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金牌“小棉袄”

        本报记者 金可

        “唉……”微弱的叹气声幽幽传来,正背身在一旁填登记表的任静顿了一下,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看一米开外躺在床上的“李奶奶”,正犹豫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李奶奶”又叹了一口气。“奶奶您怎么了?”任静立马停下笔,来到床边。

        “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周末了,想儿子了?”

        ……

        “没事儿啊,他有空就来看您了。”

        ……

        “奶奶您看今天院子里银杏叶金灿灿的多好看啊。听说您唱歌可好听了,您想不想唱两句?那要不我给您唱两句吧。”

        ……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镜头拉远一点,您会看到,这是一个室内篮球场。场中央,一位身穿蓝色护士服的清秀女孩正推着一台轮椅,谈笑自然,关切有度,仿佛正行走在铺满金色落叶的院外。

        这是10月底举行的2019年中国技能大赛——第九届全国民政行业职业技能竞赛养老护理员职业竞赛决赛现场。经过激烈的角逐,任静拔得头筹,总成绩排名全国第一,获得一等奖并荣获“全国技术能手”称号。

        “恭喜恭喜!”祝贺扑面而来,任静却想着尽快回到工作了7年的“家”——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这段封闭训练、参赛时间里,她一直惦记着院里的老人。

        “好久没见着你了,去哪了?”看到任静,老人们很开心——大家喜爱的“小棉袄”又回来了。

        一福的各个区,都被老人和工作人员称为“家”。家里的事儿,任静都装在心里。

        早上8点半接班后,任静开始查房。这可不是敲门看一眼就走这么简单,养老护理员要在细节上观察老人的精神状态。

        “爷爷,您怎么了?”查房时,任静发现一位老爷子和平时不一样,还在床上靠着。“有点晕。”“您是没睡好吗?”任静细细询问了几句,安排一会儿来给老人量血压。

        任静负责的区域里,都是可自理老人,时间最长的已经在这儿住了十多年。每天老人生活有什么变化,外人可能看不出来,任静和同事总能及时发现。

        午饭,一位奶奶就订了一个馒头。任静协助发饭时觉得奇怪,就问了一句,奶奶说之前家人探望带了好些菜,她就放冰箱了,热热就能吃。任静心里一动,“这剩菜您放多久了?”“没几天,我都放冰箱冻上了。”“冻上也不保险,要是时间长了,您就别吃了。”“好,我听你的!”

        都说细节决定成败,为老人服务更是如此。曾经,就是因为任静的细心,早早发现了一位老人的脑梗症状,及时给予了紧急的救治,并且协助转院治疗。

        那是去年的一次查房,任静发现和一位爷爷打招呼时,老人回答得很慢,走路也不稳。任静觉得不对劲,想带他去楼下的院内医院检查一下。但老人执拗,觉得自己没什么不舒服不想去。“爷爷,咱们就当下楼遛个弯儿。没事儿不就更踏实了。”在任静的劝说下,老人终于同意前往。

        一查,突发脑梗。在院内紧急治疗后,不到一个小时,老人就被转到安贞医院救治。因为发现及时,老人愈后效果非常好,生活自理没有受到影响。

        “丫头,我银行卡找不着了。”

        “哎呀,快帮我看看这个手机怎么回事。”

        ……

        每天,任静和同事们要解决老人的各种大事小情,扎扎实实地积累起丰富的一线经验。

        这次职业技能竞赛,有一道考题是老人夜间主诉发冷,要用暖水袋为老人保暖。

        给老人放暖水袋,听起来简单,但其实里面的讲究非常多。任静的经验告诉她,这时首先要明确,老人为什么发冷,是发烧生病还是因为房间温度低,需要先测体温和室温确定。而且,热水袋也不是随便塞到老人脚底,应先检查老人足底皮肤情况,以防烫伤。

        任静也在慢慢摸索着老人的脾气秉性。“‘老人就是老小孩,得哄’这是很多人对待老年人的经验之谈,这其实是一个误区。”

