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与鲁迅之约

        广渠门中学高三(3)班 薛京京

        清晨的红日,河边人家。山阴道上,我渡着船看着河岸的樟树、篱墙、古屋、劳作的妇女、刚晒上的衣裳、山、竹……走近了,到了绍兴。

        绍兴,鲁迅的故乡。我询问着乡人,终到了那个童话般的地方——百草园。推开门,一位背影挺拔的学者负手而立,我知道那是鲁迅,今日我与他有约。他闻声转向我,不改那一身灰旧的长衫、挺立的身躯和深邃的眼神。

        我走向前,向他鞠躬。他似要说些什么,却猛烈地咳嗽起来。我们走进这百草园,我记得书中的它应是一番欢乐景象,可如今却已破败。

        鲁迅先生缓缓蹲下,拾上一根枯草,独自呢喃:“这故乡的草也如人世般苍凉。”我看向那颓圮的墙,不禁问道:“是什么,让这百草园成了这般?”鲁迅先生声调转高,愤慨地说:“是人心。”我默然,看向那破败的残垣,堆弃的柴火,寥落的枯草,还有那沉默的鲁迅先生。百草园,是鲁迅先生思想形成的地方。

        他带着我,走到了百草园外,天变明朗了,可风打着唿哨。漫步在石板路上,鲁迅先生对我说:“这浙江绍兴,曾几何时这般凄凉?你可否识得这人心恍惚,造就现今模样?”

        我想起鲁迅那时代的流言迭起、社会矛盾,我愤懑了,答道:“这人世间,一切苦难唯有等待,才能将以前变得虚无,才有信心望向远方,不是吗?”

        “不是!”鲁迅先生停住了,停在了一条河边,陷入了沉思。绍兴的日光变得更强烈了,衬得鲁迅先生的眼光更加炯炯。他严肃有力地说道:“等待,只会让现在成为过去。行动,才能让天地得永恒。”

        随后,他疾步向远方走去,我加紧跟上,问:“这就是您写作的缘由吗?”他似不想理会,逢上一位本地人,向那个人询问了些什么,又走了。我跟上前,午后的日光并没有将绍兴的淡雅打扰。原来,他带我走进了书房,终于开口,道:“文人的行动,是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的故土,不可这般萧条。我要去拯救他。”

        我震撼,站在他身旁久久不得释怀。在这鲁迅的故乡,山阴道上,感触更为深刻:鲁迅是想用热血化解这世间一切的不公。他拍了拍我的肩,说:“不要被世间炎凉所囿,要有信念,才会成功。”我点点头,眼里那一位先生,早已不仅是博学的鲁迅,而是导师。

        为天地立心,是我与鲁迅在绍兴定下的约定。绍兴的夜降临了,鲁迅与我作别。终是别了那百草园,那山阴道,那一道河。

        蓦地,我穿越回现在。远方城市,灯火通明,余光倒映,成了一片光的海。那,是我要奋斗的地方。

        指导教师 杨青  

  • 邂逅东坡

        黄冈中学北京朝阳学校华侨城校区高一(4)班 杨鸿毓

        夜幕降临,梦回大宋,我与心中的他邂逅。

        层层水雾渐渐散开,滚滚波涛汹涌,冲开了梦的帷幕。一个身影忽入眼帘——他正把一尊浊酒洒向大地,然后,挥毫泼墨——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原来是苏东坡。官场失意,接连贬谪……想到他的种种经历,我不忍上前打扰。直到他准备返回时,我才小心翼翼地上前向他问好。东坡很热情,邀我同他回家,还为我亲自下厨,做了好菜。

        东坡没有让我帮忙,让我在一旁休息。环顾四周,这屋子与我在路上看到的寻常百姓的屋子并无相差。曾经我只知道团练副使的地位并不是很高,却不想竟如此寒酸。白居易在江州时的“黄芦苦竹绕宅生”也不过如此吧。弥漫的香气打断了我的思绪,饭菜上桌了。除了平常饭菜,自然有一道东坡肉。几块肉上泛着油光,咬下去,软嫩鲜香,肥而不腻。

        “如何?”

        “好吃!”一切的溢美之词只是事后的回忆,这时哪里想得那么多。

        “待会儿同我一道去看看救儿会吧。”他突然向我发出邀请,我自然满心欢喜地答应了。

        路上,东坡与我说了许多。“你知道吗?团练副使不过是个朝廷用来安置我们这些被贬官员的虚名罢了。虽然我没有权力和金钱,但我无论如何还是要为百姓做些事情的。所以啊,我就办了一个救儿会。我捐些钱,富裕的百姓捐些钱,然后用这些钱给小孩买些吃食和衣物。”

        说着说着,便到了救儿会。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一间小屋子里放着几件家具,还放着一些食物和一些新的衣服。两三个人在小屋子里清点着钱和物品。东坡告诉我,他们是受益的孩子的父母,为了表达感激,他们一有空闲时间便来帮忙,这个救儿会就是这样运转起来的。

        他们看到苏东坡都欣喜地打招呼,其中有一个男子飞快地跑出去把东坡的到来通知了百姓们。不一会儿就聚了许多人,他们欢喜地簇拥着东坡,拉着孩子向他说着谢谢。向百姓询问后我才知道,东坡来救儿会,不是捐钱,便是免费教孩子们读书识字。

        黄州这地方简直是一口枯井,可是苏东坡居然让这口枯井流出了涓涓活力的清流。一个健康、正确的人,走到哪儿都会带着一身正气。

        临近傍晚,我们启程返回,不料下起雨来。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你还知道这首《定风波》?”

