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家门口的社区医院缓解看病难

        为减少疫情期间患者就医次数,市医保局日前推出特殊政策,鼓励医保经办机构和定点医疗机构根据参保人员实际情况适当放宽慢性病门诊开药量。而不少家门口的社区医院,就是市民选定的定点医疗机构。说起社区卫生服务,这一概念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它的兴起,让看病难的问题得到缓解。

        1 90年代出现社区医疗

        上世纪90年代,北京出现社区卫生服务。

        据本报1994年10月10日6版《首家社区初级保健中心在京成立》报道,作为我国第一家社区初级卫生保健机构,和平里社区初级卫生保健中心的一项主要工作是健康教育。工作人员通过编印卫生保健材料、组织培训、办专题讲座等多种形式,向居民进行卫生知识宣传。比如,夏季会重点宣传肠道传染病的预防,冬季会宣传感冒和煤气中毒的预防。此外,该中心还与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流行病研究所等单位协作,在社区内261户开展了慢性病、高血压病防治专题调研,对不良卫生习惯进行行为干预,对有关患者进行具体的卫生指导。

        1996年,月坛街道在社区居民中开展了一项医疗卫生方面的实验——“社区卫生与健康促进示范工程”。西城区卫生局、月坛街道办事处协调社区内的儿童医院、复兴医院、月坛医院3家医院,选择3个居委会成立社区卫生保健站,设有医生值班,保证居民遇急随叫随到,并配有药品柜、体重仪、快速血糖仪、心电图机、氧气瓶等设备。家住三里河三区的一位老人突发心脏病,儿子上班不在家中,居委会第一时间通知保健站,不一会儿医生就出现在老人身边,及时挽救了老人的生命。

        这项实验给社区居民带来的又一实惠是,居民可以通过建立健康档案随时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具体来说,每人一年交24元钱,可得到一次全面体检和四次上门服务,医生会对居民的生活条件、居住环境、饮食习惯、卫生习惯、健身活动情况以及身体、心理状态等进行了解,并详细记录和随时监测,然后有针对性地对居民进行健康教育、健康行为指导。(1996年8月3日《北京日报》2版,《月坛社区首推卫生与健康促进工程》)

        199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正式公布,明确提出改革城市卫生服务体系,积极发展社区卫生服务,逐步形成功能合理、方便群众的卫生服务网络。当年,北京建立了50多个社区卫生服务站,此后,社区医疗渐成“气候”:家庭医生上门服务,“医疗大篷车”一对一服务,医院开设“流动家庭医院”……一些居民开始享受“打个电话就有医生上门看病”的待遇,这也成为北京办医模式、服务方式的一次大变革。(1997年10月26日《北京日报》1版,《本市社区医疗兴起》)

        2 全科医生进驻社区医院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北京有医院推出“家庭医生”服务,由全科医生参与服务。这些全科医生,内、外、妇、儿,十八般武艺,样样“粗通”。1997年起,随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的建设,更多全科医生进驻社区医院。

        全科医生进驻社区医院后起了大作用。本报2001年6月27日16版《社区医生是“及时雨”》记载了病人孙佑国被社区医生及时诊治的经历:孙佑国连续半个月凌晨被胸闷胸痛憋醒,服药后得到缓解。他向社区医生问诊后,得到“住院治疗”的建议,马上去合同医院看门诊,合同医院当时便按急诊处理,收他住院、进行了冠心病手术。事后,孙佑国由衷感谢,称是社区卫生服务给了他新的生命。

        除了管看病,全科医生还管居民的餐桌和菜盘子,管得挺宽。2000年,羊坊店社区在全市率先启动了“运动、饮食、平衡”促健康的社区医疗服务模式,他们给辖区内的每位慢性病患者都建立了健康档案,除了记录病史病情以外,还要问问个人的饮食习惯。全科医生在开出药方的同时,还要给患者定出一周的食谱,高血脂症的张家大爷每次炒菜只能放多少油、患高血压的李家大妈一天总共只能摄入多少盐,全科医生都要心里有数。开出了食谱,患者每天吃了什么都要记日记,全科医生还会上门抽查,没遵医嘱吃“超标”饭的可就要挨批评了。(2001年5月26日《北京日报》7版,《社区医生管了看病管菜盘》)

