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号贩子刚进医院就被认出来了!

        本报记者 贾晓宏

        “天坛医院的号贩子竟然来同仁医院‘找活儿’了?”最近,一条“人脸识别打击号贩子系统”报警信息,让同仁医院保卫处工作人员心中一惊——一名曾经活跃在天坛医院的号贩子,正在同仁医院门诊二楼自助挂号机前取号。

        抓住他!保卫处的工作人员立刻通知正在二楼巡逻的安保人员。安保人员迅速赶到,将号贩子围住。号贩子有点儿蒙,缓过神来才说:“我是来看病的,不是来倒号的。”保卫处和安保人员反复确认,发现他确实是来看病的,“但我们还是不放心”,安保人员一路跟着这名号贩子取号、就诊、拿药……直到将他“送”出医院。

        信息共享打击号贩子

        天坛医院的号贩子,怎么在同仁医院被认出来了?

        这得益于“人脸识别打击号贩子系统”的数据库。同仁医院保卫处副处长孙亮介绍,今年2月医院开始试运行“人脸识别打击号贩子系统”,以前曾在同仁医院活动且被抓到过的号贩子信息,都被录入到系统中,“包括号贩子的头像、身份信息等。”系统数据库还录入了北京市属22家大医院周边的“号贩子”信息,“这部分数据由北京市医管中心提供。”孙亮说,正是因为市属22家医院实现了“号贩子”数据共享,使这个天坛医院的号贩子一出现在同仁医院,就被盯上了!

        现在,同仁医院西区700多个“电子眼”24小时不眨眼地盯着号贩子,一旦“号贩子”来到医院,系统就会识别报警;“号贩子”所在区域也即时出现在中控室大屏幕上。“人脸识别打击号贩子系统”安装后,同仁医院一共接到两次报警,一次是“天坛医院号贩子”,还有一次是“真来倒号的号贩子”。“号贩子们也互相通气,现在医院院内区域,号贩子没影儿了。”孙亮说。

        “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在多家医院应用了。”市卫健委介绍,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北医三院、朝阳医院、北京肿瘤医院等24家医院在开展整治和打击号贩子行动时都采用了“人脸识别”技术。

        “刷脸”就能挂号支付

        “刷脸”还能挂号。

        市卫健委透露,北大医院、人民医院、朝阳医院、北大肿瘤医院、东方医院、潞河医院6家医院在患者就诊挂号时采用“人脸识别”技术。

        潞河医院,半年前开始试点“人脸识别”挂号技术,门诊中有一台自助挂号机可以用来“刷脸支付”。这台自助机看起来和其他设备没有区别,患者挂号时先按照提示选择就诊时间、科室等,支付环节时会提供三个选项,包括“支付宝”“微信”“银行卡”。点击“支付宝”支付后,系统提示选择“扫脸付”还是“扫码付”,当患者选择“扫脸付”后,略抬头看着自助机顶端的摄像头,“人脸”被系统识别后,自动跳转,患者按照提示输入手机号,就能顺利地完成此次挂号。

        潞河医院信息中心主任石威介绍,现阶段潞河医院主要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在挂号的支付环节,“支付宝用户在选择人脸识别时,系统可以从后台调出支付宝人脸库,迅速比对,从而完成支付。”石威说,未来理想的“人脸识别”应用模式是,患者在医院挂号时可以彻底脱离手机,“患者站在自助机的前面,系统就能自动识别,从而完成取号或挂号等过程。”

        目前潞河医院的人脸库数据来自支付宝数据库,患者只有在支付宝的人脸库录入数据,挂号环节才可以“刷脸”。“将来如果公安系统的人脸库数据或者医保系统的人脸库数据能够开放,‘刷脸’挂号将能方便更多患者。”石威说。

        “刷脸”还能查询化验单

        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可以查询化验单,提取CT、核磁等检查结果。

        记者在支付宝医疗服务中找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发现功能中有“报告查询”的选项。北大医院医务处副处长刘斯说,既往在支付宝中录入过人脸信息的患者,在医院检查之后,就可以通过支付宝“刷脸”来查询各种化验或检查报告,“一刷脸就能看到自己的信息,加密功能更好。”刘斯说,从长远来看,从挂号到取检查结果,更多的就诊环节都可以坐在家中完成。

  • 2238套公租房将配租大兴机场员工

        本报讯(记者 李博)在不久的将来,2238套人才公租房将面向大兴机场驻场员工配租。记者昨天从首都机场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大兴机场生活保障基地首期人才公租房已竣工,目前已达到入住条件。

