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疗心律师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 09     作者:

    律师沈腾多才多艺。

    本报记者 王琪鹏

    沈腾和他的委托人见面了。一进门,他就给对方鞠了一个躬。沈腾不是小品演员,而是一名律师。

    这是一个法律援助案件,委托人是一对痛失爱子的老人。在一起单方责任的交通事故中,老人失去了惟一的儿子。案件早已判决,但老两口儿却不肯罢休。十多年来,他们天天以泪洗面,把儿子的照片挂在身上,把给儿子“讨公道”当成了自己生活的全部。

    同事提前就跟沈腾打了“预防针”:这老两口儿不好打交道,这可是一场“硬仗”。

    “我代表全天下的儿子感谢你们。”老两口儿万万没想到,沈腾的“开场白”会是这样的,凝固的空气仿佛开始融化。

    “没有一个儿子不希望自己的父母这么爱着自己。如果能够有你们二位这样的父母,我们这一辈子足矣。您二老打的不是官司,您二老是对儿子没疼够,是用这种方式,想最后再给儿子做一件事情,这是大爱。”

    沈腾的话,句句说到了老人的心坎上。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击中了老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但作为儿子而言,您二老这个样子,他也会不安。老人晚年生活幸福,做儿子的才会安心。”

    说到这里,这对老人已经泣不成声。十几年来打官司,他们听到最多的是“撤诉”、“打不赢”,从来没人和他们这样说话。这些年来之所以一直告下去,不为别的,更多地是为争一口气。这一次,他们终于听到了最想听到的。

    “沈律师,我们不告了。您今天把我们心底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我们所有的目的都达到了!我们回去之后就好好过日子,开始新的生活!”看到老两口儿回心转意,沈腾也鼻子一酸。他叫住老人,叮嘱他们再上一次坟,把这个决定告诉给九泉之下的儿子。今后,把儿子的照片收藏好,不要再天天抱着照片度日。

    老人回去了。沈腾也为能够解开老人的心结松了口气。虽然法律援助的案件不会挣一分钱,往往还要费上更多的口舌和心思,但他毫不计较。“这就是律师,做的是良心买卖。”

    沈腾总是语气温和、面带微笑,让人感觉他更像一位“知心大哥”。沈腾说,好的律师应该是一名“心理按摩师”。在他看来,许多法律纠纷的根源多数是“心病”。只有心理上的问题解决了,法律上的纠纷才能得到更好地解决。就这样,一位专业的法律人,却经常充当起“心理医生”的角色。

    近年来,只要求1元钱赔偿的纠纷越来越多。这种“一块钱纠纷”并不是为了追求赔偿,而是追求一种心理上的平衡。“法律解决不了情绪问题。”在沈腾看来,有时候这种心理上的“按摩”,比法庭上的唇枪舌剑更有效果。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三国志》中的这句话,成就了沈腾独特的办案风格。沈腾的办公室位于北三环的一座写字楼,他的同事中,有好几位都是被他的风格吸引而来,有的还曾经是他法庭上的对手。很多时候,沈腾担任的是“被告律师”,但他却总能够赢得来自原告一方的尊重。一次庭审结束后,原告方坚持要请他吃饭,一场干戈化作玉帛。

    维护法律尊严,爱护每个生命;不是加剧对立,而是寻求化解;不是助长争执,而是寻求出路。在沈腾看来,这是法律的功能,也是律师的价值。作为律师,沈腾在曾经备受关注的“幼女救父”案中,推动了死刑案件“陪审团制度”的建立;作为海淀区政协委员,他建议在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建立知识产权派出法庭,推动了知识产权保护;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在太阳村认了2个干女儿和1个干儿子,这几名孩子都已经考入大学,沈腾资助了他们的学费。

    因为同名的缘故,人们常把他和演员沈腾联系到一起。律师沈腾也多才多艺,写过歌,拍过微电影,被同行誉为“最懂文艺的律师,最懂法律的文艺工作者”。而律师沈腾也曾经遭遇过死亡威胁,身上还有因为办案而留下的伤疤。在他看来,这些不过是为了“英雄梦想”而付出的正常代价。

    “任何一个案件,都关系着一个或者多个家庭,关系着多个个体的生命和人生。”沈腾说,律师是个有情怀的职业,也应该是一个有良心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