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老楼装电梯能否“一门一策”

        家住海淀区林大北路9号院4号住宅楼三单元、四单元的36户业主已全部签字,向该小区所属的社区居委会提出申请老楼装电梯。然而,因该栋住宅楼其他单元有个别业主拒绝签字,装电梯申请遭遇“一票否决”。目前,建设部提出推行“一门一策”方案,该份申请能否取得突破?记者深入小区现场调查。

        俩单元居民急盼装电梯

        11月27日下午,晴冷。海淀区林业大学北路9号院,10余栋砖红色6层住宅楼各自独立成院。对加装电梯的急切呼吁,来自其中的4号住宅楼。

        李俊华老人住在三单元2层。记者随几位业主进入老人家中,86岁的李俊华身穿红毛衣、外罩红马甲坐在小床上,她面色苍白,一头银发。56岁的范起芝负责照料老人的生活。她招呼记者说老人不能走路,也不会说话,但心里清楚着呢,会用点头、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意见。

        范起芝告诉记者,老人因患脑出血已瘫痪11年。老伴薛连雨曾是一名军人,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每天早、晚同范起芝一起用轮椅将老人抬下楼到外面透透风,“天天出去,到林业大学的花园里转转,老人出门高兴着呢,这儿看看,那儿看看,见到老邻居还打招呼。”

        2017年7月12日,薛连雨去世,老人自此再也没出过家门,“老人女儿年纪也大了,我们拽啊、抬啊,弄不动她。”

        “您想出门看看吗?”范起芝问老人,老人点点头,眼里突然有了一点光芒。

        接着老人却开始摇头。“她说不想出去,是知道没人能抬得动。”范起芝解释说。

        “要是楼上装了电梯,下楼不用抬轮椅,您想出去转转吗?”

        此时,老人突然激动地连连点头,眼圈儿开始红了……

        朝南的大房间内放着一台大轮椅,范起芝称这是以前老人出门遛弯儿坐的,这两年多来一直摆在家里。北侧房内有一台小轮椅,供老人在家里活动。

        不仅李俊华老人盼电梯,该单元五层业主林先生也盼着装电梯:“只要一装电梯,我就搬回自己家住。”他说自己身体不好,上下楼梯腿发软,头发晕。林先生自2003年搬到小院西门处小平房居住,至今16年没住过自己家。

        家住四单元6层、今年56岁的汪长海曾当过兵,转业后到一家建设集团任安全主管。听说记者进小区采访,他两手交替、扶着楼梯一步步挪下6层。老人说,2018年6月15日,他在一建筑工地施工时不幸被绊倒,右髌骨骨折,只好提前退休,现在右膝盖内还打着钉子,“平时走平路还行,爬楼时这边左脚一落地,右腿就撕心裂肺般地疼,我们盼星星盼月亮般地盼电梯。”

        今年58岁、家住三单元6层的梁万福也是当兵出身,目前爬楼没问题,但看着眼前的这些老人,梁万福也怕自己有爬不动楼的那一天,担心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再没机会安装。今年4月起他开始在邻居们、居委会及其他各方奔走呼吁装电梯,至今该栋楼三单元、四单元共36户邻居已全部签名,“我们两个单元百分之百签名要求装电梯。”梁万福称。

        但是,因为该栋楼一单元、二单元及五、六单元有业主并不签字,“居委会认为全楼签名并没有达到百分之百,不给向上打报告。”多名业主反映,他们的申请被搁置。

        申请能否突破“一票否决”

        4号住宅楼一共6个单元。记者了解到,该栋住宅楼之所以未能实现全部业主百分之百签字,一是一、二单元有业主已将房子出租,在五单元、六单元中,又存在一户拥有多套住宅情况,这无疑加大了业主百分之百签名的难度。

        “有的业主联系不到,租房中介说要为业主电话保密,租户也不给业主电话。”梁万福称。记者看到,其手中握有三单元、四单元36户业主的签名表,表上标明着“楼门号”“同意安装”“不同意安装”“住户签字”等4项,36户业主均在“同意安装”栏内打了对钩,并签上了名字。签名表右下角,还盖有海淀区学院街道768厂居委会公章。

