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人艺招学员,不求最好但求合槽

        本报记者 牛春梅

        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与北京人艺似乎很难建立什么关系,不过眼下这所学校却在见证北京人艺正在进行的一个大事件。北京人艺“表演学员培训班”正在这里进行初试,740名向往北京人艺的演员正陆续在这里接受第一轮筛选。

        10月12日,北京人艺宣布将开办“表演学员培训班”,首批计划招收学员30名。消息甫一发出,在戏剧圈里就引发“炸雷”般反应。要知道,这可是北京人艺第一次面向全国大规模招收演员,而且年龄要求放宽到45岁,这在院团招聘中几乎从未有过。10月20日开始报名后,有近12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报名,其中既有符合北京人艺招考条件的专业演员,也有不少人艺的粉丝和话剧表演爱好者,有的人甚至是在法院、检察院工作。对许多不符合条件的报名者,北京人艺工作人员会提前告知他们。但有些人表示,虽然明知自己考不上,但只要能向人艺投出报名表他们就满足了。

        筛选掉不符合条件的报名者后,740人进入初试。其中有中戏、上戏的毕业生,也有专业话剧院团的演员、团长,甚至还有高级职称的国家一级、二级演员,或是来自香港、台湾的考生。许多人都是专程从外地赶来的,来到考场的时候还拉着行李箱。考生中年龄最大的45岁,学历最高的是博士,也有在影视圈里有一定知名度的演员,比如曾因电影《红樱桃》获得大奖的郭柯宇。因为年龄范围比较宽,考场上还出现了老师和学生同时参加考试的趣事。

        初试是每个人展示一段四分钟独白。四分钟时间比较长,也是为了让演员能够更好更全面地展示自己。这样初试全部考下来,需要4天时间。考场里都是北京人艺的中青年演员做主考官,其中不乏一些优秀的年轻演员。北京人艺演员队队长冯远征说,这样做也是为了让剧院的年轻人更多参与进来,“今后这些事儿都要他们来接班。”有意思的是,前来报考的考生中还有人艺年轻演员的同学,到了考场才发现考官是自己的同学。

        走在考场的走廊里,就像到了中戏的考场,隔着门也能听到声情并茂的台词。这个门里是“陈白露”,那个门里是“王掌柜”,还有表演考生考试时最喜欢选择的“玛丝洛娃”……冯远征并不是初试考官,但他这几天一直盯着考试,不能进考场,就扒着门缝看,一会儿在这里看看,一会儿到那里瞧瞧。看着眼前一张张脸,他的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北京人艺经典剧目中的一个个角色,看到有亮点的考生,就会琢磨适合什么戏什么角色。别看考场这一段走廊也就二十米,一天下来他的微信步数能有两万多步。

        几天看下来,有不少考生都让冯远征觉得感动。“很多人都非常认真地准备了独白,有服装有道具,有一个女生饰演被拷打的战士,还自带了血浆包。”有的演员的独白显得非常套路,都是表演类考试中最常见的片段,而有的人则非常用心地结合自己的特长进行展示。

        来到这个考场的考生,对北京人艺都有一份深厚情感。一个毕业于中戏的考生说,前几年他本科毕业的时候考过北京人艺,但没考上,这次听说人艺面向社会招聘就又来报名了,“因为我太崇拜这个剧院里的老师了,非常希望能够有机会向濮存昕、何冰这些老师学习。”

        初试将筛选掉大部分人,预计只有120名左右的考生能进入复试,再经过笔试和面试两轮考试后,预计招收30名学员,录取比例大约为25:1。但冯远征也表示,此次招考宁缺毋滥,如果没有合适的人,招不满30个人也是极有可能的,“我们招的不仅是好演员,还得是适合北京人艺的演员,有的人非常好,但不适合剧院也不能招收。”他也希望借此告诉前来参加考试的考生,人艺此次招考是有针对性的,剧院缺什么行当就招什么样的演员,有的人考不上并非是演技有问题,而是因为不适合北京人艺的表演风格,不能“合槽”。

        当然,和一般的艺术院校考试不同,经过四轮考试后,被招收进入学员班的学员,还要在实习期间接受一场漫长的、无形的考试,“我们要从人品的角度考核,只有人品、艺品都过关的才能最终留在北京人艺。”冯远征表示,所谓的“人品”,就是能够认认真真演戏、踏踏实实做人,不偷懒,不耍小聪明。

