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样书穿“衣” 读者点赞

        本报记者 路艳霞

        在北京的一些书店,不少读者都注意到一桩新鲜事儿,每一本样书都穿上了书衣,包上了书皮。几十元一本的图书和几千元的手机享受同等“贴膜待遇”,让人颇感新鲜。包书皮这一古老的护书形式,在“互联网+”时代重新复活了。

        不是所有的书店都提供样书

        实体书店提供样书似乎天经地义,但事实上,记者探访发现,虽然不少书店提供样书,但也有书店不提供样书,甚至还将样书“打入另册”。

        上周末,伯鸿书店透着宁静,这里展示、售卖的图书以传统文化为特色,售卖的图书有5000种,一眼扫过去,陈列的图书都有样书等待读者翻阅。伯鸿书店经理吴巍说,除了一些成箱一套的图书外,书店都提供样书。“中华书局没有对书店进行利润考核,即便样书会带来一些折损率,也没给书店带来生存压力。”

        但不是所有的书店都像伯鸿书店一样。位于798艺术区的机遇空间,平日里很安静,来选购图书的读者不算多,书店图书以原版艺术、外国文学、中国文学、中国历史等为特色。对于读者而言,要想深入了解自己感兴趣的书并不容易。这里售卖的图书绝大多数没有样书。在一个展示着16种书的台面上,只有4本样书可以翻阅;另一个陈列着12种书的台面上,只有《巴塞尔姆的60个故事》可以翻阅,其封面翘起,书页留有痕迹,一看就是经过了无数人之手。在这家书店,有的展柜上一本样书都没有,尤其是艺术设计图书。而在书架里放着的书,没有样书的比例高达80%。

        对此,书店一位负责人解释,书一拆开塑封就很难卖出去了,何况现在是网络时代,读者可以从网上了解很多图书信息,再决定是否购买。事实上,能够置身于室内的样书无疑是幸运的,在机遇空间的室外还专门设有样书区,几十本样书像弃儿一样置身于寒风中,并以四折价格销售,大有打入另册的凄凉之感。

        记者记得,几个月前,样书还在这家书店受到礼遇,当时有的样书甚至包着书皮,既保护图书,也不影响二次销售。但时隔几个月后,书店已没有一本穿书衣的样书了。对此,一位店员解释,因为人手不够实在是忙不过来。

        精致样书展现实体书店优势

        不是所有的书店都乐意提供样书,然而,有些书店不仅提供样书,而且每本样书都精心包着书皮。

        单向空间在北京有三家书店,这三家书店的图书都有样书,每本样书还被精心包上了书皮,并贴上黑底白字的“样书”标注,还写着温馨提示语“请翻阅完后放回原处”。

        由于商场关门, 单向空间·爱琴海店将于今年12月31日停业,即便这样,带有书皮的样书依旧一丝不苟地放在每种图书之前,如同“标配”。记者注意到,一些价格比较高的艺术画册,如定价168元的《100幅印象派名画的故事》等,也都有样书可供读者翻阅。

        书店工作人员果梗告诉记者,他在这家书店工作3个多月,书店每周进两次书,每次有几十种,他和同事会为每种书的样书包书皮、贴标签。“因为是纯手工包,一开始比较麻烦,觉得工作量比较大,后来动作麻利了,就觉得不再是负担了。”书店提供这一服务,单向空间管理合伙人武延平认为是很自然的事情,“实体书店的优势正是在于图书可以看得着、摸得着、打开翻。如果没有这一服务,实体书店的特质就失去了。”

        为样书包书皮,单向空间绝非独一家。佳作书局设在798艺术区和花家地的两家书店都提供带有书皮的样书。步入佳作书局798店,灯光打在书上,包着书皮的样书因为通透感更佳,显得比带有塑封的图书颜值更高。这家书店专售原版艺术书,最便宜的图书也在120元左右,但无论定价高低,所有图书都有样书供读者翻阅。

        “我们有上万册图书,超过几千个品种,店里还专门请了人给样书包书皮。”佳作书局运营总监田甜说,这些书皮采用PVC材质,一卷售价上千元,“尽管书店要付出人力、材料成本,但我们都认为这是爱书人的正常行为。”

        “我们的读者都是专业读者,需要翻开书仔细翻阅、感受,每本书成本那么高,必须打开书,又不能废掉样书,所以包书皮也是迫不得已。”佳作书局创始人朱帅说,样书损耗都要由书店来承担,如果一种书进3本,单靠卖两本,而样书无法出售,书店几乎没有利润。朱帅曾经测算过,因为单本图书定价高,艺术书店一年样书的损耗率甚至和一年房租不相上下。如果样书保护得好,就能不影响二次销售。

