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老面孔”霸榜,这事儿没商量

        本报记者 路艳霞

        随着2019年终脚步日趋临近,开卷近日公布了最新一期畅销书榜单。和往期一样,位于文学类畅销榜前列的图书都是多年前的老书。《活着》《三体》《解忧杂货店》如同三大金刚,呈常年霸榜之势。就连刚刚结束的双十一图书销售大战,当当销售榜前两位依旧被《三体》《活着》占据。但一个靠《三体》“活着”的畅销书榜,多少还是有些无奈和隐忧在其中。

        阅读推荐书目强势领衔

        盘点今年以来的畅销榜可以发现,畅销书榜和中学语文教材愈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除了《三体》系列,《红星照耀中国》《红岩》《平凡的世界》《月亮六便士》等,都在今年的畅销榜中纷纷现身,而这些图书都是中学生阅读推荐书目。

        资深出版人、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脚印分析道,现在很多语文教师忙于教学,阅读面窄,推荐的多是榜上这些书,而且这些书不断有人在写辅导读物,对帮助学生阅读带来很多便利,因此不断上榜也在情理之中。

        北京中关村中学语文教师程玉合认为,有关部门推荐指定阅读书目的同时,也让不少名著减少了进入学生视野的机会。在他看来,读书应该是孩子的事情,推荐也许有用,但如果有更好的图书分级,学生又有比较大的选择自由就好了,“读书应该多元化,应该尊重孩子选择的权利。”

        有媒体人则认为,这个榜单的出现正是应试教育的一个结果。媒体人宫子认为:“当应试教育难以培养真正的阅读品位的时候,阅读很容易变成一个休闲娱乐活动或自在理念的不断循环,毫无更新与突破可言。”不过,新经典文化文学部总编辑黄宁群认为,从众心理是人性,是自然现象,不需要去诟病这一点,更需要关注如何能够让最好的作品抵达最多的读者。

        青春暖男已悄然“隐退”

        今年尽管偶有新书上榜,但大多是昙花一现,爆款新书几乎绝迹是一个不争事实。也正因如此,这让人们对多年前青春暖男们创下的市场奇迹有了再度评判的必要。

        一部部短篇集子,只不过充满了励志、温暖、幽默等元素,就创下的动辄几百万册的销售数字,这并非传说。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从2013年6月开始,一直火了4年,在温暖、励志风的吹动下,张皓宸、丁丁张、安东尼、李尚龙、苑子文、苑子豪等青春暖男纷纷崛起,成为各大书展、各种图书签售会当仁不让的流量明星,他们不断在告诉人们,“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在浪费生命”“当你优秀了,女神或许就不再是女神”……但不知是他们在长大,还是读者在长大,这两年这类书很少在畅销书榜上露脸了。

        对此,中南博集天卷副总编辑毛闽回应道,不是说这类产品消失了,只是没有过去那么显眼罢了。他认为,经过三至五年,那批年轻读者长大了,已转向更成熟、更经典的阅读。青春暖男没有消失,继续有新的读者会看他们的作品,但这类青春暖男确实需要变化,需要写出更新颖的属于视频时代的阅读产品,而不是仅仅停留在温暖这一个点上。

        诺奖图书影响力逐年减弱

        今年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彼得·汉德克。诺奖消息公布后仅20分钟,京东图书销售数字显示,波兰作家托卡尔丘克《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销量就达到前一周销量的600倍。不过,随后公布的周、月畅销书榜上,并未见到该书上榜。

        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研究部经理冯小慧分析认为,多年来,对国人来说诺贝尔文学奖只是一个非常“高大上”的奖项,对获奖者并没有过多的兴趣,直到出现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莫言,才算是第一次真正把诺贝尔文学奖领进了中国。

        冯小慧查阅了相关数据,2012年莫言获奖后,其作品销量在当年迅速增多,达到历史最高,并在2013年保持了较高销量。她认为,究其原因,一来莫言是诺贝尔文学奖设立以来的首位华人获奖者,作为中国人的自豪感和对其作品产生的好奇心促使许多本来不阅读此类纯文学的读者纷纷购买他的作品;二来读莫言不存在文化差异,也没有翻译造成的理解困难,普通读者的阅读门槛相对较低。

        冯小慧注意到,从莫言开始,后续获奖者延续了自获奖日起销量突增的现象,销量均在获奖次年达到峰值。但从整体来看,其图书销量远不及莫言的水平,即使是在刚获奖之后,在开卷榜单中的上榜次数也在减少,“其实对国内读者来说,还没有形成严肃文学的阅读习惯,购买者中有不少都是跟风购买,在莫言获奖带来的强关注度淡去之后,目前诺奖对图书销售的影响正逐年减弱。”