  • 走近李斛:不该被遗忘的国画大家

        本报记者 王广燕

        手持一支画笔,站在一幅山水画前,风华正茂的李斛面带淡淡的微笑,仿佛在与观众交流。这幅由李斛创作于20世纪40年代的《自画像》,被摆放在中国美术馆一层大厅,以纪念这位在中国画技法上有着开创性成就的画家。11月7日,由中国美术馆主办的“融象创真——李斛百年诞辰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介绍,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美术,在“民族救亡”和“中西合璧”的艺术风潮中,涌现出一批杰出的画家,他们关注社会现实,关注民族命运,以中西融汇的写实方式和形神兼备的审美理想创作了大量现实主义作品,李斛先生便是这一时期具有代表性的画家。徐悲鸿先生曾称赞,以中国纸墨用西洋画法写生,“李斛仁弟为其最成功者”。

        此次展览汇集了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北京画院及家属收藏的李斛经典力作百余件,包括中国画、油画、素描、速写、雕塑等艺术作品,全面立体地呈现了李斛先生的艺术风格和艺术成就。在展出的作品中,《印度妇女像》《披红斗篷的老人》《女民警》等人物画形神兼备,《关汉卿》《白石老人像》等作品更是大众耳熟能详的经典美术作品。

        李斛在描绘夜景山水画上独具特色。传统山水画极少描绘夜景,李斛却把传统山水画的笔墨语言与西洋画的明暗、色彩、空间透视等造型方法结合起来,表现祖国建设蒸蒸日上的壮观场面。此次展览中,《夜战》等经典夜景画作品均一一亮相。

        在展览开幕现场,站在《印度妇女像》前,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研究院院长、徐悲鸿先生之子徐庆平感慨万千:“论中国山水画的创新路上走得最远者,李斛先生当之无愧。五十年前我是他的学生,李斛先生是我最敬佩的一位师长。”他回忆起李斛先生在山水画创作中走过不平坦的路途,其作品甚至曾在特殊年代被列入“黑画”展出,“相信如果先生有知,会为今日感到欣喜。他一生对国家美术事业所作的贡献不可磨灭,是我们永远的典范。”

        在清华大学教授、李苦禅之子李燕的记忆里,李斛先生是一位性格和蔼、在课堂上严格的良师。“1961年我考进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有幸得到他的教导。李斛先生总是准时准点,在课前十五分钟赶到教室,衣服的风纪扣系得严严实实。他的课堂纪律有一条,那就是不许用橡皮,没有把握不能下笔。”有的学生偷偷用橡皮,他发现后都会记在心里,等到第三次用橡皮,他就会客气地用四川方言说道,“把橡皮借给我!”学生们只好乖乖将其交出。

        李斛曾书:“人生有限,艺术千秋。”令人痛惜的是,李斛先生于艺术创作盛年与世长辞,终年56岁。“他未有充足的时间来实现自己艺术追求上的宏愿,但他留下来的艺术创作和已取得的艺术成就,倾毕生心血为新中国美术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都值得后人肃然起敬,深入研究。”吴为山说道。

        在展览开幕之际,李斛家属还向中国美术馆捐赠其代表作品20件。展览将持续至11月20日。

        本报记者 饶强摄  

  • 黑暗中的钢琴曲,点亮爱乐之心

        本报记者 徐颢哲

        11月6日下午,北京罗兰湖餐厅,一群来自某学校的四年级学生正在举行一场音乐派对。派对压轴曲目奏响前,室内的照明灯突然熄灭,黑暗中响起莫扎特《D大调钢琴变奏曲》。一曲奏毕,灯光亮起,孩子们在报以热烈掌声的同时,惊讶地发现,演奏这首作品的竟然是一位盲童。作为钢琴家、中央音乐学院钢琴教授盛原发起的“音乐光明行”公益活动的受益者,14岁的马奕菲意识到自己演奏被认可时,之前还有些紧张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随后,她又加演了一曲李闰珉的《River Flows In You 》。

        2018年1月,盛原与北京艺美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SAE艺术教育平台共同发起“音乐光明行”公益项目,旨在倡导广大音乐教育工作者为12岁到30岁不等的视障人士开拓一条就业渠道。一年多来,该项目在海口、北京、厦门、秦皇岛举办了五场音乐会、一次研讨会和一次大师课。盛原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让许多盲人能够学上钢琴,终有一天,盲人的职业代名词将不仅仅是按摩师,他们还会有一个响亮的称谓:钢琴家!”