        培养读者对书籍的尊重

        包着书皮的样书,展示出了对读书人的友善,让不少读者感动。“经常来单向空间,看到书店不吝啬地把书拆开,让我对每一本样书都格外小心,希望不愧对书店的真诚。”顾客马女士说。

        读者王淇深有感触地说,有书皮的书有小时候的情怀在里面,充满了对阅读的呼唤,对书的尊重,“小时候,一发新书,我就会用牛皮纸包书,每个边角都精心折好,后来还用有图案、有花样的纸包书。”读者郝天琦认为,带有标签的样书是对读者一个很好的提醒,让你把书放回原处,别乱放,对于培养读者对书籍的尊重,对书店的热爱,这个习惯值得提倡。

        探访过程中,多位读者告诉记者,对于自己心仪而很难再遇到的图书,样书也会毅然买下。在佳作书局,因为带有书皮的图书外观更美,很多读者反而更青睐样书,但书店会劝说读者购买新书,如果喜欢书皮,可以花10元包一个书皮,选择这类服务的读者也越来越多。马女士说,她曾在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店看到一本定价120元的摄影书,因为翻看人太多,品相实在不佳,但她还是请求店方打折销售,最后将样书买了下来。武延平说,书店的样书并没有变成废纸,有的五折销售,保护好一些的就以六折、七折卖出。

        为样书包书皮这种方式是否值得推广?据了解,目前PageOne书店、彼岸书店等都会给样书包书皮,但武延平认为,这是书店的一种经营方式,不能强求别的书店都来效仿。

        事实上,对于实体书店的样书服务,给书包书皮这类尝试只是一个开始,未来还有更多的新鲜形式会陆续出现。吴巍说,中华书局对于纸质书一往情深,但有坚守也要有创新。他设想,销量好的图书品种提供纸质样书,而一些冷门、小众图书通过数字化方式提供样章,“读者可以通过书店的电子屏幕查阅信息、样章,这样也能节约书店的成本。”

  • 《北京以南》演绎长辛店热血故事

        本报记者 李夏至

        眼下正值隆冬,在长辛店二七厂旧址,讲述北京西南长辛店铁路工厂工人的现实题材电视剧《北京以南》正在持续热拍中。

        该剧故事主线从民国初年讲述至新中国成立初期,主人公康本善、王冉秋等是在北京西南长辛店古镇最底层“口”和“缝”里成长起来的长辛店铁路工厂工人,他们梦想“当大工匠,修最难的机器,造最好的火车”。在党的领导下,他们团结工人一起斗争、成立工人俱乐部、保护技术骨干、反抗日军侵略、抓捕国民党特务等,在民族独立、国家强盛、工业崛起的历史进程中奉献了自己的全部心血。

        本剧以“小人物、大时代”为视角,将北京市井文化与铁路工业文化相融合,塑造了康本善、王冉秋等一批个性鲜明、可歌可泣的人物形象,表现了他们爱国创新、自强不息、勇于奉献、敢于追梦,最终实现祖国工业崛起的卓绝历程。该剧作为著名编剧王之理的最新力作,延续了其对厚重题材的精准把握和细节叙事的风格。此前,由王之理创作的《正阳门下》《情满四合院》《正阳门下小女人》等作品,皆以破纪录数据夺得黄金时段电视剧收视冠军,斩获白玉兰奖、金鹰奖等重要奖项,取得良好的社会反响。在该剧中主演并担任艺术总监的果靖霖,此前已有多项影帝奖项傍身,由他监制、编剧、主演的电视剧《生逢灿烂的日子》及监制主演的电视剧《启航》先后在多家地方卫视和央视播出,获得收视与口碑双赢。

        主创介绍,该剧是国内电视剧领域首次聚焦中国铁路工人的历史故事。北京的长辛店古镇作为古代进京的必经之地,在军阀张勋的复辟运动时,就有过辫子兵闯入长辛店机车厂,逼迫青年工人穿上清朝的太监服饰,驾驶专为慈禧太后设计的銮舆御车(龙车)一事。果靖霖介绍,该剧自2016年开始打磨剧本,历时三年最终定稿。制片方也表示,三年来国内影视界整体变化较大,能够坚持打磨这个剧本,并最终顺利进行拍摄制作实属不易。