        老人有着丰富的人生经验,他们具有成熟的思维和认知。和老人相处,不要认为像孩子一样给块糖哄一哄,就能打开老人心结。对待老人要有平等的同理心,而不是同情心。老人有时表现出的“老小孩”的状态,其实只是他们和年轻人相处的一种人生智慧,不能因此忽视老人的个人意识。

        7年前,任静并没想过自己会在养老护理这行干多久,毕竟,养老护理要面对多种专业以及心理慰藉、精神照护,比全科护理更加辛苦。但几年时间,“家”的温暖让她越发不舍。每当老人开心地叫她“孩子”,调皮地称她“小鬼”时,她都觉得心里暖暖的,“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家人啊!”

  • “通州无救援”

        本报记者 张楠

        守望相助,用行动传达对生命的珍爱、对社会的担当。通州土桥门外餐厅总经理耿术文,选择成为一名蓝天救援队队员。

        个子不高,黑瘦结实的耿术文从小酷爱户外运动,尤其喜欢登山。在征服一座座大山的过程中,他发现登山爱好者有时会在山里出现迷路、受伤等情况,一旦救援不及时,甚至会危及生命。2011年4月4日,耿术文决定加入通州蓝天救援队。

        2012年7月21日,北京遭遇了61年来的最强暴雨。暴雨造成京港澳高速出京方向17.5公里处南岗洼铁路桥下严重积水,积水路段长达一公里,积水最深处达6米。当晚8点多,耿术文接到了房山的紧急求助电话,正在吃晚饭的他扔下筷子,叫上队友,带上装备,开车向房山的方向飞奔。抵达京港澳高速积水路段时,已是晚上11点多。耿术文的眼前一片漆黑,但他心里清楚,面前如湖泊般的积水,下面已经淹了不少机动车。耿术文立刻登上救生艇,在手电光线的照射下,开始对这片陌生的水域进行搜索。很快,他便发现,上百群众被困在积水路段的桥上,情况不明。花费了几个小时的工夫,救生艇终于靠近了被困群众。一登上桥面,队员们一边对部分被困受伤群众进行简单的治疗,一边不断安抚大家的情绪。正在这时,一名抱着孩子的妇女冲到了耿术文的面前,“孩子有哮喘,身边又没有药,快救救孩子。”耿术文二话不说,立刻将母女俩接上了救生艇,奋力划桨,向安全地带冲刺。那个坐在船头奋力划桨的背影,在蒙蒙亮的天光中,带给母女俩无尽的感动和希望。快一点,再快一点,时间就是生命。救生艇的底部刚一触碰到高速路路面,耿术文就跳进了水中,将母女俩接到“岸上”,最终与医护人员完成了交接。

        挽救生命,是救援队的天职。但耿术文说,很多的时候,特别是水域救援时,面临的却是错过最佳施救机会的无奈。

        2018年7月的一天,4个男孩在通州尹各庄附近的温榆河河段挖河蚌,一名12岁男孩不慎滑入深水区失踪,其余3个小伙伴一时慌了手脚,挣扎着上岸后呼叫家长。闻讯赶来的消防队员经过2个小时的搜救无果,随即寻求蓝天救援队的支援。

        “只要能准确确定溺水点,环境不是很复杂的话,一般在半小时至1小时之间就能把人打捞上来。”但这次,匆匆赶到现场的耿术文却发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河道中有多个深坑,最深能达5米;水中淤泥较多,能见度接近于零;水下还有渔网、线缆、光缆、钢丝绳等物体缠绕,对搜救打捞造成了很大麻烦。亲眼目睹同伴落水的3个男孩,由于内心极为紧张惶恐,对同伴最后落水的位置也描述不清,也给救援带来了难度。

        用排钩、探杆等进行梳理摸排,进行环形搜索;尝试井字格的拉网式搜索……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尽快找到落水的孩子。经过20多个小时的紧张搜救,溺水男孩终于被打捞上岸,疲惫不堪的耿术文和救援队员们带着一身泥水集体默哀。

