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综N代”改造升级各出奇招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进入年底的招商季,各家卫视和视频平台都铆足了劲儿开始了综艺上新。《明星大侦探5》《一本好书2》《上新了·故宫2》《亲爱的·客栈3》《幸福三重奏2》《奇葩说6》先后上线,上周六《吐槽大会4》首期也以带货网红李佳琦打头阵,杀入了年底的综艺战场。

        和之前的“综N代”节目不同,这一次的年底“上新”,观众看到了不少可喜的变化,这批节目或多或少进行着“自我改造”。

        稳收视,老牌节目表现稳定

        临近年底,对各家视频平台来说其实是“秀肌肉”的大好时期,这一阶段节目的表现往往被用来为平台背书,以赢取明年的广告招商份额。因此,在收视和口碑上已经有过“试错”阶段、播出几无风险的“综N代”是年底综艺节目的主要构成。    

        不管是定位高端文化输出的《一本好书2》《上新了·故宫2》《奇遇人生2》,还是主打年轻人圈层爱好的《明星大侦探5》《奇葩说6》,以及慢生活综艺的代表《亲爱的·客栈3》《野外厨房2》《幸福三重奏2》,这些节目的收视群体都相对固定,在过去节目的播出反馈上也相对正向。以上周六开播的《吐槽大会4》为例,新节目播出首期就创下了1.4亿次专辑播放的超高数据,即使评价不一,也证明了老牌节目的收视魔力。

        《上新了·故宫2》上周五播出的最新一期节目《韩熙载夜宴图》,更是以爱奇艺平台5516的热度值创下了文化类节目有史以来的单期播放最高热度。而《明星大侦探5》《奇葩说6》《幸福三重奏2》等节目相对固定的明星阵容和节目形态,也让热衷综艺的粉丝们贡献了不少习惯性收视,围绕节目内容产生的话题也总能在周末刷屏。

        求创新,节目各出奇招

        “综N代”的创新乏力,曾经是导致卫视综艺收视下滑的一大原因,也在业内久被诟病。在最近这波以网络综艺为主的“综N代”中,其实能明显看到网综较之台综更为紧迫的创新压力。以《奇葩说》《明星大侦探》为代表的长寿综艺,在新一季中都花了大力气来做内容改造。

        《奇葩说6》就彻底推翻了过去节目中的选拔机制,为了增强节目的可看性,过去以教练身份出现的黄执中、肖骁、邱晨等人直接参与海选淘汰,与新成员正面对抗。坐在导师席的明星也不再只是观战身份,而是要带领战队,真实地下场辩论。这种“鲶鱼效应”直接激发了节目开播后的诸多热搜,如“黄执中被淘汰”“肖骁紧张”等话题都很有社交热度。以推理擅长的《明星大侦探5》,则在第一个案例中将难度叠加到前所未有,同一个邮轮场景设计了共6集的“案中案”。

        也有节目直接推翻了原有的形态,像《亲爱的·客栈》前两季是以慢生活综艺著称,刘涛夫妇作为客栈老板与明星的经营日常,会流露出难得一见的生活智慧。到了第三季则直接改成了职场综艺,刘涛一人挑大梁,店员们则要竞争合伙人职位,原先的云淡风轻直接成了职场的明争暗斗。对于喜欢看慢综艺的观众来说,这种改动可以说是伤筋动骨的,不仅仅是小打小闹的“装修”。

        改不改,还得相信观众

        如何创新?怎么创新?创新多少?对于“综N代”的创作者来说,这些问题从新一季节目启动的时刻就萦绕心头。作为《上新了·故宫》两季以来的总导演,毛嘉目前已经录制完了前九期节目,但依然神经紧绷。最新一期《韩熙载夜宴图》播出后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反响,她自己关注的却是节目中还有哪些不足可以改进。    

