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安静庄:锅炉工输出第一村

        本报记者 白波

        今年是54岁的王利斌来北京的第20年。20年的大部分时间,他的工作和生活都很规律:每年10月下旬,在地里收完玉米,收拾行囊来到200公里外的北京,立刻投入紧张的工作,一干就是将近5个月,过年也不回家。第二年,他会在一个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家人面前,那就是3月16日,北京停止供暖后的第一天。

        王利斌是张家口万全区安家堡乡安静庄村人。在全村800名户籍人口中,像王利斌一样常年季节性往返的有上百人。除北京外,每个冬天,他们的足迹还出现在天津、内蒙古等周边省份。

        村口,一面砖砌的白色墙壁上漆着两行红字:“安静庄 锅炉工输出第一村”。

        安静庄南边,永定河支流洋河的河面已结了一层薄冰。安静庄原本和锅炉没什么关系。王利斌告诉记者,早些年一到冬天,没农活儿可干,村里很多人就聚在一起“耍钱”。

        张家口的冬天寒冷漫长,万全区每年的无霜期比北京足足要少两个月。闲着也是闲着,由于毗邻万全城区,渐渐的,一些安静庄人开始在冬天农闲时到附近的企业烧锅炉补贴家用。

        53岁的高海清就在当地烧过锅炉,一个月能挣700块钱,当时在北京烧锅炉的收入大约每月900块钱。正是为了这多出来的一部分收入,他和更多的同村人来到了北京。北京成了安静庄人烧锅炉的首选目的地。

        北京的供暖季通常在每年11月15日开始,但对供暖行业从业人员来说,为了保证暖流能在供暖启动时顺利进入千家万户,他们在10月下旬就要开始设备冷运行、检测“跑、冒、滴、漏”等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收完玉米来北京,第二年3月16日回到村里,又马上去买新一年的种子和化肥,安静庄人一年到头“两份工”,都和季节紧密相连。

        去年,北京市实现了全市城镇集中供热清洁取暖,相比过去,锅炉工的工作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年前,初到北京的王利斌干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大栅栏三井社区的锅炉房做推煤工,一个月挣450块钱。这是个力气活儿,“一车一车地推,一天得推七八吨。推煤,掏灰,出渣,撒煤,这些活儿全是咱们的。碎煤一会儿就烧完了,烧完得再加。”这样一天下来,王利斌脸上、鼻子里全是煤灰,“必须洗澡,不然没法睡觉。”

        锅炉房一角,记者看到了王利斌的“宿舍”,这是一个两三平方米、铁皮搭起来的小单间,里面有床和日常生活用品。去年,经同村的王继兵介绍,王利斌来到崇文门的这个锅炉房,两人搭伙儿干,一起的还有60多岁的北京人吴宜涛。

        两个女儿嫁了人,王利斌和妻子都已不在安静庄务农,常年在北京打工。王利斌所在的锅炉房主要为酒店供水,因此他也无须再季节性往返或换工作,但是收入会比纯粹供暖的锅炉房低一些。“每天就是忙,没有娱乐。”两口子在顺义租了房,一有时间,王利斌就去顺义看老婆。

        去年年底,吴宜涛刚到这个锅炉房上班,王继兵跟王利斌还没来。老吴没回家,在锅炉房呆着,一个人连上了三天班。这个月初,吴宜涛去张北玩了几天,王利斌就连着给他替了三天班。

        “干这行,几个人轮着倒班,这样相互替是常有的事。老吴是北京人,岁数也大,我俩就多上点儿,让他少上点儿。大家都是自愿的。”王利斌说。

        在外打工很辛苦,每一分钱都是用气力和汗水换来的。谈到这个问题,安静庄人几乎用同样果断的口吻做出了异口同声的回答:“受不了苦哪能挣得了钱?”

        安静庄人对烧锅炉有感情,北京的特殊地位,也让他们心头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北京供暖确实责任重大。不管干什么工作都要干好,我们要兢兢业业把我们的工作干好,把温暖送到千家万户。”高海清说。

        李发继从2000年开始担任安静庄村党支部书记。他说,“我们是锅炉工输出第一村,既服务了首都,又带动了全村脱贫攻坚,还对周边形成了一定的示范。输出锅炉工,是让全村人骄傲的事。”

  • 于国祥倪秀军夫妇:20年献血40000毫升

        本报记者 韩梅  

        “今年献血‘任务’完成喽,2020年再接再厉!”近日,即将出差的于国祥跟妻子倪秀军一起翻阅着数十个无偿献血证,既欣慰,又感慨!

