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在老教堂,与诗意的书香邂逅

        本报记者 路艳霞

        进入模范书局诗空间,来自山东威海的董先生一直被惊喜包围,他用心寻觅着散落在各处的好书、好物、好景,收获着孩子般的满足感。“书店里有好多个梯子,我想这寓意着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董先生的感受是敏锐的,而让他收获惊喜的模范书局诗空间近日获评为2019年北京10家最美书店之一。

        诗意遍布每一个角落

        掀开不起眼的布帘子、踩着吱吱呀呀的斑驳木地板,一个舒朗、开阔的诗意空间就在眼前。模范书局诗空间的美,需要寻找、发现,很多时候,它的美会让人在不经意间错过。

        书店位于佟麟阁路,在始建于1907年的中华圣公会教堂旧址内,也是国内唯一的教堂书店。高耸的穹顶、迷人的八角亭天窗、彩绘的玻璃、铁艺的书架是空间最显眼之处,艺术摆件、文创产品则散落在各处。响彻空间各个角落的音乐,陪伴着书,更陪伴着每一颗心灵。

        这里售卖的图书以文学、艺术、历史、人文为主,图书分类显然不走寻常路,分类标签充满了诗意。贴在书架边上的标签五花八门,历史类书籍被冠名“重逢历史”“经过折断的记忆”,民国读物叫“民国往事”“旧雨”,诗歌类读物名曰“与李白喝酒”“剪雪入诗”等等,这些标签灰底白字,如同雕版印刷出来的。

        诗歌主题读物当然在诗空间拥有“至尊”地位。在一层高大书架上,至少有3000册诗集,而拾阶而上的二层,是一个10平方米的特别“诗空间”,中国现代新诗史上的第一本诗集——胡适的《尝试集》,以及徐志摩的《志摩的诗》分别安放在两个玻璃罩里,早已离我们远去的诗人好像在与人遥相对话。在诗集的四周,皮座椅、老唱片烘托出岁月感,共同述说诗意的沧桑。诗歌的历史在这个小小空间不断延续,书桌上,有民国诗集的影印版图书。书架上,当今诗人们的诗集、文集以签名本、毛边书的面目出现,《水汪汪的晚霞》《早起的头发》《封面秀》《北京往日抄》均为书店少有的品种。

        历史回荡在每一个细节处

        在模范书局诗空间的深处,围绕在咖啡区四周,多个书架陈列着上千种旧书,很多书早已泛黄,沉淀着历史和记忆的老书,被人捧在手里成了宝贝。

        旧书均来自个人捐赠和旧书市场,这也是模范书局推出的“让温暖更温暖”计划。《悲惨世界》《窗外》《简明中国哲学史》《镜中缘》上分别有“北京第三十八中学““中国科学院古脊椎所阅览室”等印章,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于1980年的《简·爱》的扉页上,留下了娟秀的字体“李晓红 80.10月于书市”。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书为共享图书,只能在书店阅读。

        手捧《简·爱》,63岁的杜锐利仿佛回到了45年前,那个时候她18岁,正对未来生活充满美好向往。杜锐利说,她还想找找武侠小说,金庸、梁羽生、古龙的小说是她有了孩子后的最爱。和杜锐利一同来寻找旧日阅读时光的,还有65岁的裴春林。她在旧书中,发现了诗人海子的诗集,还有《静静的顿河》。裴春林说,小时候捧着一本书的忘我阅读,在工作后变成了梦想,退休后这个梦想重新回归,“能重拾小时候的时光,补充自己的精神营养,太幸福了。”

        和旧书遥相呼应的,还有位于一层的雕版印刷空间。两台古登堡印刷机,木制的产于1450年,金属的产于1908年,而明代雕版线条细腻,画面生动,这些都是由模范书局创始人、诗人、出版家姜寻在国外、国内收藏而来。在这个区域,读者还可以亲手体验一把雕版印刷。

