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小海陀山雪炮打响

        日前,记者走进延庆冬奥赛场小海陀山,看到的是一派繁忙的景象,水泥罐车、材料车往来穿梭,数以千计的工人紧张施工,大部分北京冬奥会场馆已经显露外形。

        远处的高山滑雪赛道上,已经覆盖上一层薄薄的雪,从11月15日起,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开始正式造雪。在后面约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将完成测试赛相关雪道全部造雪工作,为明年2月北京冬奥会“相约北京”首场测试赛做好准备。

        117台造雪机齐上阵

        看到很多雪炮不停地喷雪,大地渐渐被白雪覆盖。陪同记者进山的国际雪联高山滑雪世界杯延庆站运行团队秘书长柳千训介绍说,2月进行的世界杯赛也是北京冬奥会首场周长测试赛。测试赛的造雪整套系统包括两个蓄水池、两个供水加压泵站、3个赛道加压泵站和一个TC400冷却塔。总共117台造雪机齐上阵,其中移动造雪机46台,塔式造雪机28台,摇臂造雪机43台。

        据现场的专家解释,造雪受限气温和水温,水温过高会导致出雪率太低,最合适的水温为1至2摄氏度左右,室外温度零下3摄氏度以下可以造雪。水温过高就需要通过冷却塔,将水冷却,再通过地下输水管道和赛道加压泵站供水到造雪机上。最近白天气温较高,所以造雪安排在夜间进行。

        总造雪量260000立方米

        在高山滑雪赛场示意图前,柳千训作了一番讲解。冬奥会首场测试赛造雪总面积约为26万平方米,总造雪量约为26万立方米,造雪厚度平均1.2米。赛场内技术连接道路共分为6个区域,总面积约为9.1万平方米,造雪厚度为0.6米,配置35台移动造雪机,技术道路厚度0.5米。而赛道造雪共划分为7个造雪区域,造雪面积约为12万平方米,造雪量14万立方米,配置移动造雪机11台,塔式造雪机10台,摇臂造雪机36台。此外,训练道路造雪共划分为3个造雪区域,造雪面积约为6万平方米,造雪量7万立方米,配置塔式造雪机18台,摇臂造雪机7台。

        1050米高程塘坝为造雪蓄水

        高山滑雪赛道的结束区海拔已经超过1400米,那么造雪的水从何而来?记者了解到,今年10月底,造雪引水工程1050米高程塘坝已经正式蓄水,初步蓄水4.7万立方米,为满足高山滑雪中心造雪系统调试提供了供水条件。

        据介绍,国家高山滑雪中心造雪用的水通过7.5公里的地下综合管廊送往小海陀山海拔1050米的塘坝和海拔1290米的蓄水池进行蓄存。再通过3个赛道加压泵站将造雪用水分别注入各雪道造雪系统,最终到达小海陀山2198米最高点附近的出发平台。同时,国家高山滑雪中心还建设了完善的融雪水、雨水回收利用系统,回收的水资源将实现重复利用。

        北控京奥公司和施工单位金河水务进行多次技术论证、施工方案优化、BIM模型推演,编制出既能保证工程质量又能缩短工期的方案,确保蓄水。造雪引水工程1050米高程塘坝主要作用是调蓄通过管廊输送到赛区的造雪用水,且作为赛区内部主要的调蓄设施与外部市政来水一同满足赛区高山滑雪中心的造雪用水需求,是整个造雪供水系统中除水源水库外最大的调蓄设施,也是关键所在。

        世界杯比赛全用人造雪

        专家介绍说,有些滑雪爱好者比较向往自然雪粉雪,但其结构松散、厚度不一,安全性难以得到保障雪场造的雪和自然粉雪有很大区别,正规的雪场一般用人工造雪,技术指标有保障,而这次高山滑雪世界杯全部用人工造雪,即便是延庆地区下大雪,也要把老天送的礼物移出赛道。

        为了保证比赛选手最高时速能达到130公里至140公里的滑行速度,国际雪联对雪道硬度有严格要求,因此造雪成为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根据比赛要求,雪道表面必须保持结晶状态,近似于冰面,这种雪被称为冰状雪。冰状雪可减小雪板和雪道之间的摩擦力,使得雪道不易被破坏。在运动员高速转弯的情况下还能保证雪道表面平整光滑,让选手不论第几个出场,雪道的状态都是一样的相对完美,以确保比赛的公平性。

        冰状雪的制作过程相对复杂,首先经过人工造雪完成雪道造型,然后将雪道打开翻出下层雪,再均匀连续地向雪面注水,增加雪的含水量。注水后通过压雪车反复翻压将湿雪搅拌均匀再压平,经过板结和下沉,表层雪风化形成软雪,再经人工多遍清除,最终才能形成专业的雪道。

