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一次指谬终身不忘

——首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初稿)》见证的学术佳话

来源: 北京日报     2020年01月20日        版次: 16     作者:

    石宏亮

    一句善意的提醒、一件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周恩来与胡华的直接交往并不多,但他的一次指谬对胡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新中国成立后,很快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学习新民主主义革命史的风潮。为满足广大人民学习了解新民主主义革命史的需要,随华北大学迁入北京的胡华以其撰写的讲义《中国近代革命史讲话》为蓝本,补充修改,并吸收胡绳、叶蠖生、何干之等学界前辈的意见,编写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初稿)》,并于1950年3月由新华书店出版发行。作为新中国第一本新民主主义革命史著作,一经问世便风行全国,广受欢迎。

    由于这是一部开创性的著作,再加之资料有限,书稿不可避免存在一些疏漏之处。为进一步修改完善,胡华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初稿)》前言中诚恳地征求意见。随后,许多学界同仁和读者陆续提出了一些修订意见,胡华十分重视并加以吸收。

    1950年5月,胡华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初稿)》送呈周恩来总理审阅。不久,周恩来总理指示秘书于刚向胡华传达:“书中所写蒋介石暗杀廖仲恺这一说法不确。据他当时了解,刺杀廖仲恺是胡汉民一派的人干的。”周恩来总理还指示胡华多去查阅档案材料,多去访问何香凝等在世的革命老人。后来,周恩来总理两次提起胡华书中史实表述不确之事。1953年,周恩来总理在接见宋国柱等中学历史教师时,提及胡华书中史实错讹的问题,并指示历史教师要多去查阅原始档案、资料。1963年4月10日,周恩来总理在接见阿尔巴尼亚档案工作代表团时,又对陪同的曾三等人再次谈及此事,并指示档案工作要为史学工作服务。周恩来总理能在日理万机之中抽空审阅书稿、提出意见并记挂此事,让胡华十分感动、深受教益。他在1980年撰写的《回忆周恩来总理对史学工作者的关怀》一文中写道:“这是总理对我们史学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和档案工作者的最亲切的关怀。总理日理万机,而对我这样一个后辈的史学工作者,一本通俗的小册子,一个具体史实订正问题,十多年还记在心里。总理对我们的工作,是多么的细心和关注啊!每想起总理的关心和鼓励,我总感到自己为人民做得太少,激励自己要奋发前进。”

    1981年5月15日,人民日报第八版上发表《瞿秋白的一首佚诗》,文中写道:“1925年8月20日,廖仲恺先生被刺身亡,蒋介石捶胸顿足大哭说:‘廖党代表是革命的擎天柱,反动派竟敢刺死他,真是罪大恶极,就是把全广州人杀掉一半,也不能抵偿这笔血债!’但是,刺杀廖仲恺的罪魁恰恰就是他本人。”胡华读报后,写信加以指正。1981年6月15日第八版刊登《胡华同志来信》,信中指出:“你报第八版五月十五日周红兴同志所写《瞿秋白的一首佚诗》说‘刺杀廖仲恺的罪魁恰恰就是他本人。’(指蒋介石)。廖仲恺先生不是蒋介石派人刺杀,这一点,周总理在一九五○年请秘书于刚同志转告过我。现在党史研究者都知道,此案的罪魁是胡汉民。”

    时至今日,廖仲恺被刺案的罪魁祸首还存在一些争议。但周恩来总理的提示令胡华铭刻于心、终身不忘,促使他在长期的学术实践中十分注重史料的搜集与考订,坚持论从史出、秉笔直书。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警察大学(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