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符合香港基本法

        新华社北京11月19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臧铁伟19日就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司法复核案判决发表谈话如下:

        11月1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作出一项判决,其中裁定香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部分条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致使有关条款无效。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此表示严重关切。我们认为,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根据香港基本法第8条的规定,包括《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内的香港原有法律,除同香港基本法相抵触或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1997年2月23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作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条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已经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因此,该条例是符合香港基本法的。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判决的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我们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新华社香港11月19日电 就香港特区高等法院原讼法庭11月18日判定《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部分条款违反基本法,新华社记者采访了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负责人。

        该负责人表示,我们注意到,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法庭在11月18日作出的一项判决中,裁定《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的部分条款不符合基本法的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和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分别发表谈话,对此表示严重关切或强烈关注。我们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67(4)条关于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法律的规定和基本法第158(1)条关于“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规定,对香港本地法律是否抵触基本法的最终判断权,毫无疑问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终审法院早在有关案件的判决中就已认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的权力,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并载于基本法,属于一般性和不受约制的权力。1997年2月23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作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条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确认《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不抵触基本法,并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在依法履行职责、行使相关权力时,应当尊重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我们相信,面对止暴制乱、恢复秩序这一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香港社会各界一定会全力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积极作为,全力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全力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

        新华社北京11月19日电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19日就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禁止蒙面规例》司法复核案判决发表谈话,对该判决产生的严重负面社会影响表示强烈关注。

        杨光表示,香港现行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经过1997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确认符合基本法,并采纳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这表明该条例的全部规定都符合基本法。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依据该条例制定《禁止蒙面规例》,即为依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履行职权。该规例实施以来对止暴制乱发挥了积极作用。高等法院原讼庭判决《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赋予行政长官在某些情况下制定有关规例的规定不符合基本法,并裁决《禁止蒙面规例》的主要内容不符合相称性标准,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将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我们将密切关注此案的后续发展。希望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司法机关严格依照基本法履行职责,共同承担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的责任。

  • 中方敦促美方停止插手香港事务

        新华社北京11月19日电(记者 朱超)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9日驳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有关香港局势的相关言论,敦促美方切实尊重中国主权,停止插手香港事务,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8日在媒体吹风会上称美对香港政治动乱和暴力加剧表示严重关切。香港特区政府对稳定香港局势负有首要责任,任何一方的暴力行为都不可接受。中方须遵守《中英联合声明》中对香港人民自由的承诺。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耿爽说,近期香港暴力违法分子的破坏活动和罪恶行径不断升级,严重危害公众生命和财产安全,严重践踏法治和社会秩序,严重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将香港推到了极为危险的境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中国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支持特区行政长官带领香港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坚定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

        他表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政府、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干预。美方近来多次就涉港问题发声,看似公允,实则暴露出企图插手香港问题的别有用心和对暴力犯罪行为的双重标准。把香港警方正常执法、止暴制乱的努力与激进势力的极端暴力违法行为相提并论、混为一谈,本身就是对法治和人权的亵渎。随着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中英联合声明》中所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权利和义务都已全部履行完毕。美方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没有任何资格援引《中英联合声明》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

        “我们敦促美方切实尊重中国主权,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停止变相纵容暴力违法行为,停止插手香港事务,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他说。

        “我要再次强调,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耿爽说。

  • 中央坚定支持是香港战胜困难风险挑战的最坚强后盾

        暴徒仍在猖狂,暴行仍在肆虐,暴乱仍在持续。艰难时刻,香港何去何从,攸关香港前途命运,攸关750万香港市民利益福祉。

        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就香港当前局势发表重要讲话,发出了中央政府对香港止暴制乱工作的最强音。习主席深刻指出激进暴力犯罪活动的严重危害和实质,明确宣示中央政府对香港局势的基本立场和态度,明确提出当前最紧迫任务,为香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指明方向和路径。“我们将继续坚定支持行政长官带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坚定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讲话中三个“坚定支持”字字千钧,再次充分表明中央将一如既往力挺香港,是香港战胜困难风险挑战的最坚强后盾。