        雕版印刷的故事还在延续,就在雕版印刷空间的二层,是一个线装书体验空间,莫言的《大风》、芒克诗选《天空》均陈列着雕版印刷线装书,一派古雅之风。姜寻说,《天空》的用纸为福建德化县茜坑村胡氏所造“玉扣纸”,这个老作坊的纸张一度用于香烟包装和盐焗鸡包装,但日后,光是姜寻的线装书印刷用纸,就可养活这家作坊。

        还是在这个区域,一个大案几上,整齐排列着针插、压纸器、刷子、锥子、刻刀等线装书制作工具,这里曾开展线装书体验课。姜寻对这些工具早已熟络,看到一本书的线掉出来了,他立刻动起手来。

        拂去尘埃让老教堂新生

        去年这个时候,当姜寻推开老教堂大门的时候,这里空空荡荡,蛛网密布,最终花费5个月时间修整,老教堂焕发出新生命,并于今年世界读书日正式与读者见面。

        “光是清洗墙面,我们就花了一个月时间。”姜寻说,整个墙面清洗面积有1000平方米。老教堂的彩绘玻璃早已荡然无存,姜寻靠专业设计,装上明丽、时尚的彩绘玻璃,让老教堂充满了现代感。之前租用这里的企业曾经把教堂的墙壁涂成白色,他们就找来资料和旧照片,将墙壁恢复成古朴的原砖色。姜寻的强迫症也发挥到了极致,因为对造型、颜色不满意,光是铁屏风设计稿就改了20稿。

        3年前,姜寻和妻子在天津过年,天津第五大道的安里甘教堂,让他们在寒冷的大年初二待了两个小时,姜寻也第一次有了做教堂书店的想法。回北京后的多方寻找,还有两年的不断沟通,姜寻的教堂书店梦才终于实现。

        事实上,这家模范书局诗空间是姜寻开的第四家书店。此前,他已开过三家书店,分别是杨梅竹斜街民国小楼店、戏剧特色前门艺术中心店,文化设计以及展览特色的金融购物中心店,“从最初,我就是打算通过老房子的新生来表达我们的理念,即拂去尘埃、裸露历史、展现新生。”姜寻个人的喜好和事业的追求也深深嵌进了空间,他热爱诗歌写作,光是今年国庆节期间就写了九首诗。雕版印刷同样是他的热爱,多年前就是他事业的一部分。

        “我们不希望把诗空间打造成为网红店或者游乐场所,而是希望它成为传播正能量的阅读空间。”姜寻有自己的书店信仰,他说,如果没有好书,这个书店就不是好书店。他相信,纸书才是真正的纯正阅读,如此可贵之物不该被抛弃。

        70后姜寻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从小痴迷阅读,至今个人藏书已达7万册,“开书店的过程,也是我成长的过程。”姜寻说,过去他享受坐拥书城的感觉,但遇到许多热爱书籍的朋友后,他抛弃了独享阅读之乐的“自私”,而将自己的选书之趣、美学追求、古老意趣,以开放、包容的形式,呈现给更多人。

        “西城区今年有30个文物空间腾退出来。”姜寻说,他还在继续寻找“老房子”,并将继续为它们注入新活力,下一个最美书店在哪里?姜寻说,这要保密。

  • 99岁军旅作家宫洁民去世

        本报记者 王金跃

        据本报记者独家获悉,原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团长、著名军旅作家宫洁民11月25日下午四时二十分在解放军301医院去世,享年99岁。他的追悼会将于12月1日上午在301医院举行。

        宫洁民1921年11月出生于河北省高阳县旧城石庄村。1939年参加革命,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宫洁民的次子宫五一昨天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他说,1939年,父亲以教师的身份从事地下抗战工作,期间认识了冀中白洋淀活跃着的一支专门打鬼子和汉奸的“水乡雁翎队”。宫洁民与雁翎队队员吃住在一起,写出《威震水乡的雁翎队》一文,发表在《前哨报》和《晋察冀日报》上,引起了军旅作家徐光耀的重视。1949年,徐光耀约他二次采访了雁翎队的队长赵波,最后由徐光耀执笔写出了小说《小兵张嘎》,八一厂据此拍摄成同名电影,成为了红色经典影片。