        与此相应的是,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今年8月16日揭晓后,至今也还没有获奖图书登上畅销榜。

        还要沉下心来积累经典

        “畅销榜上都是老书的现象还会持续下去。”脚印预测。但“老面孔”霸榜,对出版人而言,更有不少值得反思之处。

        “图书是多品种行业,但现如今或是市场原因,或是书号限制,出版社更情愿旧书重做,而不敢冒险出新书。”百道网CEO程三国认为,这也导致图书装帧、设计都有消费迭代现象出现。

        在脚印看来,无论怎样变化,做好内容永远不变。“出版人要沉下心来积累经典,跟这个,跟那个,其实是跟不好的。”脚印透露,国内近些年每年出版大量长篇小说,但首印大多是5000册,3万册的已属少见。“好作品发行量达到3万册,价值才能得到推广,才能沉淀下来。”尽管如此,在脚印看来,出版人还是应该敢于冒险,要顺藤摸瓜,多摸摸看,“做100本,留下一两本,就算成功。”

        文化产品快消化趋势日益明显,但依然有新书杀出重围。当当双十一战报显示,麦家暌违八年的新作《人生海海》是文学小说TOP10中唯一的新书单品。新经典文化文学部总经理黄宁群说,该书4月上市以来,销量已达80万册,“我们在《人生海海》这部作品中,还能听到麦老师十分在意的‘人的心跳声’,作品内容贴近当下,读者能从中收获极强的共鸣。我想正是由于它兼具文学性和精彩可读性,所以才叫好又叫座。”

        黄宁群坦言,如今,从新书到畅销书、到经典书的转化之路变得艰难了,“我们需要更加了解读者的需求,同时也要以更加开放的心态了解如今的新兴平台,制作短视频、参与直播等,更加有效地与读者互动。”

  • 音乐剧演出没乐队 就像炒菜不放盐

        本报记者 韩轩

        音乐剧演出必须有现场乐队伴奏?在国外音乐剧行业中,这不成为一个问题,乐队可大可小,但绝对是演出标配,但在国内,这似乎是一个令音乐剧从业者感到头疼的问题。

        最近,民谣音乐人、音乐剧出品人刘大毅在筹备摇滚音乐剧《大力水手》,该剧12月4日就要在天桥艺术中心演出,目前正是最紧张的排练期。刘大毅思来想去,坚持请了一个专业乐队进入排练厅和演员一起排练,最终,他们也将一起登台演出——这在国内制作的音乐剧中十分难得。

        “在我心中,有乐队才是音乐剧该有的样子,国外的音乐剧演出都有,没有乐队就像炒菜不放盐。”刘大毅说,音乐剧是现场的艺术,最大魅力就在于现场的参与和配合。尤其《大力水手》这个摇滚音乐剧,音乐总监樊冲创作了兼有铜管和电声的音乐,刘大毅认为只有用一个标准的摇滚乐队,才能用音乐串联大力水手的成长故事,带给观众震撼。

        但对他这个出品人来说,最大的问题出在钱上。“四人编制的摇滚乐队,参与排练和演出需要花钱;有乐队,就需要租足够大的排练厅;摇滚现场调音也需要硬件设备,这都要钱。”刘大毅算了一下,现场乐队的总体花销大约在几万元,相当于场租的一半。这对中型和小型制作的中文原创音乐剧来说,不算小开销。

        成本确实是制约原创音乐剧使用现场乐队的重要因素。近年来,不少质量中上的原创剧目都因此“割舍”了乐队。此前一部讲述北漂故事的《秋裤和擀面杖》,以及刘大毅在几年前出品的音乐剧《小王子》,都因为成本原因只能在现场使用事先录制的伴奏带。

        除金钱花销外,为现场乐队寻找乐手和调音师等专业人才也不容易。“配合音乐剧演出的乐手不同于普通演奏员,他们得懂得配合演员的调度和节奏。”刘大毅说,音乐剧的乐手则要配合演员的演唱、表演和舞台的调度,一个环节配合不好,舞台就乱了,“尤其摇滚音乐剧,还需要专业的工作人员在调音台把控,让现场有livehouse里摇滚演唱会的感觉。”

        现场乐队是音乐剧演出的标配,但国内制作的音乐剧并非都能“达标”。谈及这个问题,北京舞蹈学院副校长、中国音乐剧协会副会长许锐认为,这是国内音乐剧还处于发展初期的表现。他拿电影行业类比,“电影行业这么成熟,资本或市场愿意为电影投大价钱,因为他们认为电影上映之后能有盈利。”许锐说,但音乐剧在国内还远没有达到这个阶段,“无论是产业上,还是艺术本身都不算成熟,各个环节都有待加强。”

