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站全办”小卖部便利送进山

        本报记者 于丽爽

        “还有羊肉呢,早怎么不言语!多少钱?38块!不贵啊!”上午,怀柔区宝山镇超梁子村便民超市里,村民于淑伶进来闲逛,看见冰箱里新上的羊肉卷,两眼放光,马上让营业员称了二斤,中午回家涮火锅。

        便民超市就在村委会大院一角,今年6月才开业,除了有小卖部功能,还有银行存取款、快递邮寄、预约挂号、预约出租车、配钥匙、充值缴费、代买代卖等服务,同时,还是村里的政务工作室,可以办理老年人优待证、农村合作医疗参保、社保卡补换卡等近百项事项。  

        这样的便民超市,宝山镇建了6个。

        有了这个“一站全办”小卖部,政府公共服务送进深山区,农民不出村也能和城市居民一样,便捷地消费、享受政府服务,共享国家发展成果。

        一半行政村没有小卖部 

        宝山镇位于怀柔区西北部山区,镇政府距离区政府还有67公里。镇域狭长,状似如意。最远的行政村到镇政府,将近50公里。全镇250多平方公里,户籍人口1.1万,而常年在家的只有4000来口人,这其中,80%都是老年人。

        地广人稀、购买力弱,此前,全镇25个行政村一半以上连小卖部都没有。买东西全靠大集,周三是宝山镇、周四是琉璃庙、周日是汤河口,距离都不近,商品质量还无法保障。  

        没有小卖部,影响是什么? 

        宝山镇党委副书记闫立鹏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 

        2015年4月30日,由于雷击,镇里的四道窝铺村起了一场山火,灭完火后,夜里,消防员、镇村干部等近百人都守在过火现场。第二天早起下了一场大雨,镇党委书记王琦让工作人员去给大家每人买条毛巾,擦擦雨水,结果,周边的村要么没有小卖部,有的,毛巾存货也就一条两条。镇政府在最繁华的宝山寺村,街面上也就三家小卖部、四家饭馆。想给100来号人买个面包火腿肠充饥,更是想都不用想。

        长期以来,村民不花钱,想花钱也花不出去。

        人不流动、钱不流动,死水一潭。

        便民超市成便民服务站

        2018年,宝山镇开展“我心中的美好生活大讨论”,梳理出了26项村民急需解决的问题,包括取款、邮寄购物、预约挂号、农副产品销售、养老助残卡和残疾人一卡通使用网点少、应急物资储备不足等。

        今年,怀柔在全区推行“足不出村办政务”工作,在每个村建政务工作室。“反正要有场地、有人,我们就想着,能不能整合资源,搭载点别的功能。”闫立鹏说。

        为此,镇里专门召开党委会研讨,今年5月,制定了一站式服务解决方案,总体思路是“政府指导、企业运营、村集体参与,一站式解决村民多方面需求。”

        首批6个试点设在道德坑、阳坡、四道窝铺、超梁子、西帽山、牛圈子六个村,覆盖此前购物最困难的几个村。   

        超梁子村便民超市墙上挂着“生活便民服务目录”,共有11项,包括超市百货用品、打印文件、无线上网、代购火车票和飞机票、家政服务、代理生活缴费、手机和固定电话充值、配钥匙、以物易物等。“综合受理”前台按照怀柔区“足不出村办政务”百事清单,可以办理老年人优待证、农村合作医疗参保、残疾证一卡通年度激活等101项事项。

        “村里有残疾人协管员、民政协管员、会计、妇联主席等,周一到周五,轮流在这儿值班。又安排了一个在村里公益岗就业的村民,当超市营业员。”超梁子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于福贵介绍。

        在这儿,村民所需,一站全办。

        转账机一月取款十几万元

        “过去村里就一个小卖部,村民家开的,店主白天上班,下了班回来才开门,白天买东西找不着人。”于淑伶说。因为卖的少,有的东西买回家才发现已经过期了。“新开的这个超市是村集体办的,放心。”

