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京B摩托车还要“呼啸”到何时

        《北京摩托车限行规定》明确禁止京B号牌摩托车进入四环路(不含辅路)内行驶。但很多市民向本报反映,有的摩托车车主对此规定置若罔闻,不仅驾着京B号牌摩托车进了四环路,还大肆违反交规,超速、抢道甚至逆行,威胁着行人及其自身安全。四环路内为何有这么多京B号牌摩托车?到底是什么人在用?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违规成本低,问题的根源还在于存在买车就能上牌照的灰色产业链。

        石榴庄路与宋庄路交叉口 禁行区摩托车“打游击”

        只要站在石榴庄路与宋庄路的交叉路口,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有摩托车轰鸣着马达从眼前经过。送餐员、送货员骑着摩托车来来往往,车尾明晃晃地挂着京B号牌,偶尔还能看到数辆“哈雷”从行人面前驶过,“炸街”的声音震得人头皮发麻。该十字路口位于南四环内,根据《北京摩托车限行规定》,应属于京B号牌摩托车的禁行区。

        11月6日,记者在该十字路口东南角看到,沿街餐饮企业很多,临近中午,十字路口周边聚集了大量外卖送餐员,送餐车辆或占据着非机动车道,或堵着便道。不仅有电动自行车,挂着京B号牌的摩托车也夹杂其中。

        接了订单,外卖送餐员们便成了“离弦之箭”,原本扎堆的送餐车辆四散开来。闯红灯、逆行、抢行便道等现象不断出现。

        穿梭于路口的京B号牌摩托车当中,除了送餐用车外,到早晚高峰时,自用的摩托车也有不少。“我就是接送孩子才骑,不进三环应该没事儿。”路口附近是宋家庄地铁站,一位男士骑着京B号牌的摩托车,把孩子送到了站口。他告诉记者,自己知道限行规定,但认为偶尔骑骑是情有可原的。

        地图显示,记者所在的十字路口距离四环路仅有1.5公里,现场采访中,多名京B号牌摩托车车主都表示,他们的主要骑行范围都在四环路以外,骑车骑惯了,临时有事进四环,如果再换乘其他交通工具,太麻烦了。“我骑摩托车10分钟就到这,节约时间。”一位车主说。

        北二环雍和宫桥 心虚车主想方设法躲检查

        进一步调查,记者发现,京B号牌摩托车,绝不仅仅围绕着四环路“打游击”,马达的轰鸣声,早已传到了二环路上。

        当晚7点,北二环雍和宫桥下车流如织,非机动车道内,电动自行车占了多数。等候红灯的车流当中,记者再次听见了摩托车轰鸣的马达声,京B号牌摩托车的身影又出现了。与在三四环之间骑行的摩托车车主相比,二环路上的摩托车车主显得格外小心,他们为了躲避执法绞尽脑汁。

        雍和宫桥下红绿灯处,10米开外的地方站着正在执法检查的交警,一名骑着京B号牌摩托车的送货员看到前方有检查,早早便放慢了车速,车身一扭,混进了非机动车道内,顺利躲过了交警。

        轻便摩托车与很多电动自行车的外形相近,二者混行时并不容易分辨。记者在雍和宫桥西南角的红绿灯处盯守多时,看到多位摩托车车主都使用这样的办法躲避检查。其中,最“保守”的一位车主甚至熄了火,双脚点地蹭进了候灯的车流当中。再起步时,他也没敢发动引擎,而是小心翼翼地绕过了交警。

        京B号牌上公户很容易 落户公司与车主没关系

        广渠路上一家乐福超市门前,送餐、送货员的摩托车、电动自行车占用便道问题,常遭附近居民诟病。在这里,记者向多名车主了解情况,发现原来京B号牌摩托车的背后大有文章。

        “我们好多人都换摩托了,电动车不好充电。”一名送餐员说,电动自行车充电频繁,而且充电耗时长,时间对于他们送餐员来说极为宝贵,所以,稍加比较不难发现,购买电动车和多块备用电池的价格,与买一辆摩托车其实差不多。“摩托车速度快,加油也方便,四环外就能加油,骑摩托去一趟再跑回来,都比电动车充电快。”

