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脉脉护水情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正式通水,一渠清水从丹江口水库北上进京。南水进了北京城,流进了调节池、调进了自来水厂、存进了密云水库、循环再生排入河湖……一切看似简单,但在南水流经的所有环节背后,有数万名南水北调人在默默守护,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珍惜每一滴南水,用好每一滴南水。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正式通水,一渠清水从丹江口水库北上进京。南水进了北京城,流进了调节池、调进了自来水厂、存进了密云水库、循环再生排入河湖……一切看似简单,但在南水流经的所有环节背后,有数万名南水北调人在默默守护,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珍惜每一滴南水,用好每一滴南水。 

        北京市南水北调团城湖管理处副主任 刘剑琼

        从“攻山头”到“守阵地”

        本报记者 骆倩雯

        团城湖调节池,绕一圈3.8公里。

        每天早上7点多到单位,刘剑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绕着池子转一圈,看看安全保卫情况,人员是否都到位;看看沿途的三个分水口,设备设施是否正常;再询问一遍在岗的值守人员。一个多小时转完一圈,刘剑琼才放心地回到办公室。

        2015年,南水北调团城湖调节池正式建成。作为南水北调的配套工程之一,这个储存着150多万立方米净水的池子,成为一级水源保护地,具有调峰(控制来水量)、分水(分给水厂和用户)、最后一道防线(南水进京水质防线的最后一道)三大功能。

        刘剑琼就是调节池的守水人。

        其实,从2005年南水北调工程一开始,刘剑琼就参与到工程建设中。用他的话说,头10年他是在“攻山头”,啃下了南水北调工程建设这块“硬骨头”后,从2015年开始工作转为运行管理,开始“守阵地”,保证这块水源地每天为北京市民送上干净安全的饮用水。

        “攻山头”惊险刺激,几乎每天都有新挑战;“守阵地”日复一日,貌似枯燥平淡,却难在要和“攻山头”一样,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紧绷神经。

        水质检测、工程维护、修整环境……每天,刘剑琼的团队都在重复这些工作。但每个人都是多面手,每个岗位都有AB主副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2017年汛期的一个周六,北京迎来入汛最强降雨,暴雨橙色预警拉响。下午时分,大雨还没来,淅淅沥沥地掉着小雨点。雨声,就是命令。根本不需要通知,刘剑琼和同事们不约而同地从家中赶到单位。

        刘剑琼跑到调节池边。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地砸向水面,调节池旁的金河倒虹吸工程水位涨势迅猛,从48.77米很快上升至50.25米。眼看着滚滚急流就要倒灌入调节池!

        作为防汛副指挥,刘剑琼立即召集38名应急抢险队员,冒着大雨吊放备用检修闸门,搭建临时围堰,把沙袋一层层摞高,封堵急流,防止倒灌。现场4台应急排水泵开启,和应急排水车一起联合抽排。现场每个人都是全身湿透、雨鞋积水,可大家全然不顾。

        雨慢慢小了,刘剑琼悬着的心并没有就此放下,他马上组织管理处相关人员按照应急预案各守其责,运行人员不间断巡查,排查安全隐患。

        经过近30个小时的不间断抽水作业后,金河的水位终于恢复了正常。那一夜,刘剑琼和同事们连办公室都不敢回,就在应急车上守着,实在太累了就打个盹儿,只要听见窗外雨声又密了,就赶紧下车看看。

        5年间,每遇这样的突发情况,刘剑琼和同事们从未“掉链子”,实现了调节池5年零事故。

        “我是南水北调的建设者之一,比谁都明白这水多么来之不易。这阵地,我们一定会守好。”刘剑琼说。

        郭公庄水厂副厂长 陈宝瑞

        摸准南水的“脾气”

        本报记者 王琪鹏

        “要说制水,咱们国家肯定是这个。”陈宝瑞伸出大拇哥,口气里充满了自信。作为郭公庄水厂的副厂长,他的底气不光来自于清澈的南水,更来自于郭公庄水厂先进的水处理工艺。运行5年来,郭公庄水厂出水7亿立方米,水质远远优于国家饮用水106项指标。

        过去,北京的自来水都是地下水,钙镁离子高,水硬。5年前南水进京,人们最直接的感观,就是水碱少了。而对于陈宝瑞来说,南水进了京,并非大功告成,5年间,他一直在摸南水的“脾气”。

