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主旋律剧唱主角 农村题材成新宠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被视作国产电视剧行业发展“风向标”的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11日至13日如约在北京会议中心举行。走进今年“秋交会”现场,明显感受到参展剧目数量较往年有所减少,参展商和平台方也普遍对市场前景表示谨慎。近年来市场深度调整带来的规模萎缩,通过“秋交会”表现得十分直观。

        论坛过去要站着听,现在有余位

        根据秋交会官方统计,2019年参展项目总数量近950部,与去年同期1122部相比,有大比例缩减。另外,和过去交易会往往实际产生成交的剧目多为“二轮剧”相比,今年筹备期剧目及拍摄制作中剧目明显减少,成片首轮发行的剧目反而明显增多。这实际意味着目前的电视剧市场在整体产量下降的情况下,首轮发行都困难,这对很多一年只靠一两部电视剧生产来支持利润的小公司来说,显然并不好过。

        12日下午,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教授尹鸿在主题演讲中表示,“过去我们在秋交会开论坛,现场人满为患,甚至有人站着听,今天还有空余座位。”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影视传播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司若现场发布《中国电视剧风向标报告2019》,其研究成果也进一步印证了整体市场的变化。报告中提到,从电视剧备案情况来看,2019年1月至9月,全国电视剧拍摄制作备案公示的剧目共646部、24597集,2018年同期的数字为886部、35209集,数量减少了240部、10612集,同比分别下降27.1%和30.1%。从电视剧发行许可情况看,2018年上半年,生产完成并获准发行的国产电视剧为128部,但到了2019年上半年仅为108部,数量同比下降15.6%。

        “从产业特点来看,电视剧产业面临市场和政策的双重风险,呈现出资本谨慎、生产减量、播出和上线减量等多个特征。”尹鸿总结道。

        献礼剧扎堆,主旋律剧唱主角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播出政策利好下,“献礼剧”成了今年电视剧生产市场上的优胜者。未来两年,播出环境还将延续这一特点。尹鸿在主题演讲中指出,2020年是中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的重大节点,2021年则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按照今年的播出政策导向,未来两年电视剧市场可能依然由“献礼剧”主导,主旋律题材唱主角的情况不会改变。

        从参展剧目来看,提前规划、为献礼而定制的剧目成为主流。交易会现场公布的14部“京榜剧献”重点剧目,便以多主题多类型围绕主题创作。其中,《香山叶正红》将时间定位1949年3月,讲述毛主席带领中共中央进驻北京香山,筹建新中国四梁八柱的伟大故事。《幸福里的春天》(现更名“北京西城故事”)由杨亚洲执导、李晨主演,将时间线回溯至改革开放之初,讲述几位胡同青年成长、成家、立业的故事。由杨幂主演的电视剧《暴风眼》聚焦当代都市背景下的国家安全战线,展现了国安战士面对严峻挑战时的英勇无畏和 “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精神。此外,《冰糖炖雪梨》和《舍我其谁》分别以冰上运动和围棋为切入点,传递坚守初心、永不言弃的竞技精神。

        农村题材变热,现实主义创作需谨慎

        今年的秋交会出现了大量农村题材的现实剧。在现场公布的40部“北京市(2020-2022)年重点电视剧”片单中,电视剧《枫叶红了》和《幸福隧道》同时聚焦“扶贫”工作,塑造了中国基层扶贫干部有效落实中央真扶贫、扶真贫、真脱贫决策部署的群像。《我是党员》《温暖的土地》《村第一书记》等也聚焦农村基层干部,反映农村改革进程。

        片单之外,不少制作公司不约而同选择了农村题材。完美世界影视出品的电视剧《最美的乡村》,由《最美的青春》总编剧郭靖宇执笔,原班人马拍摄制作,也是以“扶贫”工作为背景,讲述共产党员在农村基层开展扶贫攻坚工作的故事。在都市剧里炙手可热的大叔型演员靳东,也在讲述第一书记题材的农村剧《温暖的味道》(原名《孙光明下乡记》)亮相。

