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老物件与新创意讲述书店之美

        本报记者 路艳霞 

        芳香书房、京剧书房、箫书房、科学运动空间,这是书店的配备吗?在1200平方米的全民畅读书店(郎园park),这些存在颠覆了人们对书店的传统认知。这一集阅读、美食、艺术、运动等为一体的复合文化空间近日获评2019年北京10家最美书店之一。记者日前探访了这家位于石景山区的京城最美书店。

        随时与老物件不期而遇

        一走进全民畅读书店(郎园park),就能看见一台有着80年历史的老式德国三角钢琴,这架西班牙国王定制的钢琴,在此延续着新生命,每天都有人弹奏它。

        郎园Park园区前身是博古艺苑古玩旧工艺品市场和京西北方旧货市场,自2017年起进行转型升级后,已成为一片艺术园区。如今,全民畅读与曾经的古玩市场展开“隔空对话”,颇具年代感的老物件儿俯拾即是。餐厅里放着的电动缝纫机产自伦敦,有50年历史。书桌上摆放的一个木框大镜子,一看就是出自老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熟悉的理发椅,隔着玻璃与图书相伴。中式的虎爪花架,即便是藏在一个角落,也不会逃过敏锐的眼睛。悬挂了一墙壁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已成为网红打卡地,400册杂志中,最早的是上世纪20年代的。漫步至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感受到时空交错的奇妙感。

        和全民畅读书店(特钢园)一样,这家店的图书也没有明显分类,逐渐往深处走去,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书,不知道会有怎样意外的发现。书店所售图书大多为人文类图书,每种书只有三本,一本样书,两本售卖。全民畅读品牌创始人兼CEO赵杰有自己精准的考虑,书店提供一本样书,需要卖十本书才能挣回来,但三本书的配备,既能满足读者的阅读,也能节约进书成本。

        在这家最美书店,不能错过的是与阳光、自然的全天候接触。正午时分,阳光毫无遮拦地洒满了整个公共阅读区,照在书上、手上,和自然对话、和图书对话、和自己对话,层次丰富。建在书店内的三个阳光花园,更让人有仰望星空的遐想。

        书店并不总是安静的,兜兜转转,全民畅读文具馆出现在眼前,再往里走,还藏着一家亲子书店。图书馆、亲子餐厅、阅览室、活动室一应俱全。两岁9个月的小梓钰一边吃着儿童套餐,一边向家人宣布自己的最爱:“我喜欢绿色。”

        运动也融进了文化空间,随意摆放的自行车,提醒着运动之趣。走到书店最深处,还能发现一个健身房,可提供格斗搏击、瑜伽健身、自我保护训练课等活动。它在提醒人们,脑细胞要动起来,腿脚也要动起来。

        读者来了就待上一天

        即便是中午,书店还是人气满满,看书、发呆、写点东西,整整一天逗留在此的人,绝非少数。

        李智元9时30分就坐在了桌前,他正在写一本自我健康管理的新书,“我可以在家里写,在单位写,但都不如在这里写。尽管偶尔能听到孩子的吵闹声,但这个空间会给我灵感。”他说,每当写累了,再翻翻书,就会感觉自己的世界变得更加开阔。18时走出书店,李智元觉得,自己内心的快乐无以言表。

        从事餐饮业的赵先生同样一待就是近10个小时,他在笔记本记下了日式咖喱饭、西班牙海鲜饭、红三剁等的具体做法,钢笔字迹端正,一丝不苟。他说以前疲于奔命,尽管开了多家店,但自己对中餐、西餐的了解还是皮毛。赵先生希望闲下来后,可以在书店学些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还有国际上流行的技术,“任何时候都是最好的时候,都需要提高自己。”

        在这里潜心提高自己的读者比比皆是。一位女士坐在老式缝纫机前,埋头学着什么,原来她正在利用休假时间学西班牙语,“大学有接触,我想上班后再巩固下。”刚刚辞职的刘亦乔正在埋头啃着一本《公司法学》,她想赶紧给自己充充电,接下来找一份更适合自己的工作。

        这个文艺空间同样吸引了老年人的到来。胡女士正在翻看一本《瑜伽全书》,老人家学习瑜伽已有两年,许多有一定难度的动作都能挑战。“瑜伽能治好多病,还能提升气质。”60岁的胡女士说。

        每到双休日,书店会有更多的读者到来。全民畅读亲子书店零售总监张影说,亲子书店每周都有活动,科学、自然、艺术、阅读都会涉及。“我们这里的太空课、昆虫课、音乐会,每次都有50人至70人参加。”在太空课上,老师运用垃圾袋、鸡蛋、绳子等,模拟宇航员如何着陆的情景,孩子们听得入迷。而对于成年人来说,室内音乐会、民谣演唱会,还有丰富的讲座、体验活动,让生活充满乐趣。

        以书店为入口带动文化消费

        “全民畅读一直倡导创造城市书店概念下的文化生活空间,建立城市精英人群文化生活聚集地。”赵杰说,到了明年5月11日,全民畅读就成立5周年了,“前5年是学习、积累,潜心研究商业模式,后5年我们会实现整体赋能、变现。”

