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每逢佳节倍辛勤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对传统的中国人来说,春节和家人团聚是一年中最重要最开心的事。可您知道吗?每逢春节,都有这样一群人,为了万家团圆不辞辛劳,无悔奉献。他们,应该称得上是咱老百姓的“春节守岁人”吧。

        1

        越过节越忙的勤勤人

        “巧媳妇做不出无米饭,没有货源就打不好春节供应这一仗!”在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的上世纪50年代,物资还很匮乏,为了让北京市民春节能吃上鸡鸭鱼肉,全市几百号采购员的足迹几乎踏遍了祖国的山南海北。市食品公司业务科长张英就是其中一个。为了采购牛羊肉,张英冒着零下30℃的严寒,坐了几十个小时的车,四处奔波,饿了就啃几口冻得像石头般硬的冰疙瘩梨充饥。

        就这样,在许许多多“张英”的奔走中,各种各样的副食品从四面八方运到北京了。可是这些辛勤采购的人们,大部分不能回家过春节。(1957年1月28日《北京日报》2版,《应知盘中菜 样样皆辛苦》)

        改革开放春风吹拂的上世纪80年代,北京市民的春节菜篮子更加丰富,享受到的商业服务也愈加贴心。“我是从丰台赶来的,刚才一剁馅才想起来忘了买黄酱。”1983年除夕零点时分,一位中年人急匆匆地走进东单菜市场,脑门儿上还冒着热气,“老太太讲究,非吃起五更的饺子不可,要不是您这儿通宵营业,我们一家子都过不好年。”(1983年2月14日《北京日报》1版,《首都商业职工节日服务片断》)

        这一年的除夕,跟顾客一起迎接新春的还有新风饭馆的服务员们。饭馆搞了承包责任制,大伙儿劲头更足了,为了让没时间包饺子的人也过好年,他们在除夕当天赶制了几百斤生饺子出售。

        进入新世纪后,北京市民的生活更富裕,观念也更新潮,到老字号吃年夜饭渐渐成了常事儿。“做三十晚上的年夜饭就像打仗一样,只能赢。”2011年的除夕夜,烤肉宛主厨谢磊忙得连轴转,一口气炒了23个菜后,谢磊抽空擦了把汗,喘上一口气,接着又抄起铲子。这已经是他第16次在岗位上过除夕了。(2011年2月3日《北京日报》3版,《“16个大年三十没回家,习惯啦”》)

        在除夕这一天比平时更忙的人还有很多,不过有一个您可能想不到,那就是锅炉工。

        “最低气温-11℃,出水温度得高点儿。”2012年春节正赶上大寒,功德林小区司炉工蒋海贵裹着寒气进了锅炉房,“大过年的,锅炉一定得烧旺。”

        这个春节,遍布全城的数千个锅炉房里,奋战着两万多名冬来夏走的外地“季节工”,他们放弃与家人的团聚,24小时为北京坚守着温暖。(2012年1月26日《北京日报》1版,《明年冬天,我们还来》)

        2

        安康过年的守护神

        保一方平安,是人民警察的神圣职责。越是千家万户阖家团聚、共享天伦之时,就越离不开人民警察的坚守。在他们的身边,也永远少不了好搭档——治保积极分子、联防队员们。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他们就并肩战斗,一干就是六七十年。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大名鼎鼎的“朝阳群众”,在上世纪50年代那会儿就已经“红透半边天”了。1953年刚开始评选治安保卫工作模范时,朝阳门外大街治安保卫委员会就光荣地评上了模范。这个委员会帮助8个大杂院订了“治安公约”,让治安保卫工作的新生力量不断从群众中生长起来。(1953年3月6日《北京日报》2版,《一个模范治安保卫委员会》)

        上世纪80年代的第一个除夕夜,在一片欢乐的节日气氛中,前外大街却有些青年起哄闹事。他们横放二踢脚,堵塞交通,扰乱秩序,过路群众对此十分不满。崇文公安分局的值勤民警见此情景,立即上前劝阻,并迅速疏导围观群众,把带头闹事者送交到附近派出所。(1980年2月18日《北京日报》1版,《向节日坚守岗位的公安干警表示慰问》)

        “每回过年过节就是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最忙的时候……”1996年的除夕,戴着红袖标值勤的西罗园一区治保会刘大妈说。这些老人放弃了与儿女们团聚的机会,不辞辛苦地为居民们看楼护院。因为有了许许多多像这样的群众组织,北京居民少操了多少心,少受到多少损失啊。(1996年2月24日《北京日报》1版,《四方平安》)

        团圆佳节必须坚守岗位的还有白衣天使们。因为生命太脆弱,经不起等候,意外、病魔从不懂得避开节假日。

        “我永远是个值班大夫。”我国著名妇产科专家林巧稚说过的这句话,已逐渐成为千千万万医务工作者的真实写照。据本报2000年2月1日5版《春节看病有门诊》报道,从1988年的春节开始,朝阳医院率先取消了节假日,一年365天“全天候”为病人服务。等到2000年春节,京城各大医院都有了春节门诊。不过,要说与时间争夺生命最激烈的,恐怕还是得数急救中心。

