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回到历史现场,看到丝路的伟大

来源: 北京日报     2020年01月14日        版次: 18     作者:

    《丝绸之路历险记》

    黄加佳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黄加佳

    2019年底,我创作的儿童小说《丝绸之路历险记》上市了。这本书是“甲骨文学校”系列的第二集,第一集《甲骨文学校》于2019年年初上市,受到许多小朋友的欢迎,至今累计印数超过十万册。

    动手写《丝绸之路历险记》,源于我和儿子之间的趣事。2017年,北京举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的一个周日中午,我送儿子去上英语课,路遇交通管控,被堵在了北京二环路上。坐在后排的儿子嘀咕道:“星期天中午还这么堵车!”我随口应道:“‘一带一路’开会。”他恍然大悟说:“原来‘一带一路’说的是这条路!”

    听完这话,我快笑疯了!不得不感叹,小朋友脑洞太大。“丝绸之路”当然不是北京的二环路,那么“丝绸之路”到底是怎样一条“路”呢?我突然意识到,不但小朋友说不清楚,恐怕很多大朋友也是一知半解。何不让孩子们跟着张骞重走一趟丝绸之路?于是,就有了这本《丝绸之路历险记》。

    《丝绸之路历险记》延续第一集的穿越方式,几个小主人公通过一顶神奇的小帐篷穿越到汉武帝时期的匈奴,刚好遇到被困在匈奴的张骞。

    “张骞出使西域”的故事似乎太家喻户晓了,听起来没什么新意。其实不然,如果把历史放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其中有大片的留白,有的匪夷所思,甚至无法解释。

    《汉书·张骞李广利列传》中,写张骞从匈奴逃走,找到大宛国,只有区区八个字:“西走数十日至大宛”。中原与西域之间横亘着大沙漠,在既没有GPS导航系统,又没有沙漠越野车的两千多年前,张骞和甘父是怎么找到大宛国的?我曾经请教过不止一位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他们都说,这是一个谜。史书上没有记载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的路线,也没有提他在路上遇到了哪些艰难险阻。这些历史的空白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

    我的故事就从张骞跑出匈奴开始,三个小主人公跟着张骞、甘父和张骞之子张绵,一路上斩妖除魔、历尽艰险,终于找到了神秘的大月氏。

    张骞找到大月氏人后,历史叙述戛然而止,似乎这就是完美的大结局,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大月氏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是蓝眼睛还是黑眼睛,白皮肤还是黄皮肤?大月氏似乎是谜一般的国度。其实,上世纪60年代,法国考古学家已经在阿富汗发掘出了大夏国城市的遗址——阿伊·哈努姆遗址。据说它是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时,仿照希腊雅典建造的一座希腊化城市。城中有希腊神庙、体育场、露天剧院,还有希腊式的住宅和浴室。

    想一想吧,两千多年前的“驴友”张骞,来到了一座希腊化城市,看到了歌剧院、体育场,还看到了希腊神庙……这画面本身就够魔幻吧!

    当写到张骞小分队找到大月氏一章时,我深刻感受到“丝绸之路”的伟大与神奇。两千年前,两个各自生长的灿烂文明在这里交汇了。这种伟大唯有置身历史现场中才能体会。

    如果说文学的意义在于能够让读者“看见”,那么我希望小读者们能跟随“甲骨文学校”系列的故事,穿越到中国历史上的各个朝代,去看一看中华文明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