        几个月来,香港被暴力阴霾笼罩,暴徒疯狂打砸纵火,肆意瘫痪交通,公然袭警、抢枪,刺杀爱国爱港人士,无差别残害普通市民,把暴力引入校园……这些严重暴力犯罪行为已完全突破法治、道德和人性底线,重创香港社会秩序和经济民生。对如此黑暗的邪恶力量,香港社会已不堪忍受,强烈要求尽快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毒瘤不除,香港将被拖向无底深渊。面对“最紧迫的任务”,需要行政、立法、司法机构更好地担当起责任,不负民意重托,不辱职责使命。

        行政长官是香港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和基本法的第一责任人。五个多月来,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带领特区政府恪尽职守,努力稳控局面、改善社会气氛,做了大量艰辛工作。中央对林郑月娥高度信任,对她和管治团队的工作充分肯定。中央的坚定支持,是行政长官带领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积极作为的底气所在。

        警队是维护香港社会治安的支柱,也是守住社会稳定的屏障。几个月来,面对穷凶极恶的暴徒不断升级袭警手段,面对无良媒体大肆造谣抹黑污蔑,面对丧尽天良的“起底”恐吓警员及其家人,香港警队在承受巨大身心压力的情况下,始终无惧无畏,坚守岗位,严正执法,尽最大努力守护香港城市及广大市民安全。他们是守护香港法治和秩序的一道铁闸,是真正的香港英雄。

        法律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的重要手段,打击和遏止犯罪是司法机关的“天职”。然而几个月来,香港司法机构一些做法却引发社会广泛质疑,被认为是对违法犯罪的纵容。18日,特区高等法院原讼庭判决《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部分条款不符合基本法,并裁决《禁止蒙面规例》主要内容不符合相称性标准,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法治社会须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缺一不可。司法者不坚守法治底线,法律的公正与威严就无法彰显,罪恶就有恃无恐。香港司法机关当深思,切实承担起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的责任。

        依法制止和惩治违法暴力,关乎香港广大民众福祉,需要坚强有力的管治力量,需要所有公权力机构果断行动起来,需要社会各界和广大市民群策群力。中央三个“坚定支持”发出的明确信号,必将凝聚起香港社会最大共识和最大力量,同心同德,并肩携手,使香港早日突破困局、重新出发。香港不孤,因为正义不孤,更因为身后有伟大的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坚如磐石!新华社记者

        (新华社香港11月19日电)  

  • 美反转对以定居点立场挨批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8日表示,美国政府不再视以色列位于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不符合国际法”。该言论推翻了美国政府实行40多年的对以政策,招致巴勒斯坦、约旦及欧盟等方面批评。

        改变立场偏袒以方

        蓬佩奥当日在国务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根据约旦河西岸定居点的特殊事实、历史和情境,我们不再认为定居点违反国际法。他同时表示,这一决定不意味着美国在约旦河西岸最终地位问题上持有立场,这应由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双方商定。

        蓬佩奥说,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领导的政府认为,任何有关定居点的法律问题都应由以色列法院裁决,把它们定性为“违反国际法”偏离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以谈判方式达成和平协议的努力。

        他补充说,美方最新立场不意味着预判约旦河西岸最终地位,新政策“不会延伸到约旦河西岸以外的区域”。

        美联社报道,美国政府1978年以来一直奉行获称“汉塞尔备忘录”的法律意见书,反对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修建定居点,措辞和语气时而和缓、时而严厉,但从来不公开表示赞同。蓬佩奥的言论无异于支持以方修建定居点。

        “既无资格也没权力”

        巴勒斯坦方面表达愤怒。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秘书长赛义卜·埃雷卡特予以谴责,指认美方正威胁“用丛林法则替代国际法”。

        巴勒斯坦总统府发言人纳比勒·阿布·鲁代纳说:“美国既无资格、也没权力否定有国际合法性的(联合国)决议,更无权赋予以色列定居点合法性。”

        约旦外交大臣艾曼·萨法迪经由社交媒体“推特”回应,说美方改变政策可能产生“危险后果”,对“实现和平的所有努力造成负面影响”。

        欧洲联盟发表声明,不点名地回应美方,呼吁以方停止修建定居点。声明说:“依据国际法,所有定居点活动都不合法,破坏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国(共存)方案的可行性和持久和平的前景。”

        美国中东研究所高级副主任杰拉德·费厄斯坦表示,设立犹太人定居点的做法完全违反国际法,蓬佩奥此番表态表明特朗普政府完全背离了长期以来美国的政策以及国际社会的呼声。

        (综合新华社消息) 