        3 “零差率”药品让利于民

        为了倡导“大病上医院,小病进社区”的就医观念,2006年底,本市在全国率先推出对社区312种常用药品的政府集中采购、统一配送,占社区卫生服务实际用药量的85%,同时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一律取消药品15%加价率,以吸引居民“小病不大看”。

        统计显示,实行“零差率”一个月,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每次平均门急诊费用从实施前的110.47元降到86.88元,降低了21.4%;次均门(急)诊药品费用从92.12元降到69.14元,降低了24.6%。到社区就医的患者明显增多,社区日均门急诊量由原来的18000人次增加到54700多人次,最高时达到原来的3.5倍,社区卫生中心(站)占全市日均门急诊总量从6.7%增加到22.87%,起到了分流大医院患者的作用。(2007年2月2日《北京日报》5版,《每天五万余患者看病奔社区》)

        4 大医院专家社区坐诊

        截至2005年底,本市共兴建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76个、社区卫生服务站2252个。然而,当时很多人不认同这些社区医院,有了病还是习惯于往大医院挤,如此一来,挂号难、排长队不说,往往花费也很高。

        为更好地解决市民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安贞、协和、复兴等大医院纷纷开展了专家进驻社区卫生站坐诊活动。据本报2006年2月28日1版《大医院专家进驻社区卫生站》报道,当时,在安贞医院辖区内的安贞里社区卫生服务站、安贞西里社区医疗站和世纪村社区医疗站内,每天都有1至2名安贞医院副主任医师以上的专家出门诊。平时在大医院需要花9元挂的专家号,到了社区医院只需1元,这让社区内一些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方便了许多,而且,市民到大医院看病都是赶上哪个专家看哪个,社区卫生站则能通过社区疾病管理信息系统建立慢性病随访制度,长期追踪,为患者提供持续性健康医疗服务。

        不久之后,丰台区卫生局在方庄等9家直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立了一、二、三级医院捆绑式医疗联盟,该区丰台医院等9家二、三级医院的上百名专家开始定期到这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给患者看病,让大医院的触角延伸到社区,方便社区居民看病。(2006年3月23日《北京日报》6版,《不出社区就能看上专家号》)

        5 尝试社区首诊制

        随着医改步伐的加快,本市开始尝试社区首诊制。

        2009年,25万参加大病医疗保障的城镇无医疗保障的老年人,也就是本市参加“一老一小”中的“一老”率先被确定为社区首诊的对象。这些城镇老年人的大病医疗保险报销费用从过去的住院费用扩大到门诊费用,他们看急诊可以直接到大医院,看门诊则必须先到社区医院就诊,没有社区医院转诊单而直接去大医院就诊的,医药费不予报销。(2008年12月5日《北京日报》5版,《25万“一老”就医首诊须在社区》)

        2010年,北京推出新一轮医改方案,强调“小病不出社区、大病及时转诊、康复返回社区”的医疗服务格局。如何引导患者选择到社区首诊?大医院与社区医院开通的双向转诊“绿色通道”让不少患者尝到了甜头。

        据本报2015年3月27日7版《社区医生直挂三甲专家号》报道,西城区协调辖区13家三甲医院与15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行双向转诊,北大第一医院、人民医院、积水潭医院、友谊医院、宣武医院、北京儿童医院6家率先对接,通过预留号源等方式接诊社区转来的患者。家住西城陶然亭街道畅柳园社区的甄女士,突然感觉胸闷气短,老伴儿立刻拨通了社区医生袁佳祺的电话。袁大夫知道甄女士长期患有高血压,为不耽误病情,当天就为其转诊到友谊医院,三天后做了冠状动脉造影术,手术很成功。出院时,友谊医院又将甄女士转回社区中心接受术后康复,由袁大夫定期对她回访并做健康指导。

        如今,全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覆盖城乡,已形成了城区出行15分钟,近郊平原出行25分钟、远郊山区出行30分钟可及的医疗卫生服务圈。北京市统计局和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最新调查显示:有74%的受访者已把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作为自己就诊首选。(2019年6月19日《北京日报》5版,《社区医院标配床位不少于30张》)

        本版文字:贾晓燕   制图:焦剑

        历史资料: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