        每一次接到水域救援任务,耿术文的心情都很沉重。“对溺水者的黄金施救时间很短,这种救捞事件只要报到我们这里,基本上这个人就没了。”但一直有一个信念支撑着他,不管遇到多大困难也要找到遇难者,让他入土为安,给死者以尊严,给生者以安慰。

        “我唯有学习、训练,努力提升自己,以求在施救现场跑赢死神。”耿术文常年坚持锻炼,一跑就是半马,登山负重最低15公斤。

        打开笔记本电脑,上面记录着耿术文的志愿服务时长,至今已超过了9000个小时。“但实际上,参加救援的时间肯定超过了这个数。”在8年时间里,他曾参与过箭扣、灵山等山野救援,十三陵水库、潮白河水域救援等近百次救援任务,被评为“北京市优秀应急志愿者”。

        “通州无救援”,是耿术文最大的愿望,这也是全体蓝天救援队队员们的共同心愿。没有救援,也就意味着百姓安全意识的极大提高。现在,耿术文和队友们经常走进社区、校园、机关、企事业单位,进行防灾、减灾、应急避险等安全教育培训和宣传,提高群众的自救、互救意识和能力。“这也是一种救援。”耿术文说。

  • 讲马列的老太太

        本报记者 任敏

        中央民族大学学生王晨百有了一个新习惯,每周三早上,在《中国近现代史纲要》开课之前,提前二三十分钟占座,“去晚了,就没有好位子了。”

        这是一门很火的公共必修课,旁听者甚多,抢座是一道风景。讲课的老师,是有着“讲马列的老太太”之称的杨宗丽教授。

        讲台上的杨宗丽,戴着红框眼镜,微卷的头发向后扎起,朴素大方。她一开口,许多学生原本停留在手机上的目光齐刷刷被吸引过来。

        融理论于鲜活的事例之中,这是杨宗丽思政课的一大特色。就拿“中国共产党的筹建”一小节来看,短短45分钟之内,她精心准备了50多张幻灯片,从文字、图片到视频,从文档史料、珍贵照片到朋友圈截图,从理论分析、史实梳理到随机测试,丰富的内容让同学们应接不暇。

        这样的课,学生们爱听,有一次就连教室停电,他们也拒绝下课,找来蜡烛,坚持听完。王晨百说,自己上课时格外认真,很少翻课本,“因为你找知识点的时候,很有可能错过杨老师的话。”

        是的,让学生着迷的,除了正史,还有这位老太太信手拈来的“有用的题外话”“五花八门的抖料”,从时事热点、政策法规、热门电影到名人轶事,应有尽有。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课堂之外,杨宗丽几乎随时在攒素材。她阅读报刊了解最新研究动态;到国家图书馆、中央文献研究室等处查阅资料;有时为了查证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还要请教不少专家和学者。有青年教师无意中发现,杨宗丽的U盘里仅一个章节就准备数百张PPT,而自己平时很少超过50张,不禁感慨:“名师原来是这样炼成的!”

        走心,是杨宗丽课程的另外一大特色。例如,讲到共产党刚诞生时的艰难,她会联想到年轻人追梦的困难,并鼓励大家要对实现人生理想充满信念。为了增强学生对历史事件的感性认识,她带着学生参观走访圆明园遗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新文化运动纪念馆等。

        其实4年前杨宗丽就到了退休年龄,但在校领导“留下一堂课,留住一位好老师”的真诚建议之下,杨宗丽的思政课堂仍在继续,每周四到六节。课堂上的45分钟,她有时会和学生解释,因为身体原因,不能久站。

        原来,早在2003年,杨宗丽查出患淋巴癌。那年4月的一天,她瞒着家人,偷偷跑到北医三院拿诊断结果,确诊后不死心,又坐上公交车,去往友谊医院复查。大公交一路南行,路过天安门时,她想起1981年自己初到北京的画面,那时的元气少女,健康开朗,朝气活泼,然后一路毕业、恋爱、结婚、生子,挺过一个又一个难关,眼看就要退休……