        观察

        损人不利己

        分析人士认为,犹太人定居点问题是巴以问题的主要症结之一,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定居点合法化。美国在这一关键问题上转变立场,只会加剧巴以矛盾,阻碍中东地区走向和平稳定。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一贯坚持要将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纳入以色列领土,这也是他在今年以色列议会选举中的重要“卖点”。因此,对于蓬佩奥的表态,以色列总理办公室随即发表声明,称“以色列非常感谢美国总统特朗普、国务卿蓬佩奥以及整个美国政府支持真理和正义的坚定立场”。

        目前,以色列国内各方正在就议会选举后的组阁问题不断博弈。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东问题高级研究员阿伦·米勒认为,正在为“政治生存”挣扎的内塔尼亚胡将美国此番表态视为“救生索”。

        一些分析师说,内塔尼亚胡因两次组阁失败和涉贪调查而“灰头土脸”,不得不把组阁权交给对手,即蓝白党领导人本尼·甘茨;甘茨的组阁期限两天后到期,美方这时发布新政策,似乎有意力挺内塔尼亚胡。

        曾参与巴以和谈的美国外交官马丁·因迪克发问:“为什么又朝巴勒斯坦人脸上打耳光?为什么在甘茨试图组建政府的关头支持定居点活动?”

        美国专家普遍认为,美国政府在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的立场转变既不利于巴以和平,也不利于美国自身。

        大西洋理事会斯考克罗夫特战略与安全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罗伯特·曼宁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质疑美国的决定:“这就是美国所谓的‘基于规则的秩序’吗?我们的规则——每当我们想要改变规则,你们就得接受。这难道不会破坏美国在‘基于规则的秩序’上的信誉吗?”

        米勒认为,美国在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对以色列“开绿灯”将在最大程度上破坏政治解决巴以问题的机会。此举将进一步疏远巴勒斯坦人,并引发暴力行为。

        就在蓬佩奥就犹太人定居点问题表态后不久,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发布了针对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旅行预警,称一些个人和组织或许会因为国务院近期的声明将美国政府机构、美国私人商业利益和美国公民作为攻击目标。

        (综合新华社消息)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勇克时艰

        2007年开始的美国次贷危机,到2008年演化为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国际金融危机也给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从2008年第三季度以来,中国出口大幅下滑,经济增速放缓,就业压力加大。

        面对严峻局面,从2008年6月开始,党中央、国务院果断决策,及时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取向,提出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迅速出台扩大国内需求的十项措施,陆续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到2009年上半年,逐步形成了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一揽子计划”。

        中国政府还在多个重要国际场合郑重承诺,继续参与维护国际金融稳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国际合作,支持国际金融组织根据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增加融资能力,与国际社会一道通力合作、共克时艰。

        经过努力,我国经济运行出现了积极变化,有利条件和积极因素增多,总体形势企稳向好。主要表现在:投资增速持续加快,消费稳定较快增长,国内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逐步增强;农业生产形势良好,夏粮再获丰收;工业增速稳中趋升,结构调整和节能减排取得新进展,区域协调发展呈现新态势;金融市场运行平稳,市场预期继续向好,社会信心进一步提升;城镇就业继续增加;灾后重建加快推进。

        (新华社北京11月19日电)  

  • 美方“横行自由”才是南海局势紧张根源

        新华社北京11月19日电(记者 朱超)针对美防长所称中国在南海的活动对他国构成威胁,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9日表示,美方在南海的“横行自由”才是南海局势紧张的根源,美方挑拨域内各国关系,才是对南海和平稳定的威胁。

        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17日,美防长埃斯珀同东盟国家防长举行会晤时称,中国在南海的活动对他国构成威胁,东盟不能允许中方操纵“南海行为准则”。美军今年在南海进行了25年来最频繁的“自由航行”行动,这对于回应中国南海“军事化”行动尤为重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在南海问题上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目的就是要搞乱南海局势,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地区国家对此早已看得清清楚楚。”耿爽说。

        他表示,当前,在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总体稳定向好,南海的航行自由没有任何问题。在不久前结束的第22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各方对“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取得的进展表示满意,感到鼓舞。“中方愿意继续同东盟国家一道,排除干扰,相向而行,在平等协商的基础上,按照共同商定的时间表积极推进磋商。中国和东盟国家有信心、有智慧、有能力将南海建设成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维护好地区的和平稳定与长治久安。”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耿爽说,美方打着“自由航行”的旗号频繁派舰机到南海地区生事,不是闯入他国领海进行挑衅,就是搞联合军演“秀肌肉”,唯恐天下不乱。