        “牌子也特别好上,都不用自己跑验车场。”另一名送餐员说到了核心问题。记者查看《北京摩托车限行规定》,关于申请办理京B号牌的条件,需要机动车所有人的住所地址应为门头沟、顺义、大兴、通州、昌平、怀柔、平谷、房山、密云、延庆这样的远郊区。但记者在现场所接触到的所有送餐员,全都不符合申请办理条件。

        “私户上不了,可以上公户,买车的地方都提供这样的服务,也就多花六七百块钱吧。”多名送餐员向记者出示了他们的机动车行驶本,在“所有人”一栏中,填写的内容可谓五花八门,形式多为某某商贸公司,他们的京B号牌摩托车,均是落在了这些公司的名下,但这些公司并非送餐员所供职的单位。

        “谁管是什么公司啊?我都没去过。”根据送餐员提供的信息,记者对这些商贸公司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些公司的注册地均在远郊区,但无论查询企业公开信息,致电114,均无法查询到联系方式。记者试图联系其中一家公司注册地的物业部门,工作人员说他们也不了解情况,可能只是公司注册地在这里,实际办公场所另有他处。

        车行承诺“一条龙”服务 实际掌握着“背户”公司

        记者从京顺机动车检测场核实到,摩托车办理京B号牌确有公户、私户之分。工作人员介绍,摩托车落户个人名下,上牌验车需要携带本人身份证、车辆合格证及车辆发票,如果落户在单位名下,还需要额外提供单位的营业执照和公章。

        根据之前送餐员的说法,他们与这些公司毫无关系,那么,执照和公章又是如何解决的?记者以购车者身份暗访了四环内及四环外的近10家摩托车行,店员无一例外地承诺了“一条龙”服务,其中,也包括代办车牌,提出的价格从650元至1000元不等。

        一家位于吕营大街的摩托车行内,店员详细向记者介绍了办理公户的“门道”。这名店员称,之所以车行能帮购车人代办上牌手续,是因为这些用于办理公户的商贸公司,大多是专为“背户”所设立的公司,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公章实际都掌握在车行手中。购车人多因为居住地问题不符合申请办理京B号牌的条件,车行通过代办公户号牌,就把车辆落户地址直接转移到了远郊区。

        这名店员还称,通过他们办理公户号牌后,无论是车辆过户、年检、处理事故,车行都能帮助购车人提供证明,即便是“背户”公司出现问题,他们也能把摩托车再转移到其他公司名下,相当于做了一次过户,无非就是花点钱而已。

        本报记者 景一鸣 陈圣禹 文并摄  

        记者快评

        按照《北京摩托车限行规定》,京B号牌摩托车只能出现在远郊区,车主也应该是住在远郊区的居民。可如今,四环内“京B”随处可见,大量车主对《北京摩托车限行规定》置若罔闻,虽然不断有媒体报道相关执法行动,取得的震慑效果却远远未达预期。甄别问题的标与本,真正让规定从源头遭到破坏的,就是只追求商业利益的车行。

  • 电动车桥上借道 人车混行真危险

        安贞桥西过街天桥位于北三环中路与安贞路十字路口,这座桥是周边居民出行的一条重要纽带,每天上下天桥的人非常多。市民毛女士向本报反映,这座天桥四面都是坡道,本来是方便行人推车上下,但现在每天都有数不清的电动车借道在桥上穿梭,和行人擦肩而过,险象环生,希望这个问题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骑车借道的多是外卖小哥

        “您买菜去啦?我今儿出来晚了。”11月6日,记者现场探访时,正赶上两位老人在天桥上碰面,老街坊见面,少不了一番寒暄。“哟,您瞧车!”还没聊上几句,两位老人的对话就被电动车的鸣笛声打断了。只见外卖小哥骑着电动车,从一位老人身后冲了过来。临近正午,正是外卖最忙的时候,周边地区的外卖骑手们忙得不可开交,为了图方便,他们都借道这座天桥,跨越三环路南北两侧。

