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老书店办雅集,喊老街坊回家

        本报记者 路艳霞

        近日,地安门新华书店举办了“为宝雅集”活动,主讲人全是老北京人,最年长的已经91岁。地安门新华书店堪称北京中轴线上最老的书店之一,书店掌门人说:“我们办雅集就是想把老街坊喊回家。”

        从打豆汁的街边小店说起

        这场活动来了四位主讲人,他们讲的都是地安门、什刹海的往昔岁月,而且全是自己亲身经历,亲眼所见。

        91岁的刘纯泉给大家讲了张之洞故居和恩海故居不为人知的故事。82岁的屈祖明的祖上,是清廷如意馆大画师屈兆麟,屈祖明珍藏着1949年之前地安门外大街几家照相馆的老照片,他讲的是老照片的故事。79岁的常寿春是民国年间北城著名的“常二爷”的后人,他带来记忆中的地安门旧书店,原来地安门一带曾有五六家旧书店,还有一家卖新书的为宝书局。78岁的邢正德以幻灯片的形式讲了他眼中的银锭桥、什刹海,幻灯片上出现的全是他创作的画作,他以文艺方式怀念着记忆深处的故地。

        今年8月,书店办了“为宝雅集”首场活动,常寿春生动描绘出一幅地安门外大街商铺的布局图,绸缎庄、药铺、茶庄、金店、老式冰棍儿、布料店等衣食住行方方面面,被他娓娓道来。

        “为宝雅集”召集人、北京文史馆馆员杨良志自小在地安门长大,“雅集旨在保留老北京文化,是从您曾经打过酱油、买过醋的小店说起,从您月月去理发的剃头摊儿说起,从您数九隆冬跟着老爹去的澡堂子说起,还可以从你买羊汤、打豆汁的街边小店说起。”这些主讲人也都是他一一请来的。

        “为宝雅集”不光线下活跃,线上也聚拢了一批京味文化的忠实热爱者和传播者。从小在冰窖胡同长大的刘亚伏已经86岁了,老人家是地安门读者群中最早的群友之一,她在群里发的短文《什刹海畔尝河鲜》《且说当年马戏团》《羊汤的故事》文笔可爱,充满温暖回忆。

        11月17日,“为宝雅集”将办第三期,主讲人将围绕“北京小曲”开讲。

        主讲人藏在什刹海胡同深处

        记者花了一天时间,寻访到了三位深藏在什刹海胡同深处的主讲人,他们对老北京文化的真诚热爱和长久坚守,令人感佩。

        转来拐去,首先在前海南沿寻得刘纯泉老先生家。刘纯泉说,他之所以不断地讲什刹海,是因为有一次见着进行社会调研的大学生,问他们“燕京八景”是什么,北京最早的铁路在哪儿修的,大学生们一问三不知。他想自己肚里的那点货不能给埋没了,于是开始了“宣讲之路”。刘纯泉怀念着老什刹海的淳朴和安静。“当年有专门送水的车,送几桶,送水人就在门框上画‘正’字,到月底凭‘正’字算送了多少桶水。”他说,当时人们互相信任,到商店买布,店家一定会让个寸头,多量个一两寸。

        再兜兜转转,在柳荫街上,和邢正德老人见面。走在街上,他说,“咱们走的这条路,原来是条河。”

        邢正德自小生长在此,画、写什刹海,对这位昔日的钢铁研究总院工程师来说还是头一回。画画虽是儿时所好,最初画的全是大脑袋、小短腿,那就反反复复地修改。文字方面,邢正德则用了3年时间写下24万字。这些画和文字去年出了一本书《银锭桥畔》。前两天,邢正德作为十三中学校友参加校庆,老同学们提起他画的学校里的豆面丸子摊都唏嘘不已,那会儿豆面汤小碗3分钱、大碗5分钱,同学们都好这一口。邢正德说,他写的画的都是家长里短、杂七码八的事儿,是给老百姓解闷儿的。

        在什刹海寻访的最后一位主讲人是常寿春,他住在后海西沿,老人家儿时对阅读的热爱、对旧日书店的惊人记忆,在秋阳艳艳的下午充满了动人色彩。上世纪四十年代,地安门的五六家旧书店和古玩店错落交织,有的偏重线装书,常寿春记得有《曾国藩家书》《斯文精粹》等。有的偏重于外文精装书,他父亲就曾购得21本《世界地理风俗大系》,正是在这本日文书上,常寿春靠阅读图片了解了中国人的民间风俗。当然,还有的旧书店专卖各类文学书。而在专卖新书的为宝书局,常寿春对《大地新歌选》记忆尤深,周璇、龚秋霞的歌,他最喜爱。

        后备主讲人已被悄悄“注册”

