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忽略

        陈经纶中学高三(1)班 杨紫霄

        奶奶病了,听说要住很久的院。

        爸爸说奶奶是长期劳作、营养不良造成的肌肉无力,几乎是一下子,奶奶就失去了行动的能力,甚至连说话都变得很吃力了。跟奶奶通话时,她的话语已经含糊不清,只是重复地哼着“哦——哦——我没事,没事——”每个字都拖得很长很长,听得出她用了全部的力气。

        我手握电话,仿佛也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我不知道说什么,心口憋气,有些疼,舌头僵硬了,我的嘴张开,仿佛有根线牵住了一般,疼得出不了声。我把话筒拿远,深深吸了一口气,颤抖而快速地说了一句“奶奶保重”,把手机扔给爸爸。

        我哭得泣不成声。可能是对远方某件事情深深地恐惧,可能是突然意识到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给奶奶打过电话。

        奶奶,在您病重的时候,我才深深地意识到,我将您忽略了。

        三千公里的距离,奶奶被我忽略在繁杂的学习生活之后。13年的分离,被奶奶看护的日子被我忽略在遥远的记忆里。那一晚,我翻出她的照片,照片里的她,头发还未全白,一双有力的大手把我搂在怀里,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奶奶是在农村长大的,手脚都大,走路像一阵风。我出生的时候,奶奶来到北京帮忙照看我。家住在六楼,没电梯。奶奶每天带我下楼晒太阳、买菜。楼层很高,奶奶从来不觉得是问题,她用一块布把我一裹,两端在肩头打个结,就这样抱着我,两手提菜,红光满面地上楼,别人见了,都说她好厉害,奶奶把嘴一咧:“这算啥,比起以前干活,这一点儿都不累!”记忆在这一晚复活了,我想起和奶奶在一起的好多事情,想起她带着我买西瓜,讨价还价半天,回来后用小勺一块一块喂给我吃;想起她用她的大手给我扎头发,因为太用劲把我扯得哇哇哭;想起院子里邻居家的狗狗淘气追着我,我吓得直往奶奶身后躲,奶奶一把抱起我,大嗓门一下就把狗给撵走了……而现在,多久没有想到她,想到这些了。

        我上幼儿园后,奶奶就回老家了。渐渐淡出了这座城市,淡出了我的生活。我不再是那个天天和奶奶腻在一起的“小乖乖”了。细细回想起来,我不知道奶奶的电话号码,我不知道奶奶喜欢吃什么……我只知道每年都会在我生日的时候准时响起来自奶奶的祝福电话,我沉迷手机,却从未给她打过电话。不知从何时起,我忽略了奶奶。

        我想起萧红写的《呼兰河传》,那个历经了漂泊,历经了生活磨难之后的女子,在生活最无助的时候,想起的是那片无忧无虑的菜园,最爱她的祖父又复活了,那片充满欢声笑语的菜园复活了,那个拿着水瓢把水洒满天、兴高采烈地喊着“下雨啦”的小女孩复活了。

        是不是要在很久很久以后,我们才能发现,被忽略已久的才是最美好、最珍贵的?还有多少日子能容许我继续忽略她的衰老、她的存在?

        夜深了,奶奶,那个曾伏在您肩上酣睡的“小乖乖”,今晚很想您。

        指导教师 宋航蔚  

  • 我的“两个”妈

        十八中初一(3)班 董智宇

        我有“两个”妈妈,她们共同抚育我长大,性格却大不相同。我的好妈妈有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睛里透着温柔、慈祥;“坏妈妈”虽然同样有着一双大眼睛,但眼睛里却透着严厉和期盼。

        一天,老师留的作业超多,我写得满头大汗,苦不堪言。此时,好妈妈进来了,她带着香气四溢的水果和酸奶,脸上洋溢着笑容,喜悦而富有活力,用她那双略显粗糙而温暖的手放下盘子,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万般慈爱地对我说:“好儿子吃点儿水果吧,要劳逸结合哦!”那眼神让我都快融化了。于是,在美食的诱惑下,我决定休息一会儿。

        可是,吃完我就不想动了,顺手玩起了手边的笔,丝毫没有注意到在门口偷看的“坏妈妈”。只见她二话不说,板着一张横眉立目的脸冲了进来,那双大眼睛里透着寒光:“又玩、又玩,你就不能提高点儿自觉性吗?都说过你多少次了……”“坏妈妈”大声呵斥着我,我感到特别委屈,在委屈掺拌着泪水中写完了作业。