        “当然,‘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嘛。”

        “曾经,我在官场上也是春风得意,甚至有人说我‘桀骜不驯、惟我独尊’。如今,洗去浮华,去掉了那一身傲气,苏子瞻变成了苏东坡,这才找到生命的本质……”东坡喃喃着。

        梦醒了。

        我想,假如我能与东坡多相处些时日,定能更理解生命的意义。

        指导教师 任锟  

  • 我看见了他

        陈经纶中学高一(3)班 宋雨卓

        我是赵孟頫手中的一支笔,在“松雪斋”中度过了十年。我看见了子昂的聪慧、勤奋,看见了他为汉文化传承尽己所能的赤子之心,看见了他的悲喜、纠结,看见了他的隐忍、坚强。

        身着素色长袍的赵孟頫背着手立在院中,他神情严肃,不时仰望灰暗的天空,发出长长的哀叹。

        身边的棕衣男子大声问道:“子昂,你何必如此?在家做个潇洒自在的文人难道不好吗?为什么非要为元人做官?你知道旁人是怎么说你的?”赵孟頫良久不语,紧锁眉头,目光深邃。他缓缓低下头,说:“我知道,他们……说我是变节之臣。但这个官我非做不可,这些能够除恶扬善、造福于百姓、让百姓能安居乐业的事,我怎能袖手旁观!”棕衣男子垂手而立,似乎想再开口,子昂挥手制止,没有人再打破这种安静。瞬息风来,乌云密布,天暗下来,阴沉得让人窒息。

        赵孟頫沿着幽僻的小径踱回了屋中。我看见了他的痛苦纠结、隐忍不甘:明明是在为百姓做好事,到头来却只因他身为宋人遗民在朝堂上做官,遭尽唾弃;明明不忍看到挚爱的汉文化衰落,却要忍受他人的指点。依我看,这官不如不做,在“松雪斋”中静心写字不好吗?

        天色愈暗,雷电交鸣,雨落倾盆。书房中烛光已燃,温暖的橘黄色的光照亮了四壁。我看见赵孟頫伏在桌前,研墨、蘸墨、掭笔、运腕,如往常一样静静地写字,专注的神情透出他对书法的挚爱。窗外的风雨依旧,但都被挡在了门外,不会惊扰他半分。秀丽而流畅的字迹从笔下缓缓流出……

        赵孟頫一生为官,只为文化的传承,只为百姓的幸福。我看见了他不只是身居官位的臣子,更是为民尽力的赤子;我看见了他笔下流出的不只是一幅幅书法作品,更是元朝文化的高峰;我看见了他不只是一个瘦弱的文人,更是一个有着坚强意志、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伟大之人。

        我斜倚在砚台旁,仔细端详着书桌上的每一个字:严谨遒劲、笔意流动、宛若行云,这些字正是赵孟頫坎坷人生经历的内心独白。透过这些字,我仿佛看见了身体瘦弱却腰背挺直、身处逆境却毫不动摇的文人赵孟頫!

        指导教师 崔伟平  

  • 似简而深

        人大附中初二(14)班 赵泓霖

        人生中并无太多烦乱复杂的琐事,大多时候是简简单单的。但这些简单的背后,却蕴藏着深刻的道理。

        每当我踏入书房,看着屋内氤氲的烟气,闻着沁满书房的墨香,眼前不由得浮现出父亲手把手教我书法的情景。

        回忆起那段温馨的日子,我就被带回到了那个魂牵梦绕的春节。过年时,家家户户都贴上了对联,简单普通,却意味深长。那年家里的春联,是由父亲亲笔书写的。只见他一手扶纸,一手持笔,举起浑圆的大笔,成竹在胸,下笔势如霹雳,洒金的红纸上霎时出现了炭黑的墨迹,随着父亲手臂的牵引拉动,毛笔在纸上行云流水,勾勒出了我对于“墨”的全部幻想。在墨与宣纸接触的一瞬间,他抖动毛笔,在纸上笔走龙蛇、铁画银钩。他一笔而下,笔画连贯,如壮士拔剑,神采动人;他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毛笔在纸上亦似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出海,乘云而起。他时而中锋行笔,时而侧锋行笔。毛笔在宣纸上不断地穿梭。不一会儿,四个遒劲的大字映入眼帘——淡泊名利。我把它挂在书房大门上方,抬头仰望,那遒劲的笔画、锋利的捺脚、方正的字形,一切都镌刻在我记忆的最深处。

        看着父亲精美的作品,我也心生渴望,想要练书法。他看着我羡慕而又渴望的眼神,便说“我来教你写字吧!”爸爸告诉我,“执笔无定法,要使虚而宽”。我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执笔方法,父亲宽厚的大手一只扶纸,一只握住我的手,手把手教我练字。我拿起笔,在纸上划来划去。过了一会儿,看着纸上横七竖八的字,我心生怒火,扔下笔,转身离开。这时,父亲淡淡地说:“想当年,我一个字就练了三个月。”我怔住了,想到了王羲之的墨池,想到了王献之的十八缸水……“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长年累月的勤学苦练,哪能有令人激动的累累硕果!