        “做第一季更多是承载了试水的功能,做故宫主题的节目我们是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和第一季围绕大家熟知的人物故事展开不同,第二季《上新了·故宫》放宽了故事题材的范围,不仅仅有人物故事,而且融入了民族文化的脉络,凸显了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在不同时期是怎样进行共振的主题。“我们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很高的起点,这对团队来说当然很难,但是我们觉得,不应该对观众设限,观众不应该被定性会喜欢什么,大家只要认认真真地沉下心来,去输出有营养的东西,就会得到认可。”    

        在娱评人“纳兰惊梦”看来,不管是《奇葩说》的改变赛制,还是《上新了·故宫》的题材扩展,其实综艺节目的改造升级只要建立在基本不改变节目核心价值与逻辑的基础上,为了提升可看性和内容含量所做的创新,都值得鼓励。在他看来,过去的“综N代”总是把路越走越窄,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吃老本而不愿试错,“一直停留在既定的模式中,观众自然就会觉得乏味。”

  • 芭蕾公主王启敏不做公主梦

        本报记者 李洋

        中央芭蕾舞团团庆60周年系列演出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古典芭蕾大戏《吉赛尔》作为中芭首席舞者王启敏舞台演艺20周年纪念演出与观众见面。这部戏,是王启敏的最爱,伴随她度过了黄金20年中的每个重要时刻。2001年,王启敏第一次作为中芭的主角,出演的就是《吉赛尔》,随后又凭借吉赛尔这个角色在莫斯科国际芭蕾舞比赛中赢得金奖,在左腿重伤奇迹般康复重返舞台时,她的复出之作仍然是《吉赛尔》……

        还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的时候,老师们就认定她的身体条件和气质适合出演“公主”,但20年足尖生涯,走过的高峰与低谷皆是挑战,一次次证明“芭蕾公主”从不做公主梦,她的每一点收获都来之不易。

        入学第一年险些落跑

        王启敏舞台演艺20周年纪念演出中,她向自己的芭蕾启蒙老师王淑香深深致礼,因为没有这位老师的挽留,中国芭坛上就不会有王启敏的名字。

        “我在学习芭蕾的第一年,差点弃学。”王启敏小时候和许多喜爱舞蹈的孩子一样,是从业余民族民间舞培训班了解舞蹈的,直到1992年进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才知道何为芭蕾。进入附中的第一年为试学年,孩子们如果不适应,可以放弃。学期结束时,王启敏悄悄把自己的行李被褥都邮寄回成都老家。“倒不是因为不喜欢芭蕾,而是我太想家了。”她说,那次放假回家后她就没打算再回京。没想到王淑香老师得到了消息,赶紧写信给王启敏的父母,明确表达了对她艺术资质的欣赏,这让王启敏一家有了信心,再难,也要再试一次。

        左肋骨折拿下国际金奖

        在重大赛事中拿奖,是芭蕾舞演员进阶的必经之路。王启敏在自己20岁那年,完成了一次漂亮的进阶,她摘得了2001年莫斯科国际芭蕾舞比赛金奖,跻身世界芭坛强者行列,可这个人生高光时刻的背后却是让她夜不能寐的伤痛。

        就在决赛开始前不久,王启敏在排练中做下腰动作时意外造成左侧肋部斜插性骨折。“为了备赛,冯英老师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帮我抠,准备了一个多月,如果放弃实在不甘心。”虽然翻身时会疼醒、呼吸重了也会疼,但王启敏还是决定赌一把。原本王启敏跳舞时,身体中段会显得相对松弛,缠上纱布绷带后,身体获得了意外的笔挺效果,再加上比赛时莫斯科大剧院的舞台是斜台,立起足尖的那一刻,她挺拔秀丽的身姿和完美流畅的动作让评委们眼前一亮。

        不能一辈子都演乖角色

        莫斯科一战,也让她开阔了眼界。“我看到国际上那么多优秀舞者,他们可以挑战那么多不同风格的作品,作为职业演员,我也不能一直都演那种乖巧角色。”王启敏是幸运的,她的黄金20年也恰恰是中央芭蕾舞团扩大国际交流、开阔视野、引进多种风格的20年。