        演员阵容上,该剧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王雷出演男主角,他曾凭借《平凡的世界》获金鹰奖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奖,以扎实的演技和敬业的态度被媒体视为“品质剧标配”。女主角则由人气女演员袁姗姗出演,她主演的《云巅之上》《国民大生活》《国宝奇旅》等电视剧先后播出,备受观众喜爱。演员王雷表示,自己此前并未演过真正意义上的京味儿戏,而《北京以南》的故事不仅主题重大,思想性强,而且艺术价值很高,“我喜欢温暖的作品,有历史感的现实题材,不应该只是讲空话喊口号,而且应该有鲜明的人物和故事。我以前演过农民,但从没有演过工人,这次是第一次演工人。”王雷表示,要演好工人不是把脸抹黑、穿上工服,而是需要和人物产生浓烈的情感,“我希望大家通过我们的表演,重新认识那段历史,也看到我们创作的真情和热情。”

        作为一部背景宏阔的年代剧,该剧涉及到多个立体而复杂的角色。其中,仅来自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和国家话剧院的演员就有25位。除男女主角外,该剧还汇集了刘佩琦、毕彦君、刘威、谢园、梁天、娜仁花、迟蓬等老戏骨,曹云金、徐僧、吕梁、王砚辉、徐洁儿等中生代演员及鲁诺、刘端端、曲哲明、章涛、刘一含、孙爽、虞朗等青年演员。

        《北京以南》由北京市委宣传部、市广电局、丰台区联合策划,并入选国家广电总局2018-2022年百部重点电视剧、北京市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北京市影视创作基金扶持项目、《2019-2022年“记录新时代工程”北京市重点选题规划片单》等多项名单。该剧预计将于今年底杀青,明年下半年与观众见面。

  • 濮存昕塑造民族英雄震撼人心

        本报记者 牛春梅

        “我泱泱中华,四万之众,吸食鸦片者,上自官府缙绅,下至商贾工匠……”上周六下午,“禁烟英雄林则徐”主题展在福州新馆开展,在国家大剧院原创话剧《林则徐》中饰演林则徐的濮存昕现场诵读了一段令人热血澎湃的独白。几个小时后,话剧《林则徐》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正式首演,一个“数百年始得一出”的民族英雄,从史书中走出来,在舞台上树立起来。

        福州新馆位于西城区骡马市大街51号,是林则徐和福建籍在京官员筹资购置的同乡会馆,也曾是清代福建同乡居停聚会之处。林则徐在京生活的七年,是其爱国情怀形成的重要时期,福州新馆正是他这段时间重要的活动场所。话剧《林则徐》则是根据林则徐从虎门销烟到鸦片战争、再到被诬罢官、思索图强的史实与历程改编的,全剧围绕林则徐与妻子、道光帝、王鼎和琦善等重要人物的矛盾冲突,塑造了一个“数百年始得一出”的民族英雄形象,与观众共同回望1840年那个民族百年苦难与抗争的始点。

        该剧由张和平担任总策划,郭启宏编剧,王筱頔导演,濮存昕、徐帆、洪涛、郭达、关栋天等实力派演员主演,国家大剧院戏剧演员队、广州话剧艺术中心演员联合演出。舞台上,穿过沉重的历史雾霭,沉疴积弊的清廷犹如一幅残破的画卷呈现在观众面前。特殊的大时代赋予角色复杂的内涵,也给了演员更大的表现空间,实力派演员同台飙戏,让观众看得过瘾。

        洪涛将道光帝从最初的意气风发,到鸦片战争失败后的惶恐不安准确地表现在观众面前;徐帆饰演的林则徐夫人郑淑卿,与君惜别,有不甘有不舍,百转千回的吟唱令人动容;郭达饰演林则徐的恩师王鼎,既有方言带来的谐趣,也有苦谏、哭谏,甚至尸谏的壮烈;著名京剧演员关栋天出演“朝之蛀虫”琦善,时而阿谀谄媚,时而横眉冷对,颇为传神。浓墨重彩当属濮存昕诠释的林则徐,他既是一个可信赖的忠臣,又是不称职的丈夫,既是一腔热血满怀理想的民族英雄,又是战争失败的替罪羊,还是于逆境之中仍然不屈不挠的斗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圣上弃林,林怎敢弃中华!”台上的林则徐有不少豪言壮语,而演员的表演给这个高大的形象增添风骨。