        自6月开业以来,超梁子村便民超市顾客不断,有村民,有在村里进行污水管道改造的工人,还有在民俗户住宿的游客。一天的营业额少的时候几十元,多的时候二三百元。

        令镇干部意想不到的是,便民超市最火的服务是取款和快递。

        过去,宝山镇只在镇区有一家北京农商银行网点,想把自动取款机装到村里,面积、网络、监控设备、电力保障等都满足不了。

        这次,宝山镇跟北京农商银行合作,为每个便民超市配了1台使用存折的转账机。营业员按需去镇里网点取现金放在手里,村民在机器上划账,把自己的钱转到指定账户上,营业员把现金给村民。

        转账机投入使用后,一个多月时间,仅道德坑村一个点取款总额就高达十几万元。最多一笔不超过1000元,大部分都是100元、200元、500元,就是随个礼、赶个集用。

        还有快递服务,过去村里人网上购物,要么超出配送范围,要么只能送到镇上。开办便民超市以后,村民网购送货地址可以填超市在城区总部的地址,超市配货时,帮着村民把快递从城区送到村里。道德坑一个点,一个月快递就200多件。

        公共服务进山的目标不会变

        便民超市极大地方便了村民,但运营难度不小。

        主管该项工作的镇领导张卫锋算了一笔账,对运营企业来说,支出主要包括四部分:运行团队的人工成本、运输车辆成本、网络维护成本、因流转慢商品过期损耗的成本。之前镇上与多家连锁超市企业接触,因为赚不到钱,没有人肯来,最后,和怀柔县城一家单体超市“午未生活”谈成了合作,由政府来补贴部分费用。

        村里也有难题。“这个店长期离不开人,早8点营业到晚上10点,一个人忙不过来,再增加一个人成本又太高。”于福贵说。

        目前的运营方式也有很多风险点。比如快递代收,出现丢失和破损怎么办?转账取款的资金风险谁承担?

        问题很多,但眼下镇干部最关心的还是先活下去。“算下来,一个点补贴1万多元,能解决这么多问题,村民那么高兴,值了。”张卫锋说。

        刚刚诞生不足半年,“一站全办”小卖部还是个新生事物,注定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政府公共服务进山村的目标不会变。祝愿宝山镇的“一站全办”小卖部早日找到自己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推广经验,惠及京郊更多山村。

  • 舌尖老手艺升级区非遗

        本报记者 张小英

        初冬,天气渐凉,平谷夏各庄镇南太务村的村民心里却热乎乎的。家家户户红薯大丰收,祖祖辈辈传承的漏粉老手艺被评为平谷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好事成双。

        天蒙蒙亮,南太务村有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像往年一样,村民见连喜敲开一户人家的大门,道一声:“今天漏粉,来啊!”接着,又前往下一户通知。

        一小时后,七八个邻里街坊纷纷汇聚见连喜家的小院。此时,大瓷缸、老柴锅、葫芦瓢漏、荆木梢、水盆……渐次排开,把小院摆得满满当当。老柴锅中翻滚的热水,冒着袅袅热气。大伙儿一边互相寒暄,一边为彼此穿上套衫、戴上帽子。

        漏粉是指用红薯淀粉漏制粉条。夏各庄镇,地处平谷第一大河泃河沿岸,下辖15个村大部分土地由河水冲积而成,沙土疏松。自明朝开始,各村各户引种红薯。“直至今日,全村726户都种红薯。”见连喜说,“每年,品相好的就卖鲜食,品相较差的都制成淀粉,然后用来漏粉。”

        用什么“漏”呢?“用一种单鼓肚的葫芦,一剌两半。底部有六七个孔、直径圆的,是漏细粉用的;瓢底是三四个长方形窟窿眼的,是漏宽粉的。”今年54岁的见连喜,拿出一把直径约25厘米的瓢说,“每个漏粉师傅都有一把瓢,用着顺手的,几十年都舍不得换。我手中这把瓢,是家里传下来的,比我年纪还大,缝缝补补好几回了。”

