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雄安新区67个重点项目开建

        本报讯(记者 白波)2020年,雄安新区统筹58个续建项目和新开工项目,将形成塔吊林立、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1月7日,河北省省长许勤在河北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表示,2020年河北将全面完成冬奥项目建设。

        回顾2019年,许勤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向纵深拓展,河北省84项年度重点任务全部完成。雄安新区京雄城际、京雄高速等67个重点项目开工建设,中电科、清华大学智能实验室等一批企业和科研机构落户新区。76个冬奥项目全部开工建设,36个完工。推动京津冀创新资源共享、资质互认,共建省级以上创新平台98家、产业技术创新联盟76家,吸纳北京技术合同成交额200亿元以上。

        许勤说,2020年,河北将扎实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如期完成协同发展中期目标。河北将坚持廊坊“北三县”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四个统一”,制定廊坊“北三县”与通州区协同发展实施意见。

        在雄安新区建设方面,河北将高标准完善规划设计,完成雄安新区起步区各组团、外围组团及重点片区控详规,编制特色小镇、美丽乡村规划;加快启动区、容东片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等项目建设,统筹58个续建项目和2020年新开工项目,形成塔吊林立、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高起点承接非首都功能疏解,落实国家疏解总体部署,制定实施户籍、教育、医疗、住房等鼓励政策,启动中科院创新研究院、国家医学中心等重大项目;高水平打造优美生态环境,加强白洋淀全流域生态环境治理和修复保护,确保湖心区水质达到Ⅲ—Ⅳ类标准,加快恢复“华北之肾”功能,并造林绿化10万亩。

        许勤透露,2020年,河北将全面完成冬奥项目建设。“雪如意”“冰玉环”“北欧两项”等场馆将建成投运,冬奥村、太子城冰雪小镇等重点项目将于2020年8月底全部完工,太崇高铁及外围交通项目加快建设。崇礼国家体育产业示范基地也将加快建设,30家以上冰雪产业项目将投产运营。同时还要办好“相约北京”张家口赛区系列测试赛。

        另外,2020年河北还将完成营造林800万亩,坝上退耕还草180万亩,打造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推动雄保廊张承沧等环京津市县融入京津都市圈,支持环京津市县与京津规划、政策对接;扎实去产能,压减钢铁产能1400万吨、煤炭600万吨、平板玻璃840万重量箱、焦炭200万吨,淘汰火电机组50万千瓦,完成去产能三年行动计划。

  • “华北明珠”白洋淀进淀污水“清零”

        本报记者 赵莹莹

        “一望湖天接杳茫,蒹葭杨柳郁苍苍。”2020年春天,这样的美景将重新出现在白洋淀。记者近日获悉,雄安新区白洋淀78个淀中、淀边村的污水、垃圾、厕所等环境问题一体化综合治理已初见成效,污水已不再直排入淀。在这次大规模治理中,北排集团、北京城建集团、首创股份三家北京国企均参与其中,为白洋淀治理提供“北京经验”。

        依水而生的村等来“春风”

        “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化。”说起王家寨村的变化,村支书王军字斟句酌。

        有着千年历史的王家寨村,兴衰离不开一个水字。白洋淀盛产鱼虾、水稻、芦苇的时候,这里可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外村的姑娘都想嫁到咱村”。王军回忆,那是老一辈人记忆中最繁盛的时刻。

        然而,靠水吃水的人们,却没学会如何保护这“生命之源”,生活污水直排入淀,塑料等垃圾随意丢弃。久而久之,白洋淀变脏了,鱼虾变少了,支柱产业没了,王家寨村也变成了“空巢村”。目前,王家寨村常驻村民仅有2000人,基本都是老幼妇孺。

        “年轻人都外出务工谋生,村里冷清得很。”村民曹同亮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一双儿女都在外地工作,每年只有过春节时,祖孙三代才能真正吃顿团圆饭。

        白洋淀不变不行。直到2017年4月,王家寨的村民们才盼来了“春风”——河北雄安新区的设立。

        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区域,目标是将其“建设为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打造优美生态环境,构建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2018年4月,《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发布,实施白洋淀生态修复作为主要任务被写入其中。《纲要》提出,要加强水环境治理,坚持流域“控源—截污—治河”系统治理,打造良好河流生态环境,确保入淀河流水质达标。

        2019年3月,一批来自北京的专家走进王家寨村,提供污水、垃圾和厕所等环境问题治理的一体化解决方案。同时启动治理的,还有白洋淀其他77个淀中、淀边村,目标是“两个100%”,即农村污水收集率、处理率、达标率实现100%,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100%。

        安新县相关人员介绍,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综合治理有部分项目采取“建设运营一体化”模式,环保设施由承建企业负责后期管理运营,破解了以往环保设施“有人建设,无人管理”的难题。