        “我们奉劝美方正视当前地区局势积极向好的态势,尊重和支持地区国家维护地区稳定的努力,停止不具建设性、不负责任、不得人心的做法,不要再做地区和平稳定与互利合作的干扰者、破坏者、搅局者。”他说。

  • “梅姨”身份与长相暂未查实

        据新华社广州11月19日电 近期,一张呼吁大家寻找人贩子“梅姨”的图片在朋友圈广泛流传,引发全社会关注,广东、湖南、四川、新疆等地均有举报及辟谣信息。广东警方19日接受新华社记者独家采访回应此事。

        主侦“张维平拐卖儿童系列案”的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主办民警表示,“梅姨”这一称呼最早出现在2017年初,当时警方抓获了张维平团伙,据张维平供述其曾在2003年至2005年间拐卖9个儿童,均通过一名被称为“梅姨”的女子介绍和联系转卖,并支付对方介绍费。

        为核查“梅姨”情况,根据张维平的描述,广州警方绘制了“梅姨”的第一张模拟画像,并于2017年6月公开悬赏,但未获得有价值举报线索。

        根据张维平提供的线索,警方摸排到一名疑似认识“梅姨”的男子,其自称曾有一个叫潘冬梅(音)的女友,经组织辨认,该男子与张维平均称不认识,且无法证明潘冬梅(音)与“梅姨”为同一人。

        应被拐儿童家属多次要求,2019年3月,广州增城有关部门派员陪同曾替被拐儿童画像的外省退休警务人员找该男子对“梅姨”画像。经张维平辨认,第二张画像与“梅姨”相似度不足50%,且与第一张画像差异较大。

        由于“梅姨”参与该系列案的线索属于张维平指认,公安机关仍在进一步核查中。

        警方称,除广东外,近期湖南、四川、福建乃至新疆等地均有人举报称“梅姨”在当地出现,后经复核,均不符合案犯描述的“梅姨”身高、年龄、语言等综合特征。

        警方曾在2017年6月13日悬赏通报中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2017年时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讲客家话,曾长期在广东增城和韶关新丰地区活动。

        2017年以来,警方曾对照此特征对叫“梅姨”(含同音字)的人进行大量数据分析、排查走访,相关线索一一接触、一一核实,但至今仍未取得突破。

  • 山西一煤矿瓦斯爆炸15人遇难

        综合新华社消息 记者从山西省平遥二亩沟煤矿瓦斯爆炸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了解到,经过紧张救援,截至11月19日2时,抢险救援工作结束,事故共造成15人遇难、9人受伤。目前,受伤人员生命体征平稳,事故调查组正在着手成立,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

        11月18日13时50分许,山西平遥峰岩煤焦集团二亩沟煤业有限公司9102工作面发生一起瓦斯爆炸事故。

        “这是一起违法违规生产引起的生产安全责任事故,事故暴露了该企业法治意识淡薄、管理混乱等问题。具体原因待事故调查组认定。”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事故调查处处长申旭平于19日在山西平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表示。

  • 陈玉新:忠诚铸警魂 无私为人民

        据新华社乌鲁木齐11月19日电(记者 于涛)陈玉新,1960年出生,河南省淮阳县人,汉族。197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82年退伍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汽车运输公司当驾驶员。1991年参加公安工作,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石河子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刑警大队任侦察员。199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95年6月1日凌晨,陈玉新奉命与战友一起执行抓捕盗窃团伙案犯的任务。到达案犯躲藏的住所后,陈玉新同志不顾生命危险,第一个冲进屋内,和战友们一道当场抓获3名案犯。

        在对案犯进行搜身时,一名案犯突然拔出手枪向陈玉新开枪射击,子弹穿透他的腹部。面对负隅顽抗的案犯,陈玉新临危不惧,强忍剧痛,迅速举枪还击,案犯接着又向他开了一枪,他右臂中弹,手枪掉在地上。当看到案犯又举枪瞄准另一名民警时,他奋不顾身地扑向罪犯,竭力抢夺案犯的手枪,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案犯射向战友的两颗子弹。正在里屋搜查的战友闻声赶到,将案犯当场击毙。陈玉新却因身中四弹,流血过多,不幸壮烈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