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部百万字日志浓缩家庭大爱

        本报记者 路艳霞

        《人生初年——一名中国女孩的语言日志》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名中国儿童成长的语言日志,这部百万字的新书近日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该书有意识地观察记录了乳名叫“冬冬”的女孩零到六岁半的语言及各方面发展,而书中浓缩的父母的爱、孩子的爱、夫妻的爱,延伸出一个中国家庭持续了30多年的大爱故事。

        “第一次叫妈妈”被记录下来

        北京语言大学教授、语言学家李宇明所著的《人生初年》记录的是她女儿冬冬从1985年1月16日到1991年7月29日的语言发展,以及她在这一阶段的生活、行为、心理活动等。

        关于冬冬的语言发展,书中有详尽而生动的记录。第一次清晰地叫“妈妈”、第一次清晰地叫“爸爸”、第一次清晰地说“不”、第一例人称代词“我”、第一例动词重叠、第一例量词、第一例副词、第一例复句、第一例时态助词……书中很多细节生动感人,比如冬冬6岁那年,妈妈说:“咱们一家三口,现在谁也离不开谁!爸爸、妈妈和冬冬,三位一体,真的很幸福!”冬冬接话道:“要是离开爸爸,我就像掉了灵魂;要是离开妈妈,我就会心碎的。” 

        书中还涉及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当时中国的社会风尚、邻里关系、人们的生活状态等,比如那个年代高校教师住在狭小的筒子楼共用厨房和卫生间的真实生活记录,有用煤票换鸡蛋的“物物交换”、河南的年节习俗、人际交往中的长序之别、家里从买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到后来如何在邻居的影响下换成了彩色电视机的描写。那个时代热播的电视剧、流行的歌曲、人们的时髦打扮等书中都有涉及,从而展示了中国社会、文化习俗以及邻里关系的变迁。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陆俭明评价道,《人生初年》是世界上跟踪记录儿童语言发展时间最长、最为完备的一部儿童语言习得的科学考察实录。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胡建华透露,李宇明当初做这一研究时,是有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的,有着大的理想情怀,所想的是要为国家做学术。而李宇明认为,日志保存了中国独生子女时代的语料,中国的独生子女时代结束了,这些资料整理出来,能够供学界和社会共享,也是一种公益。

        一个家庭的大爱浓缩进书中

        没有李宇明的妻子白丰兰,没有妻子的病,不会有这本详尽的语言日志。

        白丰兰身患类风湿性关节炎近40年。1981年,她在大三那年淋了一场雨,从此与疾病相伴、与疾病抗争。当年正在华中师范大学上研究生的李宇明没有听从女友分手的决定,毅然与病床上的白丰兰举行婚礼,此后不离不弃几十载。白丰兰说,她从不担心李宇明会变心,因为他们是精神、灵魂的交往。李宇明难忘推着轮椅陪妻子散步的每一个夜晚,他们边走边聊,哈哈大笑。

        重病在身,白丰兰无法正常上班,怀揣学术理想的李宇明于是建议妻子一起记录女儿的语言、生活。“是李宇明把我拉入他的学术团队,让我做了一个病人能做的事儿,这也是他这辈子最聪明的选择。”每天晚上,李宇明会整理妻子白天记录的卡片,第二天白丰兰再誊写到日记本上,这样的行为夫妻两人坚持了整整六年半。白丰兰说,她从未觉得辛苦,也不会觉得是负担,反而感到很开心。

