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花样翻新,网综终与台综并驾齐驱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12月23日        版次: 11     作者:

    《乐队的夏天》海报。

    本报记者 李夏至

    回首2019年的综艺节目,来自网络的《乐队的夏天》在今夏收获了最多的关注,《这!就是街舞2》《创造营2019》延续爆款热度,《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19主持人大赛》在年底以黑马姿态回归,而年度收视率前三的节目均来源于央视,印证了央视台综的深厚功底。

    国内影视行业供给侧改革已入深水区,对海外模式的疯狂膜拜退潮之后,户外真人秀节目渐显疲态,国产综艺格局进入了“综N代”微创新、网综台综双峰并峙的时代。

    台综网综差异继续加大

    从视频网站发力自制综艺以来,网综和台综在预算上逐渐追平,明星阵容、制作水平也不相上下,一批批更为年轻化、也更符合年轻人喜好的网络综艺开始呈现出全新风貌。根据数据机构骨朵传媒的调查,台网受众差异化日渐明显,台综和网综在类型、制作上也有了明显分化。

    年轻受众较多的网综里,真人秀和选秀成为主流,而中老年受众较多的电视综艺市场,棚内录制、以主持人+明星嘉宾为形式的节目以及传统户外真人秀占大多数。在骨朵热度指数排行榜排名前十的节目中,仅《我们的歌》和《快乐大本营》两档为电视综艺,形式就是棚内录制。

    从内容分类来看,电视综艺延续了多年的收视习惯,以音乐类、户外真人秀类模式节目为主,如《歌手2019》《中国好声音2019》《奔跑吧3》《极限挑战5》。网络综艺如《中国新说唱2019》《妻子的浪漫旅行2》《忘不了餐厅》等,大多集中在选秀类、生活观察类。

    随着制作经费水涨船高,大型综艺节目已经成为大平台专属。根据骨朵数据的统计,2019年,优酷、爱奇艺、腾讯、芒果TV四大视频平台与湖南、浙江、东方三大卫视共计七大平台,联手承包了全年收视和话题度最高的综艺节目。

    “现实风”观察类节目爆发

    “现实风”也吹到了综艺圈,在酷云互动合伙人、副总裁吕海媛看来,2019年可以称作观察类综艺的“爆发年”。

    “观察类综艺在2017年只有1部,2018年有3部,到了2019年,数量直线飙升至18部,从电视到网站都占据不小的比例。”吕海媛介绍,仅湖南卫视,就播出了《我家那闺女》《我家小两口》《我家那小子2》等一系列多档节目,在收视和话题讨论度上都表现良好。

    “综艺从原来乌托邦式的美好构想,转变为关注女明星婚恋、婆媳关系、怀孕生子、二胎等现实话题。”在骨朵传媒撰稿人南风看来,这多少得益于“她经济”的催生,“观察类节目大多是棚内录制,是带有访谈性质的,非常利于节目对外传播特定的观点,堪称现实主义题材的最佳孵化土壤。”

    台综微创新,网综大步走

    12月17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节目收视综合评价大数据系统上线,意味着收视数据造假现象将得到进一步遏制。事实上,2019年以来,没有一档综艺节目收视率超过2%,年度收视率最高的《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在年初播出,决赛夜的最高收视率也仅为全国网1.5%。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艺广告市场规模接近220亿元,同比增长16.1%,其中网综市场规模达79.71亿元,同比大增56.1%。从各类综艺吸金情况来看,真人秀节目吸金能力最强,2019年上半年仅真人秀节目就吸纳赞助商数量达294个,创收106.5亿元,远高于其他类型综艺节目。

    从内容角度来看,电视综艺大多着重对“综N代”进行“微创新”,如《奔跑吧3》和《极限挑战5》的团队成员更换、《亲爱的·客栈3》改造节目慢综艺形态。网络综艺改革力度明显更大。年度最高人气的综艺当属爱奇艺《乐队的夏天》,让观众看到了竞技之外音乐类节目的另一种可能性;《奇葩说6》直接改造节目晋级模式,让导师下场参与辩论;《明星大侦探5》也将悬疑加码,开播的第一个“案中案”甚至前后播了五期。

    虽然网台开始寻找各自的观众群,但2019年从网到台的反向输送也不少。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网综上星”接近20档,覆盖了《一本好书2》《哈哈农夫》《忘不了餐厅》《大叔小馆》等文化类、观察类、户外真人秀类节目。“网综上星”也不再只是二线卫视的填档备选,而更多成为一线卫视的收视担当。未来,网台综艺不会泾渭分明,内容才是王道的规则将继续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