        “全民畅读书店(郎园park)一年客流量35万人次,他们都是带着消费目的来的。”赵杰说,这家店经过一年试运营后,于今年11月1日正式开业,经过大数据统计,客流消费转化率为46.1%。此外,大数据还显示,北京各区域的人群都曾光顾这家店。

        “我们是以书店为导入口,为文化消费提供赋能。”赵杰说,经过多年的积累,他的思路日益明确,全民畅读的发展将定位于文化消费领域综合服务商。“全民畅读将以实体文化消费空间运营为载体,通过SAAS云平台赋能,整合文化新业态的融合发展,更进一步用供应链服务、内容服务、培训服务、金融服务等增值服务,全面赋能文化消费空间。”

        在赵杰的商业版图中,全民畅读书店(郎园park)犹如航空母舰,而亲子书店、文具馆、城市书房、艺术书店就如同小战舰。他笑称,“航母”不挣钱,但“小战舰”能挣到钱。接下来,他还会开“航母店”,也会与相关机构、企业合作开办“小战舰”。他说,全民畅读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书店明年将达到20家,还会走出北京开向外地。赵杰特别透露,明年在首钢园开业的全民畅读艺术书店,将集艺术展览、艺术市集等于一身,2000多平方米的空间令人震撼。

  • “我害怕拖后腿,踩不上节奏”

        本报记者 袁云儿

        5月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12月才在院线上映,导演刁亦男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着实让国内观众等了好久。该片依旧延续刁亦男擅长的黑色电影类型,但将故事发生地从寒冷的东北搬到了充满江湖气息的武汉,并由人气演员胡歌挑大梁领衔主演,桂纶镁、廖凡、万茜、黄觉等文艺片常客在片中担任“绿叶”。昨天,该片在京举行首映礼,刁亦男携众主演现身。

        片中,廖凡饰演的刑警队长重金悬赏缉拿胡歌饰演的在逃罪犯周泽农。陪泳女刘爱爱、周泽农曾经的好友华华、五年未见的妻子杨淑俊,各色人等各怀心事,相继被卷入这场罪与罚的追击旋涡。

        刁亦男的作品多为悬疑、犯罪类型,谈及这样的创作方向,他解释,这类电影都以非常有戏剧性、吸引人的故事作为前提,“拍出来能保证它是一部好看的电影。”相对于较小众的文艺片,这类强戏剧电影会更有观众和市场,不会惨到四处求人帮忙发朋友圈动员大家去买票。“观众多了,电影想传达的思想就有机会被更多人看到。”当被问及用哪种颜色形容《南方车站的聚会》时,刁亦男不假思索地回答是黑色,“因为这是部黑色电影,周泽农最后的经历也给人一种黑色的感觉。”

        武汉这座城市的魅力这次则被刁亦男最大程度地挖掘出来:多雨湿润的天气、混乱而富有生机的老旧小区、彪悍生猛的武汉方言、碧波浩渺的湖水、化装成摩的司机的警察、小饭馆的馄饨和牛肉面……刁亦男透露,一开始是因为剧本中有许多涉及湖水的场景,主创才把拍摄地锁定在武汉,因为武汉是百湖之城。片中所有演员都被要求讲武汉方言,来自上海的胡歌和来自台湾的桂纶镁为此都请了专门的语言老师练习,在台词上下了不少苦功夫。

        回忆起拍摄中难度最大的一场戏,刁亦男介绍,拍桂纶镁在馄饨店接头那场戏时,因为不慎走漏风声,大量当地居民聚集到拍摄地,“大家听说胡歌要来,就都来看,其实那场戏根本就没有胡歌。”为了保障安全,剧组只能封锁片场,夜里零时之后才开始拍摄,结果连刁亦男自己都被拦在外面进不去,只能靠对讲机跟片场联系。

        《南方车站的聚会》的主角多为社会边缘人物,男主角周泽农更是一个在逃罪犯。刁亦男坦言,边缘人物往往被忽视,但他们身上也有闪光的地方。“周泽农一开始是个随波逐流的人,被生活抛弃,或者说是逃避生活,但是当他的命运突然被转变、要面对死亡的时候,他有了机会想改变自己,他开始有了存在感。他面临的问题好像是一个哲学问题,就是我们怎样死。这也是所有人都要面临的问题。”

        饰演周泽农的胡歌说,这次拍摄经历让他想起了此前众主演为宣传影片跳十六步的感受。“他们其他几位演员在片场已经会跳十六步(胡歌没有这一戏份),我不会,也不擅长跳舞,所以在宣传展示中没有跟上步伐。这次的拍摄说实话我有点儿忐忑,害怕自己拖后腿,踩不上节奏、跟不上步伐,但我最后还是慢慢跟大家融入到一起。”据悉,影片将于12月6日上映。

  • 艺术家不同意,展方仍可办展?