        时隔多年后,李宇明也欣慰地说,“我把带孩子这个事情做成学问了,她的知识用上了,我的知识也用上了。”记录孩子语言日志的那些年,李宇明和妻子的月收入加起来不到100元,生活很艰苦,但李宇明笑称:“我们这个家庭充满了乐趣,孩子只要一说话,我们就会奔跑到某一个有纸片、有铅笔的地方。如果在外面,没有笔没有纸的时候,大家都嘴里念着冬冬说过的话,像和尚念经一样,生怕把句子念错了。”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儿童语言搜集也是一个遗憾的艺术。在李宇明的印象中,有一次女儿回到河南老家,爷爷、奶奶、姑姑承担起记录的职责。女儿回家后,在老家记了半个月的纸片,不小心扔进洗衣机洗掉了。李宇明还反思说,当时只知道语言很重要,不知道儿童涂鸦也很重要。“人类有两种符号行为,一是语言文字,另一个就是儿童涂鸦,这个符号系统没有被人类很好利用。”而他也遗憾当时没有把儿童涂鸦很好地收集下来,只是选了一些贴到日记本上。此外,因为条件限制,声音记录只保存了8盒磁带。

        语言日志要作为科学资料,要追求科学真实,而不是艺术真实。李宇明笑言,自己教育孩子不好的瞬间,也要原原本本写上去。女儿3岁时,手指得了甲沟炎,父母怕孩子疼,就许诺“拔完指甲以后吃冰糕”。谁知大夫说可以不拔,孩子死活不愿意,因为她意识到冰糕没有了,于是死活要拔指甲。爸爸气坏了说,“你要再不听话我踢你了啊”,假装要踢的脚伸出来了,而孩子响亮回应:“你敢打我!”这四个字一出,爸爸猛然发现孩子突然长大了。

        和记录相比,更漫长的还是整理记录,语言日志整理竟持续了11年。2005年,白丰兰做了双膝置换手术,她能重新站起来了,2006年于是开始了整理工作,那些匆匆忙忙的记录,有文不通字不顺之处,也有的字迹不清,都要一一辨析、筛选。

        和孩子谈话是最好的教科书

        30多年过去了,儿时的冬冬(李纤)已经长大,她是北京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博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博士后,如今是首都医科大学年轻的教授。当面对《人生初年》时,冬冬说:“它对我来说,就像时光穿梭机一样,让我回到自己的童年,从第三者的角度重温那时父母对我的爱,以及我对他们爱的回应。”

        “出版这部书,也是希望推动整个社会都来关心孩子,正确对待孩子。”李宇明说,他提倡欣赏教育,只要欣赏孩子,孩子就会向正确的方向走;只要发现孩子的问题,问题就解决了一半。他呼吁,不能盲目给孩子贴标签,那样会真的毁掉孩子。

        “孩子最好的教科书不在书本上,父母和他的谈话是最好的教科书,天文地理知识都是孩子能接受的。”在李宇明看来,绘本是孩子需要的,但是父母和孩子海阔天空地谈话,对孩子的成长尤为重要。他因此希望家长能多关心陪伴孩子,千万不要吝啬时间、不要吝啬爱。

        30年前,李宇明开始做语言日志,当时国内还没有儿童语言学,让他遗憾的是,直到今天,儿童语言学并未得到很好发展,一是少有人投身其中从事研究,二是幼儿园老师缺乏儿童语言学的知识,许多父母也缺乏相关知识,因此儿童语言学直到今天还是冷门。

        尽管如此,对于儿童语言的记录在李宇明家并未停止。冬冬说,她在用手机录音、录像的方式记录自己孩子的语言、生活和思维。而整理、转写的工作,还是落在了白丰兰身上。“当两个年幼孩子的父母,真的太难了,太累了,如果还要抽出时间来记录,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冬冬面对父母的软磨硬泡、“威逼利诱”,最终以每天记录10分钟左右的方式,在努力坚持着。而她也发现,她因此变成了更好的母亲,更有耐心和意识去引导孩子说话、思考或评论一些问题。

        对于语言学家李宇明来说,他的语言日志也将有新的延续,他目前正致力于老年语言学研究,他还打算给自己的母亲也录音,以开垦语言研究的空白地带,65岁的李宇明再次重新出发。

