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行走鄱阳湖

        李培禹

        鄱阳湖,满目碧水盈盈。

        烟波浩渺的湖水中,100多种、数以万计的夏候鸟,在这里休闲嬉戏,偶尔几声鸟鸣,更衬托出中国第一大淡水湖的空旷与辽阔。

        鄱阳湖夏候鸟、冬候鸟,还有留鸟,加起来共有425种,其中白鹤、东方白鹳等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的世界珍稀鸟类就有9种。它们因这里得天独厚的生态气候环境,得以繁衍栖息。12月6日,首届鄱阳湖国际观鸟周将拉开帷幕。这是鄱阳湖“候鸟天堂”首次向世人掀开神秘的面纱。

        鸟的天堂

        我跟在李跃身后去看鸟,显然鸟儿们很熟悉这个身影,它们并不惊慌,有的还扑棱棱抖动起翅膀表示欢迎我们的到来。

        最早知道鄱阳湖,还是在地理课本中:她位于江西省北部,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春季水涨,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河汇一湖,丰水期湖水面积可达4000多平方公里,当地人称其为“海”。秋去冬来,湖水自南向北在九江市湖口县石钟山附近汇入长江,水落滩出,湖面水域仅留四五百平方公里,而大量的滩涂、湿地、草洲、芦苇丛,成了越冬候鸟们的天堂。每年秋季,来自俄罗斯、西伯利亚严寒地带的数十万羽冬候鸟飞到这里过冬,成为世界奇观。最新的统计数字,鄱阳湖夏候鸟、冬候鸟,还有留鸟,加起来共有425种,其中白鹤、东方白鹳等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的世界珍稀鸟类就有9种。它们因这里得天独厚的生态气候环境,得以繁衍栖息。

        我跟在李跃身后去看鸟,显然鸟儿们很熟悉这个身影,它们并不惊慌,有的还扑棱棱抖动起翅膀表示欢迎我们的到来。李跃是都昌县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在这个岗位上已经11个年头了。候鸟飞来飞去,他坚守如初。有人说,这个李跃啊,鄱阳湖是他的家,湖中的候鸟是他的命!李跃教我识别他的“命”: 白琵鹭、须浮鸥、青头潜鸭、白额雁、苍鹭、黑冠鹃隼、卷羽鹈鹕、棉凫、黑翅鸢……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我吟诵出唐朝诗人王勃《滕王阁序》里的句子。李跃说,那只描写了秋季一景,我们鄱阳湖四季如画。春天,河开水涨,五河涌流,藜蒿茂盛,蓼子花开;夏季,你看到了,湖水浩渺无垠,水连天际,充分展示了大湖之美;秋天,南荻飘飞,“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美得醉人;冬天,鄱阳湖是世界珍稀候鸟争奇斗艳的舞台。有诗曰:“鄱湖鸟,知多少,飞起遮尽云和月,落时不见湖边草。”我赞道:好有诗意的鄱阳湖!深爱着家乡、日夜守护着湖区候鸟的李跃,顺口读出苏东坡的诗句:“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一万家,水隔南山人不渡,东风吹老碧桃花。”

        诗意鄱阳湖!

        诗溢鄱阳湖!

        真没想到,我们的鄱阳湖之旅,竟然始于诗的意境。

        都昌县地处鄱阳湖主湖区,拥有水域面积1390平方公里,占整个鄱阳湖的三分之一。李跃说,我们守护的湖岸线长达308公里,我争取陪你们多跑几个地方啊。

        谁想,刚到多宝乡,我们就停下了脚步。

        因为,在这里,在马影湖畔,我们碰到了诗人李春如。

        从乡医院到鸟医院

        全县乃至整个保护区的鸟,伤了、病了,别处治不了的都往他这儿送,一干就是三十年,救鸟医鸟无数!他说,我这鸟医院,赶上你们北京的协和医院啦!

        马影湖是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数十个自然湖泊之一,守在这里的李春如,是一位爱鸟、护鸟、救鸟、医鸟的传奇人物。

        30多年前,他辞去乡医院医生职务,甘心回乡当一名“赤脚医生”。起初,他在老家洞子李村开了个小诊所,给乡亲们看个头疼脑热。没想到,马影湖畔美丽的候鸟一下让他着了迷。他诗兴大发,写下了一首又一首赞美鸟的诗篇。一天,当一只奄奄一息的折翅大雁落到他眼前时,他心疼地抱起来就往诊所跑。他最看不得鸟儿受伤,他要救活它!后来,大雁伤愈,放飞了。再后来,在县里的支持下,鄱阳湖候鸟救治医院正式挂牌,他是院长兼主治医。全县乃至整个保护区的鸟,伤了、病了,别处治不了的都往他这儿送,一干就是30年,救鸟医鸟无数!他说,我这鸟医院,赶上你们北京的协和医院啦!