        无论是上桥还是下桥,这些骑着电动车甚至京B号牌摩托车的外卖员都不会下车,他们穿梭在行人当中,上演各种辗转腾挪,实在挤不出路了,便会按响喇叭。这样的情况,也是老人们最害怕的,他们有的踉跄着往旁边躲闪,有的腿脚不好,干脆站在原地不敢动了。记者看到,个别外卖骑手甚至一只手扶着车把,另一只手刷着手机订单,头一直低着,注意力全都在手机上,全然不顾周围的复杂环境。

        “唯一的选择”如今险象环生

        “好几年了,天天就这么骑!”市民张大妈快80岁了,对天桥上人车混行的现象非常气愤。她说,从桥的设计上看,四面都是坡道没有台阶,本来是很方便的,可现在这种便利全让电动车占了。

        市民毛女士特别提到,过街天桥西南、西北两条坡道的末端,都紧邻安贞桥西公交车站,下桥走不了10步就能上公交车。早晚高峰时段,公交车站人群密集,骑手们却不顾这些,“那么快的速度从桥上冲下来,没刹住碰了人可怎么办?”

        毛女士说,此前从这座天桥向西走,还有另一座过街天桥,那座桥两边是台阶,电动车上不去。由于安贞桥西过街天桥上的电动车多,很多老人特意避开,会选择稍远的那座天桥。但是,如今稍远的另一座天桥已经没了,安贞桥西过街天桥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市民们口中的“此前”具体指何时,记者梳理出两则旧闻:2018年4月14日,因超高车辆通行撞击,北三环中路安华桥东天桥和马甸桥东天桥的桥梁承载力受损。后续报道中提到,马甸桥东天桥完成了换梁工程。居民们提到的“另一座天桥”,应该指的是安华桥东天桥,如今已经不存在了。记者实地探访看到,原天桥的位置目前是地铁的施工段。这也就意味着,从去年4月下旬起,安贞桥西过街天桥承载了更重的任务,安华桥东天桥的行人大部分都导流至了安贞桥西过街天桥上。由此,也印证了毛女士所说的“唯一选择”。

        居民建议区分人行与车行坡道

        “有没有规定说这些电动车不能借道天桥啊?”在安贞桥西过街天桥上,每每和行人谈到天桥的现状,很多人都如此发问。根据《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第四章第14条规定,驾驶非机动车通过人行横道、过街天桥、地下通道时,下车推行,不得骑车通过。驾驶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也应遵守此项规定。

        “我觉得这项规定还需要完善。”有市民说,安贞桥西过街天桥上的电动自行车太多了,即便按照规定执行,光是把“骑”变成“推”,人车混行的危险还是不能完全避免,“人少的时候,因为桥面宽,问题倒不大;但坡道相对窄,高峰时段还是错不开。”

        “我觉得也得相互理解,不让电动车上桥也不实际。”也有市民认为,外卖骑手风尘仆仆不容易,如果不能借天桥跨过三环,就要绕行安贞桥或安华桥,送餐的路程会增加很远,骑手辛苦,等着订餐的人也着急。从实际情况看,骑电动车的人遵守规定,推车上下桥,同时,把人行坡道和车行坡道分开,问题就能解决。安贞桥西过街天桥最常用的坡道,为西南、西北两段,而东南、东北两段坡道行人相对少,希望相关部门加强引导,或者在桥头设置隔离设施,让电动车一律从东侧上下桥,人车混行的问题就能大有改观。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 208个“易错”灯箱全更换

        对于公共厕所,人们约定俗成“男左女右”,男厕所基本都位于左手边。但在东城区三源、南八宝等胡同内,经过改造后的男厕被设置在了右侧,而厕所外墙上的灯箱却依然亮着“男左女右”,因认错标识而进错厕所的尴尬情况时有发生。