        延伸 

        观众:粉丝滤镜“滤”掉了现场乐队

        音乐剧演出是否需要乐队,当把这个问题提给观众时,大多数人的反映是:“有乐队效果肯定更好,但我不知道音乐剧演出必须要有乐队在。”

        一般情况下,有歌剧、芭蕾舞剧和传统戏曲等观演习惯的观众,观看音乐剧时对现场乐队有明确要求。一位京剧票友说:“有没有现场乐队太不一样了,我自己也登台演出,有乐队的时候觉得现场都是‘活’的。要是配着伴奏带唱,底下观众不就相当于听人唱卡拉OK吗?”而另一位经常欣赏芭蕾舞剧、音乐剧等舞台艺术的观众说,她在购票时会关注剧目的乐队设置,如果事先知道没有乐队,购票意愿也会降低。

        但还有相当多观众没有意识到现场乐队存在的必要性。“有没有乐队都行,主要看唱得好不好、演的好不好。”调查时,这样回答的观众不在少数。还有观众表示,不少音乐剧宣传时只强调音乐、舞美和演员,一般不提到乐队,因此从没注意过。

        由于现在不少明星出演音乐剧,音乐剧也成了“饭圈女孩”的天下,粉丝对音乐剧的欣赏需求并不同于普通观众。今年四月份,韩雪在出演《白夜行》时生病,临时决定播放录音对口型表演,引发激烈讨论,虽有不少观众和业内人士批评,但仍有粉丝力挺。有业内人士感慨:“粉丝关注的就是偶像在现场,是不是真唱都不是问题,恐怕更不会在意有没有现场乐队了。”

        “有现场乐队的演出在艺术效果上肯定是最棒的,只是音乐剧在国内发展时间还短,观演习惯要慢慢培养,观众提高对音乐剧的认识也需要时间。”许锐说道。

  • 如何躲开那些看了想退票的戏?

        松松

        上周,导演孟京辉的《茶馆》在北京首演,其中一场演出时,有观众因为不满其对《茶馆》的解读,大声提出质疑,导致演出中断。最终,这场风波以不满观众中途退场并退票而告终。

        观众在观看演出过程中因不满意而要求退票,这种现象绝无仅有。这和话剧《茶馆》的特殊性有关,作为中国当代最重要的戏剧作品之一,北京人艺的《茶馆》是许多人对戏剧的启蒙,它使许多人感受到中国戏剧的魅力,因此演了几十年,如今仍是一票难求。当你满怀期待地要看一个众人推崇的经典,甚至怀着多少带点朝圣的心理走进艺术殿堂,然而看到的却是一个完全颠覆了你的印象、难以理解甚至难以接受的先锋作品时,那落差的确是有点大。

        孟京辉版《茶馆》首演于2018年乌镇戏剧节,随后又前往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波罗的海戏剧节等国际戏剧节演出。这部戏从首演至今,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一直伴随着争议。喜欢孟京辉戏剧语言的人,认为这是上好的佳作,不喜欢的人则认为这是在毁经典。但遗憾的是,这种对作品的争议和不同见解始终停留在小众的戏剧圈内。此次在北京上演,显然还有不少人是冲着老舍先生的《茶馆》而来,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面目全非的孟氏《茶馆》,才会引发“退票风波”。

        票虽然退了,但对观众来说,损失的恐怕不只是晚上的宝贵时间,还有无法通过退票来补偿的精神损失。孟京辉的《茶馆》也提醒了不少观众,观看演出前还是应该稍做一些功课,以免浪费了金钱和宝贵的时间,又给自己添堵。对希望看到北京人艺《茶馆》的观众,事先了解一下孟京辉的风格,大概就不至于到了剧场再退场了。现在剧场里这种“盲看”的观众还真是不少,比如有些剧目明显不适合孩子看,但却总有家长要到发现剧情少儿不宜的时候,才慌乱地带孩子退场,既浪费了自己的时间,也影响到了剧场里其他观众。

        从另一方面来看,先锋戏剧虽然小众,但当你走进大众市场进行销售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只是深度戏剧爱好者。尽管你无需让作品去迎合所有观众,但至少应该有充分的提醒,让观众能够得到更多的信息来判断是否适合自己的口味,尤其是这样对经典进行大幅改编的作品。毕竟,退场的人多了,对演员、导演、观众都会有影响。

        这次事件也给众多导演提了个醒,经典是可以改编的,但如何改编仍要深思熟虑。曾有专家表示经典改编,究竟是追求颠覆经典的快感,还是共情经典所蕴含的生命感?恐怕是改编创作者首先要面对的“自我叩问”。当经典变得面目全非,经典中所传递的情感,已经无法顺畅地传递给观众,这样的改编是否还算是成功?戏剧普及不易,导演们也须且行且珍惜,别因为你的“任性撒娇”,把更多观众堵在剧场之外。

