每一处抢救细节,都精确到了监测仪上对应的数据变化,甚至,他们还把很多难以发生的低概率事件都模拟了进去。“如果还不行下一步做什么?”一连串的发问、解答、论证、再论证,其实都是在为患者提供更多生的希望。

        “无论是参考病例,还是进行模拟,这些讨论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会后,丁新民医生告诉记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属于新发疾病,治疗过程中没有先例可以参考,在这种情况下,对病例进行及时的梳理,对可能遇到的问题做足预判,想到在抢救过程中的所有可能性,是降低病毒致死率的关键环节,同时,也是让医护人员迅速积累临床经验的一种方法。本报记者 景一鸣 王雅贤  

  • 武汉街头 他们在忙碌

        从驻地到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途中,会经过多个居民小区。临近饭点,一个小区门前摆着一个长长的桌案,身穿防护服的保安坐在桌子后面。桌子上除了体温枪、消毒液,外卖小哥送来的东西也在桌上依次摆开,快递大多是来自超市的半成品。不一会儿,居民们陆续来取快递。

        这时,一位女士推着自行车慢慢走向小区大门。这辆自行车俨然骑不了了,车把上挂着三个S形的挂钩,钩子上挂着的是一袋一袋的蔬菜,每个袋子上还标着数字。车筐、车后座也都让“鱼肉蛋奶”挤得满满当当。

        只见这位女士把自行车支在了小区门口,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接着又拿出一支笔,时而在本子上划两下,时而又对着满载的菜品指几下,像是在清点数量。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上前询问后我才得知,原来,她是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小区里住着几位孤寡老人,他们年岁大了,下楼非常不方便,为了老人们每天都能吃上新鲜菜,她每天都会推着车逐一把菜给老人们送过去。

        告别了这位社区工作者,继续往前走,不远处停着一辆环卫车。一位穿着防护服的环卫工背着喷洒药剂的箱子,手上攥着喷头,正对着路边的垃圾桶进行消毒。背在他身后的这个大箱子装满药剂后,重量可达40多斤。师傅说,他姓贺,每天要在路上作业8到9个小时。从疫情暴发到现在,他每天如此,家里人都很支持他的工作。“支持,哪个不支持撒!”

        保安、快递员、社区工作者、环卫保洁员……中午的武汉街头,留下了他们忙碌的身影。虽然不知姓名,但每个人都在努力为这座城市做着贡献。

        本报记者 景一鸣 

  • 本市又有8名患者出院

        本报讯(记者 贾晓宏)昨天,市卫健委介绍,2月11日0时至24时,本市新增1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积确诊病例达352例。好消息是,又有8位患者治愈出院。

        2月11日0时至24时,本市新增1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均为此前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已送至定点医疗机构进行救治。2月11日,本市又有8例新冠肺炎患者经过医护人员精心治疗后,符合出院标准,从地坛医院、佑安医院、昌平区医院、门头沟区医院出院。出院患者中,1名男性,7名女性;年龄最小的4岁,最大的66岁。

        本市现有疑似病例218例,新增密切接触者37例,累计确定密切接触者1539例,其中709例已解除医学观察。截至2月11日24时,北京市累计确诊病例352例。死亡3例,出院56例,293例在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其中危重型19例。

        确诊病例中,东城区12例、西城区43例、朝阳区56例、海淀区56例、丰台区32例、石景山区13例、门头沟区3例、房山区14例、通州区17例、顺义区10例、昌平区19例、大兴区37例、怀柔区7例、密云区7例、延庆区1例,外地来京人员25例。平谷区尚未有病例。按照国家传染病信息网络报告规范,调整了本市确诊病例归属,将1例海淀区病例调整至西城区。

        确诊病例中,男性病例170例,占48.3%,女性病例182例,占51.7%。年龄范围为6个月至94岁,其中5岁以下13例,占3.7%;6岁至17岁12例,占3.4%;18岁至59岁235例,占66.8%;60岁及以上92例,占26.1%。

  • 疾控公布新冠肺炎新发病例活动小区或场所

        本报讯(记者 贾晓宏)昨天,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2月11日新发病例活动过的小区或场所,以帮助市民及时了解病例线索。

        疾控部门提醒市民,目前,所有确诊病例均已收入定点医院进行救治,小区居民不用担心和焦虑。如有疫情防控方面的问题,请拨打12345或登录北京新冠肺炎线上医生咨询平台进行咨询。如有发热、咳嗽等症状,请及时到发热门诊就医并做好个人防护。

        11日新发病例

        活动小区或场所包括:

        东城 东直门街道新中街18号

        西城 广安门外街道红居南街1号院;

        月坛街道复兴门外大街甲20号

        丰台 花乡地区刘孟家园小区

        大兴 黄村镇格林云墅小区

        密云 十里堡镇河漕村

  • 企业全面摸底排查人员健康

        本报讯(记者 孙乐琪)昨天举行的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市应急管理部门要求企业开展全面的人员健康摸底排查,以保证北京市企业复工复产期间的安全生产。 

        市应急管理局副局长李东洲介绍,市应急管理局要求北京市企业复工复产期间开展全面的人员健康摸底排查,对返京返岗的职工严格落实各项登记观察措施,严防传染源输入。企业要加强环境卫生整治和宿舍、食堂、车间等重点场所的通风消毒工作,为职工提供必要的防护用品。企业要严格执行在单位入口设置体温检测点等制度,认真筛查发热人员,坚持“日报告”“零报告”制度。企业召开必要会议或组织培训时,尽可能采取电视电话、网络会议等形式,防止人员聚集。