        “办为宝雅集,是想把老街坊喊回家。”这是地安门新华书店经理李跃冬的想法。

        地安门新华书店新中国成立之初就与读者见面,风风雨雨几十载,被读者誉为书店老字号。2005年书店翻修,但图书市场开始下滑,于是压缩图书营业面积,将二楼长期出租。2017年,书店决定收回,予以改造。

        李跃冬说,这书店西为什刹海,东临南锣鼓巷,周边住户老年人居多,流动的旅游人群多,于是他们就想到办雅集,把老读者请回家。“我们不想让他们知道的老北京作古了。”李跃冬说,书店将二楼进行了改造,拆掉隔断,成为雅集举办地。谁承想第一次雅集一下子来了四五十人,“这给了我们信心。”

        接下来,主办方更有一番计划在酝酿,李跃冬说:“2019年只是开头,为宝雅集会长期办下去,耄耋老人先讲了,五六十岁的要讲,三四十岁的也要讲。”原来书店早已在踅摸着主讲人“后备力量”了。首场活动,在后门桥住了50年的杨良川,从小汤山赶来了。在地安门东大街拍了数万张照片的朱天纯,带着自己的宝贝相机来了。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北京门墩研究专家于润琦来了,著有《冰下的人》的青年作家侯磊也来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作为“后备”主讲人被主办方悄悄“注册”上了。

        北京市新华书店副总经理刘玮对地安门书店同样一往情深,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前他曾在此工作,他说,这家老店明年启动改造,“书店改造要充分体现北京元素,摆什么老物件、挂什么画,我们都会用心思。”

  • 武磊火线回归 国足全员到齐

        本报特派记者 李立

        昨天上午,结束西甲联赛的武磊赶到迪拜与国足会合。在距离14日比赛还剩3天的时候,国足全员到齐。

        武磊连轴转

        按照之前的计划,如果武磊不进入西班牙人队同马德里竞技队的比赛名单,他会更早抵达阿联酋。不过,武磊不仅进入比赛大名单,而且在10日西班牙人队和马竞队的比赛中首发出场。

        在踢完这场比赛后,武磊火速赶往阿联酋报到,并在昨天上午抵达迪拜。虽然舟车劳顿,但武磊的状态不错,这与他近来一直跟着西班牙人队备战西甲联赛和联盟杯,且近几场都首发出场有关。

        尽管本赛季至今,武磊在西甲出场11次0进球,欧联杯(含资格赛)出场10次也只有2球入账,但在里皮执掌的中国队,武磊是绝对的正印前锋。对武磊不利的是,他也无法利用这段间歇期和西班牙人队继续演练主教练的新打法,回去后势必还要为主力位置继续努力。

        热身赛大胜对手

        国足也以一场6比1大胜对手的热身赛,迎接武磊归队。

        阿联酋当地时间10日晚,国足与沙迦FC俱乐部进行了一场热身赛。这场比赛里皮在上、下半场派出了两套阵容。其中下半场的阵容很可能是对阵叙利亚队时的主力阵容。

        这场比赛国足以2球优势结束上半场,进入下半时,里皮更换了所有球员,把阵容换成了之前踢四十强赛的主力,守门员是颜骏凌,四个后卫分别是李磊、朱辰杰、张琳芃、王刚,三个中场是蒿俊闵、池忠国、吴曦,三个前锋是张稀哲、杨旭、艾克森。结果杨旭、张稀哲、艾克森、吴曦分别打入一球,最终国足6比1取胜。

        国足通过这场比赛,磨合了锋线阵型,达到了热身赛的预期效果。但也暴露了问题,那就是国足在下半场被对手利用定位球攻破球门。在此前国足和叙利亚队的比赛中,他们就曾吃过定位球的亏。

        阵容还会微调

        随着全员到齐,里皮将抓紧时间敲定最终对阵叙利亚队的阵容。由于在对阵菲律宾队的比赛中,国足中前场表现欠佳,里皮考虑对个别位置进行调整。

        从11月3日国足在广州集训开始,对抗的首发球员在逐渐发生变化。从李可和买提江在中场首发,到韦世豪顶替尚未归队的武磊与艾克森和杨旭顶在锋线,这些变化都显示出了里皮的心思。

        从目前的情况看,国足基本没有大的伤病。9日训练结束后,吉翔出现了肌肉发紧的状况,而徐新也有旧伤。不过,两人的伤病都没有大碍,不会影响里皮的排兵布阵。

        对于和叙利亚的比赛,球队上下都清楚,一定要拿下。李磊就表示, “要打出自己的东西,毕竟,这是进12强的关键比赛,要把我们训练的水平发挥出来。”他还表示,里皮要求他们去拼对手,“通过前面几场比赛,我们对里皮的要求有一定认识,会严格执行教练的意图,让节奏更快一点。”

        (本报迪拜专电)  