        见连喜卷起袖子,搓了搓手,喊一句:“开工!”。只见一位师傅先用秤秤了四斤半淀粉,放入盆内,喊一声:“勾芡。”烧水的师傅舀来一瓢滚开的热水,搅拌均匀后又倒入铁锅内,再喊一声:“炒芡。”另一位师傅手握木棍,不停在锅内搅动,时缓时急,待芡糊成熟,接着喊一声:“打芡。”

        打芡就是揣揉面团子。淀粉黏性高,需要三四个壮劳力,围着大瓷盆,用胳膊在里面不停揣揉,边揣揉、边加淀粉和适量的水。约一小时后,几位师傅头冒大汗、面部泛红,一盆面团才被揣揉得表面光滑。

        漏粉成功与否,需先一试。这时,技艺最娴熟的师傅该大显身手了,“上瓢!”只见他装起一瓢六七斤的粉团,站在灶台边上,一晃瓢、一拍瓢,成缕的粉条倾泻而下,如游蛇入锅,卷入翻滚的热水中。若漏下的粉条不粗、不细、不断,下流速度不快不慢,便说:好粉,好粉。

        粉条煮好后,捞粉的师傅一手用荆梢将其挑起,一手用筛子捞出,送进凉水笸箩中冷却。手巧的洗粉师傅,再将其反复漂洗、梳理整齐,搭在荆梢木棍上,挂成一面粉条“旗”,架在一人多高的架子上晾晒。

        如此,家家户户门前,挂着一排排、一面面粉条“旗”,阳光下,散射片片光亮,便成为眼下最美的乡村风景。

        “打我小时候,村里就家家种红薯,年年有漏粉。”南太务村年逾古稀的范怀清介绍,平谷最早会漏粉的是明朝时永乐年间,民屯军屯的山东移民。1948年,父亲范富开粉坊,通过请外地师傅到村里漏粉,他边帮忙、边问、边学习,渐渐掌握了这门技艺。后来,村里的年轻人也都跟着父亲学习,师徒代代相传,至今共传承五代。

        每年霜降后,漏粉就成为全村的大事,好比盖新房、办喜事,大伙儿有唤就应。“村里的四五个壮劳力,搭档两三个妇女,各有分工,团结协作,一天从早到晚漏四五百斤粉条,坚持一个半月,也从不收一分工钱。”见连喜乐呵呵地说,“今年,平均亩产3000斤,还能多漏半个月!”

        漏粉虽累,但心里头甜。“品质好的红薯,一斤能卖三块钱左右;漏成粉条,一斤能卖二十元左右。”见连喜说,这是村里的主导产业。以前,靠十里八乡的乡亲,口口相传的方式销售;如今,有了手机、互联网,销路也越走越宽。

        聊天的功夫,不觉间,已至晌午。见连喜的妻子,把煮好的头锅粉条,过凉水、盛了一盆,放些蒜泥、醋、酱油、盐调匀,再滴上几滴香油,让大伙儿最先尝尝这人间美味。

  • 延庆小村庄 有了街巷长

        本报记者 李瑶

        街巷长,这批曾经活跃在老城区的“信息哨”“贴心人”,如今在延庆的小村庄里也有了,并且发挥了大功用。今年6月以来,15名党员街巷长在延庆区旧县镇东龙湾村上岗,收集民情、帮办解难,连续四个月实现村民难事未诉先办。

        上周四,记者来到东龙湾村时,正逢南街街巷长周燕军巡街入户,“最近区里有个招聘会,您可以让孩子去看看。”“这是防火须知,入冬了,柴火堆一定得看住了。”“您提的这个问题,我马上联系,成不成晚上都给您回话。”巡查中,周燕军一边和村民拉家常,一边把各类诉求记录在“党员干部联系服务群众情况登记表”中,有的问题着手帮助解决,有的记录下来准备上报。