        2005年,享誉世界的法国编导大师罗兰·佩蒂带着他的戏剧芭蕾作品《阿莱城的姑娘》来到中芭;2007年,中芭在同一年引进了《贝多芬第七交响曲》《多少悬在半空中》和《卡兹米尔的色彩》等高难度现代芭蕾作品,分别尝试交响芭蕾、摇滚风芭蕾;之后中芭又多次引进爵士风、喜剧风等多种风格的作品。

        兴奋归兴奋,可是“大师们排练是不会一上来就给看录像的,而是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教。”王启敏说,这些对于洋教头们来说闭着眼都能跳的作品,对我们来说却是极大的难题,何况在动作之外还要努力演绎出风格。但突破自我的渴望,让她犹如海绵,不停汲取着养分,直至发现了自己的更多可能性。罗兰·佩蒂认为她的肢体非常具有戏剧表现力,维亚纳芭团艺术总监认为她完全可以胜任《卡门》《堂吉诃德》。

        差点没能跳到20年

        就在一切都很好的时候,一次重伤,让王启敏跌入低谷,险些告别舞台。

        2013年4月,她在日常训练中意外使左腿膝盖的前交叉韧带断裂。“手术很成功,但是康复训练也很重要,所以无法保证你还能重返舞台。”医生的话,在许多人看来就等同于希望渺茫。但王启敏知道,她不能这么早就离开舞台。术后第一个月,左腿还不能着地时,她就在家里掰着腿练习左腿弯曲90度,关节内的积液连同润滑液均在手术时被抽走,此时做这样的动作疼痛感极其强烈。“那种疼,这辈子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术后第二个月,她就前往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康复中心,进行高强度康复训练,而心理上的折磨更让她后怕。“康复的情况时好时坏,也不知道还要训练多久,只感觉自己已经这么努力,似乎看不到成果。”

        没想到术后6个月,王启敏回到了排练厅里。虽然她的左腿变得不像舞者的腿,虽然她身体的重心因重伤而改变……但,还能回到舞台,真好。

        2014年6月,王启敏正式复出,登台重庆出演《小美人鱼》。2016年,她又出演了《吉赛尔》,她最爱的大戏。本来想着能演一两部就很知足了,可王启敏的贪心越来越大……到了2019年秋,她在交响芭蕾《珠宝》中,已能怡然自得地合着爵士乐跳“红宝石”片段。王启敏开心地笑了,“受伤仿佛是一次成长。如今回到舞台,头脑更冷静,也更享受舞台上时光。”她说,现在内心的杂念更少,也从未规划过未来的20年,“因为,我从不做公主梦。”

  • 浙江卫视宣布永久停播《追我吧》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昨天,浙江卫视总监林涌通过浙江卫视官微发布消息称,在高以翔后事处理暂告一段落之时,浙江卫视决定公开相关情况,并永久停播《追我吧》节目。

        林涌表示,“意外发生至今,我们一直沉浸在悲痛和自责之中。我们深感对不起以翔,对不起高爸爸高妈妈,对不起所有爱以翔的人。”12月2日,高以翔已回到家乡,追思会将在12月15日举行。“浙江卫视一直和经纪团队保持着密切联系,近日将派人前往吊唁,其他善后事宜正在抓紧推进当中。”

        针对网络传言的高以翔倒地后现场工作人员迟迟不见行动的说法,林涌回应称,事实的经过并非如此。“11月27日1点26分左右,以翔开始进行赛道环节录制。在奔跑了600多米并通过赛道上的装置后,他放缓步伐,坐在边上花坛上,随后躺倒。此时为1点30分52秒。发现异样后,跟随导演即呼叫现场待命的救护车,距事发位置较近的嘉宾也从主舞台跑向以翔。”他称,在高以翔“倒地后1分46秒,现场待命的宁波急救中心医护人员赶到并开始实施专业抢救。急救20多分钟后,救护车将以翔送往附近的三甲医院。”