        “终于写完了。”刚刚那个凶巴巴的“坏妈妈”又走了进来,用手绢擦拭我的泪痕,嘴里念叨着:“妈妈不该对你大吼大叫,妈妈错了……”“坏妈妈”其实并不坏,她只是对我充满了万般期望。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不让妈妈失望。

        看,我的好妈妈如母燕对我宠爱有加,我的“坏妈妈”如雄狮严厉又不失慈爱。这“两个”妈妈真是一个都不能少啊!亲爱的妈妈,我懂得您的良苦用心,明白您对我全心全意、纯粹无私的爱,我一定更加努力学习,让您为儿子感到骄傲。指导教师 刘小荣  

  • 父亲的注脚

        三十五中高二(5)班 蔡清妍

        浓眉,国字脸,双眼皮——这是我的父亲。

        父亲是个极随和的人。打我记事儿起,他几乎从未发过脾气,更从未因为学业的问题数落过我。他也很少过问我在学校的种种,每次都是我主动跟他提起,他才问几句。我知道的,父亲是担心问多了令我烦恼。我有时在学校碰到点儿伤心事,一回家就绷着个脸,父亲也不恼,只是想方设法地避开这个话题逗我开心。正因此,母亲常常抱怨他对我的学习不闻不问。终于,他们争吵了,父亲一声不吭,末了说了一句话,“她心里有数的,她会自己解决的。”这句话我记了好久。

        父亲是我文学的启蒙老师。识字后,父亲便严令不让我再看漫画书了。为了起到表率作用,也为了不影响我学习,父亲从我三年级起就在家里戒掉手机和电视。我从五点坐到十点写作业和看书,他也看书到十点,日复一日。父亲最爱的就是楼上几个三米多高的书柜,他每次搬着梯子爬到上面,在一千多本书中找来找去时,脸上都带着哆啦A梦找到宝藏时的欣喜。而在梯子下面翘首以盼的我像极了他旁边满脸期待的大雄。父亲闲暇之余最爱的就是剪报纸和杂志,在每天的各种报纸杂志堆中剪下他认为有价值的文章,再粘贴到本子里。目前,他已经贴了三十多本了。

        父亲是一个不怎么博学的人,自称毕业于某名牌大学的他对文科有着强烈的热爱,对理科简直头疼,甚至一窍不通。每次谈及历史、文学时,他眼睛放光,精神头十足,喋喋不休,能滔滔不绝讲上一下午。可遇到数学问题,他就囫囵吞枣,含含糊糊,顾左右而言他,还说不清楚,最后永远是一句,“还是问你妈去。”

        一次,我将期末的一道题给他做,还故意用涂改带抹掉答案,他盯了好几秒,故作沉思地说了句“我看看”,便让我先回房间,我悄悄地趴在门缝偷看,只见他正将有涂改带的那部分拿到头顶,对着看,柔和的暖黄色光下,他看得很吃力。没有电影中鬓边的银发,没有推了又推的老花镜,没有密密麻麻的皱纹,我也没有落泪,只是心不知为何地抽动了一下。

        父亲是个有童心的人。记得有一次我和父亲去郊外,路过一个池塘,我不小心掉了进去,他本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但看见我还没探出头,立马慌了,也跳了下来。我趁他下来时一把泥汤甩到他身上。父亲笑呵呵地和我扔起泥巴来。他黝黑的脸在阳光下笑得十分生动,眼角皱纹欢快地游动,里面镶满了泥,犹如布满田间的小道。玩罢,我们并肩坐在草地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下来,照在浑身是泥的父亲身上,我看到,父亲的黑发中稀稀疏疏地钻出了白发。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安慰,总是去帮助,我想,这是对父亲最好的注脚了。

        指导教师 常丽  

  • “废话”

        北师大实验中学华夏女中初三(4)班 王子云

        我什么事都爱跟妈妈说。晚饭时,往往是饭吃完,爸爸先退席,我会跟妈妈海聊一会儿。见我们东拉西扯没完没了,爸爸就会出来阻止:“别净跟孩子扯废话!”每逢此时,妈妈就会立马反驳他:“什么叫废话!我这叫沟通!沟通!你知道吗?”