        北京冬奥组委延庆运行中心综合处副处长、国际雪联高山滑雪世界杯延庆站场馆运行团队宣传副经理郎丰杰介绍说,冬奥会延庆赛区主要承担高山滑雪和雪车雪橇赛事。担负高山滑雪项目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将建设7条比赛雪道,赛道全长约10公里,最大垂直落差超过900米。北京2022年冬奥会时将举行滑降、超级大回转、大回转、回转等11个项目的比赛。为满足明年2月北京冬奥会“相约北京”首场测试赛需要,延庆赛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竞速赛道、训练道及相关技术道路已全部建设完成,今年年底前将完成造雪工作。这中间赛道还将承担第14届全国冬运会高山滑雪速度项目比赛的任务。“目前,延庆赛区各项工程进展顺利,服务测试赛的相关索道系统已运行调试,赛区内、外道路系统、电力、通信系统已实现联通,为首场测试赛‘一炮打响’提供了可靠保障。”郎丰杰说。图片北控京奥公司提供  

        本报记者 吴东 实习记者 卓然  

  • 我们的目标是站上小海陀

        11月15日,当小海陀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用造雪机降下这座刚刚完工的赛道上的第一场雪,国家高山滑雪队已经兵分两路,速度组仍留在奥地利外训,技术组则回到了崇礼进行新一阶段的训练,准备参加国际雪联积分赛。

        而队里今年训练的主要目标,就是要在明年2月初之前,取得在小海陀赛场进行的国际雪联高山滑雪世界杯延庆站的参赛资格,这也将是北京冬奥会的首场测试赛。“这样一来,我们原来3年的目标,也就是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的目标,变成了1年目标。”国家高山滑雪国家集训队领队高学东说。

        刚刚调研完即将完工的小海陀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的高学东对它的评价是“世界上难度最大的赛道之一”。“小海陀山体陡峭,赛道都设计在山梁上,坡度陡,难度大,一旦滑出赛道,就是沟壑,直接山底见了。不似国外山体大多浑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馒头山’,从山顶上下来,四面都是雪道。”

        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在智利第一阶段的训练在进行了7天的基础技术后,直奔那里高山滑雪的最难点——滑降。由于天气及雪道情况较好,队伍按计划进行了7天高质量的滑降训练。期间有几天受大风影响,山顶半段的缆车经常无法正常运行,队里就租用雪地摩托车,运送运动员上山,保证训练顺利进行。这里的训练场地的地形和地势十分适合进行速度项目的基础技术训练,宽阔的场地、高低起伏的地势给不同类型的滑降技术训练及旗门设置提供了足够的空间。虽然10名运动员有6人是首次接触滑降雪板,但通过几天的训练,运动员的安全感、自信心都得到了增强,身体姿态、重心位置等技术动作的准确性明显加强。在高学东的训练记录上,也认真记着每一天的训练内容、训练完成情况以及每一位运动员每一滑的表现。

        训练中,国家高山滑雪集训队还与乌克兰、安哥拉、智利等国家运动员进行了共同训练,运动员通过比较学习,进步明显,从落后2秒至3秒,进步到偶尔能够领先0.5秒至0.6秒。

        在第一阶段智利的集训中,由6名外籍教练员组成的外教团队就已经正式开始了他们在国家高山滑雪队为期3年的执教工作。经过一个多月的磨合,外教和中方教练员、运动员已经熟悉起来,外籍教练为队伍带来了先进的滑雪理念和技术训练手段,“因为我们原来的基础是空白,所以他们带来的一切都是新鲜的。”高学东说。

        高山滑雪是一项高危险的运动,尤其是作为原始的极限运动——滑降项目,一旦出现摔倒,后果常常十分严重。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的高山滑雪队仅有张洋铭和孔凡影1男1女共两名运动员获得了参赛资格,且都只参加了技术项目的比赛。而在速度项目——滑降和超级大回转中都无人参赛。为了实现2022年北京冬奥会“全项目参赛”的目标,高山滑雪队组成了“敢死队”,面对极限挑战,义无反顾,在速度面前没有人退缩。而从教练员和管理人员方面,也为队员们配备了最好的医疗资源,同时在训练中格外注意安全问题。“我们的优秀运动员本来就不多,因此一定要注意从各方面减少受伤的几率,把保障运动员安全放在首位。同时加强运动员的学习和训练,由教练传授更多应对危险时的经验方法,并针对性地做这方面的训练。我们的目标,就是要站上小海陀。”高学东说。(田洁)  

  • 北京冬奥组委举办开放日活动

        北京冬奥会首次国家(地区)奥委会和残奥委会开放日活动19日拉开序幕。此次开放日活动共有来自国际残奥委会、挪威、芬兰、美国、加拿大、英国、奥地利、日本、韩国等22个国家(地区)奥委会和加拿大、瑞典、美国、日本等7个残奥委会的61名代表出席。