        出了大兴机场,沿着永兴河北路一路向西9公里,就到了大兴机场人才公租房的所在地。未来,这里将成为2000多名民航人的家。

        小区正门口,车辆会被引入地下停车场,行人则可以通过小路进入小区花园当中,实现了人车分流。相比其它公租房小区,大兴机场人才公租房绿地更加开阔,空地上还安装了旋转坐椅、摇马等儿童游乐设施。

        小区附近配套设施齐全。在小区内,配备9个班的幼儿园即将在明年开园;停车位按照每户一辆车的标准设置,全部设置在地下。紧挨着小区西南侧的土地,还规划了一所十二年一贯制学校,建成后将引入优质教育资源。小区南侧还规划了一条直达大兴机场航站楼的道路,未来从家门口出发,开车预计9分钟就能停在航站楼门口。

        兴航空港公司副总经理李苹新介绍说,人才公租房在定位、设计、施工过程中,融入新理念、新思路,着力打造绿色低碳、智慧便捷、活力人文的民航新社区。在设计时,引入了“密路网、窄马路、开放社区”的城市规划理念,小区被城市道路分隔成4个独立地块,每个地块长度不到140米,相对独立却又协调统一。小区围墙仅有1.8米高,既防止了外人进入小区内部,同时也能保障小区景观美观。

        大兴机场生活保障基地首期人才公租房项目,共有2238套人才公租房,其中一居室421套,二居室1086套,三居室731套。

        李苹新介绍说,由于项目建设时间紧,任务重,为确保完成任务,公司对施工计划进行合理化研究,提前插入装修等后续工序,适当增加施工保障措施,有效将施工周期压缩至21个月。

        人才公租房全部采用精装修,将配租给大兴机场相关驻场各单位。目前具体的配租方案正在讨论之中。

  •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通报9月份全市平原地区乡镇(街道)道路尘负荷评分及排名

        道路尘负荷是衡量道路扬尘污染的重要指标,为有效控制道路扬尘污染,压实属地扬尘治理责任,9月份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委托第三方机构对本市平原地区257个乡镇(街道)合计1621条主要道路的尘负荷进行了监测评估,衡量道路清扫保洁效果,并依据监测结果量化评分予以排名。

        9月份,顺义区南法信地区、高丽营镇,昌平区城北街道,平谷区滨河街道、平谷镇等为全市平原地区道路尘负荷排名前10名的乡镇(街道);海淀区上庄地区,朝阳区黑庄户地区、平房地区等为城六区道路尘负荷排名后10名的乡镇(街道);房山区良乡镇、大兴区礼贤镇、门头沟区军庄镇等为郊区平原地区道路尘负荷排名后10名的乡镇(街道);房山区周口村路、昌平区孟祖路、大兴区黎黄路等为全市平原地区道路扬尘污染最严重的10条道路;门头沟区、房山区、昌平区为道路扬尘污染最严重的三个区。

        注:评分采用百分制,将道路无尘土情况定义为100分。道路尘负荷越高,即路面尘土越多,评分分数越低,道路扬尘污染越严重;道路尘负荷越低,即路面尘土越少,评分分数越高,道路扬尘污染越小。图表详见本版PDF

  • 国家卫健委公布抗流感病毒药物

        本报讯(记者 刘欢)昨天,国家卫健委发布《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19版),公布目前上市的三类抗流感病毒药物以及中医流感治疗方案。

        重症或有重症流感高危因素的患者,应尽早给予经验性抗流感病毒治疗,不必等待病毒检测结果。发病48小时内进行抗病毒治疗可减少并发症、降低病死率、缩短住院时间;发病时间超过48小时的重症患者依然可从抗病毒治疗中获益。非重症且无重症流感高危因素的患者,在发病48小时内,充分评价风险和收益后,再考虑是否给予抗病毒治疗。

        依据方案,重症病例的高危人群感染流感病毒后较易发展为重症病例,应给予高度重视,尽早进行流感病毒核酸检测及其他必要检查,给予抗病毒药物治疗。高危人群包括:小于5岁的儿童(小于2岁的儿童更易发生严重并发症);65岁及65岁以上的老年人;伴有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心血管系统疾病(高血压除外)、肾病、肝病、血液系统疾病、神经系统及神经肌肉疾病、代谢及内分泌系统疾病、恶性肿瘤、免疫功能抑制等疾病人群;肥胖者以及妊娠及围产期妇女。

  • 本市35家医院设中医流感专台

        本报讯(记者 贾晓宏)市中医管理局近日组织专家制定了《北京市2019年冬季流行性感冒中医药防治专家指导意见》,今年市中医局在35家医院设立了中医流感专台,6家医院开设了儿科流感专台。

