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眼巴巴看着电梯就是用不上”

        “电梯装好了却迟迟不用!”家住朝阳区北苑五号院5区的居民反映,该小区进行了老旧小区改造,去年底终于加装了电梯,可一直未开通运营。眼巴巴地看着崭新的电梯,居民纳闷:为啥用不上呢?

        四座电梯拔地而起

        闲置一年居民着急

        12月4日下午,记者来到朝阳区北苑五号院5区。只见两栋6层住宅楼独立成院,红色的外立面粉刷一新,建筑周边整齐地施划了车位,路面打扫得干干净净。从外观上看,楼体上附建的电梯包裹在透明的玻璃幕墙内,显得颇为现代。

        据居民介绍,该小区在2018年完成了老旧小区综合整治,拆除了私搭乱建,对楼体进行加固,并加装了电梯。记者走进宽敞明亮的电梯间,可是电梯门紧闭,白色的覆膜包装还未拆除,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而与之连接的楼梯间狭窄昏暗,对比鲜明。

        “住在楼里的老人每天气喘吁吁地爬上爬下。眼巴巴看着电梯却就是用不上!”居民告诉记者,北苑五号院5区只有两栋老楼,建设于上世纪80年代,属于原冶金部下属的一家设备厂。72户居民大都是退休职工,上了年纪腿脚不便,迫切需要电梯。

        记者走访了几户住在6层的居民。季女士今年70多岁了,双腿患有严重的关节炎。她说自己每次下楼都特别费劲,两只手得使劲扒着楼梯扶手,一点点挪下去。由于腿疼得厉害,她一周也就出去一两趟,“大部分时间就在家待着,也没办法出去晒太阳,越懒得动病越多。”

        “每次陪母亲去医院,爬楼都累一身汗。”居民李女士告诉记者,老母亲86岁了,出行必须依赖轮椅。得知小区安装电梯后,她就把母亲接过来一起住。但苦等了快一年,电梯始终用不上。每次陪母亲去医院,年近六旬的李女士一手拎着折叠轮椅,一手扶着颤颤巍巍的母亲,从6层蹭到1层。李女士说:“幸亏老人扶着栏杆还能迈步,等她站不起来了,我真不知道怎么送她去医院。”

        自管会收费运营电梯未果

        派驻物业只管看门扫卫生

        北苑五号院5区老旧小区改造的过程颇为艰辛。2013年该小区提出综合整治,让居民喜出望外的是,加装电梯列入改造内容。此后,经历了将近4年时间,各种审批手续得以完成。

        可新问题又出现了:两栋楼部分一层产权转让的住户存在私搭乱建,不拆除就无法施工。为了尽快推进项目,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居民以极大的耐心进行了协商和让步,最后以全楼居民集资补偿一层住户拆除费的方式解决了这一问题。2017年7月,该小区改造工程终于动工。

        经过一年多的施工,两栋楼房完成了加固节能、给排水暖通等改造,小区内外焕然一新。2018年底,电梯厂家来小区安装电梯。“其实这电梯我以前都坐过几次了。”赶上电梯调试,有居民趁机上上下下地坐了两趟,“真过瘾!就要告别爬楼的日子了,别提多高兴了”。当时工人告诉居民,2019年春节后电梯就能开通使用了。

        没想到,事情一波三折。电梯运营前需要验收并办理登记备案手续,可直到今年5月,该小区的4部电梯才完成验收。可是,更大的麻烦来了,由于该小区没有具备资质的物业公司,一个简单的登记备案手续却迟迟不能完成。

        “没有物业,我们就自己想办法。”该小区自发成立了居民自管会,并制定了详细的管理章程。“就电梯运行问题,我们商量一个楼门安排两个人做义务服务,并计算了不同楼层的住户需要交纳使用电梯的费用。”一位自管会成员告诉记者,为了维护来之不易的改造成果,让电梯运转起来,大家都非常支持自管会的工作,“一说要交钱,居民很快就把包括电梯费在内的物业费全部交齐了。”

        自管会成立不久,居民忽然得知:来广营地区办事处安排朝阳家园物业公司进驻该小区,这是2019年党建引领物业服务企业参与基层治理工作的一个项目。8月13日,小区举行了正式的挂牌仪式。

        令人惊喜的是,居民眼见着小区管理更加规范了:大门有门卫看守,卫生有保洁打扫,停车秩序逐渐好转,小区变得整洁有序。“有了物业挺好,但我们都希望他们能管管电梯运行的问题。”据了解,该物业入驻之后的3个月,是免费服务的试运行阶段,然而如今3个月时间已过,但物业还是没有介入电梯运营。

        产权单位不想管又难授权

        派驻物业咋收费还“没谱”

        其实按照安监部门的相关规定,电梯作为特种设备运行必须通过安全验收,由产权单位或者有资质的物业公司完成备案。北苑五号院5区这4部电梯只差备案这一步,本来只需要几天就能完成。但从验收合格的5月13日到现在,这一步竟然走了近7个月还未完成。