        不过,市场纷纷“押宝”农村剧,如果不提高制剧水平,而是一味迷信题材优势,也可能导致“翻船”。作为秋交会的“第二交易现场”,今年各家公司驻会房间前一字排开的海报中,就出现了大量当代都市题材和农村剧。六楼、八楼等黄金楼层的电梯间,也都无一例外被农村剧抢占核心位置。从故事简介来看,诸如《××下乡》《××书记》《×嫂》《×哥》等农村剧还在延续重复的故事和人物设定,其实并没有脱离过去农村剧的套路。这些故事虽然加上了“扶贫”“第一书记”等新的政策背景,但核心情节依然无法摆脱农村剧的家长里短和苦情路数。

        据某平台购剧人员介绍,农村剧整体制作成本偏低,对中小平台来说价格相对划算,也符合现实主义创作的整体风向,“如果有一线制作班底和演员加持,其实算是性价比较高的选择。”但如果中小制作公司不改变固有的农村剧叙事和表达方式,收视率可能难以保证,本身就没有招商优势的农村题材,可能一夜之间从热门变冷门。

  • 配角也能唱大戏 ,名人信札抵万金

        本报记者 王广燕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这句古诗用来形容如今的名人信札收藏,可谓再合适不过了。名人信札包括名人书信、手稿、便条、题签、抄录等,近年来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热度不减。最近,百余位近现代名人的家书、手稿等亮相上海宝龙美术馆,更是吸引了大量观众打卡。小小几页信札,佐证了历史风云,透露出名人的思想与情感,其价值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市场调查

        门类小众但藏家稳升

        秋拍大幕即将拉开,今年,不少拍卖行纷纷推出名人信札专场,并对重点名人信札拍品进行了预热推广。以嘉德拍卖为例,章太炎先生《检论》手稿、徐悲鸿《致周扬信札》、张之洞《币制改革稿》等国内名人信札,法国剧作家小仲马亲笔信函、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亲笔信函等国外名人信札都将亮相拍场。

        拍卖行对名人信札的重视,与近两年其在拍卖市场上的表现有关。今年春拍中,短短两页马克思亲笔信函拍出253万元;去年春拍中,估价160万元至200万元的胡适《尝试集》第二编手稿,最终以1150万元成交,足见藏家对其的激烈争夺。

        “近年的信札手稿国内行情已逐渐与国际市场接轨。”嘉德邮品钱币部业务助理郎朗天主要负责西方名人手迹拍卖,“目前大众市场最大的还是偏文化娱乐类的藏品,比较经典的是奥黛丽·赫本的签名照片,市场一直有需求,价格一直稳定,还有体育明星类的签名纪念物市场也很稳定。”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副馆长张丁一直关注名人信札拍卖,“这两年有很多新买家加入,据我了解还有不少大学、研究机构的学者开始收藏名人信札,进行有针对性的文史研究。”在艺术品市场整体趋冷的情况下,名人信札手稿却逆市上扬,每次拍卖均征集到大量名人信札,市场参与人数不断增加,价格也在稳步攀升。

        遴选藏品

        高价拼的是文化价值

        “名人信札、手稿近年来行情热烈逆市不减,说明了书法艺术之外,历史、文化价值的附加作用。”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说道。名人信札拍品价格天差地别,能够在“大浪淘沙”中留下的,往往都具有较高的文史价值。

        郎朗天表示,名人信札拍品主要由著名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的信札支撑,“因为经过时间的淘洗,这些人的名字已经被深深刻在历史里。现在常说重读经典,而对于这些被历史所铭记的人来说,他们的手迹常常反映出生活的点滴,非常值得细细品味。”

        “除了名人知名度、流传时间,以及信札存世量、书法美观度等因素,信札的研究价值也对其价格非常重要。”张丁说道,“如果信札内容只是空洞的寒暄问候就没有多大价值,若能涉及历史重要事件、名人重要观点,价格一下就上来了。”