        1943年,宫洁民在冀中抗日大学三分校受训期间,听说附近的北岳平山县下盘松村有一位拥军模范戎冠秀,就前去采访,最终写出了《赞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一文,稿件在《晋察冀日报》发表后,在边区军民中掀起了一股学习“戎妈妈”的热潮。1944年2月,晋察冀边区政府和晋察冀军区授予戎冠秀“子弟兵的母亲”称号。后来军旅作家胡可跟踪采访,用8年时间写出了话剧《槐树庄》,连演8年。1963年,著名导演王苹拍摄了同名电影。

        1951年,宫洁民从203文工团的指导员调到志愿军68军当战地记者,听说了文工团女队员解秀梅冒着敌机轰炸抢救伤员的事迹,采访后写成了《跨过鸭绿江的女兵》一文,让全国人民都认识了解秀梅,她也成为志愿军中唯一一位获得一等功的女兵。作家巴金根据解秀梅的英雄事迹和多方采访,于1961年创作出小说《团圆》。长春电影制片厂1964年根据该小说拍摄了电影《英雄儿女》,片中刘尚娴扮演的王芳的原型就是解秀梅。

        1953年,宫洁民所在的68军奇袭白虎团后大胜,他采访后写成《奇袭白虎团》一文刊登在《志愿军报》上,后被《人民日报》海外版转载。八一电影制片厂根据“奇袭白虎团”事迹拍摄了《奇袭》和《打击侵略者》两部电影。山东省话剧团据此编成样板戏《奇袭白虎团》,著名快板艺人梁厚民先生编成长篇快评《奇袭白虎团》。

        宫洁民也是《北京晚报》的通讯员,1990年起,陆续在晚报上发表了《访八一电影制片厂高级化妆师流虹》《看著名演员曲云饰演的“母亲”、“阿妈妮”》《访袁霞参演〈永不消逝的电波〉》《八一厂饰演“首长专业户”的著名演员李炎》《将军演员王晓棠》《访饰演〈林海雪原〉“小白鸽”的师伟》等人物特写。

        宫五一告诉记者,1983年父亲宫洁民退休后,义务到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当讲解员,一直坚持很多年。临终前宫洁民对子女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讲不了了,希望你们替我去讲。”

  • 甄子丹:《叶问4》是我的最后一部功夫片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叶问》系列拍到现在,我觉得差不多了,很感恩。希望这四部能在中国电影史上写下宝贵的一页,我会继续探索演员之路。”在昨天举行的电影《叶问4》发布会上,甄子丹宣布该片将是他拍摄的最后一部功夫电影。

        距离第一部《叶问》电影已有11年,作为这一系列的最终章,这次叶问要走出国门,还打进美国海军陆战队军营,以一场巅峰对决为这一系列画上句号。

        形意拳对阵太极拳,将是片中动作戏的一大亮点,与甄子丹对阵的,是动作演员吴樾。发布会上,他爆料自己曾看了好几遍《叶问》,亲眼见证影厅里的观众为叶问的功夫鼓掌叫好。这次他在《叶问4》中饰演太极拳掌门人万宗华,最初性格有点高傲,但最后和叶问并肩作战。拍摄形意对阵太极这场戏时,吴樾曾听说甄子丹一秒钟能打出七拳,但在二人练习套招时甄子丹一秒钟也就打了两三拳,“结果正式开拍时,我眼花缭乱,眼前全是甄子丹的拳头。”这场戏剧组拍了将近十天,且最终将以单手打单手的形式呈现。