        市应急管理局还要求企业进行安全责任承诺和安全警示教育,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企业要制定切实可行的复工复产方案,复工复产前要进行安全条件、安全设施的全面自查。要组织进行一次全面、彻底的风险隐患排查,建立隐患台账,按照“定人员、定时间、定措施”的要求,确保隐患整改到位,落实风险防控措施。加强有限空间、涉爆粉尘、液氨制冷等作业安全管理,严格履行相关审批程序,特种作业人员要持证上岗。

  • 龙泉镇44个临时党支部建在防控关口

        本报讯(记者 张骜 通讯员 赵盈春)城乡结合部“战疫”难度大,门头沟龙泉镇把临时党支部建在防疫“卡口”上,下沉干部、在职党员、物业和志愿者形成合力,昼夜值守在44个主要出入口,筑起村镇牢固防线。

        龙泉镇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地区,疫情当前,迫切需要形成防控合力。大年三十,镇党委发出号召,仅仅过了十二个小时,全镇44个主要出入口设上防控“关卡”,由区镇机关下沉干部、村支部、居委会、物业、志愿者共同组成的临时党支部就建在了卡口上。

        水闸西路社区卡口设在小区东门,社区党总支书记刘晶正在值班。卡口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三张表格,记录着居民的动态信息。“主要就是统计是否去过外地、何时返京,近期家人是否存在发热情况等。”记者注意到,每张表格上都清晰地标注了日期、时间段和值班人员姓名,在每一张表格下方,都有两位值班人员签字,力求互相监督,数据不错不漏。

        “每天执勤的工作量很大,基本是2小时一轮,保证在岗人员专注力。”刚刚换班的在职党员杨兴港说。从大年初一至今,水闸西路社区每天保证执勤党员40人次,在做好登记的同时严查车辆出入证,把尺寸卡口打造成坚实堡垒。

        “头几天,我们主要是社区工作人员值守一线,20来人明显力量不足。在镇党委的号召下,由社区党员干部、退休老党员、志愿者、下沉干部、物业和安保六方组成的临时党支部很快成立,成员一下增加到200来人,排班表随即拉出。这种时候,发挥联防联控的力量,大家立刻感到力量大了、干劲足了。”刘晶说。

        卡口需要24小时执勤,最难的夜班没有动员,临时党支部群里就弹出了十几个“我可以!” “我家里没负担,优先考虑我。”这个非常时期成立的临时党支部,立即发挥出强有力的战斗力。

        相隔不到200米的三家店村三分社村口,6名身穿红色志愿服务岗外套的党员正在仔细询问几位想要进村的人。龙泉镇各行政村和社区根据常住户和租户推出分类管理卡片,经过核验后方可进村。不巧的是,几位租户中有人没带卡,在岗党员问明房东信息后立刻拨通了电话:“请您到卡口来一下,带上相应人员出入卡片,如果没有办理,马上到村委会补办。”面对乡里乡亲,卡口的党员们把情面摆在了制度之后,严格按照程序控制人员和车辆流动。

  • 退役特级飞行员空中驰援

        本报记者 代丽丽

        2月9日下午3点10分,一架满载着物资的直升机在巨大的嗡鸣中降落在黄石市湖北理工学院的操场上。直升机是从500多公里以外的安徽亳州飞来的,用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就将这批医疗物资送到指定地点。驾驶直升机的田军曾是北京军转干部,退役前,他是一名有着32年驾龄的空军特级飞行员。

        54岁的田军2016年自主择业到了通州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现就职于驻勤武汉的青岛直升机航空有限公司。早在1月28日,“抗疫阻击战”刚刚打响的时候,田军就和其他两名机长主动请战,向湖北省应急管理厅发出了请战书。

        他们在请战书中说:我们是陆航和空军退役的特级飞行员,飞行时间都在5000小时以上,飞行经验非常丰富。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给国家的经济建设和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难,青直米-171机组特请战,驾驶直升机以最快速度向疫区转运医疗紧急物资,为赢得抗击病毒的胜利,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贡献力量!

        三名机长的请战书很快得到回应。2月3日,田军驾驶的直升机于下午2点准时从武汉的国药集团湖北有限公司药品仓库起飞,装载药品、防护服和口罩等物资飞往宜昌野外降落点。物资顺利抵达,晚上机组又马不停蹄地返回武汉汉南机场。因为夜间飞行难度系数大,危险性高,所以公司平时都不会安排这种任务,但这段夜航对特级飞行员出身的田军来说,并非难事,他熟练地驾驶飞机,两个小时就回到了武汉汉南机场。

        9日下午,北京的一家基金会向黄石捐赠了3吨新冠肺炎预防中药“1号方”原材料,需要从安徽亳州运进黄石。田军再次驾驶米-171直升机,先从武汉汉南机场飞到安徽亳州,装上物资后,再起飞运抵黄石。

        从安徽亳州到黄石,距离500多公里,驾车需要6个多小时,田军驾驶直升机只用了两个半小时。

        起飞前,田军得到的通知是,飞机将降落在湖北城市职业学校体育场,后来考虑到附近有高压线,接收方又临时将着陆点改为湖北理工学院体育场。“降落地点改了,一开始的经纬度定位就不管用了,只能目测寻找降落点,不过倒是也好找,两个学校距离1.9公里,这时候都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我往下一看,有个地方聚着很多人,都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就知道肯定是在等我了。”说起这趟紧张的运送,田军还不忘幽默一把。他驾驶直升机在空中盘旋了几圈,最终凭着过硬的技术,将飞机稳稳地降落在操场上。舱门一打开,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