        “一号抢救车,患者63岁,在家中突然晕倒……”2005年的大年初一,午饭刚吃一半的杜鸿大夫和护士刘莉娟撂下电话就奔了出去。前后不到两分钟,抢救车已风驰电掣地冲出了急救中心大门。

        “你们来了就好了。”患者的老伴儿早已没了主张。杜鸿和刘莉娟一进门手就没停。15分钟的急救过后,病人脸色缓和了不少。这只是一次极其普通的抢救。在春节,120的医护人员舍弃与家人的团聚,坚守岗位,维持着这个城市生命线的脉动。(2005年2月10日《北京日报》1版,《城市生命线过年脉动不息》)

        3

        温暖街头的守岁人

        为了市容整洁,从1951年起,北京的清洁工人就放弃节日休息了。1965年大年初一深夜,喧闹的王府井大街和东长安街安静下来,清洁工人正在明亮的灯光下清扫。老工人李永纯扫了近30年的大街,他说:“现在清洁工人成了国家的主人。时传祥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我也当选为北京市的人民代表。一想起这些,我们干劲就更足了。”(1965年2月5日《北京日报》2版,《清洁工人扫街忙》)

        进入新世纪,“时传祥接班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工作依然热火朝天。天边晨光曦微,气温接近零下10℃,环卫工人们却热得满头是汗。“首都整洁的环境,有我一份功劳呢。”回望自己身后干净的街道,环卫工赵素平一脸骄傲。(2011年2月4日《北京日报》1版,《“北京干净了,我就没白受累”》)

        在上世纪60年代,人们春节走亲访友,常能坐上平时没见过的绿色、蓝色的大汽车,这都是首都机关、团体、学校支援的。电、汽车职工更是全部行动起来,越忙服务越周到。据本报1960年2月1日2版《春节三天运送乘客八百多万人次》报道,全国群英会代表、电车售票员彭厚芝,在车上除了详细地报站,还不时用生动、流利的语调介绍首都建设面貌。

        上世纪90年代末,刚时兴起来的出租司机也加入了温暖街头的守岁队伍。每年春节,出租司机都要加夜班,去机场、火车站接送夜间抵京的旅客。

        “我们这叫‘温暖回家路’。”45岁的的哥赵庆万说。到2018年春节,赵庆万和爱人何艳静已经连续6个除夕加班运营了。(2018年3月19日《北京日报》8版,《街头守岁》)

        4

        过节不歇肩的建设者

        北京越来越现代,越来越宏伟壮丽,这离不开不同年代的重大工程建设者的贡献。

        从1958年底开始建设、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高速度、高质量建成的人民大会堂、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迎宾馆(钓鱼台国宾馆)、民族文化宫、民族饭店、华侨大厦、北京火车站、北京工人体育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全国农业展览馆等十大建筑;到1994年春节期间,人不歇肩、马不停蹄的首都建设“龙头”——西站工地;再到2018年新春依旧如火如荼在建设的北京新机场……这些北京不同年代建成的“地标”,都是春节不回家的建设者们汗水与辛勤劳动的结晶。正如新机场建设者、“90后”齐英俊说的,在他心里,新机场建设就如同家中的宝贝女儿一样,是心头肉,都得用心来守护。(2018年2月16日《北京日报》2版,《新机场工地上的“90后”》)

        5

        赶走孤独的暖心人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春节这个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里,有一些人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无法与家人团聚。好在有许多热心肠,愿意用自己的陪伴与关心,温暖那些孤独的心。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到进入21世纪以后,孤寡老人、空巢老人的春节,热心的人们从未缺席。从最开始的买油买面、打扫卫生等方面的关心,到慰藉孤独心灵的陪伴过年,政府部门和基层社区组织与义工、志愿者一道,让老人们的年过得幸福、红火。“这应该是我过得最有意义的除夕夜,希望我能够给老人带来温暖。”陪伴孙大妈过年的大学生张玉岩说。(2005年2月8日《北京日报》6版,《2000义工今夜陪空巢老人过年》)

        除夕夜,也总有一些大学生留校过春节。在人民大学,学校准备了“家庭团圆饭”,还有年夜饺子,“我们保证让同学们在大年夜和初一早上吃到3种馅儿的饺子。”人民大学食堂厨师长胡师傅说。

        在北航,年夜饭后,学生可以在餐厅吃着瓜子、花生看春晚。“我们给学生每人发了一张电话卡,三十儿晚上我们在现场准备了几部小灵通,可以让学生随时给家人电话拜年。”北航学工处副处长赵新说。(2005年2月8日《北京日报》9版,《今夜,留校生感受温暖除夕》)

        ……

        此刻,您是否早已被“每逢佳节倍辛勤”的他们所感动?这数九寒天仿佛也被焐热了。当您合家欢聚、举杯共饮时,请和我们一起向这些“每逢佳节倍辛勤”的人们祝福安康!

        本版文字:黄玉迎

        制图:傅堃 焦剑

        历史资料: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 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