        “一村一策”治污各有千秋

        王家寨村和邵庄子村属于淀区内的典型村落。从地图上看,两个村都处于白洋淀的“心脏”地带,村口均有一个行船的码头,但邵庄子村有一条路直通村外,而王家寨村是安新县唯一一个不通旱路的纯水区村。

        “船就是我们村的‘公交车’。”王军说,每天早晚,码头上都有固定的班船开往县城,孩童上学、村民购物、往来运输都靠它们。

        冬日的下午,记者在王家寨村看到,沿着淀边,一根根污水管线围成一个圈。村口广场上,一座可移动式一体化污水处理装置已经建成,施工人员正在进行设备调试、保养。这座一体化装置,相当于一座小型污水处理厂,每天能让180吨污水变清。

        “这是施工难度最大的一个村。”参与治理的北京城建集团白洋淀项目部执行经理张鹏指着管线介绍,所有施工材料和机械设备均是通过船先运到码头,然后再一船船运往村口卸。由于胡同狭窄,大型机械无法进村,大约7成的材料都是工人肩挑背驮,“蚂蚁搬家”一样运到施工现场。

        “30吨的运输船,在航道里跑不快,一天最多只能跑四趟。”张鹏说,以管线为例,2.6万米的管线,就运送了131趟。特别是淀边的管线,不仅运输靠船,安装也靠船,“工人就站在船上接管,时刻得注意平衡。”

        在邵庄子村,村口广场上除了一台日处理能力在80吨的一体化污水设备外,还有3个污水前期收集桶,能再收集30吨生活污水。“邵庄子村平日里的用水高峰时段是中午11点到下午1点,而旅游旺季的污水量比平日又多出三分之一。”雄安北排公司副总经理张特介绍,本着一村一策、因地制宜的原则,不同的村落采用的污水收集和污水处理方式都有所不同,以保证村民生活污水一滴不入淀。

        “咱们村现在,污水入管道,垃圾有人扫,公厕也干净,就连雾霾都变少了。”这个冬天,曹同亮闲了就爱出门遛弯儿,村里环境好了连带着村民们的心情都格外好。

        小时候的白洋淀又回来了

        今年47岁的邵庄子村村民邵小贝,在快手上的昵称是“快乐老船长”,拥有固定粉丝近5000人。这些粉丝,全是冲着白洋淀而来。

        “真没想到俺们村会成为‘网红村’。”邵小贝回忆,他的第一次直播是在2018年5月。那天,蔚蓝的天空白云朵朵,虽然荷花还没绽放,可芦苇已经绿了,邵小贝便开着自家的船,在白洋淀里做了一次直播,“2个小时直播完,就有好几百个粉丝,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这么美的地方在哪里。”

        就这样,邵小贝成为邵庄子村的第一批直播达人,向世界介绍着白洋淀的美丽,也吸引着一批批游客走进白洋淀。“美中不足的是,那时候湖面还没那么清,芦苇下还会藏着垃圾,有些地方咱也不好意思带客人去。”隆冬时节,邵小贝期待着下一个春天到来,“今年再来,走到哪里都是美的,还有新建的梯田。”

        邵小贝口中的梯田,便是白洋淀生态治污的成果。

        “我们在治理末端引入自主研发的模块化生态系统,利用水生植物和填料,去除水中的残余污染物,保障水质达标。”张特告诉记者,以邵庄子村为例,在生态净化系统后端,还新建了净水梯田,三层梯田种植着应季的水生植物,既能一层层地去除水中污染物,也能为村落增添一处小型景观。

        生态治污的成效初步显现,华北明珠正重现昔日风采。

        “天鹅、灰鹤、白琵鹭都来过,咱小时候的白洋淀又回来了。”王军说:“您瞧,村口的石头上刻着‘淀中翡翠’四个字,说的就是全新的王家寨村。”

  • “中科院+”让京南小城崛起“科技谷”

        本报记者 李如意

        2019年年底,“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智能导钻测试总装中心”在衡水高新区正式揭牌,宽敞明亮的车间、一件件智能导钻配套装备,又一项来自中科院的前沿科技在河北衡水落地转化。衡水高新区先后与中科院北京分院、中科院12家院所、中国医学科学院、美国加州大学等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依托“中科院+”,这里形成了智能导钻、钒钛新材料、大健康等三大战略新兴产业集群。

        新技术打破美国垄断

        “我们有信心通过产学研合作,攻克智能导钻技术装备体系这一世界难题,打破欧美在油气资源探测、页岩气开发装备领域的垄断。”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朱日祥表示。

