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林萃路工程最难段开工

        本报记者 曹政

        天寒地冻,林萃路正在一点一点向北延伸。昌平黄土店站,每隔几分钟就有一趟列车驶过。这里即将启动一项“大手术”——林萃路将采用对顶法下穿黄土店火车站纵贯东西向的8条铁路、地铁线路。

        经过多轮商榷优化方案后,林萃路工程的“最难”一段终于启动施工,目前已进行下穿铁路线的铺垫施工,这也为明年林萃路改造工程完工打下基础。

        五星啤酒厂“路障”清除

        “林萃路五星啤酒厂段能否打通,是评价‘回天计划’成果的重要标准。”对于回龙观地区的居民而言,“2020年打通林萃路五星啤酒厂断点”是政府部门给的承诺。

        林萃路是回龙观进入城区的重要通道,南起北五环路,北至回南北路,全长约7.6公里,跨昌平、海淀、朝阳三区。

        “这条路从2006年启动建设,但西三旗北路到黄平东路段却因为涉及铁路、城铁和啤酒厂的原因,一直未能实施。”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此前,北五环路至西三旗北路段、黄平东路至回南北路段早已按规划通车。但在地图上,林萃路出现了930米的断点,其中有400米要穿啤酒厂厂区,涉及复杂的征地拆迁及相关利益诉求问题因而搁浅多年。

        打通林萃路关键在于能不能清除五星啤酒厂红线内建筑物。这一问题终于取得关键进展。这位负责人介绍,经多方多轮沟通协商,五星啤酒厂已同意进场施工,并按照要求配合拆除红线内建筑物,为林萃路打通断点迈出关键一步。

        今年率先下穿4条轨道线

        最近在黄土店火车站搭乘市郊铁路的市民已经发现,黄土店站台已经发生了改变。相比过去,站台向东延伸110米,火车站里供乘客行走的天桥也向东挪移。

        这一切都在为林萃路下穿铁路做准备。规划显示,向北延伸的林萃路在黄土店火车站及霍营地铁站与8条轨道线交叉。为此,道路施工势必下穿轨道线。

        林萃路下穿8条轨道线的框架桥长达132米。施工方案让人“想都不敢想”:框架桥要先预制,再分段一点一点“顶进”到轨道线下方,而且是南北两侧对顶下穿,从而尽量减少对运营铁路线的影响。

        建设方公联公司介绍,整个框架桥采用四孔桥设计,全长132米,总重量达39105吨。这132米长的框架桥分为南北两段,其中今年将率先顶进南段。南段长约92米,相继下穿国家铁路东北环线、S2线、S5线及专用线共4条线路。

        明年下穿地铁13号线

        “南段92米长的桥,重量巨大,每30米左右为一节,单节约重11000吨。”施工方中铁六局北京铁建公司项目总工陈东把这次施工形容为“手拉手接力法”:框架桥下面装着50台顶推力在500吨的液压千斤顶,工人们在轨道线下开挖,框架桥加压顶进则同步推进,一天预计能整体顶进3米左右。

        目前顶推施工正在进行准备工作。南段框架桥预计在下月中旬正式启动顶进,预计一月初顶进完成。而到了一月下旬,北段40米的框架桥也将从北向南顶进,相继下穿地铁13号线及车辆段出入线等共4条线路。

        此前,北京多处下穿地铁线、铁路线的工程都通过这样的顶推工法完成。在黄土店站顶推施工之前,还会对既有铁路路基进行注浆加固处理,从而保障工程安全。

        按照此前披露的信息,林萃路改造工程将在明年完工。若林萃路能通达回龙观地区,有望分流京藏高速路上40%的车流和一部分乘坐地铁的客流。“尤其是回龙观东部小区的居民,可不必再走京藏高速路进城。”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