        这样的巡查,周燕军每周至少有两趟,街巷长负责政策传达宣传、环境整治维护、信息沟通反馈、难事服务帮办、社会治安维稳、邻里关系协调,实实在在地办好群众房前屋后事。实际上,像周燕军这样的街巷长只是旧县镇党员联系服务群众网格化的一条线,在旧县的23个村庄、社区,每个村被划分成若干个“小网格”,包括街巷长、村两委班子成员在内,村里党员入网格,织起一张“党建工作网”、“服务群众网”、“基层治理网”。

        一张网串起村里万条线,未诉先办帮村民解难。东龙湾中街五巷街巷长黄晓龙就在巡查中帮助村民解决了一件“糟心事”。在一次巡查中,黄晓龙发现一辆农用三轮车停在了街道正中间,挡住了村民们进出的主路。

        经过几番“打探”,黄晓龙了解到村民不肯把车挪走的真正原因,“我从其他村民口中得知,三轮车车主在修葺房屋时和邻居产生矛盾,所以故意把车停在路中间,就是为了挡住西边邻居的路。”

        找到问题症结,东龙湾村委会立即着手解决,村两委干部几次上门,对两户村民进行调解。最终,在大家耐心的劝说下,两家村民的心结被一点点解开,矛盾得到化解,三轮车被挪到路边,街巷恢复了往日的畅通。

        在旧县镇白河堡村,网格长、街巷长也通过向前一步、主动治理,收获村民点赞。在日常巡查中,网格长高鹏发现,不少村民为了方便,从窗户拉出一根电线到一楼,给自家的电动车充电,如遇阴天下雨很容易发生漏电等安全事故。

        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村委会多次与居民代表沟通商议,并实地考察,最后在村口建设200多平方米的自行车棚,配备20个自助式充电桩,不仅费用比飞线充电便宜,还安全放心。

        一名党员一面旗帜,一条街巷多项服务。“通过党员入网格、设立街巷长,支部把党员紧紧抓在手上,党员紧紧围绕群众身边,亮身份、有作为,切切实实为群众解难。”旧县镇党委书记马红寰说。眼下,旧县全镇23个村庄、社区都已推开党员联系服务群众网格化工作,不仅在东龙湾村取得成效,小柏老村、白河堡村也在上月实现未诉先办。下一步,旧县镇将继续深入推进网格化工作,用真心倾听民意,以脚步丈量民情,让越来越多的党员以实际行动践行初心使命,让服务群众“零距离”,让群众烦恼“零接单”。

  • 图片新闻

        昨天,潭柘寺内两棵1300年的银杏树下,游客络绎不绝。目前两棵千年古树的叶子颜色基本一致,达到最佳观赏效果。本报记者 王海欣摄  

  • 北石槽镇为低保户修危房

        本报讯(记者 张小英 通讯员 郭咏)投入镇级财政补贴21.6万元,为全镇16户低保家庭实施危房修缮……日前,顺义北石槽镇政府全力实施农村危房改造民生项目,有效保障低保家庭的住房安全,增强住房困难低保家庭的幸福感、安全感。

        “以前的房子低矮潮湿、破旧不堪。”作为没有经济收入的低保户,北石槽镇李家史山村的郑梦旭,多年来一直蜗居在危房里。今年,他终于圆了期盼已久的“安居梦”,搬进政府对低保家庭危房修缮补贴翻建的新房。“做梦都没想过能住进这么好的房子里!我打心眼儿里感谢党和政府的支持和帮助,这么想着我,为我们办实事,让我们住好房!”看着结实通透的新房,郑梦旭激动地说。

        郑梦旭“安居梦”的实现,得益于北石槽镇的民生项目。为最大力度鼓励和帮助低保家庭进行危房翻建,今年,北石槽镇政府积极出台《北石槽镇关于农村低保家庭危房翻建补助办法》,并建立了低保家庭危房修缮长效机制,把解决低保家庭住房问题作为一项解民忧、惠民生的重要工程来抓,助推精准扶贫政策落实,切实改善低保家庭的住房条件。