        以拍出千万价格的胡适《尝试集》第二编手稿为例,《尝试集》是现代文学史上的一部“经典”,这件一百年前的手稿中有胡适的多处批校,对比历次刊行本增删之处颇多,对探讨《尝试集》从手稿开始的版本变迁十分有价值。由此来看,《尝试集》拍出高价也就可以理解了。不少业内专家认为,虽然艺术品拍卖市场经历了深度调整,但信札市场仍然保持热度,说明收藏界已开始真正关心学术。

        提个醒儿

        避开赝品与侵权之坑

        名人信札“抵万金”,也让心术不正者盯上了这门生意。前两年就有新闻报道,一名收藏爱好者以13.8万元拍得19帧郭沫若等名家信札,后仔细比对发现全是造假之作。“现在信札作假虽然还没有像瓷器、书画一样产业化,但也有一些假得离谱的赝品出现。”张丁说,自己这几年见过不少赝品,其中鲁迅、茅盾、胡适等“大名头”是重灾区。

        “书信是一种交流方式,是带有情感的书写。临摹者没有作者当时的心境,很难写出那种味儿。”张丁说,低层次的造假是描摹,而最近一些作假者直接用高科技手段精细复印,藏家若没见过真品,就会难以分辨。

        季涛认为,收藏者应深入了解作者平时的书写手迹及其书写习惯,在选择信札时,要看内容,更要看附件,还要关注系列拍品,以求相互印证,综合分析。收藏者要警惕那些作者虽是名人,但其传世字迹不多,很难找到标准件进行比较的信札。

        此外,法律专家提醒,信札交易和收藏中要防范侵犯著作权和隐私权的行为。《著作权法》对作者离世50年内的著作权予以保护,而在隐私权方面,尽管收到书信的一方拥有信件的处置权,但若公开信件后对作者家属、后人生活造成困扰,则有可能引发纠纷。

  • 五星阵容舞台再现一颗忠魂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林则徐禁烟事迹人们都耳熟能详,但在舞台上的呈现却不多。今年正值虎门销烟180周年,为此国家大剧院与广州话剧艺术中心联合制作原创话剧《林则徐》。11月13日,该剧主创阵容首次亮相,濮存昕、徐帆、郭达、关栋天、洪涛五位实力派演员带观众回看林则徐和他所处的风雨时代。

        该剧由著名编剧郭启宏执笔,根据林则徐虎门销烟、鸦片战争、被诬罢官、发配新疆,直至去世的真实历史,围绕他与道光帝、王鼎、琦善、关天培等政治人物的戏剧矛盾,塑造出一个“数百年始得一出”的民族英雄形象。导演王筱頔表示,该剧在1839年虎门销烟、1840年鸦片战争两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中,着眼于伟大与渺小、怯懦与勇气、孱弱与力量的对比,“用写意空间塑造剧中人物的心理空间,去展现、去重建那个时间节点上我们的民族尊严。”

        塑造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当然需要实力派演员。濮存昕将饰演林则徐,他表示:“我在调动生命中那些跟林则徐接近的特质,那种从戏剧本身出发、最实实在在的品质。作为演员,我们要体会到饰演的这个角色,展现出彼时彼地人物应有的状态,因为那是观众所期待的。”

        饰演林则徐妻子的徐帆,在这出戏里感受到了许多新鲜的元素。这是徐帆自1991年到北京人艺工作后,第一次演不是人艺制作的话剧。她透露说,这部戏还将成为她第一次在舞台上戴话筒演出,“演员总是需要新鲜的刺激,在近一个多月排练里,我感觉好多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崭新的。我与剧中的很多演员都是首次合作,却时常能碰撞出火花。”

        郭达也是首次与国家大剧院合作,在剧中他饰演的王鼎是林则徐的支持者。这个角色的戏份并不多,所有台词加在一起大概只有十分钟。但因为对弘扬爱国主义题材作品的看重,也因为好友濮存昕的力邀,他还是接下了这个角色,“以前并不了解王鼎这个人物,通过这部戏了解到他是虎门销烟的重要人物,在剧中戏份虽然少但分量却很重,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