        本报记者 王广燕

        今年3月,因被爆出遭到艺术家叶永青抄袭数十年,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走进了中国大众的视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位被抄袭的苦主尚未维权成功,又遇上了糟心事儿:近日,“西尔万原作中国首展”先是在上海展出,又于11月29日来到了北京,接下来还会在全国巡展,但西尔万本人并没有出现在展览现场——因为他并未同意此次展览。

        据此前媒体的报道,由建投书局、比利时雄狮画廊、左右美术馆主办的“西尔万原作中国首展”,共展出16幅西尔万的原作。策展人左右美术馆馆长张洁华表示,20多年前,比利时雄狮画廊主乔斯发现西尔万的创作才华,成为西尔万20多年的独家代理。此次展出的16幅作品,目前由左右美术馆及其藏家委员会收藏。据比利时雄狮画廊主乔斯的说法,抄袭事件后,很多中国人来到雄狮画廊,欣赏、购买西尔万的画。“这是一个机会。西尔万当然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后被中国艺术爱好者认识,抄袭事件让他有机会提前进入中国。”

        一边是心急开拓市场的画廊,一边是进行法律诉讼、无心办展览的西尔万本人,双方在此次展览上未能达成共识。自媒体账号“抄袭的艺术”曾发布西尔万的声明,西尔万表示:“策展方的确在数月前与我和基金会联系过,给我们看过展览方案,出于对我的作品整体面貌的负责和专业展览的角度,当时我们没有同意。我对展览地点、作品选择和呈现方式表示遗憾。”

        那么,艺术家本人并未许可的展览,展方有无权利举行?对此,中国美术馆副研究馆员魏祥奇认为:“代理画廊有代理协议,展览是雄狮画廊进行市场销售行为的环节之一;收藏机构拥有作品物权,拿出来展示,是不需要艺术家本人授权的。我觉得这个展览是没有问题的。当然最好的情况是和艺术家充分沟通,这样展览可以更好。”

        “雄狮画廊在这个展览前就已不再是西尔万的代理画廊了,西尔万已签了别的画廊。”上海明圆美术馆副馆长陈君达介绍,这批展出作品是左右美术馆从雄狮画廊处购买,买家尽管买下了作品,但作品的部分权利仍然属艺术家所有,因此,举办展览最好应该提前告知艺术家。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博士后邱治淼分析,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美术等作品原件所有权的转移,不视为作品著作权的转移,但美术作品原件的展览权由原件所有人享有”,西尔万部分作品国内首展是原作所有权人行使法定展览权的行为,根据中国著作权法第十条和第十八条的相关规定,本次展览行为并不构成侵犯作者西尔万的著作权。

        由此看来,展方举办展览的行为是合法的。邱治淼补充道,原件所有人行使物权应以不损害该作品著作权人的合法权利为前提。“如果西尔万在出售原作时对作品行使展览权予以了某种权利保留式的特别约定,则购买人应当遵守该约定。”同时,画廊或原作所有人在行使著作权法赋予的展览权的同时,不得侵犯作者的合法权利。

        只是,合法未必合情。展览各方不顾艺术家本人的反对,仅仅用16幅作品就仓促开启西尔万的“中国首展”,恐怕推广西尔万艺术作品的效果会大打折扣,也让人感到对艺术家缺乏足够的尊重。

  • 康辉首次出书谈人生经历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上周六,言几又书店官舍店大厅里的1000个座位早早坐满了人,书店门口等待签售的读者也排起了长队,这些满怀热情的读者特意前来见证央视主持人康辉首部随笔集《平均分》首发。

        康辉以“努力,不把平凡的人生活成平庸的人生”为题进行了主旨演讲。在康辉看来,绝大多数人过的都是平凡的人生,包括他自己,但平凡的人生并不代表无所作为。他认为,平凡却又努力不平凡的人生,或许才是大多数人可参考的人生范本。

        在《平均分》一书中,康辉对观众赋予的“播神”等称呼也进行了自谦而真诚地回应:“我不是‘播神’,也从未见过什么神。无限趋近完美的工作,只能靠每一次的认真仔细、小心翼翼一点点地积累。”

        这是康辉第一次写书,作为他前半生经历的回顾,在书中,康辉书写了高考的波折、“猫奴”心得、央视工作的爱与痛、与父母和妻子的情感,很多细节细腻生动。

        今年对康辉来说可算是不平凡的一年。在《主持人大赛》中,康辉凭借机智、专业又暖心的点评圈粉无数;在央视推出的《主播说联播》系列短视频中,康辉以更加轻松、活泼的方式讲述新闻,备受好评,不少媒体认为康辉已成为网红。对此康辉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网红。“但是这样的网红我愿意做,而且一定会做好。因为今天媒体的环境,大家获取信息的渠道特别多,我当然希望把想传递的重要信息,通过各种各样的平台和渠道,传递给更多、更年轻的朋友。”

        主持人这个职业在许多年轻人眼中自带光环,康辉则以多年的经验和感受提出了建议:“对于有志于从事这个职业的年轻朋友,我想说的是,不要着急,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要一步一步打基础和积累。还有就是要内心干净一点,眼睛纯净一点,对世界、对人永远有善良和关怀。这是我们的职业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