        20年来,于国祥获得27个“无偿献血证”,累计献血20000多毫升;倪秀军比他少两个小本本,19年献血20000毫升。俩人累计献血40000多毫升,相当于10个成年人全身的血液。

        今年43岁的于国祥性格稳重而坚毅。他是河北省沧州市献县周官屯村人,这个村是个全县闻名的富裕村。但他的奋斗历程比很多人要曲折得多。

        于国祥初中毕业后,在父亲承包的果园里干了一年多。“后来发现‘种地不如搞仪器’,就在1995年转型车床加工,自己加工、生产、组装。”于国祥说,这样持续干了5年后,发现本村人在外地销售的利润更大,于是他外出做了5年建筑仪器销售,渐渐有了积蓄。但不久生意遭遇了一次被骗,几乎让他血本无归。于国祥无奈回到老家,开了一个小厂,“做穿墙螺丝生产。”他说,没过两年,国家淘汰低端产品,企业遇到了瓶颈。要养活老小,他转行当起了仪器售后服务。

        多年“满天飞”,于国祥养成了不喝酒、不吸烟的习惯。

        大约1999年春天,于国祥跑业务在沧州长途汽车站下了车,正等公交车时,发现不远处有辆献血车。“听了人家的宣传介绍,说献血没有坏处,反正是做善事,撸起袖子就献了400毫升。”说起第一次献血,于国祥只记得献完血,拿着小本本就坐车回家了。

        到了1999年末,于国祥到县城办事,又碰上献血车,他又一次献血。“从那年开始,我也了解到献血一般间隔半年,一次可献200毫升或400毫升,我身体好,这么些年每次献400毫升。”于国祥说。

        于国祥走南闯北,事业沉浮,工作变换,人生沧桑,但唯一不变的是坚持每年献血两次——至少800毫升。

        “献血不仅是义务和无偿,更是做善事;不单单是救急,更多是救命。”于国祥说。今年7月,正在河南做器材售后修理的于国祥在朋友圈发现一条信息,沧州郭庄镇某村民住院急需O型血小板。“我看朋友圈一直在转,寻思着病人肯定非常着急,就通过微信联系了当事人家属,那人说有几个志愿者来过,但都没配型成功。”于国祥了解自己的O型血可能行,就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往沧州。赶到医院,经过配型,他的血液正好符合条件。他二话不说撸起袖子让医生扎上针。“那次献了400个单位,我也不认识求血者,反正来了就是冲着献血救人的。”于国祥说,献血后他又返回河南接着干活。

        过了几天,病人的家属打来电话要表示感谢,“如果需要感谢,我就不会这么做了。”于国祥微笑着说。

        “我只比他少献两次,也有20000毫升了。”妻子倪秀军说,她参加无偿献血,完全是受丈夫于国祥影响。

        大约2000年左右,倪秀军看丈夫拿回几个“无偿献血证”,挺光荣的,就抱着试试的心情,参加了一次献血。

        “第一次献血,挺紧张的,但不能让别人看出露怯来,也献了400毫升。”倪秀军说,此后再献血时就不紧张了。近20年来,她已积攒了25个“无偿献血证”。

        受他们夫妻影响,上大三的儿子已参加了两次无偿献血。献县县委网信办主任左大中说:“他们用可以再生的血液挽救不可重来的生命,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 沙石峪村:接待过40位国家元首的“当代愚公”村

        本报记者 李如意 通讯员 周宏武

        燕山之中,古长城脚下,唐山市遵化市一个不大的小山村,因缺水少土,遍地石头,起名沙石峪村。

        几十年来,在几代村集体的领导下,沙石峪村在石头缝里取土,青石板上造田,平整出了1200亩的梯田,成为“当代愚公”的代表。如今这里有了千亩葡萄园,沙石峪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先后有包括40位国家元首的1万多位国际友人在这里参观,村里艰苦奋斗的故事走进了167个国家。