  • 隆冬里朗诵,触摸他的温暖

        本报记者 路艳霞

        1月4日,是作家史铁生的生日,如果他活到今天也才69岁。北京的寒冬,为了他诞辰69年,人们相聚在Page one北京坊店,“想念的季节——史铁生纪念朗诵会”在这里举办。

        人们读着《放下与执着》《扶轮问路》《复杂的必要》《故乡的胡同》……当然,还有《我与地坛》《秋天的怀念》。那些凝练、深情、哲思、温暖的文字,在冬日里抚慰着每一颗心。朗诵会除了朗诵声,再无其它杂音,沉浸在声音世界里,每一位听众都专注而投入。

        史铁生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在漫长的轮椅生涯里自强不息,其想象力和思辨力一再刷新当代精神的高度。在当代中国文坛,史铁生是一个符号,一座文学的高峰,也是一种象征,代表着中国作家对于自身苦难和荒谬命运的抵抗。

        “史铁生的人生是一个奇迹,生命的奇迹。”中广联合会有声阅读委员会会长王秋在致辞中说,很多有声艺术家都钟爱史铁生的文字,致力于传播他的作品,因为他用一种千万人心痛的温暖,让人们在瞬息中触摸永恒,在微粒中进入广远,在艰难和痛苦中却可以对生活宽厚地微笑。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助理、策划部主任宋强回忆,第一次见到史铁生是在北大中文系门前的草坪上,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有人说,没有经过思考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人生,史铁生老师的作品里充满对人生的思考。我们今天之所以举办这样的活动,就是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读者阅读史铁生的作品,在他的作品里思考自己的人生。”

        王克明1969年与史铁生同时到陕北插队,他在延安县,史铁生在延川县,两个县接壤。王克明那时迷上了陕北民间文化,从事相关研究,史铁生曾经给他的书写过一个推荐语——“克明是最没白插队的”。现场,王克明朗诵的是《几回回梦里回延安——〈我的遥远的清平湾〉代后记》。“当年我们下乡的时候,陕北农村的生产工具、劳动方式、生活方式,都是古代农耕社会的东西,比较完整地保留了一个古时民俗社会形态。这是在所有人类心里都存在的东西。”王克明说,“我一直以为,在铁生厚重的理性探索的底部是清平湾、是民俗生活,陕北民歌给他的精神成长奠定了心理基础。”

        虽然身体局限在轮椅上,思想却可以浮想联翩,世间种种,史铁生都有自己的思考和想法,通过他作品中思索的孤独、命运、爱情、死亡、上帝……我们能走近一个丰富而真实的史铁生。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播音指导、有声阅读委员会专家组成员、演播艺术家于芳现场诵读了《断想集》中的《放下与执着》节选。还有更多的朗诵者带来了深情的朗诵。

  • 热闹!古典题材融入现代舞摇滚乐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黄海威、郭小男、捞仔、毛戈平……这些业界响当当的名字齐齐出现一定是件大事情。日前,由这些大咖操刀的新版越剧《三笑》在杭州西湖边小百花越剧场首演,并将作为驻场大戏首轮连演16场。

        首演当晚,“大蝴蝶”小百花越剧场高朋满座,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爱好者、文艺爱好者、小百花的粉丝以及被越剧圈粉的年轻观众聚集在大剧场,满怀期待等待开场。这一份“期待”得到了小百花演员们热情的“回答”。在开演前20分钟,石榴与小杨、华文与华武惊喜现身剧场前厅,玩起创意快闪,“拉着”等待入场的观众互动。随后,观众正式入场,幕起灯亮,被“黑科技”加持的传统舞台华丽变身“华府”,江南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传统艺术在品字形舞台上得到了巧妙地延伸。大型LED屏、冰屏等不同质感的多媒体画面完美糅合,呈现一个纵深立体的华府空间。