        北京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张建东在活动开幕式代表北京冬奥组委向所有参会代表表示欢迎,并介绍了北京冬奥会筹办工作进入测试就绪阶段后的重点工作。美国奥委会和残奥委会运动会运行部部长琳恩·温特兰德作为参会代表,感谢北京冬奥组委举办此次开放日活动,为各国家(地区)参赛代表团全面了解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筹办情况提供了契机。

        会上,来自北京冬奥组委的体育、场馆与基础设施、注册、物流、安保、抵离、交通、奥运村管理、住宿、餐饮、医疗、反兴奋剂、奥林匹克大家庭、国家(地区)奥委会和残奥委会服务、媒体运行、票务、残奥整合等17个业务领域向参会代表介绍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筹办工作进展情况和相关服务政策,并回答外方提问。

        下午,参会代表参观了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展示中心,并考察了首钢滑雪大跳台、五棵松体育中心、首都体育馆等北京赛区场馆。通过参观和考察,参会代表对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筹办进展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对筹办工作的高效率和高水准表示赞赏,对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成功举办表示期待。

        此次开放日活动将持续4天。活动期间,代表团还将赴延庆和张家口赛区,考察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国家跳台滑雪中心、国家冬季两项中心、延庆/张家口冬奥村和冬残奥村等场馆。

        开放日活动是国家(地区)奥委会和残奥委会对奥运会、冬奥会主办城市的集中访问,今后两年,北京冬奥组委还将举办3次开放日活动,广泛吸纳各参赛国家(地区)奥委会和残奥委会的意见和建议,助力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委会筹办。本报记者 吴东  

  • 携手冬奥“点亮儿童未来”

        11月20日是“世界儿童日”,北京冬奥组委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共同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举办了“点亮儿童未来”主题活动,北京奥林匹克塔和国家游泳中心点亮蓝色灯光。

        当天下午5点,伴随一群儿童的欢呼声,位于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的奥林匹克塔和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点亮象征儿童友好的蓝色灯光。奥林匹克塔塔身显示出本次活动的主题“点亮儿童未来”字样,水立方墙体上显示出“11.20”字样。同时,玲珑塔上的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倒计时装置屏幕上闪现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雪容融”,他们憨态可掬、手舞足蹈,在“点亮儿童未来”字样的映衬下,向全世界儿童传达来自北京冬奥会的祝福。玲珑塔南侧广场上,来自北京市石景山区电厂路小学和北京市门头沟区大峪第二小学的60名学生在印有“冰墩墩”、“雪容融”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标志的20米蓝白色相间长卷上,自由图画,写下对全世界儿童的祝福,希望更多的儿童参与冰雪体育运动、关注奥林匹克运动,并邀请他们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举办之际相聚北京。

        “世界儿童日”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儿童设立的全球行动日,也是充分体现全球儿童参与的节日。为唤起全世界进一步倾听儿童呼声,关注儿童权利,全球各地标志性建筑都将在当天点亮蓝色灯光。今年11月20日同时也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通过30周年纪念日,除北京外,包括上海、深圳、南京等多个城市也参与了“点亮儿童未来”庆祝活动。本报记者 吴东  

  • 杨扬当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

        新华社消息:中国短道速滑奥运冠军、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杨扬7日当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副主席,波兰体育和旅游部长维托尔德·班卡当选主席。

        由38名成员组成的WADA理事会7日投票选举杨扬和班卡为新任副主席和主席,二人将于2020年1月1日开始三年任期,接替现任副主席、挪威政治家琳达·海勒兰和现任主席克雷格·里迪。

        杨扬表示当选对她来说是巨大挑战。“领导这个组织工作是全新的角色。虽然面对复杂的工作环境,但有国际奥委会和各个国际体育组织的支持,有这么多专家支持,我有信心胜任这份工作。”她说,“让我非常骄傲的是,中国近年来在反兴奋剂工作上取得巨大成就,让国际社会对中国有信心,能够让中国人来参与世界反兴奋剂的领导工作。”

        杨扬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为中国夺得首枚冬奥金牌。她曾于2010年至2018年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期间担任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深度参与了国际奥委会各方面的工作。35岁的班卡曾是400米跑运动员,2015年出任波兰体育和旅游部长。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主要任务是协调和监督全球反兴奋剂事务,制定反兴奋剂条例和一系列标准,指导、规范各地反兴奋剂工作等。

        第五届世界反兴奋剂大会5日至7日在波兰卡托维兹召开,除选举机构主席和副主席外,为期3天的大会还讨论确定了2021年开始实行的新版《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和一系列新标准。

        本期刊头题字 舒乃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