        与前三部相比,这次《叶问4》还将讲述更多跟李小龙有关的故事。饰演李小龙的陈国坤透露,上一部没有太多空间讲述叶李之间的师徒感情,这次将弥补这一点。甄子丹还回应了昆汀新片《好莱坞往事》涉嫌不尊重李小龙一事,他认为该片吐槽和贬低李小龙是一种不尊重人的行为,而《叶问4》将把李小龙最正面的形象展示出来。

        回忆起这11年来饰演叶问的经历,甄子丹颇为感慨。他说当年黄百鸣找他拍《叶问》时根本没想到这个系列能得到观众这么长时间的喜爱,成为华语功夫片的代表作。当被问及这次是否压力较大时,他笑言称反而没有压力:“很多成功电影都不能过两部,到了第三部质量会滑下来。《叶问》前三部都得到了观众的喜爱,第四部我们也有信心不会让大家失望,给这个系列留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谈及这些年的成长,甄子丹慨叹自己“越来越老了”。不过,他说人老了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年龄增长意味着有更高的智慧,对人生的琢磨有一定的收获,他特别感谢观众对他的一路支持。

        随后,甄子丹宣布《叶问4》将成为他的功夫片封山之作。“作为演员,三十几年我拍了77部电影,有些电影得到观众喜欢,有些电影没得到观众喜欢。拍《叶问》之前我比较喜欢时装电影,大家说他怎么可以演叶问?拍完《叶问》后大家又说,甄子丹怎么可以演别的?我觉得往前探索、进步,才是生命的意义。”在与练拳的木人桩合影前,甄子丹用笔在桩上写下了“再会”二字,作为他留给叶问这一角色的告别之言。影片将于12月20日上映。

  • 高以翔猝死,“虐星”综艺需反思

        木婉清

        昨日凌晨,台湾演员高以翔在录制综艺节目时突发晕厥,经抢救仍不治身亡。网友们纷纷哀悼高以翔意外离世,而其正在录制的一档户外真人秀节目,也由此成了众矢之的。

        据相关报道透露,高以翔凌晨录制的户外真人秀节目《追我吧》,是一档定位于“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的高强度竞技节目,节目中设定艺人要与专业体能水准很高的素人对决,在浙江宁波的CBD城市赛道中穿越无数障碍。所谓的城市赛道,包括了多种难度极高的大型装置:“蜂巢虫洞”,类似于迷宫,需要嘉宾在不断尝试中找到最佳的通过路线;“平衡滚筒”,要求嘉宾在两个旋转的滚筒上迅速找到身体平衡点,以最快的速度通过;“爬楼速降”,参与嘉宾需要吊威亚爬70米高楼登顶,然后通过一个索道,滑向对面大厦的顶楼。

        从已播出的节目效果看,这样难度极高的设定显然增加了节目的可看性。前几期节目中,艺人因恐高放弃比赛、被高能追逐者疯狂碾压的心理刺激,以及高空速降等项目的视觉效果,几乎成了新节目的看点。可是,意外就这样突然降临,而且还发生在一个本来可能要做专业篮球运动员的高以翔身上。事故发生后,不少舆论将矛头指向了节目的高难任务设定,以及国内综艺的录制恶习上。

        国内大多数综艺节目的录制时间都集中在深夜,艺人常常要熬夜录制,延工延期甚至直到凌晨。据称,《追我吧》的节目录制几乎都在凌晨开始,到清晨五六点才结束,再加上节目中对艺人体力的极大消耗,身体的损伤几乎难以避免。有观众指出,前几期节目中拳王邹市明、体操冠军李小鹏也曾参加,但他们在录制过程中就纷纷出现过体力不支的情况,毕雯珺、范丞丞录到多次呕吐,李振宁录到去急救车上吸氧。黄景瑜、陈伟霆家的粉丝说过多次强度太大,怕出问题……

