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沧海横流 信仰弥坚

——记共产党员、湘潭大学九旬教授沧南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12月14日        版次: 03     作者:

    12月9日,沧南在湘潭大学第三教学楼(文科楼)给马克思主义学院本科生授课。新华社记者 袁汝婷摄  

    初冬,湘潭大学校园。

    年逾九旬的沧南拄着拐杖,在女儿搀扶下,一步步挪进文科楼。他走进教室,在齐刷刷的目光里,轻轻将拐杖靠在讲台边,摘下灰色毛线手套,站定,然后说了一声:“同学们好。”

    当天下午,湘大马克思主义学院一批“00后”大一新生们有一堂讲座,主题是“信仰”。一个半小时,沧南站得笔直,直到讲完课,才扶着讲台缓慢地坐下,揉了揉膝盖。

    黑板上没有一字板书,19岁的刘佳琛同学却写了整整两页笔记。她举手提问:“老师,信仰怎么才能照进现实?”

    沧南双手撑着讲台,再次缓缓起身答道:“我想给大家讲讲自己的故事。”

    信仰的光芒

    1924年,沧南出生于安徽一个贫农家庭,原名高家贵,在颠沛流离的动荡岁月,为求学两度改名。1949年,他成为中国人民大学首批研究生。

    “在大学时, 我读了一些进步书籍,结交了一些思想进步的同学。亲眼看到国民党政府腐败,社会黑暗,我渐渐意识到,只有彻底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中国才有希望,才能进步发展。”1948年,积极参与学生运动的沧南,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

    1956年,沧南实现心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分别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

    1977年,响应国家号召,53岁的沧南来到湘潭,支援湘大学科建设。

    1978年,沧南向湘大党委建议,哲学专业招考毛泽东哲学思想硕士研究生,建立毛泽东哲学思想教研室,这两条建议均被采纳。由此,湘大成为全国第一所培养毛泽东哲学思想研究生的高校。

    “我见过彩虹霞光,也经历过狂风巨浪,更坚定了我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信仰。”沧南说,“信仰是自觉的、理性的,矢志不渝的。”

    《实事求是,是一个多侧面的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实践经验的理论升华》《毛泽东对社会主义建设若干问题的认识》……沧南一系列学术研究,掷地有声,学界评价沧南“开创了毛泽东方法学这一全新的研究领域”。

    如今,沧南带出的研究团队,搭建了毛泽东思想研究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心。

    党员的样子

    湘大东坡村9栋,建于40年前。三单元二楼,一户90平方米的教工宿舍,一直是沧南的家。

    客厅里摆着陈旧的沙发和矮柜。墙上机壳泛黄的空调,是2000年添置的,换了好几次制冷剂,沧南还舍不得换台新的。

    卧室也是书房。当年从武汉带来的书桌,有许多虫蛀的小洞。床上叠放着一件灰色棉袄,这是他最常穿的冬衣,1982年买的。去年,拉链坏了,他用绳子绑一绑,又穿了一个冬天。

    “脸盆和漱口杯也用了30多年,总不肯换。”女儿高玲玲说,20世纪90年代,学校想让沧南搬进“校长楼”,他听说有位老师患了哮喘想住新房,就把房子让了出来。

    自1981年在东坡村住下,沧南再没搬过家。

    毕业多年的学生们担心老师生活困难,凑了一些钱交给沧南。“老师怎么都不肯收,最后我们派了一名同学,把钱放在茶几上就跑了。”湘大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颜佳华也是沧南的学生,他没想到,这些钱也被捐了——2018年,沧南以“湘大人”名义,再次捐款20万元。

    “那些钱是凑起来的。沧老师拄着拐杖,颤颤巍巍,一个银行一个银行去取钱,我忘不了。”湘大哲学与历史文化学院党委副书记黎益君说。

    对自己和家人,他却近乎严苛。2001年,高玲玲得了感冒,想让沧南帮她开点感冒药,“爸,你是离休干部,可以报销。” 沧南顺口答应了,却马上意识到,药不是自己吃,“不能报,报了就是欺骗组织。”

    “我爸总说,为人民服务必须全心全意,来不得半点虚假。”高玲玲说。

    信仰的种子

    “当我们走上社会、努力拼搏时,我们会记住,您曾用肩膀将我们托起。”不久前,沧南收到学生毛星芝的一封长信。

    毛星芝是湘大公共管理学院2005级公共事业管理班的班干部,沧南是班级指导老师。这个班有超过一半是农村贫困生。

    第一次在班上召开主题座谈会,沧南围绕“立志成才与人生信仰”和学生们展开讨论。那天座谈会结束,毛星芝写下日记:“我一定要像沧老师鼓励的那样,自强不息。”大学4年,毛星芝依靠勤工俭学,没向家里要一分钱学费,获评2008年度“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

    毕业前,班里举行最后一场“就业观”主题班会。沧南写下毕业寄语——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在那里扎下根来,深入实际,联系群众,在实践中发挥你们的智慧和才能。”

    这个只有31名学生的班级共获得162项荣誉,超过半数入党,毕业后17人赴县乡村基层组织工作。

    1995年,71岁的沧南离休,主动要求到湘大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工作,给入党积极分子上党课。“讲课不能照书本念,要好好备课。”沧南说,“把自己摆进去,孩子们就不会觉得信仰很遥远。”

    十二月的阳光,给校园里一排排香樟树涂上淡淡的金色,几位学生搀扶着沧南散步。

    老人指着一棵香樟树,笑着对学生说:“这些啊,以前都是小树苗,是40年前,我和同事们带着像你们这么大的孩子种下的。我老了,可你们还很年轻,中国的未来,取决于现在的你们树立什么样的信仰。”

    (据新华社长沙12月13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