        2017年四五月间,陈宝瑞遇到了一件怪事:经过炭砂滤池的过滤后,出水浊度理应会降至0.1NTU以下。但是,浊度居然出现了逐渐升高的趋势,0.1,0.2,甚至接近0.3。导致浊度升高的原因是水棉藻,是一种潜伏在水中的藻类。为了降低浊度,陈宝瑞只能把滤池的反冲洗周期从48小时缩短到36小时,继而又缩短到了24小时。

        水厂一共有24个滤池,冲洗一个滤池需要37至40分钟。反冲洗周期缩短到24小时,水厂的压力陡增。如果滤程再缩短,水质将难以保证。偏偏,此时水厂的污泥系统也出现异常:原本每天四五百吨的制泥量,那段时间只有一百多吨。陈宝瑞加大了次氯酸钠的投加剂量,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他突然想到,水棉藻是一种长链的藻类,而预加臭氧恰好可以氧化、分解有机物,抑制藻类繁殖。他马上进行了实验,发现预加臭氧之后,炭砂滤池的出水浊度果然有了明显下降。他让技术人员在加强反冲洗和次氯酸钠投放的基础上,适量投加臭氧,果然有了效果。水厂的制泥量恢复到了四五百吨,滤程也逐渐恢复到了48小时。将近一周后,一切回归了正常。

        事后,陈宝瑞总结,南水是地表水,从源头流到北京,经过一千多公里,水厂工作人员不能“以逸待劳”,一定要积极地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5年来,无论是面对高温高藻,还是低温低浊,郭公庄水厂都形成了完善的处理机制。

        2014年12月27日,郭公庄水厂正式投用。通水仪式上,却没有陈宝瑞的身影。那一段时间,陈宝瑞的岳父一直在住院,而郭公庄水厂正好进入通水前的关键期。从9月下旬开始,陈宝瑞就提前进入临战状态,两天才回一次家。水厂正式投产的前一天下午,他接到家人电话:老岳父病危。在医院里,爷儿俩见了最后一面。另一边,正在读高三的女儿也提出抗议:她感冒需要人照顾,老爸根本指望不上。

        “其实那天我在不在现场都一样。”未能参加通水仪式是个不小的遗憾,但陈宝瑞知道,他已打造出一支过硬的技术保障团队,足以胜任接水进京的任务。

        南水来了,水碱少了。郭公庄水厂的水质已达到直饮水标准,未来超滤膜设备投产后,水质还会再上一个台阶。

        5年过去,陈宝瑞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南水北调。接下来,女儿还要攻读研究生,方向也和水有关。“一切都很圆满。”陈宝瑞很满意。

        密云水库管理处水政科副科长 王荣臣

        “不一样的景色”

        本报记者 叶晓彦

        “你看那儿,前几个月人还能走过去,现在全是水,只能看见树冠了。”密云水库库区一片山林里,王荣臣指着远处说,由于水库水位持续上涨,他和同事早就不能按照原来的巡库路线走了,只能沿着崎岖的山路徒步巡查。

        王荣臣是密云水库管理处水政科副科长,需要定期巡查密云水库和水库上游河道。山路并不好走,有的地方丛林密布,有的地方山石嶙峋,每次徒步巡查,都要比以前多花费两三个小时。尽管如此,王荣臣还是很兴奋,“水库的水位越来越高,每次都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色。”

        监测数据记载,2014年5月,密云水库的水位137米、水面面积94平方公里,而到今年6月,密云水库的水位已经突破149米,水面面积达到143平方公里。5年间水位上涨12米,水面面积增加了49平方公里!

        5年前,密云水库的蓄水量仅为8亿多立方米。“当时就连海拔最低的库中岛也露出了水面,荒草和林木落地生根。”王荣臣说,是南水给密云水库“解了渴”。

        自2015年9月11日南水北调反向输水调入密云水库至今,已累计向水库输水近4.5亿立方米。自2016年年初至今,密云水库蓄水量连续突破17道整亿关口。王荣臣介绍,这主要得益于“三增一减”——春、夏、秋三季,每天有近100万立方米南水经泵站逐级提升,输送至密云水库,此为“一增”;2015年至今,白河堡水库每年平均向密云水库输水约7000万立方米,此为“二增”;2015年至2018年,密云水库流域多年平均降雨量比建库以来汛期多年平均降雨量偏多,降雨的增加为水库带来更多的来水,此为“三增”;南水进京后,密云水库向第九水厂的供水量由原来的每天90万立方米左右降至15万立方米左右,此为“一减”。