        一道道横竖,一笔笔撇捺,构筑起了书法。看似简单,实则深邃。而中华文化也如同书法一般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似简而深!

        指导教师 张芳  

  • 哪吒带我闯世界

        十八中附属实验小学四(3)班 刘熙俊

        周末的早上,八点整。我正准备接着睡懒觉,突然听见敲门声。开门一看,一人脚踩风火轮,身披混天绫,手持火尖枪,正朝我笑。咦?这不是哪吒吗?

        我忙请哪吒进屋。他坐在我书桌旁,翻起一本我正在看的书,里面写的是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哪吒说:“秦朝修长城,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啊!”我说:“可不是嘛!我真想去帮帮孟姜女。”他说:“走吧,我带你去救孟姜女。”真的?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只五色鹿四蹄腾空,一声长嘶,我们已在白云之上,耳旁风起,我一阵头晕目眩,赶紧闭上眼睛。

        “到了。”哪吒用手指了指云彩下面。我睁眼一看,许多上身赤裸、身背巨绳的男子正在把一块块巨石往山上拉,周围还有许多手拿皮鞭的士兵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干活儿。我问哪吒:“孟姜女在哪儿?”哪吒用手一指:“你往前看。”顺着哪吒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一名女子手上挎着一个装着水和馒头的竹篮,好像要给丈夫范喜良送饭。突然,一阵骚动,眼前一名男子倒在地上,身上不停地抽搐,旁边的士兵拿出皮鞭粗暴地呵斥干活的人们。哪吒大喊:“人都这样了,你们为什么还要他干活?”士兵听到后恶狠狠地走向我们,边骂边抽出刀砍向我们。哪吒挥动起手中的火尖枪,吓得士兵抱头鼠窜。我们扶起范喜良,带着孟姜女一同骑上五色鹿,离开这里。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来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这时,范喜良醒了过来,他轻声地说:“谢谢你们!”孟姜女也一个劲儿地向我们道谢。“你的心愿完成了吗?”哪吒看着我问。“完成了,完成了。”我笑逐颜开。

        “起床啦!”耳边传来妈妈的叫声。我睁开眼睛,哦!原来是一场梦。

        指导教师 刘一诺  

  • 历史不容玩笑

        广渠门中学高三(9)班 丁新怡

        现下,有不少游戏中的人物借历史人物为原型,将其身份加以改变,比如:墨子变成了机器人、荆轲变成了美女、李白变成了刺客……这一现象引发了争议。在我看来,尊重历史是每个国人的义务,历史不容玩笑。

        历史上名人的丰功伟绩,是为了让后人铭记,传承其精神的,绝不是用来加以扭曲、篡改的。荆轲,我国古代史上最伟大的刺客之一,他的勇气、智慧与胆量被后人传颂千年,如今竟摇身一变成为一位“美女”,这是对其人格的不尊重。当下,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许多儿童在未接触“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的年纪就已学会了如何“吃鸡”,在未识得宫商角徵羽之时便知道如何玩“节奏大师”。试想在这样的时代,在那些改变了历史的游戏的充斥下,小孩子们在听到李白后想起的不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情壮志,而是王者荣耀中他奋勇杀敌时放的打怪“大招儿”;提到荆轲,他们想到的也不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孤勇,而是一位妙龄女郎……何其可悲!我们的文化便会在这一点点的“小改变”中被蚕食。

        如果游戏只注重娱乐功能性,而忽略历史严肃性,那么其“吸引人们关注历史”也只是个幌子。这种“关注”也会被打开手机、点进游戏,开始“玩儿”时的娱乐心态所冲垮。吸引人们关注历史,也不应采取此等方式。我国自主研制的世界首颗量子通讯卫星以“墨子”命名,以纪念伟大的思想家墨子为中国历史做出的突出贡献。在卫星发射的那一刻,人们在心中庄严地喊着“墨子”,这种庄重的心态下引发的人们对于墨子这一人物的关注,才可能在我们心中长存,非打游戏时的“三分钟热度”可比。

        但对待游戏改变历史人物身份这一现象,我们也不能本着“一棒子打死”的原则全部否定。合理改编,加以说明与注释,我相信经过不断地摸索,还是会有既借用历史又尊重历史的游戏出现的。

        泱泱大中华,上下五千年。这厚重的历史、深沉的文化,当真“禁不起”玩笑。

        指导教师 封彦婧  

        本版供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