  • 北京收缴的9.4万余瓶假酒集中销毁

        本报讯(记者 林靖)“出发!”昨天中午,随着公安部相关负责人一声令下,19辆货车满载着近年来北京市公安局收缴的52种9.4万余瓶假酒及造假设备,驶向位于昌平区的销毁现场。货车抵达销毁现场后,民警和工人将假酒卸下,通过传送带运送到锅炉里,以环保无污染的方式集中销毁。

        按照公安部统一部署,由公安部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局和北京市公安局联合主办的全国公安机关“昆仑”行动暨整治食品安全问题联合行动成果宣传展示北京主场活动,昨天在海淀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交易中心举行。而全国140个城市设置分会场,同步开展公安机关、相关行业企业和各界群众现场交流互动。

        记者在北京主会场看到,活动实物展示区和展板区内,展出的实物主要有食品、药品、知识产权、生态环境4大领域23类涉案物品,还有部分的制假设备和工具。这些都是北京警方查处的涉案物品。

        现场展示了大量假劣白酒,这些仿冒的红星、牛栏山、洋河、五粮液、茅台等白酒,是不法人员通过非法制造或回收等方式获得酒瓶、商标标识、防伪芯片、瓶盖、外包装纸箱等生产材料后,购买低价劣质的散装酒或低价正品酒,在卫生条件脏乱的黑作坊内灌装生产的。“假酒常用劣质食品酒精和香精勾兑,长期饮用会导致头痛、呕吐、呼吸困难、腹痛等,损害人体多器官甚至危及生命。大家买酒时,对于折扣超低的所谓正品,要提高鉴别能力,不可贪图便宜。”民警建议。

        北京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自“昆仑”行动暨整治食品安全问题联合行动以来,北京警方搭建了市局、分局、派出所三级指挥作战体系,构建了多警种整体联动格局,建立了“公安+行政机关”协同共治平台,广辟线索来源,畅通了局内局外、网上网下、传统与科技相结合的信息渠道,严厉打击食药环保领域突出犯罪。专项行动以来,北京市公安局共破获食药环保领域刑事案件479起,刑事拘留914人,捣毁相关“黑作坊”“黑窝点”265个,维护了群众的切身利益。

  • 京城老字号为何仅一家摘星?

        本报记者 马婧 孙杰 实习记者 杨天悦

        一份享誉全球的美食餐厅榜单,终于推出“京版”一星、二星、三星餐厅;而北京近60家餐饮老字号里,仅萃华楼一家摘得一星。首版北京米其林指南的发布引发网友吐槽,沸沸扬扬中,最尴尬的是京城老字号们。在争论背后,到底是老字号跟不上新时代,还是“洋评审”们不懂中国美食?

        萃华楼重张意外上榜

        记者近日来到萃华楼小菜馆一探究竟。虽然藏在商城的小角落里,又逢工作日,萃华楼小馆门口直到一点钟还有几位顾客在排队等待餐位。虽然“米其林指南”的大红荣誉牌已经被店员摆放在了预订台,不过散座的顾客中,近7成还都是年纪较大的老主顾。“米其林餐厅?没听说。管它星不星的,咱家吃萃华楼都十好几年,好不容易盼到老店重张。”几位正在就餐的顾客笑谈。

        作为京城“八大楼”之一,东安门大街上的萃华楼饭庄2015年歇业,去年10月1日才以萃华楼小菜馆的身份重张。这家小菜馆的装修非常雅致,扎进商场的举动也让餐厅得以吸引更多年轻人。萃华楼小菜馆保留了烩乌鱼蛋、芙蓉鸡片、芫爆散丹、清汤燕菜、糟溜鱼片等老店名菜,恢复了失传多年的萃华楼名菜酱汁鳜鱼,同时融入了部分创新菜、私房菜、西式菜品,摆盘、装饰也做了精细化升级。就在几天前,萃华楼小菜馆刚刚被认定为新一批“北京老字号”。