        大家签名的依据是附近14号院13、14号楼即将启动电梯安装。记者在一张情况调查表中看到,电梯位置设于单元楼梯间外面,电梯井道主体采用钢结构,三面玻璃围护,电梯免费安装,有偿使用。住宅楼一层不收费,二层以上至六层每月使用费分别为50元、90元、120元、150元和170元,电梯使用期为20年,保养、更换配件、电费等全部费用由加装电梯的运营主体承担。

        尽管有两个单元全部业主签字,但该社区所属的768厂社区居委会则要求,必须整栋住宅楼业主百分之百签字同意,才能向街道办打报告申请。

        这让梁万福和邻居们犯了难。“我们周边小区,也有单元门独立装电梯的,三单元、四单元同其他单元也没有共同使用的公共设施,”梁万福还特地向记者出示一则新闻报道,今年7月1日,在老旧小区改造政策吹风会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一副部长表示,老旧小区加装电梯应因地制宜,一个楼门一个方案可全面推开。

        11月29日上午,4号住宅楼二单元楼门长白玉告诉记者,一单元、二单元确有业主已将房出租,也有业主不签字,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反对装电梯。小区已入住20年,很多老人爬楼困难,“大家也都盼着能用上电梯。”白玉说,以前政策是坐一次电梯刷一次卡交一次钱,可目前政策按月收费,坐不坐电梯都收钱,且每个月都收,有业主退休金比较低,也有业主会每年到孩子家住几个月,感觉不划算,就有业主不太愿意签字。

        白玉表示,作为楼门长,又考虑到装电梯是老人的切实需求,她会带头签字同意装电梯,“我还可以帮着和一单元、二单元的邻居们进行沟通,争取大家都能签字,一起装电梯。”

        “一门一策”没有技术障碍

        业内人士卓宁多年来一直奔走在老楼装电梯工作一线,她告诉记者,“一门一策”更为个性化,能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从老楼装电梯实际操作中看,要实现整栋楼一个声音,比较困难。”

        卓宁分析,要求整栋楼业主百分之百同意加装电梯,应该是基于三个原因:一是一次加装可以避免地下管线来回开挖,否则不仅造成浪费,也给居民生活带来不便。二是加装电梯企业会考虑成本问题,一次施工只为一个单元加装电梯的成本,肯定要高于一次为一栋住宅楼加装电梯的成本。三是整栋住宅楼同时施工,扰民时间较短,且也能符合住宅楼外观设计风格一致。

        但卓宁同时透露,在实际实施中,因为要求一栋住宅楼全体业主都同意很难,所以往往这个时候,考虑到大多数老人、老楼迫切需要加装电梯,街道办、居委会等相关部门会介入协调,做大量的说服工作。“‘一门一策’在技术上并不受限制,目前在北京各区也多有‘一门一策’加装电梯情况。”卓宁说。

        街道办居委会表示将上报协调

        768厂社区居委会、海淀区学院路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因刚接手该项工作,会详细了解相关政策,并将问题上报领导协调,以期解决。

        768厂社区居委会一负责人称,其接手该项工作时,被告知按照国家政策要求,须4号住宅楼全部业主签字才能加装电梯。至于有关“一门一策”的尝试和推行,相关政策有无“一票否决”等规定,该负责人称自己会再深入了解相关政策,也会将具体情况上报领导。

        海淀区学院路街道办民政科一负责人回应,在老楼加装电梯的实际执行中,原则上是要求“没有一户反对”,“最开始是只要一个楼门同意装就可以加装,但是这个楼门装好后,又有其他楼门要求装,这样还得再次开挖管线,所以后来就要求整栋住宅楼同意,再进行安装。”该名负责人表示,她非常理解老人的需求和心情,会将情况向领导汇报。