        虽然《三笑》是古典题材,但这一版却格外热闹,整个演出中既有“妈妈咪呀式”载歌载舞的音乐剧体验,日本宝冢歌舞剧的沉浸互动,还有街舞现代舞古典舞的融合,评弹歌剧RAP摇滚流行完美切换,《茉莉花》等熟悉的民调音乐又让观众忍不住想跟着哼唱……给每一位观众带来与众不同的观剧体验。这也正如百越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新版《三笑》出品人茅威涛对这部剧的定位,“越剧观众看热闹,非越剧观众的入门剧。正好跟我们原来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是相反的,这个相反,也许可以起到引领的作用,这是需要市场来检验的。”茅威涛表示,早在十年前小百花越剧场筹建时就有了打造“驻场大戏”的想法,“杭州是个文旅城市,需要一个长期可以演出的剧目来赋能,就像到北京有京剧,天津有相声。”

        越剧剧场驻场大戏没有选择越剧,背后也是有考量的。新版《三笑》编导郭小男认为,“如果小百花越剧场推出来的第一个戏是传统戏,那么小百花有很多足以代表越剧本身的戏可以在剧场亮相。但我们希望能够在浙江拿出一个有品质的,承载着越剧向下传承,又具有现代性、未来性,吸引年轻人走进来的作品,这样看新版《三笑》是最合适的。”

  • 怀柔老兵老党员录影像忆初心

        本报讯(记者 李洋 通讯员 温来升)最近一段时间,怀柔区许多老兵借助新媒体传播途径成了年轻人心目中的偶像。他们都是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或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将他们的故事传播出去的,是怀柔结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历时半年开展的“老兵·记忆行摄活动”。195位老兵和310位新中国成立前入党的老党员,通过这次活动,透过镜头讲述了自己的初心故事。

        行摄活动的执行机构、北京安宁视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宁平年是一位已退伍20年的老兵。曾经的军旅生涯让他格外关注各个时代老兵们的生活和故事。2016年,他在《怀柔报》上看到了对该区400多位新中国成立前入党的老党员的宣传介绍,就萌生了通过这个线索寻找老兵并采访拍摄的想法。在区委组织部的大力支持下,公司很快组织了一个10多人的项目团队,开始了拍摄。

        摄制组共行程2万多公里,挨家挨户走到老兵们身边,听他们讲那过去的故事。于1945年入伍并参加了抗战的王华峰老人接受采访时特地将自己获得过的勋章都戴在了脖颈上。他说,自己在解放战争期间曾先后七次“挂花”。多次负伤严重影响了王华峰的健康,他后来不得不复员回到家乡琉璃庙镇双文铺村,做了老实本分的农民。但每每回想起自己的军旅生涯,他还为自己曾先后亲手俘获5个俘虏、缴获5支枪的战绩感到自豪。

        宝山镇下坊村的赵文仲老人1947年时替哥哥入伍,他印象中最惊险的一次近身搏斗发生在1950年在广西剿匪时。当时他和战友们已俘获了一名匪团长,没想到土匪撞破牢房窗子上的木栅栏要逃跑,扭打拦截时,土匪头子抢到了战友的手雷,赵文仲赶到后眼疾手快制服了土匪才化险为夷。

        细数起来,每一位老兵的峥嵘岁月中都有过惊险,这也与他们返乡后平静的田园生活形成了鲜明对比。宁平年说,虽然每段老兵故事只有3到5分钟不等,但这些平凡人的不平凡经历感染着很多人。目前已通过制作机构的网络平台播出了67位老兵的故事,以后每天更新一期。2020年,全部故事将通过怀柔区怀柔组工网络平台播放。

  • 20本书入选新浪2019年度好书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新浪好书推荐”2019年度好书日前出炉,与往年相比,年度好书从10本增至20本。

