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2019年十大世界新闻

        1

        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

        4月25日, 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在北京开幕。40位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150个国家、92个国际组织近6000名代表共襄盛举,达成283项重要成果。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合作与对抗,开放与封闭,互利共赢与以邻为壑,世界各国面临重大选择。“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机会和成果属于世界。“一带一路”建设从“大写意”迈向“工笔画”,为全球经济增长开辟更多空间,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新贡献。习近平主席指出,共建“一带一路”,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历史潮流,顺应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时代要求,顺应各国人民过上更好日子的强烈愿望。11月5日至10日,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向世界展示“一带一路”成果,盛况空前。181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3800多家企业与会参展,超过50万名境内外采购商齐聚一堂,成交金额达710多亿美元,较上届增长23%。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指出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倡议共建开放合作、开放创新、开放共享的世界经济,宣布中国对外开放五方面重大举措,得到各国高度评价。

        2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

        12月2日,随着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分别在北京和索契下达指令,总长8000多公里的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正式投产通气。中段、南段全部贯通后,每年将有3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输往中国, 30年内俄罗斯将向中国市场供气超1万亿立方米。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将有助于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在2024年将中俄双边贸易额提升至2000亿美元的目标,有利于中俄两国经贸合作提质升级,有利于两国毗邻地区的发展,更能惠及两国百姓。这一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大成果,既向世界展示出中俄两个全球性大国的合作潜力,也为世界各国提供了合作共赢的经典范例。面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双方一致主张支持多边主义,维护发展中国家正当要求,确保“一带一路”建设和欧亚联盟顺利对接。

        3

        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12月13日,经过中美两国经贸团队的共同努力,双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原则的基础上,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在当前全球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协议有利于增强全球市场信心,稳定市场预期,为正常的经贸和投资活动创造良好环境,全球资本市场当即做出良好反应。中方认为协议既有助于更好地维护所有在华中外资企业的合法权益,也有利于更好地保护中方企业和投资者在美经贸活动中的合法权益。协议总体上符合中国深化改革的大方向,也符合中国自身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求,符合中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相互尊重、求同存异才是中美两国的相处之道,也是世界各国的相处之道。中方致力于同美方一道努力,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同时坚定地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4

        英国脱欧进程给欧洲带来巨大影响

        10月28日,欧盟特别峰会同意英国脱欧日期第三次后延到2020年1月31日。英国脱欧公投由卡梅伦为扩大执政基础而随意决定,事与愿违被迫辞职,发展为欧洲一体化建设和英国史上最严重的政治经济社会危机之一。英国脱欧既是欧盟多重危机叠加效应的后果,也是西方各国民粹主义高涨的直接表现。英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核国和经济强国,具有广泛的国际影响力,脱欧后使欧盟整体实力遭到削弱。英国脱欧使其不再享有欧盟统一大市场四大自由流通等方面的便利,丧失外部重大战略依托,国内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独立倾向加剧,经济遭受重创。特雷莎·梅因难以推动脱欧进程被迫辞职。保守党虽然在12月12日大选中获得下院绝对多数,但欧英关系实难脱钩,加之国内民族问题掣肘,即使于2020年1月31日实现脱欧,但有关难题仍将长期无解。

        5

        “美国优先”倒逼欧盟“战略自主”

        8月24日,G7年度峰会在法国比亚利兹举行。美国先后退出伊朗核协议和巴黎气候协定,欧盟坚决反对并采取了反制和补救措施,欧盟对美国发动全球贸易战深感失望。欧盟参与美对俄制裁每年的经济损失达近千亿欧元。北约和俄相继举行陆海空天全方位军演,欧洲安全环境持续恶化。认识到在许多问题上无法与美国达成一致,并吸取2018年加拿大G7峰会因特朗普拒绝签署联合声明使峰会“失败”的教训,马克龙决定峰会首次不发表联合声明。马克龙还邀请俄总统普京和伊朗外长扎里夫到比亚利兹会晤,当着特朗普的面强调改善与俄关系和维护伊核协议的必要性。美欧矛盾和分歧总暴露,G7峰会无果而终尚属首次。

        12月3日,北约年度峰会在伦敦举行,马克龙在会前提出“北约处于脑死亡状态”的观点,在峰会上强调欧盟战略自主概念,与此前在驻外使节会议上有关“西方世界霸主地位终结”的观点相呼应。12月11日,美国决定对参与由俄输德天然气管道“北溪2”工程的有关公司实施制裁,激起德国举国反对之声。欧美传统盟友矛盾公开化和激化到如此程度,是历史上首次。