        记者将持续关注该问题进展。

        本报记者 张淑玲 文并摄  

        记者手记

        民生工程请向前一步

        采访归来,李俊华老人那苍白的日久不见阳光的脸和唇,一直闪现在记者眼前。而在一栋栋老旧的住宅楼中,一个个单元的台阶之上,被长期困在家中难见天日的,相信还不止李俊华一位老人;扶着楼梯、拖着疼痛的双腿爬楼的,也不仅仅只有汪长海……

        所幸,有了老楼装电梯这一民生工程。记者了解到,老楼加装电梯自2017年实现“零”的突破后,当年增设电梯就达459部。据统计,至今,北京中心城区需要加装电梯的老旧住宅尚有25万余个楼门,其中符合增设条件的也有15万个。

        一级台阶,对于老人特别是失能老人而言,也是难以逾越的障碍。为将该项民生工程办好,北京在2010年10月出台了《关于北京市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的若干指导意见》,后又出台了《北京市2016年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等相关政策。有了政策的加持,两年来老楼装电梯一步步突破了技术、资金等障碍:在技术上,从电梯的统一制式,提升至可根据楼门的大小形状实现电梯订制;在资金上,从过去动辄每家交数万元,到目前政府补贴、相关企业出资支持等多种形式,从而解决资金问题。

        然而众口难调。在老楼装电梯的实际进程中,“民意”成为其中最难协调、也最难突破的一道关卡,老楼装电梯正陷入“一票否决”的困局。一栋住宅楼,也许仅仅因为一名业主“不签字”,从而令整个工程搁置,令更多老人在看到希望的同时,又陷入深深的失望。

        不可否认,“一票否决”有其合理性,可以统一风格,可以节约资源,可以避免矛盾纠纷。但若一刀切地实施,会让大多数迫切需要电梯的老人深感无助。

        难调也得调。目前,住建部倡导全面推行“一门一策”方案,北京各区也有“一门一策”加装电梯的实际经验,若能全面推广,势必会成为老楼装电梯突破限制和障碍的一条有效途径。政策利好,申报手续简化,多部门介入协调,才能更好推进老楼装电梯,让这项民生工程更加深入民心。 本报记者 张淑玲  

        律师说法

        “一门一策”符合《物权法》

        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律师包华认为,老楼加装电梯是针对建筑物的共用设施设备的增设,“应该说,这种增设若相关利益方同意、认可,就可以做。”

        包华分析,在目前老楼加装电梯实施中,出现“一票否决”、即“只有全楼都同意,都签字了才能装”等问题,实质是为了回避公共决定带来的政策风险,或是说为了回避日后可能产生的争议纠纷。

        从另一个角度看,一栋住宅楼的规模,动辄六七个单元或是十几个单元,要求所有楼门对加装电梯都表达“同意”,这也相当困难,比如一单元要求装电梯,六单元有业主可能因不需要,不关心,也不愿意表达,所以不签字,“三单元、四单元先加装了电梯,是否会引发日后的争议,和五单元、六单元有多大关系,这些需政府相关部门预先判断。”

        就相关楼门加装电梯的使用而言,应该说是供该楼门业主共用,这些设施设备并非由整栋楼业主共用。在《物权法》规范上,并没有强制性要求整栋楼必须达到“百分之百”,对于公共设施的管理,《物权法》所要求的是“过半”,即超过一半业主同意即可。而相关部门所要求的“百分之百签字”,可能是取决于工作便利,是对于日后有可能存在的业主与业主之间的不同意见做一个预防。

        包华称,从法律意义上讲,三单元、四单元加装电梯是由两个单元全体业主决策,和该栋住宅楼其他业主并没有利害关系,没有影响到其他业主的权利,故从法律角度而言,两个单元的业主可以自行决定内部事务。

  • 新风南里清拆40余地锁

        西城区德胜街道新风南里3号楼下,见缝插针装满了“铁三角”地锁,且装设之风愈演愈烈。今年11月13日,本报以《一住宅楼下私装30余“铁三角”》为题,对该小区业主利用空地、旧自行车、旧椅子等抢占停车位、由此引发多起争车位纠纷进行报道。