        不错,我和妈妈说的确实是“废话”。从老师的穿搭,到同学的八卦;从发生的趣事,到分数的参差。妈妈虽然不能解决除了数学题和语文字词以外的任何问题,却因为这些“废话”和我的心贴得很近。而爸爸,总是在家里的某个角落干他自己的事。

        上初中住宿后,跟妈妈说“废话”的时间也就少了。每次用公用电话给家里打电话,刚说几句,后面的人就开始催。没时间,说不起“废话”了。

        期中考试前因为学习忙,有一次都快熄灯时,我瞧着没人就赶紧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时间太晚,妈妈睡下了,是爸爸接的电话。我很无奈地发现,自己跟爸爸居然一句“废话”也说不出来。他不了解我。在简单说了说最近两次考试的成绩后,我说,要熄灯了,挂了。

        令我惊讶的是,爸爸说:“别急,还有6分钟呢,再说一会儿!还有呢……”我心中一动,还有吗?没有了!爸爸怕是连我期中考试考的是哪几科都不知道,跟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没有了!”

        “最近考试累不累?睡得怎么样?宿舍的床硬不硬……”他没有要挂的意思。我说:“挺好的。不硬。”然后就是我意料中的一片寂静。正尴尬时,爸爸又开腔儿了:“诶,对了。闺女,你在学校吃得怎么样?”我不耐烦了,就没有吱声。电话里没了声响,几秒钟后,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声响,好像是爸爸的嗓子有点发紧,他大声地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又重复问了一遍:“你吃得怎么样?”“挺好的。”还是一阵寂静……“对了!我最近一直坚持戒酒!你猜怎么着?我还真戒成了……”他开始不等我回答,对着话筒一个人说了起来……那天,他一下跟我说了那么多话,差不多全是没用的“废话”,可我却不忍心打断他,算是给了他鼓励。

        回到宿舍,我悄悄地蒙上被子哭了。我感觉自己和爸爸的心第一次贴得这么近。“废话”,大多时候确实没什么用,但是听着家人说的“废话”,却能够让人感受到亲情的温度。我期待着以后多和爸爸说些“废话”。

        指导教师 胡士武  

  • “酷”于心还是“酷”于形

        广渠门中学高二(9)班 李佳琳

        我们不时在当代中小学生中看到这样的情况:打扮“入时”,常着紧身裤、豆豆鞋,向“社会人士”看齐致敬,或故作冷漠,用只言片语假装生性冷淡,抑或追逐日新月异的流行,整个人是流行的综合体。这些是什么?是他们认为的“酷”。

        但是,这些是真的“酷”吗?

        酷起源于英文单词cool,这外来文化来到中国本土,内化出多种含义。很多中小学生认为的“酷”,只不过是随波逐流的模仿。时代发展太快,不少人被过于繁复美丽的世界迷花了眼,有些人不知道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只能以“酷”为挡箭牌,去做一些盲目的模仿,伪装自己的行为。学到的“酷”,也只能是最表面的,最浅层的。

        真正的“酷”绝不可能是简单的模仿。“酷”是一种精神的外现形式,没有深厚的精神内涵绝不可能有“酷”的外现。真正的“酷”是基于对一种文化内在的理解和内化而显现出来的,就像儒家思想中仁与礼的关系。没有先秦儒学家对于仁的理解,就不会有礼这种外在表现。因而真正的“酷”不是盲目地逆向行走。当一个人达到一种对文化内涵彻底理解时,便不会在意它外在表现形式是否与众不同。

        简单的“酷”于形多了,让“酷”都显得廉价了起来。盲目的“酷”多了,成了浮夸的穿搭和过激的言行。这完全颠倒了“酷”的含义,也让其他人对“酷”望而生厌,认为“酷”就是夸张和叛逆。真正的“酷”于心如同水面下的冰山,被隐藏还被误解。

        “酷”于形很简单,“酷”于心却很难。但真正的“酷”应是酷于心,最重要的,是要做到真正的理解和感受。陶渊明酷,不是因为他辞官归田,而是对自然虔诚地、真正地向往,因而此后很多“隐士”都不及他;周杰伦的酷,不是因为他含糊不清的唱腔,而是他对音乐独特的领悟和创作能力,之后出现的唱法奇特的人,或许也不能和周杰伦同日而语。

        当你抛开“酷”于形的误解与拘束,去脚踏实地地追逐和研究时,真正的酷自然会出现。它来自心的最深处。

        指导教师 杨青  

  • 征稿启事

        亲爱的小读者:

        你好!你们喜爱的《小苗》版向全市中小学生征文啦!熟悉《小苗》的同学们都知道,每一期的《小苗》都会有一个大主题,在这里,我们将预告近期《小苗》的主题,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哦!

        近期《小苗》征文主题包括:各种有意思的课、梅花香自苦寒来、真实的我、一次难忘的选择等。《小苗》的投稿邮箱是:xiaomiaozhoukan@163.com,请投稿的同学注明学校、班级、姓名、指导教师和联系方式,以便刊发和联系。

        《小苗》编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