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新破冰行动,开始!

        文/本报记者 金可 摄/本报记者 和冠欣

        冰冻三尺,耳边隐隐传来冰板沉降的闷响。两座丰沙铁路桥跨越永定河落坡岭水库,17个桥墩牢牢冻结在水库七八米深的冰封中。

        桥下,一群身穿橙黄色反光背心的工人正在冰面上忙碌着。大家齐心协力将一座两吨重的“船头”吊装到桥墩下,桥梁打冰新利器——破冰尖正式投用。

        1月19日,最后一个“破冰尖”安装到位。这意味着,从1978年起至今42年的落坡岭水库丰沙铁路桥打冰历史,结束了。

        “我们这个点儿今年就可以撤了。”北京西工务段门头沟桥梁车间门头沟桥梁维修工区工长韩庆伟看了看这片在落坡岭水库边待了几十年的老工区。他眼瞧着当初的“落坡岭桥梁工区”变成“落坡岭作业班”。如今,随着破冰尖全部安装到位,这个点位真的要搬走了。

        老韩和伙计们是最后一代“门头沟打冰人”。全北京也只有他们这儿每年冬天都要给桥梁“打冰”。简单说,就是因为桥墩子扎在水里,冬天水库结冰,加之上下游不时开闸放水,冰面流速快、沉降大,桥墩承受着巨大的水压和冲击力。多年前,外地的桥梁甚至曾出现过被冰层“剪断”的情况。所以,每年冬天,工区的铁路桥隧工都要人工打冰。

        “打冰”的苦累,难以想象。破冰锤、铁撬棍、冰抄子……桥隧工为“打冰”自制了不少称手的家伙什儿。上冰后,将桥墩周边冻住的冰层打碎、捞走。冬天冻得近一米厚的冰面坚硬如铁,凿穿砍透,溅一身水是常事儿,每回打冰,大家都会冻成冰棍儿。木把的破冰锤,年年都要被锤烂几把。而这样艰巨的“打冰”任务,需要一天两次。

        有没有法子解决这个难题?有!

        几年前开始,北京西工务段着手研发桥梁保护专利产品——破冰尖。经过长期试验和数据分析,证明破冰尖可以有效帮助桥梁墩台抵抗冬季结冰应力,分散冰面及冰下水流冲击,简言之就是帮助桥墩“卸力”。

        破冰尖也被称为“船头”,因为其外观就像一艘轮船的船头。由两面两米来高的钢板焊接而成,安装时焊箍在桥墩上,船尖迎着水库上游方向。装上破冰尖后,即便水面上冻,也不会对桥体造成破坏性的影响。“你看,这是去年装在下行桥上的‘船头’。周边的冰都是白色的,说明冻得弱,冰力已经被卸掉了。”北京西工务段门头沟桥梁车间主任彭德旺解释。

        “船尖的位置都是经过反复测算和老师傅的经验选择的。”桥梁车间安全员杜少坤指着桥墩介绍。每处桥墩的“船尖”对应的方向和位置都不同,都是受冲击最集中的点位。

        为了将这两吨多重的大家伙安装到位,冻得梆硬的水库冰面变身滑道。所有装置散件从两公里外顺着冰面,坐着“冰车”溜到桥下。“冰车是特制的。之前做过一款,两吨重的‘船头’上去就给压成了麻花。”杜少坤说,现在的冰车不仅能载物,上面还装配龙门吊,用倒链将船头吊起,安装到墩台上。

        早上8点,趁着天晴无风,系着安全绳的工人将“船头”稳稳地吊装到丰沙铁路桥上行方向的桥墩下。此时,旁边一拨人马已经将桥墩周边的冰层打开。“入水!”一声令下,龙门吊将“船头”缓缓放下。

        杜少坤介绍,上行桥比下行桥难装得多。因为上行桥是老桥,桥面距水面近,还装有接触网架。安装时,既要和接触网架保持距离,又要留出足够的焊接空间。龙门吊吃着劲儿,“船头”在工作人员的调整下一点点摆正位置,然后迅速用钢板将“船头”和桥墩箍在一起。

        一座座“船头”顺利安装就位。桥面上,丰沙线列车来往穿梭,映衬着湛蓝的冰面,一派雪国风光。几位老“打冰人”站在桥墩前感慨不已:“人工‘打冰’的历史结束了!新破冰行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