  • 奥运资格赛抽签揭晓 男排须拼尽全力

        本报记者 孔宁

        昨天,中国排协在京举行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排亚洲区资格赛抽签仪式,中国男排与伊朗队、哈萨克斯坦队和中国台北队进入A组,B组为澳大利亚队、韩国队、印度队和卡塔尔队。国家队新任主帅沈富麟表示,要想出线,就必须挖掘出球队的最大潜力。

        明年1月7日至12日,东京奥运会男排亚洲区资格赛将在广东江门举行,只有获得第一名的球队才能挺进东京奥运会,中国男排只有全力拼杀才有生机。对于这个抽签结果,沈富麟说:“东京奥运会男排亚洲区资格赛出线名额就一个,我认为其他7支球队都是强队。今年亚锦赛我们排名第六,我希望我们从小组赛开始,认真去对待每一个球、每一场球,能够在小组赛的排位上争取比较有利的位置,然后再全力以赴去拼交叉淘汰赛。”

        根据抽签规则,东道主中国队可以选择一支球队与自己同组,沈富麟选择了哈萨克斯坦队。他说:“哈萨克斯坦队的排名在8支球队中是最低的,实力相对弱一点,我想我们从这个相对弱一点的球队打起,会让我们的队员尽快进入状态。小组赛最后一场我们对阵伊朗队,将通过实战来检验我们两支球队的缺点和优点,让我们有更好的状态去准备半决赛乃至最后的决赛。”

        抽签揭晓后,比赛的对手已经明确,那么中国队将如何备战呢?沈富麟说:“我们已经在北京集中了两个星期了,队员们都非常努力。从训练计划上,我们打算用一个半月时间来塑造全队的技战术打法,恢复体力,提高技能,从思想上达成统一。可以说,两个星期以来,我们基本上达到了预期效果。”

        谈到东京奥运会男排亚洲区资格赛的困难,沈富麟说:“两周下来,队员们的思想比较统一了,训练的气氛、训练的热情,包括备战的信心都有所提升。但是光凭这两个礼拜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努力。目前我们也确实碰到了一些困难,比如队员的伤病,包括体能问题,他们在亚锦赛归来后没有进行很好的系统训练,这两个礼拜,我们进行了体能恢复,虽然比刚集中时有起色,但距离我们完成任务的标准还有一定距离。所以我们要抓紧每一天的训练,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使队员的体能、技能恢复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从而以充满信心的姿态,为资格赛的比赛夯实基础。”

        比赛困难重重,中国男排只有拼尽全力才有可能通往东京奥运会,而沈富麟目前要做的,就是在明年1月前,将全队的竞技状态调整到一个最高点。他说:“无论对手多么强大,也无论任务多么艰巨,通往东京的名额毕竟就一个,我们只有把自己最大的潜力挖掘出来,别无他法。”

  • 25种高颜值图书荣称“最美的书”

        本报讯(记者 成长)11月11日,2019年度“最美的书”(原“中国最美的书”)评选结果在上海揭晓。经过海内外顶尖书籍设计师评委的多轮专业评选,最终25种图书在来自全国各地106家出版社的342种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本年度“最美的书”称号,并将代表中国参加在德国莱比锡举行的2020年度“世界最美的书”评选。

        “中国最美的书”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办,上海长江出版交流基金会协办的书籍设计年度评选活动,邀请海内外顶尖的书籍设计师担任评委,选出中国内地出版的优秀图书,并送往德国莱比锡参加“世界最美的书”的评选。该评选始于2003年,始终坚持公益性,不收取任何费用,也不发放任何奖金。十多年来,已有16批346种来自中国的“最美的书”亮相德国莱比锡,其中,有20种书籍获得“世界最美的书”的奖项,其中2004年《梅兰芳(藏)戏曲史料图画集》和2016年《订单·方圆故事》两本书摘得金奖。

        本年度“最美的书”评选活动共收到参评图书342种,来自全国各地106家出版社。荣获本年度“最美的书”称号的图书共25种,包括《陈从周造园三章》《漫长的告别》《乌鸦》《品梅——朱松发梅花百图》等。

  • 专家探讨艺术管理“全球视域”

        本报讯(记者 高倩)11月11日至12日,由中国艺术管理教育学会、中国音乐学院、全球音乐教育联盟主办的第14届中国艺术管理教育学会年会在中国音乐学院召开。

        自2006年首次举办以来,年会已经成为专业学术组织,15个发起院校扩展到如今50多个团队会员。本届年会以“艺术管理教育的全球视域与本地经验”为总主题,共分9个分论坛,百余位全国艺术管理教育的开拓者、艺术管理实务实践者、相关艺术管理机构负责人等业界领军人物齐聚一堂。