        在这份好书书单里有阿来的《云中记》,这是一部人文内涵、话题性、叙事方式等方面都相当突出的作品,也再次印证了阿来这些年在创作上所呈现的一贯高水准。《好好告别》的作者是位美国殡葬师,她在书中生动记录了工作多年的见闻,字里行间强调对死亡保持平常心。袁凌的《寂静的孩子》,将笔触聚焦到中国儿童身上,书中真实呈现了城乡儿童的生活特别是精神状态。李修文的《致江东父老》写的是形形色色普通人的故事,意在为芸芸众生“立传”。

        书单里还有《归去来兮》,那些被时代洪流裹挟的三线建设者的讲述不乏对身份认同的困惑。亚裔美国作家柳原汉雅在《渺小一生》这部厚重的长篇中极为精彩地刻画了四位男性角色,对其友情的描写尤为感人。《低地》则讲述了一对成长于加尔各答的印度兄弟在命运走向迥异之后的跌宕人生。

        2019年有多部传记作品引人注目。《我心归处是敦煌》这部口述传记因传主樊锦诗的特殊身份与传奇经历尤为醒目。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比较文学博士钱锁桥的《林语堂传》,立体呈现作家林语堂的批评家、哲学家等多重身份。《二条十年(1955—1964)》作者赵珩写到他的家世,出入“二条”往来无白丁的各色人物,这些回忆与清华园中的学术氛围相映成趣。

        优秀科普读物也在其中。《迷人的液体》有趣又长知识。《与虫在野》是一本写“虫子”的书,作者半夏以旁观者视角图文并茂地反映这些微小生命的自然状态。

  • 首图乡土课堂开启三大系列讲座

        本报讯(记者 李洋)上周六,已诞生17年的北京公共文化品牌活动——首图讲坛·乡土课堂正式开始了2020年度的第一讲。在新的一年,乡土课堂将继续开展魅力中轴线、中华礼乐文化、我们的节日三大系列讲座共50余场文化讲座。

        乡土课堂多年来坚持每周六上午在首图图书馆推出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主旋律,以北京历史文化为根基的系列讲座。自2003年1月开办以来,累计举办讲座813场,以科普化的语言向市民传播北京的历史文化,已有13万余人次借此了解北京。2020年将开展的“魅力中轴线”系列讲座将分别以正阳门、社稷坛、中轴线的设计美学、中轴线非遗等为题展开讲座。“中华礼乐文化”系列讲座将为读者展现中华传统礼乐文化的起源、传承和价值以及礼乐背后的文化蕴涵。“我们的节日”系列讲座侧重于从文学作品的角度去解析中国传统节日风俗。

        作为节日传统,每年乡土课堂的第一讲都会配以文艺表演。1月4日,快板《数唱北京城》、单弦《北京小吃》、相声《学评书》,与北京史研究会会长李建平的讲座《穿越古今 漫步中轴——走读中轴线路与看点》共同为市民送上一份新年礼物。

  • 韩庚王晓晨新剧演绎“恐婚”族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随着社会发展,当代年轻人开始出现“恐婚”“恐育”等情绪,但影视剧作品却鲜少挖掘。昨天,电视剧《还没爱够》就将聚焦这一话题,在江苏卫视、浙江卫视同步首播。

        该剧讲述了“恐婚”青年陈炯再遇“被逃婚”的前任姜小汐,两人互相理解再次相爱,并克服“恐婚症”,走向婚姻的故事。演员韩庚暌违多年重回荧幕,这次他饰演的男主角陈炯是一个事业有成,但对婚姻抱有恐惧心理的矛盾角色。

        王晓晨此次饰演的女主角姜小汐,性格直率,经历丰富,执着而勇敢,堪称当代都市女性表率。王晓晨透露,在剧中与专业的演员们合作,现场碰撞出许多火花,是非常愉快的体验。该剧由擅长拍摄青春时尚题材的王迎导演操刀,其代表作包括家喻户晓的《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翻译官》等。编剧则由国内知名的编剧霍昕执笔,其代表作品包括《西游降魔篇》《功夫》和《将爱情进行到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