        10月29日,北京晚报“我们日夜在聆听”栏目对该问题进行报道后,东城环卫部门即刻前往现场调查情况,报道中提及的多座公厕灯箱都很快得到了更换。此外,环卫部门还对全区公厕展开排查。经查发现,全区共有208个公厕灯箱外壳存在同样的问题,这些灯箱外壳也将逐一更换,全部工程预计在11月20日前完成。

        11月6日,记者在三源胡同回访时发现,这里的灯箱外壳已经重装完毕,新灯箱上的卡通形象已经变为“男右女左”,与男女公厕设置的方向一致。

        “前几天就来人给改了,现在灯箱外壳标注的位置和男女厕的实际位置已经统一了,再也不担心天黑的时候有人走错厕所了。”居民刘女士高兴地说,环卫部门的工人更换外壳时还告诉居民们,如果以后遇到其他问题,可以随时向他们反映。

        除了三源胡同,记者还对候卫胡同、南八宝胡同等在内的6条胡同公厕进行了回访。此前容易引发误解的灯箱标识,也全部得到了更换。针对西镇江胡同内男女厕位分居道路两侧的特殊情况,在此次更换灯箱过程中,东城环卫部门特别定制了一批灯箱外壳,除了男女厕灯箱外壳分别只画一种卡通形象,还在外壳上用文字对男女厕进行了明确注明。

        在采访中,东城环卫中心副主任董宁表示,问题见报后东城环卫举一反三,对全区的公共卫生间展开了排查工作。“全区共有公厕1287座,其中有466座公厕安装了灯箱。通过逐一排查,我们发现208个公厕的灯箱可能会对使用者造成误解。目前,这208个公厕灯箱的更换工作正在逐步推进。”

        董宁说,其实在设计之初,这些灯箱只是计划作为一个LOGO来使用,为居民在夜间如厕提供指引,方便大家更快地找到卫生间。但在实际使用中他们也发现,由于夜间胡同照明相对较暗,市民第一时间注意到的往往不是厕所门上的标识,而是灯箱发出的亮光,也导致走错门的情况时有发生。

        董宁表示,针对这个问题,东城环卫部门增加了两款灯箱外壳,一种是“男右女左”,另一种则是男女标识分开,在后面加注文字的款式。“现在这些重新安装的灯箱已经不仅仅是一个LOGO,也兼具了指引男女厕方位的功能。至于被更换下来的灯箱外壳也不会浪费,目前都被收纳在仓库中,一旦未来其他地方的‘男左女右’灯箱外壳出现损坏,这些备用品将上岗继续发挥作用。”

        本报记者 陈圣禹 文并摄

  • 垃圾清走了 环境变好了

        曾经的昌平区西沙屯村,村内大量生活垃圾无序堆放、公厕无人清理、各种破木碎砖堆砌的临时建筑摇摇欲坠,给村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不便。10月18日,本报对此进行报道后,昌平区有关部门立即着手,对村内存在的环境问题进行督促整改。目前,随着各项措施逐步落实,记者回访时看到,村里环境也得到了明显改善。

        沙河镇西沙屯村位于城乡结合部地区,2018年纳入到棚户区改造和环境整治范围。目前,村内非住宅部分地块已经完成腾退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住宅腾退。

        据沙河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针对西沙屯村在拆迁腾退期间产生的环境脏乱问题,镇政府已于10月19日启动了集中清理整治工作。截至目前,村内已累计清理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1220余吨,新增垃圾桶120个。为引导村民规范投放垃圾,每个垃圾桶旁都配有“垃圾入桶”的提示语。

        如今,随着环境整治工作的逐步推进,村内居民反映的私搭乱建、公厕失管以及河道污染问题也陆续得到整治。据了解,整治工作持续至今,村内拆除侵街占道板房15间,清理堆物堆料80余处,8个废弃旱厕及其周边环境也都得到了持续改善。

        目前,为保证棚改期间的村庄环境整治效果,沙河镇已增设20名环卫工作人员,并将垃圾清运频次由每天一清增至每天两清。同时,成立了巡护队,加大巡查管理力度,确保发现问题及时处置。

        本报记者 景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