        为了推进电梯运营,10月21日,来广营地区的新街坊社区牵头召开了协调会。会上,社区、产权单位、物业公司和居民代表四方达成了原则协议:产权单位向物业公司移交电梯。但一个多月过去了,事情依然没有实质性进展。

        12月4日,记者和居民来到新街坊社区了解情况。尽管当时临近18点的下班时间,一位社区负责人得知来意后,当即同物业负责人进行电话沟通,并耐心地向居民解释,由于产权单位进一步提出电梯产权加运营一起移交的要求,物业公司则要求产权方提供一个全面授权的书面证明,而这份证明还没有着落。

        至于3个月试运行已结束,朝阳家园物业项目部为何迟迟没有正式接手该小区物业,这位物业负责人解释称,他们是受政府委托进入该老旧小区进行物业试运行。目前朝阳区还没有统一的老旧小区物业收费标准,特别是基础服务之外的电梯运营到底如何收费,物业公司要等正式通知后才能接管。

        记者查询到一则新闻,10月29日朝阳区房管局公布消息称,朝阳区在全市率先试行老旧小区住宅项目物业服务基础标准,对物业的综合服务、绿化养护、环境卫生、秩序维护、设施设备维修养护等进行规范,老旧小区可参照该标准开展物业服务工作。罗乔欣 王栋

        记者手记

        加装不容易 运营需探索

        电梯是事关人身安全的特种设备,因此政府部门制定了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业内人士介绍,设备安装后要进行验收并注册备案,每年需要年检,维保工作按照每半个月、每月、每季度、每半年和每年进行划分,保养范围和所需时间依次上升。特种设备维护和运营是严肃的法律责任,需要有专业资质的企业、专业经验的人员来运营。

        像北苑五号院5区业主提出的,居民自管会能不能自己运营?有点难。尽管维保可以委托专业资质的公司,但目前大多数电梯的运营都是由产权单位、物业,或者专业的第三方服务企业来负责。

        除了责任,还有资金问题。目前物业费所包含的“电梯钱”可以理解为使用费,一个月百来元,居民大都可以接受。可是,电梯每年维修保养、管理、用电等都需要资金,专业的电梯运营公司一部电梯运营的收费标准大约为一年一万元,其中还包含了保险和管理费用,也包含了运营期间可能涉及到的零部件更换。仅靠居民缴纳的“电梯钱”,还不足以覆盖电梯庞大的后期运营成本。

        而且,加装一部电梯投资几十万元至一百多万元,使用寿命大约是20年,每年的折旧成本很高。电梯要大修了,钱从哪儿来?电梯该更换了,大修基金能不能动?更何况有些老旧居民楼根本没有大修基金。这个问题常常成为一些老旧的高层楼电梯迟迟不能更换,只能依靠一部电梯勉强运行的原因。

        老旧小区增设电梯后如何可持续运营,无论是物业还是电梯运营公司都还在积极探索,比如设置广告等创收模式,或者打包其他增值物业项目,以降低居民的分担费用。罗乔欣  

  • 破损盲道被修复 排水边沟装护栏

        盲道被挤占,边沟无防护……10月28日,本报刊登了报道“无障碍设施有亮点难连线”,其中反映了新建设施存在设计缺陷的问题,涉及昌平区北清路辅路与边沟之间缺少护栏、盲道破损不连续、辅路电动车逆行等问题。昌平区有关部门立即对媒体报道的相关问题进行整治。

        据介绍,报道中所提的辅路和排水沟位于北清路北侧,东起地铁昌平线生命科学园站,西至二拨子工业园区东路,道路管养主体为昌平公路分局。目前,北京市公联公司正在推进“北清路快速化改造工程”,施工内容就包括报道涉及路段的路面翻新以及将北侧排水沟改为暗沟等内容。目前工程尚在推进当中。

        为确保道路改造完成前市民的出行安全,昌平公路分局从10月底开始,对该路段人行道、盲道进行了修复,调整了交通信号灯附近的盲道位置,挪移了占用盲道的垃圾桶、水泥路墩,并在盲道与排水沟之间加装了钢板防护栏。截至11月7日,修复工作已全部完成,共修复破损步道、盲道800余平方米,安装护栏320余米,挪移垃圾桶、水泥路墩共4个。

        在交管方面,为解决该路段潮汐交通流量大、电动车逆行的问题,昌平交通支队在高峰时段加派执勤民警2人,开展专项执法及交通疏导。仅仅一周时间,昌平交通支队就处罚违法行为16起、劝阻37起。

        11月底,《北京市进一步促进无障碍环境建设2019-2021年行动方案》正式发布。昌平区也进行了相应的部署,安排对回天地区、昌平城区、去往延庆冬奥会场馆的重要路段沿线无障碍设施进行排查。2020年将是无障碍设施主要建设年。