        几年前,盛原收过一位盲人学生刘浩,那是他第一次教盲人学生。教贝多芬《悲怆奏鸣曲》的时候,盛原想启发刘浩想象一下月光下湖面的样子,“那时候我突然反应过来,他可能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那一刻盛原心里很不平静,打那时起,他开始想着为盲人量身定制音乐教育。

        教盲童学习钢琴,需花费大量的心血,与教普通孩子相比,要投入更多理解、耐心与精力。盛原举例,上课时不能直接用物象化的语言,因为他们很难感受到,选择曲目时也要非常小心。来自银川的马奕菲,每两周都会在妈妈陪同下到北京由盛原指导一次钢琴课。教学过程中,盛原会一边示范弹奏,一边让马奕菲触摸自己的手指,以感受不同乐句演奏时应该掌握的力度。

        对“音乐光明行”的未来,盛原认为首先要做的是培养掌握盲人钢琴教学技能的教师。他认为,基于盲人学习的特殊性,这些老师需要掌握不但包括一般钢琴教学技能,还包括即兴演奏、特殊人群的心理学和其他盲人教学的特殊技巧,“这就需要大量的有组织的、长期的、全国性的师资培训了。”

        此外非常重要的还有盲谱工作的推进。在今年8月“音乐光明行”秦皇岛站的研讨会上,中国盲文出版社和上海音乐出版社的四位编辑均表示,未来将制作更多的盲谱,为视障演奏家和众多有志学习音乐的视障人士提供更多订购、订阅服务。两年前,上海音乐出版社将原创钢琴乐谱《中国钢琴独奏作品百年经典1913—2013》赠给中国盲文出版社,以便将这一获奖乐谱陆续译为盲谱,期待视障演奏家们演奏来自中国的作品。

  • 胡歌何时能变成“胡歌们”?

        牛春梅

        据报道,由胡歌和桂纶镁主演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将于12月6日上映。这也意味着粉丝们最忙碌的时刻到来了,各种应援必须跟上才显得对偶像是真爱,而偶像必须全盘笑纳才是宠粉。可惜的是,胡歌不按套路出牌,表示对粉丝应援不支持不认同。偶像如此表态,胡歌粉丝观影团也表示,将退还粉丝为电影募集的捐款。

        粉丝应援常有,但不认同应援的明星却太少了。胡歌这么做其实是需要勇气的,一方面他要对自己有信心,知道自己的作品不需要靠整幺蛾子来拉票房。这样的自信需要自身足够努力,同时也懂得“演技好不好,作品行不行,我自己负责和承担,赢要光彩输不丢人”。

        接受过掌声与喝彩,被奉为偶像,再接受批评和建议自然不容易。这时候就需要明白自己到底是演员还是偶像,演员的事业起伏都是正常的,只有把自己当成完美偶像的人,才无法接受批评。显然,有众多粉丝的胡歌还是把自己当作一个职业演员,明白一个好演员才是他成为偶像的基础。

        另一方面这也显示了他对自己的粉丝有信心,知道他们不会因为自己拒绝应援而脱粉,并且会反省,“我们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是否已经偏离了轨道。”话说有什么样的偶像就有什么样的粉丝,偶像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演员的定位,粉丝也会按照演员的标准去看待偶像。现在人们常说“脑残粉”,无条件无底线追星,那是不是也因为背后有着不尊重自己事业、不敬畏艺术、过度依赖粉丝的明星?

        有时粉丝为偶像新片应援捐款,无非是买数据刷流量,买水军控风评,或者是通过买部分票“锁场”,提高首日排片量等,都是不大上得了台面的操作。胡歌表示:“作为演员,我有对这份职业的敬畏,更有对电影艺术的尊重,我不希望用特殊的方式制造盛世假象。”对职业有敬畏,对艺术有尊重,原本是一个艺术工作者应有的素养,如今却因太罕见而成为新闻。

        也许会有人认为这不过是明星包装自己的方式之一,即便如此那也是一种好的精致的包装,如果大多数偶像都能做到这样,那才真正值得被称为“偶像”。希望大家都能按照这种方式包装自己,让胡歌变成“胡歌们”,拒绝应援也就不会成为新闻。

  • 《红马甲》浓缩当代北京生活百态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11月6日,原创话剧《红马甲》首次开放媒体探班,表演艺术家蓝天野也来到排练室为这部北京人艺班底的新京味儿作品助力。

        话剧《红马甲》由天街集团出品,张民编剧,北京人艺导演唐烨执导,人艺演员赵峥、张培、朱少鹏、闫巍等人主演。

        作为“城东三部曲”的第一部,《红马甲》以中国证券金融市场发展为背景,以居住在北京东城前门地区的一群街坊的人生起伏为主线,他们的命运随着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而改变,生活就像股票指数一般,变幻莫测。

        怀旧氛围、京腔京韵是许多京味儿戏里必不可少的元素,《红马甲》也是如此。剧组主创经过走访前门地区的老居民,最大程度地还原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北京话。在戏里可以听到大量如今已经很难听到的北京土话、俏皮话和歇后语。

        要准确记住这些台词并顺溜地说出来,对演员绝对是大挑战。饰演男女主角的赵峥和张培在台词上费了相当大功夫,一有空就跟老北京人练台词。赵峥说,他练了一个多月后回家儿子都不适应了,说:“爸爸,你现在说话怎么变了味儿了?”

