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牵挂

来源: 北京日报     2020年01月27日        版次: 04     作者:

    1月26日,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急救大楼,春节期间值守岗位的医护人员做好自身防护,救治就诊患者。

    本报记者 方非摄

    本报记者 李祺瑶

    “您好120,需要救护车吗?”

    大年初二,早晨8时,北京急救中心调度大厅,电话铃此起彼伏。一排排调度席上,是彻夜亮着的电脑和忙碌的调度医生们。

    调度医生孙婧匆匆走出会议室,与夜班同事对接好工作,坐到调度席最后排组长的位置上,三部电话、三台电脑、10部对讲机,整个调度,由她一人指挥。

    电话一响,就是高度紧张——从接电话到派车赴现场,调度医生仅有两分钟的时间,这样的“两分钟”,几乎没有间隙。

    “您好,车上有一位心衰患者,男性50岁,送往中日友好医院,请协助建立通道。”

    对讲机响起,孙婧一边飞快敲着键盘,一边询问:“症状、生命体征。”

    “心衰喘憋,血压150、95。”

    短短几秒,孙婧已经联系好医院,在电脑的调度系统上完成了操作。“中日友好医院通道已建立。”

    “谢谢!”

    旁边的同事不知道,刚刚打来电话的,是孙婧的丈夫刘扬。刘扬是北京急救中心站的一名急救医生。这个春节假期,夫妻二人又是在加班中度过。

    寥寥数语,只有工作,没有寒暄,夫妻二人都把牵挂埋在心底。

    “刘老师特别清楚我需要什么样的现场信息,现场急救力量是否充足,需不需要我建通道、增援,所有的这些信息他会归纳好快速报给我。”孙婧说,她平时习惯叫刘扬“刘老师”,“因为他是‘前辈’,有他出车我心里踏实。”

    夫妻俩好几天没见了,但其实他们离得并不远。

    中心楼下,刘扬刚刚结束上一单任务,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又穿上防护服,套上护目镜,戴上N95口罩、手套、鞋套,用胶带封好……全副武装的刘扬和同事出发了,一位发热患者正等待送往医院。

    这个春节,疫情袭来,刘扬彻夜值守在防疫一线,从腊月二十八开始,就住在了急救中心。孙婧说,刘老师经常“失联”,有时让她帮忙从家取点东西,还没说要什么,就又出任务去了。孙婧给刘扬送东西,刘扬离得特别远,他笑着说:“原则上我应该离你一米远。”

    孙婧想笑,又笑不出来,她为丈夫骄傲,更替他担心。

    孙婧不敢主动联系刘扬,“出车的时候不能联系,怕影响工作,睡觉的时候不敢联系,怕影响休息。”孙婧说,自己8岁的小女儿,最希望的就是爸爸能回家陪她吃一顿饭,小姑娘还特意为爸爸做了“回家表”,帮爸爸“打卡”,提醒爸爸记得回家。“尽管如此,每个月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机会,也只有四五次。”

    大年初二,值班,孙婧前一天晚上8点就带着女儿睡觉了,早晨出门时,小姑娘还没醒,“作为妻子,我能做的就是守护好我的家庭,照顾好孩子和老人,让他放心。作为同事,我能做的就是坚守岗位,让他及时赶到需要他的患者身边。”孙婧说。

    一上午过去,骨折、发热、一氧化碳中毒……孙婧手头的活儿就没停过,午饭时间也顾不上吃口热饭;刘扬更是经常错过饭点儿,只能吃碗泡面。

    牵挂彼此的夫妻,更牵挂一位位病患,他们和千千万万的医务工作者一样,舍弃了小家的团圆,一同守护着大家的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