        李春如说,其实,救鸟不如护鸟,人人都知道爱护鸟类了,才是我最终的目标。我身上有三个证:候鸟救治医院的行医执照、县林业局颁发的护鸟员证,还有一个“中华诗词学会”的会员证。

        在李春如的眼里,这三个证同等重要,不分孰轻孰重。

        2016年冬季的一个夜晚,一只落单受伤的白鹤幼鸟,被彭泽救护站的志愿者送到医院。彭泽到马影湖近百公里,天寒地冻,路途颠簸,小白鹤已不睁眼睛了。李春如全力救治,清伤、敷药、喂营养液,日夜看护。几天来他轻声呼唤着:“小白,小白……”小白鹤睁开眼睛了。工作记录这样写着:小白能站立了,小白能进食了,小白抖动翅膀了。甚至,还有这样的细节:今天喂小白小鱼吃,它很喜欢,用小嘴叼起鱼儿来在清水里涮来涮去,然后才吃进肚里。喂它的水碗里落上草屑它就不喝,只好重新换上清水。末尾还有一句,让我眼前一亮:“鄱阳湖是候鸟天堂,马影湖就是皇宫。”

        小白能行走了,就跟着李春如去巡湖。一个70岁的老人前面走着,后边跟着一只漂亮的小白鹤。小白鹤步子小,跟不上老李了,就飞一段再跟。有一天,李春如忙着数湖里的鸟只,回诊所时不见了小白鹤,他焦急地喊着:“小白,小白,你去哪了?小白,小白,该回家啦!”真是神奇,小白鹤竟然飞了回来,它落在他的腿边,仰起头,发出长长的叫声,好像在说:“老李,老李,我不会离开你。”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个月后,小白鹤已完全恢复健康,该回归大自然了。李春如已记不清放飞鸟类回归有多少次了,他按惯例给小白鹤做了体检,填写了放飞记录表格,然后抱起小白走到马影湖边,依依不舍地张开双手,小白扑棱棱飞向蓝天。小白飞走了,老李黯然神伤,回来的脚步有点发沉。傍晚,当他回到诊所时,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长鸣:“老李,老李,我不会离开你。”啊?小白又飞回来了!

        第二天,他去巡湖的路上又有小白鹤陪伴了。这一老一小、一人一鸟,成了鄱阳湖上的一道风景。

        趣闻不胫而走。一天,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的钱法文博士打来电话说:“老李啊,小白鹤不能总跟着你啊,这样下去,家化严重,它就永远回归不了大自然了。”李春如猛然醒悟,他下决心按照钱博士的话去做——不见小白鹤。为此,他在山上搭了个临时的草棚,每天远远地观察着小白鹤。小白鹤连续5天见不到主人了,它的叫声由长变短。难过的老李对它又像是对自己说:“小白,听话,你走吧,去找你的族群吧。我和钱博士给你戴上了放飞的环志,你飞到哪都会得到爱鸟人的呵护。”

        小白鹤凄厉地叫了几声,无奈地展开翅膀飞走了,自此离别了这块使它获得新生的湿地家园。老李的两行老泪,扑簌簌掉下来。他在这天的工作记录里写道:“朝夕相处83天的小白飞离了……”“天上飞鹤,袖上泪,飞去北国万余里。小白仍在耳边语,思念无尽期。”

        后来,像是一篇童话,第二年的深秋,在从北方飞来的鹤群中,李春如一眼认出了小白,它脚踝上的橙色环志还是那样鲜亮。让老李喜出望外的是,小白竟然是成双结对而来!它带着一只羽毛雪白的雌性小白鹤,来向救过它命的老李报喜啦!