        对于这里的员工来说,在米其林评选中“摘星”,是他们从来没想过的事儿。“上班时手机突然跳出了很多信息,看到朋友们发来的祝贺,才知道上了米其林星级餐厅。”萃华楼总经理王培欣说,他想起前段时间有人给店里员工递来了调查表,但大家没当回事儿。等到了米其林庆祝现场,王培欣才发现了当时服务过的“顾客”——原来他们是米其林的评审员。

        环境摆盘或是评审标准

        对这份榜单,不少老字号餐饮企业都是一头雾水,表示“不知情”“看不懂”。“他们只出一份最终上榜名单,但其中的评价标准究竟是什么?”北京市餐饮行业协会会长汤庆顺也对米其林的评价标准持有疑问。“大家熟悉的老字号没有上榜,反而评出来一些本地人都不太了解的餐厅。”汤庆顺觉得,来自国外的米其林评选和中国人在美食上有不同的价值取向,这都无可厚非。“但至少应该让大家知道,这些餐厅是怎么评出来的。”

        “从这次公布的上榜餐厅来看,创新性和精致化是其中很重要的因素。”旅游美食撰稿人嘎兰吃过不少米其林星级餐厅,在她看来,做菜好吃并不应当是评价一家餐厅的唯一标准。“就餐环境和店里的氛围好不好、摆盘是不是精致讲究,对一家餐厅来说都非常重要。在国外吃过很多米其林餐厅,主厨都很重视和每一位食客聊聊天,认真听取他们对每一道菜的意见和看法。”

        其实在过去,京城不少老字号里也有这样的传统。“过去老字号里的大厨在上完最后一道菜之后,都会上桌来跟顾客聊聊天,感谢顾客来捧场,也看看他们对这桌菜品满不满意,有什么能改进的地方。”汤庆顺回忆说。“但很多老字号没传承这些好传统,又没转型跟上新时代,就落进了稍显尴尬的境地。”

        对于新出炉的米其林榜单,萃华楼总经理王培欣直言,从这份名单来看,米其林对北京的饮食文化了解还是比较少,这里面很多东西并不能代表地道的北京菜肴。“不过,京城老字号确实也存在偏保守的问题。北京很多老字号靠的就是特定历史时期里那一个‘字号’,老一代人逐渐走了,仍然保守发展不能吸引年轻人的话,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

        榜单给老字号提了个醒

        最新出炉的《2020北京米其林指南》显示,台州菜新荣记(新源南路)成为唯一一家最高等级的米其林三星餐厅,京兆尹和屋里厢被评为米其林二星餐厅。这三家餐厅分别是台州菜、新派素餐和上海菜的代表。另外还有一星餐厅21家,以及“米其林餐盘”餐厅62家。除了萃华楼进入一星餐厅行列,同属传统京味美食,注重在摆盘和服务上进行创新的大董就有工体东路、东四十条两家店跻身米其林一星餐厅。

        而在京城老字号中,全聚德前门店、同春园挤进了米其林“餐盘餐厅”榜单,其用以褒奖“选用新鲜食材精心烹调美味的优质餐厅”。

        早些时候,米其林还发了一份亲民廉价的北京“必比登榜单”。与星级餐厅不同,这份榜单聚焦在“不起眼但物超所值的餐厅或街头美食”。老北京的炸酱面、豆汁、卤煮等特色小吃都被打包进这份名单,老字号的身影则有柳泉居和玉华台。

        “时代的差距,老字号真的老了!”一家北京老字号高层感慨,餐饮是市场竞争最激烈的领域,京城大部分老字号还是老国企风格,没有形成灵活的经营机制,很难留得住最优秀的人才。在传承百年技艺与顺应消费升级的双重压力下,多家京城老字号餐饮企业举步维艰。

        “老字号背后是老北京情怀在支撑,进不进米其林榜单,确实不太重要。但这份榜单反映出美食消费精致化的趋势,固守传统重要,适应现代口味,追求舒适、温馨的就餐环境,也很重要,这对北京老字号的发展是个警醒。”一位全聚德资深粉丝表示。