        这“三增一减” 使得密云水库水位持续上涨,有效增加了水库的蓄水量,充实着首都的水家底儿。

        “尤其是近两三年,水位上涨的速度非常快,真是眼看着一天天涨起来的。”王荣臣记得,2017年的一次巡查工作,他登上巡逻船来到了库区中央,惊喜地发现水中“长”出了大树,“其实那是个库中小岛,刚没入水下没多久,只有大大的树冠还留在水面上。”王荣臣说,那段时间水库的水位每天看涨,水库中央曾经露出水面的20个小岛,已有7个被完全淹没,外围面积较大的库中岛,面积也在急速缩减。“因为有不少小岛没入了水下,巡查时还真得有老船长带道才能绕开。”

        除了库区,王荣臣和同事还将水库上游96条、总长1519公里的河道纳入巡查范围。今夏,王荣臣和同事在白河河道巡河时,在一条不通车的小道上发现了几个轮胎印。他和同事扮成游客,发现一家农家乐偷偷组织客人开车进河道搞违规漂流。最终,这个违规项目被取缔。

        凉水河社区级河长 梁娟

        “群众河长”守护门前水景

        本报记者 张楠

        打开“北京河长”APP,点击登录,手机页面上很快便出现了一连串数据:本月巡河26次,徒步巡河距离44公里,在全市目前排名第103。

        梁娟是丰台区西罗园街道海户西里北社区党支部书记,而同时也是守护凉水河的一名社区级河长。

        上世纪90年代起,梁娟就一直生活在凉水河边。亲身经历了凉水河从过去臭水沟到现在水草丰美、鱼翔浅底的巨变。

        凉水河是城南的主要排水河道,高峰期每天都要承受64万立方米污水直排入河。河水又脏又臭,别说钓鱼,有一二十年河里压根见不着活物。

        随着凉水河被当作样本河道重点治理,沿岸35个排污口被封堵,还专门设置了6处除臭工程设施。经过治污清淤、河道改造、生态修复等工程,凉水河终于“脱胎换骨”。

        2017年,梁娟成为一名社区级河长,开启了她的巡河之旅。先看看河水里有没有污物,再看看岸边有没有新增违建,然后沿着岸边徒步走上两公里左右,巡查岸边的环境卫生。一旦发现问题,立刻通过“北京河长”APP拍照上传。

        巡了两年河,梁娟渐渐有了心得。“巡河时遇到一般性的问题,尽量在社区范围内解决。”层层上报耽误时间,“坐等靠”影响问题的处理效率,还不如发现问题,立刻想办法着手处理。巡河时发现狗粪、垃圾,自己随手就进行捡拾;遇上大风天,赶紧去河边清理被风吹落的枯枝败叶;发现有人将共享单车恶意扔进河道,立刻通知河道保洁队进行打捞。只有遇到自己实在解决不了的,才向上一级反映报告。

        一次巡河中,梁娟发现河里有一处水面涌动,似有一股水流注入进来。梁娟心里咯噔一下,沿岸35个排污口不是都已经封堵完毕了吗,怎么还有人能偷偷往河里排污?情况紧急,她立刻上报,经过核实,原来这里有一处专门用来行洪的排水管道,前几天雨大,管内积存的雨水顺着管道缓缓流入河中。弄明白事情原委,梁娟这才松了口气。

        今年夏天,一场大雨刚停,梁娟就向凉水河边自己的“责任段”走去。“雨不小,不知道河边情况怎么样,赶紧过去看看。”到了河边,梁娟惊讶地发现,由于河水暴涨,连岸边的人行休闲步道都已经被水淹没。梁娟立刻协助水务部门和环卫人员封闭所有的临河通道,劝阻居民暂时不要到河边行走,以免发生意外。

        “现在站在岸边就能看见成群的鱼游过。夏天巡河,蛙声一片。”梁娟爱拍照,经常将自己巡河时发现的美景发到朋友圈中,引来左邻右舍点赞,报名跟她一起巡河。2017年,梁娟发动社区党员成立了由50余人组成的“群众河长”队伍,每天都有两名“群众河长”利用早锻炼、晚遛弯儿的工夫,上下午在河边巡视,发现问题立刻通过微信群上报。目前,整个西罗园街道“群众河长”已发展到上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