        一年365天,李春如天天都有详细的工作日志,结尾大都有“正是”二字,然后冒号,冒号后边就是他的诗词了。十几个本子,哪里看得过来。2018年10月12日,星期五,“工作事项”栏内记着:“豆雁约500只,鸿雁约100只,白额雁37只,在沼泽草地活动;天鹅7只,8:30在马影湖水面嬉戏,11:30左右飞走了……今天又是晴天,我一早下湖,从新妙外湖到范垅湖7.5公里,一路观测鸟类,也得以观赏了湖景、山景,到晚上11点才回家。正是:马影湖上晚风柔,沿岸菊香流。鸿雁潋滟,天鹅情惆,秋水月如钩。白鹤鸣翱霓裳舞,野鸭伴渔舟。一盏红茶,两杯绿酒,夜阑乐悠悠。”2018年2月4日,这天是大年三十。“工作事项”照例记录着当天观测各种鸟类的情况,然后他写道:“今天是腊月三十又恰逢立春,沿湖村庄鞭炮声很响,湖里的鸟儿们都习惯了,飞走的不多,大雁、野鸭、鹬儿们似乎如常。我和许小华巡湖虽然很累,但湖畔风清气爽,春暖宜人。正是:暖暖晴风剪柳丝,天鹅白鹤泛歌时。多情鸿雁殷勤问,春到梅花第几枝?”

        这样美的诗句,不是深爱着鄱阳湖的人,怕是写不出来的。

        谈话中,李春如拿出一个获奖证书,是他参加一次诗词征文比赛中获得的。没有拿出来给我们看的获奖证书还有:江西省越冬候鸟和湿地保护先进个人奖、全国民间组织“护鸟先驱”奖、“十大感动九江人物”奖等等,多了!还有一个是全省仅有几人获得的国际大奖——“斯巴鲁野生动物保护奖”。

        行走鄱阳湖,都昌县只是第一站。

        我们沿湖岸东北一线,经湖口县,过九江市的柴桑、濂溪两区,然后庐山、共青城、德安、永修,一路走来,处处感受到湖区群众保护生态、爱护候鸟的深厚情意。清晨,我们和护鸟员一起去巡湖;暮霭黄昏中,我们也加入到救护协会的志愿者队伍中。在大汊湖、象湖,在塘口、沙胡山、吴城,还有要坐渔船才能进入的湖中小岛荷溪村,我们被一张张朴实的面孔拉近距离,被一个个爱鸟护鸟的故事深深打动。

        鄱阳“愚公”

        他听到候鸟们的叫声由长变短,好像在呼喊着:“老叶,饿了!老叶,饿了!”焦急的他拉上家里的一头水牛去买粮食。水牛耕地行,拉套却翻了车,老叶差点丢了性命。这些,老叶都是笑着说的。

        清晨,打开手机微信,随着一声悦耳的提示音,一幅鄱阳湖晨曦的美景照片跳进眼帘:早霞映红的湖面上,几只漂亮的珍禽在惬意地嬉戏。文字来了:“李老师,我刚刚拍到的棉凫,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鸟类。”这是江西九江市柴桑区鄱阳湖东湖的护鸟员李洪宝发来的。

        赶紧进群,我知道在他做群主的“港口护鸟”工作群里,会有更精彩的内容。

        果然,“观测到青头潜鸭了。可惜太远了,拍不到清晰的照片。”另一个观测点的护鸟员老陈在汇报。很快,也在群里的九江市林业局野保站站长、鄱阳湖生态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等领导一一点赞了。我也跟着点赞,一是为他们干群一心、爱鸟护鸟的行为感动;二是我已懂得青头潜鸭是鄱阳湖夏候鸟的一种,全世界仅存不超过700只。“东湖”觅得这宝贝珍禽的踪影,是整个鄱阳湖保护区的喜讯啊。

        位于江西北部的鄱阳湖,是我国第一大淡水湖,丰水期湖水面积可达4000多平方公里,也是仅次于青海湖的中国第二大湖泊。当然,令全世界瞩目的不仅是因为她的面积大,还有每逢冬季来临,湖区的滩涂、湿地、草洲、芦苇丛,成了越冬候鸟们的天堂。每年深秋,来自俄罗斯严寒地带和北西伯利亚的数十万羽冬候鸟飞到这里栖息过冬,它们品种繁多、争奇斗艳,成为世界一大奇观。今年12月,江西将迎来一件盛事——2019鄱阳湖国际观鸟周将举办,鄱阳湖这颗璀璨的明珠,将第一次向全世界掀开她神秘的面纱,大放异彩。

        连日在湖区采访,行程近千公里,终于完成了预定的任务。

        我是第一次走进鄱阳湖。无论是乘车、步行,还是划船,都是行走在她的怀抱里,近距离感受她的辽阔无垠、美和神奇。最为突出的感受是,“人鸟共家园”的理念已深入民心,沿湖岸线成千上万的农民、渔民,都纷纷加入到保护生态环境,爱湖护湖、爱鸟护鸟的行动中来了。