        村民李凤忠今年73岁,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他的记忆力极强,讲几十年前的故事如数家珍。“土如珍珠水如油,漫山遍野大石头”是过去沙石峪村的真实写照。由于地少人多,村民们每年都靠吃返销粮过活。为了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当年的村党支部书记张贵顺带领全村人用大锤砸,用尖镐凿,用双手挖,硬是把满地青石板揭去一层。为了加厚土层多造地,张贵顺发动全村父老从山外运土造地,十几天时间,青石板上一亩田被垫起了二尺半,总计行程1万里,挑土4600多担。

        沙石峪村的村头立有一块石碑,写有“万里千担一亩田,青石板上创高产”。李凤忠介绍,制造一亩良田,村民需要背来1000担的土。从1966年到1971年,沙石峪村共动土石方1760万立方米,投入劳动力1180万人,将原来2.3万块、780亩土地,改造成5020块、1100亩的平整梯田。

        沙石峪的村民被称为“当代愚公”,当地村民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勤汗水换来了惊天巨变。1966年4月29日和1967年2月5日,周恩来总理两次陪同外宾来到沙石峪村考察。到1978年,沙石峪村的粮食产量达到40多万公斤,当年向国家交售粮食10万公斤。

        周国军从2004年开始就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是村里的第四任书记。他说,村民靠山吃山,开山卖石头,开起了橡胶厂、化工厂。金山银山有了,绿水青山却面临威胁。

        上任不久的周国军先是拆除了年产值630万元但污染严重的碳酸钙厂,接着又对其他企业进行了关停、搬迁,彻底消除了污染源。周国军介绍,沙石峪村地处北纬40度,是种植葡萄的黄金纬度,同时山间梯田更适合种植玫瑰香葡萄。村里每年都邀请专家入村进行培训,引导村民生产无公害产品;注册商标,统一用“沙石峪葡萄”品牌包装销售。

        十几年来,沙石峪村走特色种植的路子,在山坡上逐渐建起了玫瑰香葡萄园1200亩,年产量360万斤,产值1800万元。

        今年,村里建成了3.6公里的西环村路,从此全长6公里的环村公路建成,采摘的游客可以直接把车开到田间地头。周国军说:“保守估计,通过葡萄种植,全村每年人均增收1.5万元。”

        几年前,沙石峪村村史馆扩建成了沙石峪陈列馆。陈列馆采用照片与实物相结合的形式,再现了当年沙石峪人民修筑梯田、开山造田等劳动场景,展现了沙石峪人民艰苦创业的历程和发展成果。村子后山上的友谊林也见证了这些年来外国友人到这里参观的情景。

        今年9月,沙石峪陈列馆入选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沙石峪村有关负责人表示,将继续整理村内“愚公移山”历史故事,传扬艰苦奋斗精神。

  • 乐亭李大钊纪念馆又获国家级殊荣

        本报讯(记者 李如意)司法部近日公示了第二批全国法治宣传教育基地名单,河北省乐亭县李大钊纪念馆通过层层推荐、遴选,成为河北省唯一入选单位。这也是该馆继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廉政教育基地、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后,李大钊纪念馆获得的又一国家级殊荣。

        李大钊的法治思想与中国近代的法治变革息息相关,他的两本讲义《预科法学通论》《正科刑法讲义》记录着他的亲笔批注,显示了他深厚的法学功底。同时,李大钊在求学期间成立了北洋法政学会,创办《言治》月刊和《宪法公言》杂志,宣传立宪和法制,发表了《论宪法公布权当属宪法会议》《法律颁行程序与元首》《制定宪法之注意》《省制与宪法》等多篇法学著作。

        李大钊纪念馆作为国家二级博物馆,积极传承红色基因,弘扬大钊精神,以宣传李大钊精神为依托,广泛开展了以宪法为核心的法治宣传教育活动,年均接待海内外观众达130余万人次。

  • 北大港湿地将申报世界自然遗产

        本报讯(记者 李如意)记者日前从天津滨海新区获悉,北大港湿地已经被列为国家级重要湿地,正申报国际重要湿地。2020年将作为全国16个区域之一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以进一步提升国际影响力。