        据悉,北石槽镇在使用顺义区区级相关补贴资金的基础上,另外对低保家庭危房翻建进行额外补助:按照每户3间、每间15平方米、每平方米300元,每户13500元的补助标准发放补贴。

  • 昌平首个区级敬老院开建

        本报讯(通讯员 穆晓旭)为解决养老难、养老贵问题,有效缓解养老床位紧张情况,昌平区首个区级敬老院近日在马池口镇正式开工建设,未来将提供560张养老床位,预计将于2021年底建成投用。

        敬老院位于马池口镇亭阳路西侧、亭自庄村北附近,将投入1.5亿元资金,总建筑面积达26897平方米。主要建设内容包括老年人用房、行政办公用房、附属用房及人防兼车库,投入使用后可提供560张养老床位。该项目预计工期400天,2021年底计划运营使用。区敬老院的建成将使昌平区养老服务行业注入新的活力,为老年人提供更加优质的养老环境。

        昌平区委社会工委、区民政局副局长张兆刚介绍,区敬老院建成后将采取公建民营的方式运营,聘请养老领域经验丰富的管理者打造专业级、高标准的养老服务模式。此外,区敬老院还将预留30%的床位予以政府托管的失能失智、低保、重残、失独四大类老龄群体,让弱势老年人也可得以安享晚年、欢度余生。

  • “老街坊”暖心驿站慰劳一线

        本报讯(记者 孙云柯 通讯员 赵昂)“有了它,今年过冬也不冷。”日前,石景山区八角街道时代花园南路的首家“老街坊”暖心互助站正式启用,交警协警、环卫师傅、快递小哥等城市一线工作者可以在此饮水休息、借阅图书,缓解每日“风吹日晒”的辛劳。

        这座“老街坊”暖心互助站是在原有垃圾楼的基础上改造而成的,今年8月开始规划建设,11月初正式完工。石景山区环卫中心工作人员李贺说,建设互助站是为了解决一线户外工作者休息难、饮水难、如厕难等问题,同时提供工间休憩、关爱解难等各类服务,帮助他们缓解户外劳作的辛苦。

        石景山区以暖心互助站为平台,深化区域化党建功能,整合街道社区、驻区单位、各行业领域党组织力量和资源,融入区域党组织服务功能,以党建工作引领互助站建设,面向周边党员群众,常态化开展党员学习,党员志愿服务和青年志愿服务,提供健康医疗、应急帮扶、文化交流等活动,让更多的党员作用发挥在一线,让更多的志愿服务力量汇聚到一线,实现“小驿站大作为”,共建、共享石景山区美好家园。

  • 图片新闻

        京津冀人工智能教育教师学习活动近日在北京二中和北京科学中心举办,来自京津冀地区132所中小学的170余名一线科技老师参加活动,共享北京优质科技教育资源,将人工智能在中小学中的应用进一步推向深化。本报记者 和冠欣摄  

  • 中关村智连灾害感知科研院揭牌

        本报讯(记者 李瑶)近日,中关村智连灾害感知科学研究院揭牌,中关村灾害感知产业联盟成立,未来,研究院和产业联盟将充分发挥行业领军企业的科研资源优势,提升科技冬奥服务保障水平。

        在灾害感知新技术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中关村智连灾害感知科学研究院顺利揭牌,并由该研究院联合40余家行业、企业发起中关村灾害感知产业联盟,组成了由16位专家构成的专家委员会,覆盖地灾、测绘、遥感等领域,进一步实现了产业要素聚集。目前,中关村智连研究院已经在延庆龙庆峡安装微芯预警系统进行灾害预警。此次产业联盟的成立,将加速态势传感、物联网等自然灾害防治领域技术最新应用成果和发展趋势的应用,对加速灾害监测预警技术创新与变革、推动自然灾害预警产业在延庆聚集有重要带动作用。

        延庆作为京西北科技创新特色发展区、2022冬奥会举办地之一,将积极提供优质配套服务,并在生态治理、防灾减灾等多方面搭建应用场景对接平台,紧抓赛会宝贵机遇,着力构建高精尖产业体系,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