        永修县吴城镇的荷溪村,是一座孤零零的小岛,然而它地处核心区域大汊湖的中心,位置十分重要。我在这里见到了二十多年守候在这个小渔村的叶久怡老汉。握住那双满是老茧的手,你能想象得到他凭着一家之力,开荒地、挖鱼塘,度过了多么艰难的时日。他种下的稻谷,从未丰收过,因为每到成熟季节,候鸟们就陆陆续续飞来了,他便放下镰刀,不再收割,把大片的稻田让给大雁、小天鹅和鹬儿们吃。他的鱼塘捕捞时,渔网是特定的,是那种网眼要三个手指大的才行。留下的小鱼成了白鹤、鸿雁、野鸭的美食。有一年大雪封湖,他听到候鸟们的叫声由长变短,好像在呼喊着:“老叶,饿了!老叶,饿了!”焦急的他拉上家里的一头水牛去买粮食。水牛耕地行,拉套却翻了车,老叶差点丢了性命。这些,老叶都是笑着说的。他告诉我,20多年前鄱阳湖的白鹤只有三四百只,现今已经三四千只了。那语气中,有股自豪的劲儿!老叶连连感叹老了,干不动了,他说,愚公有儿子,我也有。他叫儿子叶星开上自家的船送我们回吴城镇,叶星一看就是一把好手,他先加上了我们的微信,这也使我回北京后仍然能第一时间看到荷溪村的美景和那些自由自在的鸟儿们。

        “帅叔”的“牢骚”

        那天,我记下了老帅“发牢骚”的一首顺口溜:“可怜可怜真可怜/日夜蹲在水泥船/又没水来又没电/睁大眼睛看湖面/掌握鸟情来汇报/电话打给美女袁。”

        大半个鄱阳湖转下来,我的微信朋友圈新增加了“鸟医”(救治医院)李春如、“鸟警”(森林公安)潘赣、“鸟痴”(民间护鸟协会)段庆县等一位位可敬的鄱阳湖畔爱鸟人。他们每一个人的任劳任怨、汗水付出,都是一篇动人的故事。

        我们与共青城市野保站的护鸟员帅道银的见面,就很值得记一笔。那天,老天暴躁,天气预报气温高达39摄氏度,地表没有一丝风。偏偏我们的小车司机又走迷了路,待找到老帅的巡湖点——一条废弃的水泥船时,他已在烈日下暴晒了快一个小时了。我们从一直开着空调的小车里下来,和老帅握手,我的手仿佛被烫了一下。我们想找个凉快点的地方交谈,茫茫湖区竟连个棚子也没有。老帅说,他习惯了酷暑天巡湖,看,一顶草帽,一条毛巾,齐活!陪同我们而来的共青城市自然资源局年轻的技术员袁芳说,那草帽、毛巾都是帅叔评上先进个人的奖品。小袁管他叫“帅叔”,好亲切。那天,我记下了老帅“发牢骚”的一首顺口溜:“可怜可怜真可怜/日夜蹲在水泥船/又没水来又没电/睁大眼睛看湖面/掌握鸟情来汇报/电话打给美女袁。”

        “美女袁”就是他的上级领导袁芳。小袁是东北林业大学的毕业生,应聘考进公务员队伍,十年磨砺,90后的她已升任市自然资源局的林业科长,成为当地守护鸟类的专家。

        由小袁想到一批年轻的大学生,带着他们的理想,自愿加入到鄱阳湖生态保护、爱鸟护鸟的事业中来。在庐山市沙湖山管理处,听年轻的程李青主任讲他们已建成的“观鸟长廊”和正在建设的“观鸟小镇”,很受鼓舞。到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吴城管理站采访,年轻的站长舒国雷讲到白鹤的一番话,让我心头一震!他说:“国际鸟类专家认为,从数量上看,白鹤本可不列入极度濒危物种,但因其越冬地主要集中在鄱阳湖,一旦丧失了鄱阳湖这个栖息地,白鹤这个物种就有灭绝的危险。基于此,白鹤被列为全球极度濒危物种。您看,守护好鄱阳湖有多重要!”来到新建区昌邑乡西门村,见到担任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汊湖站站长的林发荣,是1989年出生的大学毕业生。站里与他并肩战斗的,还有两位80后……

        我回到北京后,发现以年轻人为主的临时采访工作群,群名中“临时”两字去掉了,修改群名为“同在蓝天下,人鸟共家园”。

  • 征稿启事

        本版诚征优秀原创纪实文学作品,要求不超过10000字,并附图片2—5张。来稿请发送电子版至bjdbgwx@126.com或邮寄至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副刊部,邮编100734。请在信封上注明“纪实文学”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