        想到“癌症”两个字,她已无暇赏景,眼泪扑簌簌落下来,直到车开到终点站,司机催促下车,才惊觉已坐过站。也是在那一刻,她完成了自我教育,“光顾着悲伤,可能会错过很多风景,就跟坐过站一样!”下了车,那个乐观开朗的她又回来了。

        坚守讲台三十多年,杨宗丽已从学生口中的“丽姐”“丽姑”变成“讲马列的老太太”。课堂45分钟,也是她最开心的时光。在她心中,这一方思政育人的园地非常神圣,“学生并非匆匆过客,而是教师精神生命的延续。”

  • 征战泳池

        本报记者 李博

        下班了,佟欣没有回家,而是从单位所在地草桥出发,到南线阁的宣武体校进行日常训练。每天基础训练来回游5000米,佟欣在一方泳池里,已坚持16年。

        佟欣,北京市政路桥管理养护集团市政工程六处的一名普通职工。看似默默无闻的一个小姑娘,还有一个响亮的身份:国家级残疾人运动健将。

        佟欣患有先天性肢体残疾,11岁加入北京市残疾人游泳队,开始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艰苦的游泳训练。

        刚一开始,佟欣还是个十分怕水的旱鸭子。“最开始一点儿也不会,就回家拿着脸盆练憋气,半个月的时间学会了换气,就再也不怕水了。”虽然起步晚,可练了没多久,佟欣成了整个队里进步最快的孩子。数年里,她也开始在国内外的比赛崭露头角。

        “许多省份的运动员是脱产训练,每天训练七八个钟头。但在北京,所有的运动员要上班上学,只靠晚上训练,星期六、日也不能停。”佟欣说。

        佟欣白天上班,到了下班的点儿,别人回家,她则要赶到宣武体校训练。回到石景山的家里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一年365天,只有春节和泳池闭馆的时候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爱美的年龄,因为长期训练,许多看似平常的事情,佟欣却无法尝试。长发不容易干,就把长发剪成了短发;游泳容易脱妆,日常就只能保持素颜。“时间总是不够用,别人在看连续剧、看综艺的时候,你只能去训练。因为成绩的体现,肯定离不开在游泳池里一直游的状态。”

        28岁的佟欣,在赛场上已算得上“高龄”运动员了。

        “赛场上‘00后’运动员崭露头角,年轻人体力和爆发力强,成绩的提升会很快。”佟欣说,即使为了让成绩再提高一点点,她都要反复训练动作要领。手的入水点合不合适、划水路线正不正确,中线的位置有没有偏、水下动作该如何衔接……所有的细节,每天都要对着录像不断进行分析,再一一进行矫正。对于佟欣而言,平时成绩就是这样一点点抠出来的。

        今年6月,为了备战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佟欣开始封闭式赛前集训。早7点吃早饭、8点进泳池,一天下来,训练量超过一万米,到了晚上还有陆上训练。日复一日,面对每天超过12个小时的集训,佟欣没有退缩。

        8月,比赛终于来了。在赛场上,佟欣越战越勇。“有些人可能一到比赛特害怕,特紧张,平时的成绩比赛出不来。但我是比赛兴奋型的,听到赛场上的声音,100米自由泳比平时练习还要快3秒。”佟欣说,在泳池里,看到旁边的年轻人从后面赶上来,还是会有压力,但这种压力反而让她坚持了下来,“到最后还是我超过了别人。”

        在全国3000多名运动员激烈竞争中,佟欣先后获得女子S10级50米自由泳、100米蝶泳、100米仰泳亚军;S10级100米、400米自由泳季军。

        这次比赛,母亲也第一次来到赛场。比赛结束后,母亲专门为赛场上的佟欣发了一条朋友圈:“闺女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下来,辛苦了,妈妈为你骄傲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