        据了解,智能导钻技术称之为“地下巡航导弹”,以精密随钻地质导向系统为手段,通过新型旋转导向钻井工具,实现“定准目标”——油气藏精准刻画和“打准目标”——智能旋转导向钻进,形成深层油气资源开发技术解决方案。美国拥有智能导钻技术,并利用这项技术推动了页岩气革命,改变了世界能源的格局,但是对中国技术实施封锁和垄断,只租不卖。中国科学院研发建立的智能导钻装备技术体系打破了美国对中国技术垄断与封锁状态,也标志着我国在深部资源探测装备技术领域有了重大突破性进展,为我国资源能源安全保障体系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看到前沿技术的巨大前景,衡水高新区与院士团队一拍即合,决定引入该项目。2018年9月,衡水高新区与中科恒道公司合作投资18亿元建设衡水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承担中国科学院“深部资源探测核心装备”和“深层油气开发智能导钻装备”两个国家级重大项目科技成果转化任务。目前中科恒道衡水科技有限公司、中科油气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等高科技公司已注册成立。

        发布300余项最新科技成果

        衡水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韩连生介绍,为承接科创项目,高新区投资28亿元,建设80万平方米的衡水科技谷,构建“研发中心—中试基地—产业园”全链条成果转移转化体系。目前,一期6万平方米专业配套区已投入使用,二期工程24万平方米,已完成高端装备科技园、新能源新材料科技园、生命健康科技园、展示中心和餐饮、宾馆等综合商业配套的土建施工。

        现阶段,衡水高新区已与中科院北京分院、中科院12家院所、中国医学科学院、美国加州大学等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以朱日祥院士为核心的中科恒道团队、以齐涛局长为核心的中科院过程所团队、以姜玉雁研究员为核心的中科院工程热物理所团队、以孙毅教授为核心的美瑞科干细胞科研团队、以胡克平主任为核心的安第斯抗体科研团队,先后进驻衡水科技谷。

        中科衡水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成功发布300余项最新科技成果,其中48项科技成果成功转化。衡水高新区形成了以中科恒道为代表的智能装备制造产业,以中科钒钛为代表的新能源、新材料产业,以美瑞科干细胞、安第斯抗体为代表的大健康产业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

        “京津研发、衡水转化”加速形成

        衡水对科技创新、科技人才进行全方位支持,2017年、2018年奖补资金达4.5亿元,朱日祥、潘永信两位院士享受的河北省委全职引进科研经费补贴2400万元已经到位。韩连生表示,衡水高新区还实施人才安居工程,建设运营宝云生态城、高新区医院、学校幼儿园,建设集院士楼、博士楼、职工配套及会展中心等功能的中科院院士村,为驻衡科研团队和精英人才打造高品质“第二故乡”。

        “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地方发展提供了重大机遇,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打造协同创新共同体,持续深化‘中科院+’‘雄安+’,加速形成‘京津研发、衡水转化’的创新格局,打造中科院重大科技成果京津冀转移转化的重要基地和京南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的重要支撑极。”他表示,预计到2025年,引进创新人才200名,领军人才创新创业团队5家以上,院士工作站达到10家,各类创新创业平台达到200家以上,技术市场合同交易总额达到50亿元以上,推动一批重大技术成果在衡水实现产业化。

  • 协同助力邮轮经济“远航”

        鲍南

        天津滨海新区东疆沙滩边,颇有气势的大邮轮正喜迎八方来客。依托京津冀联动,天津邮轮母港成了三地人民青睐的海洋旅游出发地,人气相当旺。

        邮轮游优势独特,经过百余年发展,形成了以豪华客船为载体,集吃、游、购、娱为一体的休闲旅游方式,对相关衣食住行等产业会发挥拉动作用。作为中国北方最重要的港口,天津区位优势明显,基础设施成熟,非常适合成为各国豪华邮轮的起点。2010年,天津邮轮母港正式开港,当年即接待邮轮、客班轮45航次,出入境游客约7万,成为旅游市场上的一匹黑马。 

        中国邮轮旅客运输量年均增长超过40%,巨大商机吸引许多南方港口也瞅准了这个风口,相继上马邮轮母港项目。面对变革,天津邮轮经济一些瓶颈也显露出来,比如,邮轮航线多以日韩方向为主,消费者选择余地少;东疆港游乐设施不够,是个登船地而非景点;游客来源比较单一,华北广袤腹地的消费潜力没有调动起来……多种因素影响下,天津邮轮港口游客接待量呈一定下降趋势,非常需要寻找新的发展动能。

        困局之下,解在协同。经过这几年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蓬勃发展,天津东疆早已进入北京的“一小时交通圈”,方便北京市民选择就近体验亲海度假的乐趣。港口还积极与北京旅行社展开合作,在现有中日经典航线的基础上,积极开发东北亚、东南亚、海上丝绸之路沿线邮轮旅游航线,丰富邮轮产品的种类,提升邮轮产品的吸引力;对53个国家实施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已经建设完成的10个无水港项目、正在逐步探索的“邮轮+飞机”联动旅游产品,在京津冀地区智力资源、资金优势、基础设施的带动下,天津邮轮母港有望进入政策红利释放期,实现客流收入逆势上升。