        这一说法明显与之前传言的节目方抢救不及时、耽误了“黄金四分钟”的说法有所出入。林涌说,现场配备了宁波急救中心的2辆救护车、3名专业医护人员和2名救护车驾驶员。救护车上配备专业急救设备,包括除颤设备(在抢救中有使用),急救人员身着荧光色工作服。“网友爆料的‘在凌晨2点看到救护车赶到现场’,实际上他们看到的是工作人员拨打120后叫来的第3辆救护车,之后没有使用,空车返回。”

        浙江卫视方面表示,“相关证据我们已作封存,供监管部门依法查证。”采访中林涌还表示,以翔是一位善良阳光、受到大家喜爱的艺人,“无论我们作了多大努力都没能挽回他的生命,我们再次表达深深的歉意,并承担相应责任。所有的痛与愧、爱与念都化作一句:以翔,一路走好。”

  • 传统文化不只是一件好看外套

        牛春梅

        12月5日,由国家京剧院指导设计,腾讯游戏旗下《QQ飞车手游》的“惊鸿”赛车正式亮相,从设计原型、赛车配色,到赛车部件、全新技术通盘考虑,把京剧与游戏赛车进行了一场深度融合。

        网游和戏曲跨界合作,这已不是第一次。前不久也是腾讯游戏旗下的《王者荣耀》,为游戏中的角色上官婉儿打造了一款越剧皮肤,他们不仅邀来越剧名角茅威涛为角色设计身段和念白,还干脆让这个虚拟角色拜茅威涛为师。

        其实也不只是游戏,现在国内许多新兴的业态和媒体都热衷于和传统文化合作。一方面自然是因为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可以提供很大的创作空间,一部《山海经》就成就了不少游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弘扬传统文化是当下的主流,新媒体有了传统文化的加持,似乎也能变得更主流。

        传统文化代表了中国文化的厚度,新的文化业态则代表时代的高度。如今传统文化行业,尤其是戏曲行业一直把如何吸引年轻人走进剧场,关注戏曲,当作非常重要的目标。但年轻人的市场并没有那么好打开,戏曲行业从业者往往不得其门而入,许多把年轻人当做受众来创作的作品,却很难得到认可。新型的业态和新媒体是和年轻人同步成长的,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希望得到更多来自主流的认可。他们之间的跨界融合其实是一拍即合,极有可能实现1+1>2的效果。

        但怕就怕的是,这种融合过于肤浅,或是有太强的功利心。仅仅是一个角色,一个形象借用一些传统文化的元素,并不能真正展现传统文化的魅力,其实也很难真正推动年轻人去了解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可以是一件很好的外套,但只有把里子做好了,面子上才能真正好看,想借传统文化的光就应该对它有更多的了解,在更深层面上进行融合。

        有时候这种合作太多功利心,却少了敬畏心。以前也曾有过时尚行业借用京剧元素,却因为使用不当而被京剧界认为是在糟践京剧的例子。国家京剧院这次的合作,最好的一点就是游戏中的形象由国家京剧院舞美设计工作人员来指导,能够借助专业人员来展现京剧之美。

  • 《东方红》舞美设计手稿首展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曾轰动全国,这部鸿篇巨制以歌、舞、诗三位一体的形式描写了中国人民从苦难走向胜利的艰苦历程。12月5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东方红·中国情孟宪成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启幕,尘封55年的《东方红》幕后设计手稿首次展出。

        孟宪成是新中国第一代舞台美术家和著名画家。他1952年奉命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文工团的工作,是该团创始人之一。在总政文工团(歌舞团)30年的工作中,他主持和参加了上千个节目的舞台美术设计,为上百部话剧、歌剧、舞剧、京剧和电影设计布景与服饰。

        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由孟宪成设计的舞台场景占了其中绝大部分比例,“东方红”三个字的题写也是出自孟宪成手笔。展览展出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舞台美术设计原稿,均由孟宪成于1964年创作完成,具有珍贵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展览现场,话剧《万水千山》《千秋大业》,歌剧《白毛女》《刘胡兰》,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舞剧《骄杨颂》,合唱《长征组歌》等舞台设计手稿,带领观众领略了一场红色文艺经典代表作品设计的“艺术之旅”。