        北大港湿地位于天津市滨海新区的东南部,面积为34887公顷,其中核心区11572公顷,缓冲区9196公顷,实验区14119公顷,是天津市面积最大的“湿地自然保护区”,面积约占滨海新区面积的七分之一。

        北大港湿地是东亚到澳大利亚候鸟迁徙的重要驿站,每年到此停歇和栖息的鸟类上百万只。最新监测数据显示,保护区内鸟类种类由2017年的249种增加到现在的276种,增长了11%,其中,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物种增长了7%。

        从2018年10月份至今,通过“引滦”和引海河水,北大港湿地补水总量达3.19亿立方米。

        北大港湿地持续加强野生动物保护,配置巡护车,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巡护,实现保护区巡护全覆盖。同时,建设80处高清监控点位,新建湿地和野生动物指挥中心一处。目前建成的20处人工鸟巢已发挥作用,2019年东方白鹳成功做巢13巢,繁育幼鸟17只。

  • 京冀协同培养工艺美术人才

        本报讯(记者 陈雪柠)京冀两地将协同培养工艺美术高技能人才,推动工艺美术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近日,北京市工艺美术高级技工学校曹妃甸实训基地在曹妃甸国际职教城正式启动运行,这也是北京市技工院校的首个外埠实训基地。

        北京市工艺美术高级技工学校隶属北京工美集团。据了解,目前北京工美技校的北京校区共有实训车间4000平方米,能满足500名学生使用,但空间比较紧张,很多工艺施展不开。能否在外埠建设实训基地,在拓展发展空间的同时,推动当地工艺美术行业的发展,共同培养高技能人才?北京工美技校将眼光投向了河北唐山的曹妃甸。

        实训基地建设于2018年下半年正式启动,今年9月进入施工建设阶段。目前,已建成玉雕、景泰蓝、雕漆、花丝镶嵌、数字研发、金漆镶嵌、金属工艺、工艺品设计与制作等大师工作室及实训室、师生展厅、创业孵化基地、众创空间等,达到了运营条件。再经过几年的深化建设,将能够满足每年1000人的实习实训和3000人的培训与鉴定。

  • 怀柔怀安 镇乡对接扶贫

        本报讯(记者 韩梅)为了深化北京市怀柔区和河北省怀安县两地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近日,怀柔区汤河口镇领导赴怀安县王虎屯乡开展调研对接,怀柔区汤河口镇向王虎屯乡捐赠2020年对口帮扶资金20万元,将在王虎屯乡开展农产品销售、教育医疗共享等深入合作。

        北京怀柔区汤河口镇和河北省怀安县王虎屯乡自去年“结对”帮扶以来,王虎屯乡利用汤河口对口帮扶资金20万元,在5个贫困村开展人居环境治理工程,通过绿化美化改善贫困村的村容村貌,切实提高了村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两地通过互访调研、交流研讨、互派挂职干部等方式不断增进友谊。此次对接,双方结合王虎屯乡农特产品现状及明年继续帮扶项目进行了深入研讨和交流。

        汤河口镇领导表示,将继续做好对口帮扶工作,谋划好2020年帮扶资金的使用用途,积极探索有效的贫困人口增收途径,共同推进王虎屯乡打赢脱贫攻坚战。

  • 天津发掘旧石器时代“第一洞”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 通讯员 闻强)日前,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天津市蓟州区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组队,对位于蓟州区穿芳峪镇果香峪村西北的小山接近山顶处的朝阳洞两处洞穴遗址进行两个多月的考古挖掘,发掘面积50平方米,出土包括旧石器时代石制品在内的各时期文物200余件。

        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负责人介绍,朝阳洞遗址海拔270米,洞口朝南,背风向阳,视野开阔,具备适宜古人类生存和活动的自然环境条件。经专家评估,本次发掘填补了天津旧石器洞穴遗址考古的空白,将天津地区早期人类探源向前推进了关键一步。

        目前,朝阳洞遗址出土的测年样本已委托国内专业检测机构进行检测,考古工作者对天津旧石器“第一洞”朝阳洞遗址距今的绝对年代到底有多久远,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