        据专家预测,中国邮轮经济将迎来下一个“黄金十年”。当下邮轮产业链上游的邮轮制造、中游的邮轮公司民族品牌,皆属空白,发展潜力巨大。这需要京津冀三地乘势而上,携手奋进,抓住邮轮经济的新机遇。

  • 京唐城际铁路引入唐山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日前,雪后天气转好,位于河北省唐山市高新区的京唐津秦上行联络线特大桥工地,中铁电气化局铁路工程公司工人正在抓紧利用有利天气条件,进行桥梁桩基施工。伴随着钻机轰鸣声,新建北京至唐山城际铁路引入唐山枢纽站工程正在加紧施工。

        京唐城际铁路是服务于环渤海及京津冀地区的一条具有重要意义的城际高速铁路,全长148.7公里。项目起自北京市新设的北京城市副中心站,终至河北省唐山市既有唐山站,最高设计速度每小时350公里,途经北京市通州区、河北省廊坊市、天津市宝坻区,至河北省唐山市。全线共设车站8座,分别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站、燕郊站、大厂站、香河站、宝坻南站、鸦鸿桥站、唐山机场站、唐山站。

        中铁电气化局铁路工程公司高效有序开展项目前期准备工作,确保了项目如期开工。中铁电气化局铁路工程公司主要负责施工京唐正线引入唐山站和京唐铁路联络线接入津秦高铁两部分。其中接入津秦高铁路基工程在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范围内属首次既有线高铁路基改造施工。

        另据天津市交通运输委消息,2019年年底,《京津冀核心区铁路枢纽总图规划》获批,天津市一系列高铁项目都已确定下来。京滨、京唐城际铁路开工段征地拆迁工作基本完成,京唐城际铁路跨津蓟高速、京滨城际铁路跨林大路等控制性节点实现合龙,为保障全线工期打下了坚实基础。

        天津市交通运输委铁路建设处处长尹相君表示,2020年,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将全力推进京滨、京唐和津兴城际铁路建设,进一步促进区域铁路互联互通。

        目前,京滨、京唐城际铁路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未来两条铁路将同步通车。两条铁路通车后,北京至宝坻的时间将缩短至18分钟,北京至唐山约35分钟。并且,京唐城际铁路将与唐曹铁路接轨,大大方便了北京与唐山、曹妃甸之间的人员往来。

  • 京津冀妇幼医生“以赛代练”提高救治能力

        本报记者 刘欢

        “产房有一足月羊水三度污染产妇。胎心监测异常,胎儿体重预计1500克,出生后可能有窒息,需要进行新生儿复苏……”

        指令传来,新生儿科医生迅速分配任务,“我复苏呼吸,产科医生复苏循环,助产士准备复苏器具和脐静脉置管,儿科护士准备加药、给药和记录,大家就位!”

        与此同时,助产士将产房温度调至26℃,打开吸引器,连接吸引管,压力调节为90毫米汞柱……然后逐一检查吸引球、听诊器,准备胎粪吸引管、复苏气囊、减压阀、足月儿面罩、气管导管、喉镜、脐静脉包……

        “物品准备齐全!”

        “药品准备……”

        “胎儿娩出,时间14时25分!”医生当即发现胎儿有窒息情况。“气管插管下!准备胎粪吸引!……插入气管插管!”儿科医生发出各种指令。

        “摆正体位,评估心率、呼吸!”医生开始进行胸外按压。“1、2、3,1、2、3……”

        近6分钟生死时速后,产房传来好消息,“心率110次/分钟,血氧90,新生儿抢救成功!”

        这场“抢救”,是京津冀三地联盟医院新生儿复苏技能大赛比赛项目,北京妇产医院、天津市中心妇产医院、石家庄市妇产医院、北京市怀柔妇幼保健院、雄安新区容城妇幼保健院等三地10支妇幼医护团队同台竞技。虽是“模拟场景”,但每一位医护人员都全力以赴,抢救生命。 

        北京妇产医院院长严松彪表示,分娩过程中,母亲本身会很脆弱,同时,新生儿娩出的瞬间可能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其中最危险、也是临床发生最多的,就是新生儿窒息,此时留给现场医护人员抢救的时间非常少,几乎是按秒计算。因此,医护人员的抢救技术要非常规范、熟练和标准。本次大赛旨在通过模拟实景操练,实现京津冀三地新生儿救治水平的同质化。

        市卫健委妇幼健康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考虑推广新生儿复苏技能大赛这一模式,加强三地合作,使本市优质新生儿医疗资源辐射津冀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