        该剧将于11月13日至14日在首都剧场首演,12月10日至14日将移师北京喜剧院演出。

  • 知名学者李零推出《波斯笔记》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知名学者李零近日携新作《波斯笔记》与读者见面。此书从中国与波斯比较的视角出发,为审视东西之争和世界历史提供了全新的出发点。

        李零曾说过:“我这一辈子,从二十来岁到现在,竭四十年之力,全是为了研究中国。”这部关于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著作,则是李零研究中国史的延伸。至于为什么要选择波斯作为研究对象,他说,波斯(今伊朗)位于欧亚大陆的中央,是古代世界互相交流的关键枢纽,波斯帝国不仅是伊朗高原的大一统,也是近东古国的大一统。同时,在所有早期帝国中,伊朗的三大帝国也与秦汉隋唐时期的中国最相似,在丝绸之路东西交往的历史上,伊朗与中国的关系也最密切。

        李零认为,对波斯历史的研究,西方学者一直是主流。传统欧洲史学一直是从希腊史料和希腊视角解读波斯帝国史,波斯被当做对立面:希腊代表欧洲、西方,象征自由;波斯代表亚洲、东方,象征专制。这个单向视角一直影响着现代欧洲。

        新角度下的观点往往需要详实的证据材料作为依托。除了研读大量的著作资料,李零及其团队为了进行更详实的调查,曾三次往返伊朗,每次都有摄影师随行,拍摄了许多令人赞叹的资料照片。

  • 洪之光上演“全能”音乐会

        本报讯(记者 韩轩)不少青年歌唱家因参加综艺节目《声入人心》被观众认识,来自中国东方演艺集团的洪之光便是其中一位。今晚,洪之光独唱音乐会将在北京国图艺术中心上演。从古典到流行,再到电子音乐和音乐剧,还融合了舞蹈、表演和朗诵艺术,洪之光将展现他的“全能”才华。

        洪之光毕业于耶鲁大学歌剧表演专业,2018年5月加入中国东方演艺集团以来,随团参加海内外演出50余场,还参加过湖南卫视《声入人心》第一季竞演。本次音乐会将以视频多媒体的形式,展现他从童年到海外求学,从海外到归国生活的人生经历。

        音乐会选曲跨度非常大,近20首歌曲中既有古典学院风的《魔王》《鳟鱼》,也有歌剧《唐璜》片段,还有音乐剧片段《世界之王》《All I ask of you 我只恳求你》《我,堂吉诃德》等众多中外名曲。不少曲目进行了全新的编创,人声、交响乐、电子音乐、钢琴、弦乐、舞蹈将共同演绎电音摇滚风《Luna(月亮)》《一步之遥》。洪之光在舞蹈、朗诵、表演等多方面的才华将得到展现。此外,歌唱家魏松、马梅,以及中国东方演艺集团的朝鲜族歌唱家崔京浩、青年歌唱家喻越越、“巴扬女神”吴琼也将登台。

  • 《北京味道2》线下开美食大集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感受北京味道,品尝京城美食。6日,作为BTV生活频道城市美食纪录片《北京味道》第二季开播前的线下活动,“新生活·新味道”美食文创猛犸市集活动在中国人民大学校园内首次开集。

        此次共有28家美食、文创类的商家入驻市集。活动现场设立在中国人民大学北区食堂外,现场美食飘香,打开了人大师生们的味蕾。市集中,《北京味道》第二季的拍摄对象杨记兴臭鳜鱼的摊位前,人大师生们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想要品尝一下来自安徽的特色美食“毛豆腐”,这道安徽独有的食材成为全场“爆款”产品。同样是《北京味道》第二季拍摄对象的全聚德也是大显身手,请来了仿膳饭庄的非遗面点大师,现场制作面点,并提供免费品尝,得到人大师生一致好评。

        《北京味道》第二季是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倾力打造的城市美食类纪录片。第二季将分别从《弹指一挥间》《最好的时代》《饮食的革命》讲述围绕京城美食发生的点滴故事,融入时代的特色,将城市化、人与美食的微妙关系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