  • 周口店遗址“升级”亮相

        本报讯(记者 陈强)今年是第一个“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发现90周年,位于房山区的周口店遗址“升级”亮相。从昨天开始,遗址内的科普体验馆和夜景光文化展示工程正式竣工。重装开放的科普体验馆以“北京人”的科技之旅为主题,在原有展项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寻宝龙骨山、画中周口店、火与我们等十个全新展项,在大家印象里专业枯燥的远古文化,一下子变得有趣了起来。

        夜幕降临,在遗址公园还可以感受到美妙的视觉体验。沿参观步道、重要化石地点、山脊、围墙边界等地共投入安装3167套节能光源,各类灯具均为专门定制,以古人类用火及石器等文化元素、文化符号,加以抽象后,将之融入到灯具开发制作中,还原远古的光感,如提取古人类用火的文化元素的火把庭院灯、石器造型的草坪灯、充盈着各种原始动物造型的抱树灯等。

  • 儿童医院牵头研发“可口不苦”制剂

        本报讯(记者 贾晓宏)“良药不再苦口”将很快变成现实。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昨天在做客市民对话一把手·市属医院院长访谈时介绍说,目前该院已牵头整合全国40家科研院所、高校及企业的研发力量,重点研发临床亟须的儿童用药创新制剂,科研亮点包括儿童用药矫掩味关键技术及个性化给药等。这意味今后孩子们会吃上“味道可口”的药品,家长不用再为孩子喂药发愁。

        据倪鑫介绍,儿童用药品种及关键技术研发作为“十三五”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课题,由国家儿童医学中心、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牵头,建设中国儿童药物研发与转化体系建设等十大关键技术平台,涉及100多个儿童用药品种。专项课题的亮点包括儿童矫掩味和个性化给药等,重点研发儿童常见病、多发病、罕见病等临床亟须儿童用药的创新制剂,同时关注儿童用中成药的创新研发。以无水吞服颗粒技术为例,这项技术采用创新辅料,能够有效掩盖药物不良嗅味,无需水服;药物进入胃中后快速溶出释放,发挥疗效。创新技术提高了儿童患者服药的顺应性,良药不再苦口,家长不再为给孩子喂药而苦恼。另据介绍,在新生儿基因筛查方案研发及应用方面,北京儿童医院目前已经有多项技术取得突破,现在只需要新生儿一滴足跟血,就可以筛查219种先天疾病(包括519个基因)。该技术已在北京儿童医院顺义妇儿医院试点。

  • 失能重残老人被列公共服务对象

        本报讯(记者 王琪鹏)由北京市民政局牵头制定的《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正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公众可在今日下班前以传真或电子邮件的方式向市民政局提出意见。

        本次公布的征求意见稿明确了政府责任,确定了基本养老服务对象。征求意见稿明确失能老年人和重度残疾老年人是公共服务对象,由政府提供限制土地成本的社会化养老服务。其中,经济困难的失能老年人和重度残疾老年人将由政府提供无土地成本、无建安投资(建筑安装)成本的基本养老服务。

        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将保障基本养老服务土地供给,设置专门的养老用地类别。对基本养老服务设施和提供就近养老服务的设施用地,且经民政部门认定属于公益性的,将采取无偿划拨土地方式,建设永久性就近养老服务设施。征求意见稿规定,将深化公办机构改革,把乡镇敬老院管理权全部移交至区民政部门,加快推进改造提升工程。征求意见稿还指出,到2022年,每个区至少建成一所区级公办养老机构和一所三星级特困供养设施;建成街道(乡镇)养老照料中心不少于350家;按照常住人口每7000至10000人建设一处标准,建成社区养老服务驿站不少于1200家。

        在加强基本养老服务保障方面,征求意见稿将制定基本养老服务对象服务清单及标准。对提供就近长期照护服务的养老服务机构,统一基本服务标准、价格水平、补贴标准和护理员待遇。对有意愿入住养老机构的经济困难失能老年人,按照一定标准确保住得起养老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