        6

        土耳其硬怼美国 对美构成强大战略牵制

        8月11日,俄罗斯向土耳其出售的S-400防空反导系统开始供货,美国极力阻挠未果恼羞成怒,威胁制裁。特朗普总统态度强硬,声称停止向土提供F35战机和军事合作,必要时还将击垮土经济。土表示“决定不会改变,美不要破坏两国关系。一旦美国采取行动,我们将坚决应对”。土耳其参与叙利亚反恐的目标主要是美国在叙的盟友库尔德武装,在“伊斯兰国”组织被击垮后便对库尔德武装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使美国极为被动。11月15日,土总统埃尔多安访美,重申放弃S-400“绝无可能”,“国家安全不能妥协”,但可以考虑同时购买美国“爱国者”反导系统。美国批评土此举“出卖北约安全利益和安全秘密”,将与土密切磋商解决办法。土耳其的做法既把二战以来北约“集体安全保障”撕开了一个缺口,也使北约的所谓“团结一致”不复存在。美国作为北约盟主却无法约束北约成员国的军事行动,是北约成立以来首次。

        7

        法德俄乌再启“诺曼底模式”峰会

        欧洲摸索新路摆脱美国影响

        12月9日,马克龙总统在爱丽舍宫主持法、德、俄、乌4国峰会,是继2016年诺曼底登陆仪式之后的第二次四方会晤。俄乌签署全面交换战俘和停火协议,4个月后在乌东部举行选举,被外界认为是迄今取得的最大进展。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称已与普京总统就俄天然气通过乌领土达成协议。首脑们同意4个月后举行第三次“诺曼底模式”峰会。峰会没有讨论美国要求俄“归还”克里米亚问题,表明欧盟和乌克兰都已默认俄“收回”克里米亚的现实。但美国绝不愿看到俄乌、俄欧关系改善,当即宣布将于2020年举行25年来最大规模的对俄军事演习,将从美国本土调集20000名士兵到欧参演,要求俄必须归还克里米亚。有美国作梗,乌局势难以平静,欧俄关系改善亦非易事。

        8

        拉美多国剧烈动乱

        美国因素难辞其咎

        1月10日,当选连任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誓就职,开启第二个6年任期。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拒绝承认,并于1月23日宣布出任“临时总统”,美国当即予以承认,欧洲及拉美多国紧随其后。4月30日,瓜伊多宣布开始推翻马杜罗计划的“最后阶段”,因有小股军人参与而被称为“政变”。美对委制裁持续升级,并多次发出战争威胁。10月3日,厄瓜多尔因油价上涨爆发全国性骚乱,总统莫雷诺宣布全国进入60天紧急状态,又因安全原因将政府机关由首都基多迁往瓜亚基尔。10月18日,智利爆发破坏性抗议运动,由反对地铁票提价发展为针对社会不公和生活水平下降的暴力宣泄。10月19日,美国宣布对古巴“新制裁”措施。11月7日,阿根廷因香蕉价格不涨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11月10日,玻利维亚爆发反对选举舞弊的全国性暴力抗议活动,总统莫拉莱斯在军方逼迫下流亡国外。拉美各国具有“颜色革命”性质的骚乱,背后大多有美国的影子。

        9

        非洲局势总体稳定

        大国竞逐态势加剧

        7月7日,在苏丹举行的第55届非联峰会宣布非洲自贸区正式生效,有望促成全球最大、覆盖12亿人口、GDP合计2.5万亿美元的大市场。在当今国际上出现反全球化逆流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大背景下,显示出非洲国家希望通过经济一体化,以团结的力量迎接国际环境变化带来的挑战。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结束战争状态,得到国际社会一致欢迎。南非等多国顺利平稳大选,确保了政权及政策的延续性,打破了以往“逢选必乱”的政治魔咒。6月,美国在莫桑比克召开“美非商业峰会”。8月,日本在横滨举办40多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参加的第七届非洲发展国际会议。10月,首届俄非峰会在索契召开。11月,德国在柏林召开“与非有约”投资大会。同时必须看到,非洲反恐的任务仍很艰巨。恐怖分子多次在非洲发动大规模恐袭活动,造成重大伤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指出,非洲正在成为全球反恐“最前线”。

        10

        美国个体利益极端化

        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停摆”

        12月10日,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两名法官结束任期。由于美国阻挠,7名法官均无法实现正常轮换,导致只剩下1名法官,该机构因之陷入瘫痪。作为国际贸易“最高法院”,上诉机构不仅对世贸组织专家组发布的“初裁”报告有复审权,而且其裁决被视为终审判决,具有强制执行力。一旦上诉机构“停摆”,世贸组织将只能发布不具强制执行力的“初裁”报告,约束成员遵守国际贸易规则的能力大为削弱。特朗普政府根据“美国优先”原则,认为世界各国都占了美国便宜,在“退群”的同时,全面开打贸易战,加快了世界经济的下行态势,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一票否决,将使世界贸易秩序陷入混乱。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警告,全球贸易规则得不到切实履行,世界经济就将倒退回“丛林法则”时代。国际贸易专家指出,此事件意味着“从一个以规则为导向的体系向一个以力量为导向的体系转变”。

        (文字:本报国内国际部专家智库 执笔:杨成绪 孙海潮  图均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