        市中医局要求各中医医疗机构要为社区居民、患者提供中医药流感预防饮服务,有条件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依据市中医局下发的流感中医药防治专家指导意见中的预防方剂或自定预防方剂炮制预防饮,为患者提供预防饮服务。二级及以上中医医疗机构要泡制预防饮放置在医院门诊大厅服务台,提供给患者免费饮用。有条件的中医医疗机构可将流感预防处方提前调剂、代煎,在本机构及医联体协作医疗机构提供给患者选择使用。

        市中医局明确各二级及以上公立综合性中医医疗机构要在流感季节设立流感专台,建立健全流感的诊疗服务流程,明确流感的分区就诊原则,规范开展流感中医药防治。中医儿科诊疗中心设立24小时流感专台,6家中医特色儿科诊疗中心发挥中医药在治疗儿童流感中的特色优势,在流感高峰期提供24小时的儿科诊疗服务。

  • 糖尿病患者知晓率不足四成

        本报讯(记者 贾晓宏)今天是联合国糖尿病日。目前,我国糖尿病患者知晓率不到四成,这与症状隐匿、公众认知度低有关。

        北京同仁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杨金奎说,糖尿病患者知晓率不到四成与公众的认知程度有关。糖尿病早期的症状非常隐匿,如果出现“三多一少(多饮、多尿、多食和体重减轻)”等糖尿病典型症状时,患者的病情多数已经非常严重;如果出现糖尿病并发的视网膜病变、肾脏病变等,病程往往已经超过10年。因此,只有定期体检才能在早期发现糖尿病。有些人查了空腹血糖,结果在正常范围内,就认为没得糖尿病,其实这其中有一部分人是空腹血糖正常、餐后血糖超标的糖尿病患者。专家建议,如果空腹血糖超过5.5毫摩尔/升,建议再查一下餐后血糖。

        据估算,目前我国糖尿病患者超过9700万人,糖尿病前期人群约1.5亿人。中国健康教育中心提示,家庭成员中如果有超重与肥胖、高血压、血脂异常、糖尿病家族史、妊娠糖尿病史、巨大儿(出生体重≥4kg)生育史等,即属糖尿病高危人群,应及早预防。

  • 保健品命名不得涉及疾病防治

        本报讯(记者 张楠)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外发布《保健食品命名指南(2019年版)》,为保健食品如何命名指明了方向。指南明确提出,保健食品名称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不得误导、欺骗消费者。

        保健食品是食品,而不是药品,也不能替代药物。因此,按照新版指南的规定,保健食品要“一品一名”,便于消费者识别记忆。保健食品名称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不得误导、欺骗消费者。其中,保健食品的商标不得明示或暗示保健功能,甚至连含谐音字、形似字等都不允许。比如,将保健食品标注保健功能为“缓解视疲劳”,商标为“好视力”,就将被明令禁止。

        如果将保健食品中的灵芝和丹参,合在一起简称为“灵丹”,就有误导消费者的嫌疑。新版指南规定,保健食品的通用名应以产品原料名称来命名。比如,“田七”应规范为“三七”。通用名以原料简称命名的,简称不能产生歧义、误导,比如灵芝、丹参就不宜简称为“灵丹”。

  • 朝阳门600年仓廒外墙露初容

        本报讯(记者 赵莹莹)历经一个半月的修缮,朝阳门北小街上、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西门北侧的近400米仓廒外墙日前重新亮相。这段北京仅存为数不多、至今已有600年的明清时期皇家粮仓外墙,再度将“初容”展现于世人眼前。

        据史料记载,这段近400米的仓廒外墙由大城砖垒砌而成,底部厚约1.5米,顶部厚约1米,而它的所在地曾是明清两代南粮北运时贮存从京杭大运河北上的粮食的皇家粮仓,史称旧太仓。清代,旧太仓被分成富新仓、兴平仓、南新仓和旧太仓四座仓,如今得以“重现”的外墙正是富新仓的仓廒外墙。

        施工方北京住六公司项目执行经理付明涛介绍,2018年,东城区“百街千巷”环境整治提升项目实施后,仓廒外墙的修缮也被列了进来。今年10月,施工团队入场,与古建修缮专家一起在修缮工艺和使用材料上尊重历史。付明涛介绍,参与外墙修缮的均是拥有20年经验、参与过诸如故宫修缮等的老工人。昨天下午,600年仓廒外墙的重新亮相也吸引了周边市民,不少人特意驻足停留,瞅一瞅百年的老城砖。

  • 天安门广场拆除“红飘带”

        昨天,天安门广场两侧的“红飘带”主题景观正在拆除,预计12月中旬完成拆除工作。天安门广场主题景观拆除后将实施绿地恢复。

        本报记者 王海欣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