        据昌平公路分局介绍,今年他们重点对回天地区及管养路线存在的步道及盲道破损情况进行了修复,截至目前,已完成对回天地区G6辅路、安四路、北清路、中东路、定泗路破损步道及盲道修复5300余平方米。与此同时,昌平公路分局针对回天地区管养公路设置有步道及盲道的公路进行了专项排查,排查出不满足《北京市进一步促进无障碍环境建设2019-2021年行动方案》的步道、盲道以及不规范段共计21295平方米,其中G6辅路12495平方米,安四路1210平方米,北清路7590平方米。昌平公路分局将排查出的情况进行上报,待计划批复后统一处理。 

        本报记者 罗乔欣  

  • 野草干枝伸向车道该清理

        公交车司机王师傅反映,在京哈高速辅路东向西方向的垡头桥东,一段200余米的路段护坡上,有很多野草枝叶伸到了辅路的机动车道内,影响到车辆的通行。希望管理部门及时清理,保障大家的出行安全。

        12月4日笔者来到现场。该路段位于京哈高速辅路东向西方向、双丰铁路线以西到垡头桥东一带,长度约为200余米。在辅路南侧的护坡处,野草的枝叶生长旺盛,已经伸到了机动车道上方,占据了车道三四十厘米的宽度。小轿车由于车身矮,可以从野草下方通过,但公交车、卡车一类的大型车辆路过这里时,司机都要向右侧打轮,躲避这些扑面而来的野草,给非机动车道上的骑车人带来危险。

        再看那些伸到机动车道内的野草,顶端大都有被剐蹭的痕迹,有的甚至折断二三十厘米,向路面耷拉下来。野草疯长的地方看起来是绿化用地。

        据司机王师傅介绍,他驾驶公交车每天都要路过这里,由于这些野草伸到车道内的长度不一致,天黑以后视线不清,有时就会剐蹭到这些植物,还会听到枝叶与车辆产生的摩擦声。但他也不敢往右侧打轮太多,一旦与非机动车发生剐蹭,责任更大,所以路过此处时,总是小心翼翼的。他们公交车队的司机们也都希望尽快把这一带的野草清理掉,让他们能够踏实地驾车经过。王青 文并摄  

  • 说开放又变卦 游客雪中苦等

        11月底,京城降下入冬以来的第一场瑞雪,很多游客兴致勃勃地前往各大景点拍摄雪景。笔者也加入到这支队伍中,可去水关长城赏雪的经历让人扫兴。

        11月30日降雪后的第二天早上,笔者打算前往水关长城景区。出发前,笔者特意电话咨询景区是否开放,工作人员明确告知:正常开放。笔者驾车行驶近80公里后,到达景区,时间已是上午11点多。笔者来到检票处,却发现工作人员正在阻止游客进入,原因是积雪没有清理完,为了安全暂不开放,具体开放时间也不能确定。笔者问,来之前已经进行过电话咨询,怎么到这里又变卦呢?工作人员只解释说,接到了上级通知,暂时不能开放。

        笔者在景区外的停车场附近看到,来这里的游人还不少,有自驾过来的,还有一大早赶公交车过来的。有一个十多名游客组成的团队,包了一辆中型面包车赶来,据他们说是前一天从网上订购的门票,没有看到任何景区不开放的提示,到了这里才知道。由于不愿意耽误时间,他们把预订的门票退掉后,驾车前往居庸关景区。其他游客则只能在停车场一带拍照,等候景区开放。

        很多游客表示,每年都会下雪,景区管理方对天气变化带来的影响应该有相应的预案,而不是等游客到了景区才告知,白白耽误时间精力。

        当天,经过游客和景区工作人员多次协商,中午12点多,水关长城终于“有条件”开放,保安在前面清扫一段,游客才能往上爬一段,导致攀登长城不能尽兴,而且长城步道上的雪被清理之后,拍照效果也大打折扣。“来了就是为了看雪中长城的,希望留出一部分雪景区域供游客拍照,不然赏雪的兴致也会大打折扣”。王青 文并摄  

  • 地铁站内盲道“拦路虎”多

        “顺着盲道的引导竟然会撞到护栏。”有乘客反映,地铁站内盲道设置存在问题。笔者在地铁5号线的和平里北街站和东单站等都发现了类似问题,站内几处盲道被占用或阻挡,对视力障碍者在车站内的行动造成不便。

        笔者从地铁和平里北街站A口进入,只见一条笔直的盲道通到站内,然而在延伸的方向,一排护栏将盲道截断,其中一个压在盲道上方的护栏上标识了“应急救援专用通道”的字样。这些护栏围成了完成安检的乘客进入的区域。笔者沿着围栏的方向继续往前走,在该站B口进站的位置再次看到盲道被护栏阻挡的情况。

        一位车站工作人员表示,该站A口盲道的位置目前为“应急救援专用通道”,只有遇到特殊情况此处才能开放,平时如果有盲人乘坐地铁,该站会安排工作人员辅助其进站,并乘坐无障碍电梯去站台。

        笔者认为,既然铺设了盲道,就应该发挥其作用。如果有盲人按照盲道的指示进入站内,不仅找不到正确的进站方向,而且容易撞到护栏上,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希望地铁管理部门搬走护栏,让出盲道,或者重新规划盲道线路,让盲道避开障碍物。 王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