  • 聂远《心灵法医》重塑温情法医形象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继《延禧攻略》后,久未露面的演员聂远昨日带来最新作品《心灵法医》。这次他要挑战一名看似冷血实则温暖的法医,在谜案重重中重塑法医形象。

        《心灵法医》里,“冷面法医”明川(聂远饰)与副刑警队长丁春秋(芦芳生饰)联手上演了一场穿越现实迷雾、共同侦破案件的不凡故事。该剧导演龚朝晖透露,剧集在拍摄前期,演员聂远和张庭菲就提前到法医中心,真实感受尸检,为剧集拍摄做准备。

        该剧改编自知名网络IP《听尸》,据爱奇艺副总裁、该剧总制片人戴莹介绍,“三年前就选定《听尸》这个IP,比起强推理,《心灵法医》更强调案件为什么发生。”首集故事中,明川就遭遇了一个单亲妈妈离奇溺死的案件,在揭开迷局后如何安抚逝者的儿子,成为这部法医剧区别于其他罪案剧的最大特色。戴莹透露,这部剧想从故事和视角层面进行创新。该剧昨晚首播,每周一至周四20点更新2集,VIP会员抢先看一周。

  • 全国器乐创意演奏大赛十强出炉

        本报讯(记者 韩轩)“器乐中国·营口有礼——全国首届器乐创意演奏大赛”闭幕式及颁奖典礼日前在辽宁营口文化艺术中心举行。作为第五届“音乐创意人才扶持项目”的器乐赛区,大赛从6月启动,到11月收官,在全国7个城市举办了巡回路演。

        “音乐创意人才扶持项目”由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主办。今年,项目在声乐类人才的扶持之外首次设立了器乐赛区,并将首届主办地设在辽宁营口。大赛直接参与比赛的选手达1600余人,选手来自各行各业,从5岁小童到70岁长者;通过层层甄选征集到的器乐原创曲目60余首。大赛组委会特邀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指挥家谭利华担任艺术总顾问,同时聘请了中国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吉林艺术学院、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等国内一流音乐院校的教授组成评审团。

        大赛设置了“器乐演奏人才评选”“器乐创意人才评选”“器乐全民之星评选”三个类别,最终按少年、青年、成年组评选出近60名金银铜牌获奖选手。本届大赛评选出的“器乐创意人才”十强选手将被推送到第五届“音乐创意人才扶持项目”总决赛,获得国家级资源的扶持。

  • 《长辛店》刻画百年中国工人肖像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工人作家黄建东、杨忠华所著《长辛店》日前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作为现实题材长篇小说,该书艺术化记录了长辛店铁路工厂的两个甲子的历史。

        该书有55万字,分上下册,作品以长辛店一镇一厂为背景,不仅浓缩了中国工业一百多年的发展变迁,更是刻画了工人阶级群体的时代肖像。

        据介绍,《长辛店》从长辛店铁路工厂始建为引,描述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长辛店工人运动的掀起引爆了震惊全国的京汉铁路大罢工;再到在日寇铁蹄下,中国工人不畏霸权,勇敢与日本侵略者“斗工”;当五星红旗从天安门升起,工厂迎来了新的时代,涌现出众多“身怀绝技”的大工匠,制造出多项中国机车的第一;当改革开放大潮卷涌而来,面临着国企改革的阵痛,工厂和工人们积极寻求转型变革……在这部作品里,作者把对长辛店铁路工厂的深厚感情融入字里行间,塑造了一个个血肉丰满的人物,写活了一幕幕感人至深的情节。

  • 童书作家谈“系好人生第一颗纽扣”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在11月17日落幕的上海国际童书展上,知名儿童文学作家巩孺萍、常立,画家王祖民,新锐图画书作家韩煦、刘航宇等齐聚,畅谈如何做好婴幼儿图书,为孩子“系好人生的第一颗纽扣”。

        在由接力出版社主办的这场对谈会上,作家们首先提及,图画书应该有个创作理念,即用更科学的方法来教育孩子,促进孩子更健康地成长。巩孺萍和王祖民新近合作出版的《大象在哪儿拉便便》便是以这样的理念创作出来的。该书以小蚂蚁的视角想象,一坨大象的便便会引来什么样的麻烦呢?故事风趣幽默,让人忍俊不禁。

        “婴幼儿文学一方面要脑洞大开,一方面故事性不能太强。”这是儿童文学作家常立的创作感受。常立发现,在给幼儿读故事时,幼儿会随时随地打断你的故事,说起自己的事来,因此幼儿图书要能够随时随地被打断,又可以随时随地重新接回去,就像和孩子一起做游戏一样。他和信谊图画书奖获得者抹布大王合作的新书《如何让大象从秋千上下来》就是以“具有游戏性质的,不怕被打断”这样的理念创作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