        “从2000年开始,平均每8天半就有一座新的剧院在中国内地落成,而且,这种剧场建设的趋势还在继续。”在“艺术管理教育的本地经验”方面,国家大剧院首任院长、北京市文联主席、中国剧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平的发言备受关注。

        陈平认为,当前我国剧院发展前景中机遇和挑战共存。人民日益富裕、文化需求越来越强烈将成为剧院发展的最大推动力;剧院发展同时存在着“不平衡”问题:全国仍有1000多个县没有剧场。此外,剧场与艺术院团深度融合不足、观众参与率仍待提高、剧场整体运营管理不尽如人意、“鲍莫尔成本病”尚需破解、专业人才匮乏等,仍然是剧场行业面临的诸多挑战。

  • 童声童画抒怀《我是祖国的小太阳》

        本报讯 昨天,《我是祖国的小太阳》少儿爱国主题教育活动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西侧举行。

        活动中,第一代国旗班班长董立敢、第二代国旗班班长高福新等,为来自伊顿华侨城幼儿园的孩子们讲述了国旗的故事。活动还邀请登山家——年届七旬的夏伯渝爷爷讲述了关于拼搏的故事。夏伯渝是“中国靠义肢登顶珠峰第一人”。他早年登珠峰时因帮助队友,冻伤双小腿而被截肢。尽管如此,他从未放弃登顶珠峰的梦想,2018年4月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最后,在童声大合唱《我和我的祖国》的歌声中, 孩子们用自己的绘画作品摆出“我爱中国”字样,感恩祖国母亲带来的幸福生活。

        本报记者 方非摄  

  • 中国短道速滑加拿大摘三金

        本报讯(记者 孔宁)昨天,2019至2020赛季国际滑联短道速滑世界杯加拿大蒙特利尔站落幕,中国队在最后一天收获2金,加上前一天夺得的男女2000米混合金牌,中国队本站比赛一共夺取3金。前两站比赛中国短道速滑队拿到5金,这让国家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队教练组组长王濛提振了信心。

        在女子1000米决赛中,韩雨桐和队友张雨婷、加拿大选手萨拉尤尔特、俄罗斯选手艾弗雷门科娃、意大利选手玛斯西托争夺冠军。比赛中,韩雨桐守住了内道优势,最终以1分30秒712的成绩夺冠,萨拉尤尔特以1分30秒959获得亚军,艾弗雷门科娃以1分31秒125获得季军,张雨婷以1分31秒232获得第四名。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国队派出了范可新、曲春雨、臧一泽和张雨婷的阵容。比赛开始后,中国队迅速抢占第一位置,加拿大队和俄罗斯队紧随其后。最后一圈,范可新顶住压力守住弯道,中国队以4分09秒184夺冠,俄罗斯队以4分09秒355获得亚军,加拿大队以4分09秒513获得季军。

  • 71支代表队竞逐健美操锦标赛

        本报讯(记者 赵晓松)2019年北京市健美操锦标赛日前在地坛体育馆开赛,这项本市水平最高、规模最大的健美操赛事,今年吸引了超过1000名爱好者参加。

        在比赛现场,身着亮丽服装的参赛者个个神采奕奕,他们随着音乐的旋律激情舞动,表演着各自精心设计的动作,不时引来观众的喝彩。本次比赛由北京市体育局、北京市体育总会主办,北京市体育竞赛管理中心承办,北京市健美操体育舞蹈协会、北京市地坛体育馆协办,共有来自全市11个区的中小学校、俱乐部及专业院校共71支代表队、1000余名健美操运动爱好者参赛。参赛者根据年龄分为多个组别,在竞技健美操、全民健身操舞、有氧舞蹈等项目上一较高下。

        北京市健美操体育舞蹈协会副秘书长胡彦表示,北京市健美操锦标赛已举办多年,在全市健美操爱好者中极具号召力。他说,健美操的编排非常严谨、科学,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运动损伤的发生,且对场地要求低,适合大范围推广。

  • 朝阳区科技人员竞逐健康跑

        本报讯(实习记者 卓然)日前,“金葵花”2019年朝阳区科技工作者健康跑活动在朝阳区常营公园举行,来自该区各科技企业的近500名跑步爱好者参加了活动。

        自2018年以来,朝阳区科学技术协会以“金葵花”为品牌,紧紧围绕服务科技工作者这一核心职责,打造了形式多样的品牌活动。本次活动以“强健体魄,乐享金秋”为主题,旨在增强科技工作者的健康意识,展现科技人才队伍良好精神风貌。

        这次的健康跑活动共设两个组别,分别是10公里竞技组和5公里体验组,其中5公里体验组设置了以科技、冬奥、趣味运动为主题的趣味互动点。

        最终来自北京市朝阳区土木建筑学会代表队的李鸿昌获得男子10公里竞技组的第一名,神华国华(北京)燃气热电有限公司的张贵宾获得女子10公里竞技组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