        对艺人来说,参加高风险节目虽是一种双向选择,但因为能增加曝光度又能带来收入,很多时候只能咬牙坚持。在节目录制过程中,艺人即使觉得难度太大、无法支持,也都要依靠自身的忍耐力,上了节目就像赶鸭子上架,玩不好不行,不玩也不行。这种情况下,承担着保护艺人生命安全职责的节目组,其实就有相当大的责任,应该提前预估艺人身体状况,实时了解和体察艺人生命体征,而不是一味追求节目效果,刺激艺人挑战个人体能极限。

        毕竟,“虐星”节目的现场意外并不是第一次发生。2015年,本报就曾报道过综艺节目的“虐星”现象,《火线英雄》中训练明星消防员钻火圈、跳悬崖、高空走钢丝,演员迟帅就因体力不支而当场晕倒。而在一档跳水节目中,更是出现过释小龙的工作人员溺死的意外事故。好好的综艺节目,本来只是为了娱乐大众,最终却是由艺人的生命健康去买单,难免得不偿失。这次大家心目中“最好的王沥川”高以翔不告而别,不应该只让人喟叹生命无常,更应该对国内综艺界的“虐星”陋习提出明确的警示。奉劝国内的综艺市场,以后还是不要拿艺人的生命去博收视了。

  • 《血沃中华》动情演绎革命先烈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李大钊、杨开慧、赵一曼、方志敏、江姐、刘胡兰、狼牙山五壮士、八女投江……由中国煤矿文工团出品制作的大型音乐诗剧《血沃中华》26日在国家话剧院首演,在饱含深情的音乐与诗中,演绎了一群为中国革命前赴后继,以热血染山河的革命先烈。

        《血沃中华》是中国煤矿文工团2019年的重点剧目,也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70华诞的献礼之作。由著名演员郭凯敏、贾雨岚领诵的《曙色》一开场就点燃现场气氛,把大家带入被敌人蹂躏践踏的旧中国和压迫下怒吼的艰苦岁月;紧接着,李大钊率众学生出现,让观众体会到革命先辈追寻革命道路、传播马列主义的澎湃激情;周文雍和陈铁军在刑场上的婚礼,又让观众沉浸在革命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氛围里;方志敏在狱中描绘出的“可爱的中国”令人心潮澎湃。狼牙山五壮士、杨开慧、左权、赵一曼、江姐、刘胡兰、董存瑞……一个个革命先烈陆续登场,令在场观众为之动容,泪光闪烁。

        中国煤矿文工团有近百名演职人员参与此次《血沃中华》的排练及演出工作,从策划立项到舞台呈现周期一年有余,不仅有观众们熟悉的郭凯敏、贾雨岚、徐涛、刘晓翠、金铭等知名演员,还有许多是文工团话剧团的青年演员们。

  • 中国写实画派展出15年创作精品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靳尚谊、艾轩、杨飞云……这些中国写实画派名家的画作,昨天在嘉德艺术中心集中亮相。由中国写实画派与嘉德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中国写实画派十五周年展”,展出31位艺术家的148件作品,今日起正式对外开放。

        2004年初春,艾轩、王沂东、杨飞云、陈逸飞等艺术家在北京成立了“中国写实画派”,并很快聚集了31位热爱写实绘画,并持久探索写实艺术的艺术家。在开幕现场,中国写实画派创始人之一、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表示,“15年来,同道们相互启发切磋,大家受到社会和学界极大的鼓励与帮助,在艺术上各自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写实绘画在我国的绘画艺术史上似乎才刚刚开始。我们这些正在路上的中国写实画家还需要不断的努力。”

        在展览现场,大型油画《热血五月·2008》吸引了广泛的关注。它是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由26位写实画派艺术家连续奋战14个昼夜集体创作的。这件作品曾于2008年嘉德“赈灾义拍”上拍出3350万元的高价,并将所得款项捐赠给汶川地震灾区,用于震后重建工作。《热血五月·2008》不仅在中国当代艺术创作的历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同时也是这群志同道合的艺术家们凝聚力的体现。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