        著名作曲家赵季平为该剧原创的配乐,舞蹈家黄豆豆全新编创的舞蹈,都为这个充满热血、理想和哀痛的故事赋予更浓重的情感色彩。时隔四十年再度操刀话剧音乐的赵季平,用极富民族色彩的音乐将林则徐的内心世界充分表现。主题曲大气悲凉、声声入耳,一次又一次地将剧情推向高潮。黄豆豆的创作灵感则来源于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第一块浮雕“虎门销烟”。舞者作为剧中的百姓群演,以极致的肢体语汇和瞬间凝固的雕塑质感穿插在情节中,与主演共同再现了历史。

        林则徐五世嫡孙女婿、93岁高龄的林国志也观看了演出,作为林公后人,他更为激动,“我们一直秉承的祖训就是林公的爱国精神,这是我们的根和脉,也是中华民族的正能量,感谢国家大剧院制作这样一部剧,现在正是演出这部剧最好的时候。”

  • 《误杀》为国产翻拍片树立标杆

        本报记者 袁云儿

        故事精彩刺激,节奏明快紧凑,表演富有感染力,迷影元素遍布全片……诸多亮点叠加在一起,让上周五公映的国产悬疑片《误杀》连续三日登顶单日票房榜,成为最近一周贺岁档的大赢家。目前该片累计票房已破两亿元。

        该片由新导演柯汶利执导,陈思诚监制,肖央、谭卓、陈冲等主演。影片改编自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讲述了一名普通父亲为了保护女儿,用电影里学来的反侦察手法和警察斗智斗勇的故事。

        “太好看了!《误杀》应该是我今年看过最好的国产片之一。”观众李晓琳说,她观看该片的每一分钟都很紧张,一直跟着影片的节奏和情绪走。“虽然故事发生在泰国,但一点儿没有违和感,男主角利用电影蒙太奇手法隐瞒案件真相的设计很神奇,之前一直没想到。肖央和谭卓的表演状态很让我吃惊,他们俩特别有代入感。”她说,自己看完这部影片后,一直在回味片中的推理细节。

        影评人韩松落说,《误杀》最让他感到惊喜的一点在于片中的迷影元素,“是一部和电影有关的电影”。影片不仅致敬了《控方证人》《蒙太奇》《天才枪手》《七宗罪》《白夜行》等经典悬疑片,更重要的是,肖央扮演的父亲李维杰是个小学都没毕业的小商人,他非常明确自觉地运用电影的蒙太奇手法,混淆多位证人的记忆,成功为家人制造出不在场证明。“这样的手法不仅新颖,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写给电影的一封情书、一首赞歌。它告诉我们,电影可以做什么,它如何改变了普通人的生活、改变了普通人的思维,让人渡过灾劫,获得一点儿慰藉。”

        肖央、谭卓、陈冲三位主演在片中的精湛演出,也收获了观众的一致好评。“肖央放弃了以往的喜剧演员形象,饰演两个女孩的父亲,角色深沉内敛,为了守护家人,竭尽全力抗衡社会不公。谭卓则将一个柔中带刚的母亲刻画得入木三分。”影评人“方枪枪”说,最令他感到惊艳的是陈冲在片中饰演的警察局长一角。“这个角色更为复杂,既是雷厉风行的警长,也是爱子心切的母亲,亦刚亦柔。”

        近几年,不少国产片向日本、韩国、泰国、印度的悬疑片取经,买下版权翻拍,比如《你是凶手》《“大”人物》《捉迷藏》《龙虾刑警》,但无论票房还是口碑,几乎全部折戟。《误杀》的出现,则让人眼前一亮,被业内和观众认为是翻拍片的成功案例。目前该片在豆瓣评分为7.6分,这一分数虽与原版《误杀瞒天记》的8.5分还有一些距离,但相比此前多部国产翻拍片已经有较大进步。

        “原版《误杀瞒天记》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翻拍只要按照这个剧情走就不会太差。”影评人“二十二岛主”分析,《误杀》在原作基础上对剧情进行了适当的删减和补充,有一定延伸和惊喜。“删掉了大概40分钟的戏,节奏更紧凑;增加的部分主要是对立双方对家庭的重构和守护,虽然立场不同,但很有人情味,能引起观众情感上的共鸣。”在他看来,《误杀》翻拍的成功,说明监制陈思诚经过《唐人街探案》系列悬疑片的摸索,已经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创作模式和风格,也证明了“资深监制+新人导演”模式的可行性。“还有一点就是与其他翻拍片相比,《误杀》选角很成功,拍出来不违和,没有生搬硬套的感觉,一些诸如‘有的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是禽兽’的台词金句很容易‘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