        洪涛将在剧中饰演“道光帝”,演绎一位踌躇满志却又身不由己的帝王形象。曾多次登上国家大剧院舞台的京剧名角儿关栋天,将在剧中饰演清廷反制林则徐的重要人物“琦善”。此外,国家大剧院戏剧演员队以及广州话剧艺术中心的部分演员也将在剧中有着精彩出演。

        在这部剧的主创名单中,舞蹈艺术家黄豆豆的出现让人有些意外。黄豆豆表示,舞蹈是这部极富诗意的作品很重要的部分,光是舞蹈演员的招募就进行了两轮。这也是他第一次以编舞的身份和国家大剧院合作。作曲家赵季平将为该剧编曲。

        该剧将于12月14日至22日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上演。

  • 穆特领衔大剧院“贝多芬纪念周”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12月4日至8日,在“乐圣”贝多芬诞辰250周年前夕,被观众称为“小提琴女神”的当代德国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即将再次到访国家大剧院,并将与指挥大师曼弗里德·霍内克执棒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以及奥尔基斯、陆威、穆勒-肖特、巴贝胥可等弦键名家,用4场完全由贝多芬独奏、重奏、协奏、交响作品构成的音乐会打造“贝多芬纪念周”。

        作为西方音乐古典时期乃至整个西方音乐史上最重要的音乐家之一,贝多芬不仅留下了丰沛的音乐遗产,他的作品也成就了无数音乐大家。穆特堪称不折不扣的贝多芬作品代言人。从上世纪70年代多次与“指挥帝王”卡拉扬合作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开始,她对贝多芬作品的探索就再也没有停下脚步。

        本次穆特领衔带来的四场音乐会可谓星光璀璨。12月4日,穆特将与老搭档兰伯特·奥尔基斯牵手,合作贝多芬第四、第五、第九这三首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20年前,那套名噪一时的贝多芬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全集唱片,正是由两人合作完成。12月5日和7日,指挥大师曼弗里德·霍内克将执棒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与穆特合作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C大调三重协奏曲》和两首浪漫曲,并奏响脍炙人口的《第七交响曲》。12月8日,穆特还将与陆威、穆勒-肖特、巴贝胥可等音乐家一起演出贝多芬的两首弦乐三重奏,以及《降E大调弦乐四重奏“竖琴”》。

  • 百老汇原版音乐剧《狮子王》来华

        本报讯(记者 韩轩)《狮子王》是一部深受观众喜爱的迪士尼动画长片,同名音乐剧也是一部诞生22年长演不衰的经典之作。11月13日,百老汇原版音乐剧《狮子王》在北京举办媒体见面会,宣布将于2020年登陆武汉和北京两座城市巡演,开启持续超过半年的巡演。

        音乐剧《狮子王》讲述的也是小狮子辛巴复仇和成长的故事,它于1997年首登百老汇舞台,迄今已被翻译成8种语言,曾于2006年巡演至中国。2017年,迪士尼推出《狮子王》音乐剧百老汇上演20周年的国际巡演版,在陆续造访新加坡、首尔等地后,将于2020年2月19日登台武汉琴台大剧院,并于5月6日亮相北京保利剧院。本次《狮子王》巡演在中国演出场次超过200场,创下国际音乐剧在华巡演的最高场次纪录。

        动画电影《狮子王》中有很多动人的音乐,音乐剧自然也不例外。音乐剧不仅包括同名电影中的音乐,还包括3首新歌,个别电影中的音乐在运用到音乐剧时被重新创作了歌词。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歌曲的《你是否听见爱情?》和著名歌谣《影的大地》也在其中。

        《狮子王》电影中,大量可爱的草原动物栩栩如生地呈现在银幕上,那么在舞台之上的《狮子王》,演员们会如何表现动物呢?答案是用人偶和面具。

        《狮子王》中还有一个戏剧性的场景,成千上万的动物冲向辛巴——当然也就是冲向观众。在剧场中,这个场面会以电动的形式呈现,舞台后方设置一个大滚筒,动物被画在画布上滚动并逐渐变大,最靠近观众的舞者还会移动巨大的牛羚面具,制造出兽群狂奔的壮观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