        问题见报后,德胜街道办立即响应,进入现场核查。新风南里3号楼位于新风街西侧,是德胜地区一个典型的老旧小区。小区内共住有居民100余户,因物业权属移交,职责划分尚不明确,部分居民在小区内私装地锁,导致大部分居民想停车却因地锁占位,车辆难以停放。

        核实相关问题之后,德胜街道办详细记录地锁位置,同时联系施工方共同制定拆除方案。11月13日下午,街道办及时启动“街道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机制,组织交通、城管、工商、安全、食药、卫生、公安等相关职能部门,在该小区所属的新明家园社区居委会及街巷物业公司配合下,当日14时赶至现场,将位于3号楼北侧的地桩地锁全部拆除。其中,有的地锁上因停放了车辆,难以清拆,施工人员还利用机械设备将车辆吊起,并将地锁拆除。

        该次行动共出动执法力量14人,保安20余人,执法车辆3台,共拆除地桩地锁40余个。为保私装地锁之风不死灰复燃,该街道办城管部门同相关职能科室建立联合协作机制,同时协调社区居委会及街巷物业公司,引导居民监督并参与共治。

        截至目前,该栋住宅楼下已恢复秩序和宁静,且无一复装。下一步,该街道办还将建立并推行自治停车管理新模式,从根源上缓解停车难。         王梦桐 文并摄  

  • 密集电杆拉线霸占人行道

        最近,笔者在丰台东路和丰台南路交叉口东南角发现很多电杆拉线,密集集中在该处人行道上,严重影响正常通行。

        该段路旁有一街心公园,一位老人正带孩子玩耍。老人反映,夏天时他推着孩子经过该处,孩子的手就被铁拉线剐伤,“一不注意就被剐伤,残疾人车辆、童车,想通过这儿也很难。”

        笔者细看发现,在该处人行道长约5米、宽2米多的区域内,有10余根电杆拉线,一端固定在人行道上,一端斜拉在线杆上,每根拉线还由1根至4根不等的铁线拧成。这些拉线有的用塑料筒包着,有的只光秃秃裸露着。拉线与拉线间,有的间隔1米,有的间隔约10厘米。此外,还有3根电线杆竖在人行道上。

        人行道东侧,密布有多家饭店、超市、宾馆和居民小区,向南是街心花园,西侧则是造甲村公交站、地铁9号线丰台南路站及丰台医院,北侧则有幼儿园、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附属中学等多家单位,人流密集。

        笔者希望相关部门到现场核查,对于这些电杆拉线能合并的合并,能撤销的撤销,消除交通隐患,方便居民出行。锋利 文并摄

  • 空调不暖 乘客难抵寒冷

        “昨天寒流来袭。可今天早上我乘坐的653路公交车空调不热,车里特别冷。”乘客李先生11月25日反映,当时他要求司机开空调,司机称刚出车,得等一会儿车里才暖和,“可一路50多分钟车程,车里自始至终没暖和起来。”李先生建议,每辆公交车出站之前,司机应先开开空调预暖。

        王先生也反映,其在早高峰时段也常坐公交552路,感觉车厢里的空调暖风没温度,“是不是公交没开暖风?”王先生称,乘客们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围巾、帽子,还觉得车上太冷,有的不停搓手、跺脚取暖。

        对于乘客们的询问,公交车司机及车队的解释基本一致:北京公交集团规定,车厢温度低于11℃要开启暖风,司机们在运行时都打开了空调暖风,但由于车载空调制热升温慢,乘客上下车门反复开启,导致车内温度下降快,车内温度才比较低。

        对于公交方面的解释,王先生及其他乘客并不认同。他们表示,如果车载空调制热升温慢,司机出车前可以提前开启空调暖风系统,做好预热工作,提升乘客体验感。另一方面,建议司机出车前对车辆空调系统进行检查,发现问题及时报修,别让问题空调车上路。

        马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