        “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美术界绝无仅有的一次有关红色文艺经典的舞台美术设计作品展。”中国美术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徐里表示,本次展览展出了孟宪成在总政歌舞团工作的30年间所创作的舞台美术作品120幅,高度凝练了孟宪成美术作品的创作精神和追求艺术的执着人生。

        在展览中,观众还可以近距离领略孟宪成创作的百余幅水粉画佳作。作为我国军队最早派出留美留苏留欧的艺术专家,孟宪成潜心研究水粉画的艺术表现力,研习了水粉画的多种技法,描绘出“西沙浪屿、天山积雪、苏南春枝、江流船笺、湖光落霞、边寨幽境”等壮美风光。展览将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至12月15日,随后部分作品将在全国各地巡展,并到俄罗斯、法国等国家进行文化交流。

  • 《我为你牺牲》真实再现武警英姿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三个平行篇章的故事展现中国武警忠诚奉献的英勇精神。12月5日,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向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献礼影片《我为你牺牲》在京举行首映发布会,该片由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政治工作部等单位联合出品,将于同日在全国影院上映。

        影片根据三个武警部队的真实人物故事改编:战斗在缉毒一线的王强“卧底”制毒工厂,凭借过硬的军事技能和强大的心理素质,排爆、制服毒枭、铲除制毒窝点;军属庄小红默默支持丈夫多年驻守高原山口,而探亲过程中她却遭遇车祸截肢,为确保能生下健康的军人后代,忍痛不打麻药进行手术;援疆战士王报国身患癌症,多次申请援疆执行任务,最后因重症不治牺牲,留下“来生再报国”的遗愿,用生命诠释了“为你牺牲”这一主题。影片全景展现了武警部队官兵以小家保祖国大家的奉献故事。

        该片导演安战军透露,在5个月的拍摄过程中,主创一直用武警的优良作风、奉献精神激励自己来战胜高原缺氧、严苛训练等困难,他们也被武警官兵为国家和人民默默奉献的事迹深深感动,“我们在昆仑山顶哨所拍摄只待了四五天就不行了,可战士们一待就是七八年,最少也是两年,无怨无悔。”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评价,该片成功刻画了三位英模可歌可泣的事迹,是一首弘扬新时代正能量的正气歌。

        出席发布会的部分院线和影院代表则表示,他们将用长线排映、优惠票价、公益放映、组织放映等形式支持该片的宣传发行和放映。发布会上,片方还向武警部队代表赠送影片光盘,以方便远在边远哨所的武警战士观看影片。

  • 北京网络视听研究院正式成立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北京网络视听研究院成立仪式暨2019年北京优秀网络视听节目发布活动在京举办。

        未来,北京网络视听研究院将从三方面为网络视听行业提供助力:一是聚焦政策解读和规划研究,二是加快推进网络视听的全域创新,三是组织“线上+线下”的品牌文艺评论。

        为了能够使北京网络视听研究院保持活力,研究院将设立院士顾问团,构建“1+N”协同创新实验室,聘请首席专家。此外,研究院也将围绕主管部门、视听平台、制作机构、科技企业、产业园区、主流媒体、融媒体中心、高等院校、协会智库等“9+X”领域,邀请领军人物授予“北京网络视听研究院研究员”,并遴选邀请30位“90后”网络视听领域突出人才,授予“北京网络视听研究院青年创新人才”称号,为北京网络视听发展规划和产业布局的顶层设计、重点领域的创新研究、精品节目的孵化制作等工作提供智力支撑。

        此外,北京网络视听研究院还将通过制定实施首都传媒人才百人工程和千人计划,创建“北京视听指数”,发布北京网络视听白皮书等方式进一步树立行业影响力,力图成为“顶层设计的规划院、全域创新的发动机、文艺评论的风向标”。

        活动现场揭晓2019年北京优秀网络视听节目,网络剧《独家记忆》、网络电影《毛驴上树》、网络纪录片《中国:变革故事》、网络综艺节目《挑战吧太空》等30部作品脱颖而出,获得扶持和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