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这些古树情况不太妙

        近来,京城秋意渐浓,彩叶缤纷。西山红叶、古刹银杏都进入了最佳观赏期,游客纷纷前往赏秋。本报陆续接到一些读者反映古树保护的问题,有些古树虽然得到重视,但披红挂彩、塑造“假干”等方式值得商榷,古树养护的方法和理念有待提升。

        安定双塔寺遗址

        千年银杏披红挂彩难掩虫害

        “这棵古银杏在南城非常有名,但它现在长虫了!”在市民的指引下,记者10月10日来到南六环外的安定双塔寺遗址。遗址是一处三四十平方米的小广场,仅西北角还剩一株古树。据后人立碑介绍,此处原有一座古刹,相传汉光武帝时原有双砖塔,现在仅存古银杏一株,树高16米,主干直径为1.78米,周长5.6米。按年轮验证,该树至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

        从正面望去,这株古银杏树主干粗壮、枝叶繁茂,气度不凡。当时树叶尚未变黄,但已经果实累累。距离主干1米外砌了一圈20厘米宽的石台,形成一个树池。石台前有一块园林绿化局2008年设立介绍古树的方形石碑。附近村民告诉记者,传说当年刘秀率兵北上遭遇突袭,在这棵古树下化险为夷,后来才建立了东汉王朝。现在仍有不少人前来祭拜这棵古树。只见石台上摆着香炉,石碑后平摊着两块海绵垫,供人跪拜。树池里面还摆着2个小供桌,铺着明黄的桌布,上面摆放着观音像和贡品。

        只见古树树干围着大红绸布,挂着一排排五颜六色的经幡。记者仔细观察,发现红绸布遮挡着一块铁皮,像腰带一样箍着主干,斑驳嶙峋的树皮已经部分脱落,露出木质部,但上面喷涂着一种棕红色的金属漆。尽管如此,也能看到树干不同部位出现的一片一片的虫洞,大的直径有一两厘米。开裂的树皮下,树干内部变得毛茸茸的,周围散落着细碎的木屑,好像是大量虫子啃噬的结果。有些树皮表层还覆盖着一块一块浅黄色的霉斑。

        记者注意到,树干有些部分被糊上一层厚厚的硬壳,如同仿真树皮,轻敲上去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似乎里面有空洞。树干顶部部分枯死的枝干早已被锯断,留下一些大洞。据专业人士介绍,这些没有封闭的空洞会积存雨水,造成树干内部隐蔽位置腐烂。如果没有得到及时处理,危害会比较严重。

        记者还看到,古树西面树冠相对茂盛,长势较好;而东面有两三枝原本粗壮的枝干已经枯死发黑。记者查询北京市《古树名木日常养护管理规范》得知,古树名木保护范围内不应修建建筑物或者构筑物等危害树木生长的行为。而从现场看,古树西面、北面是绿地,而东面、南面是地砖铺设的小广场,会不会是此原因导致古树长势差异明显?

        为了反映古银杏的问题,记者通过大兴区园林绿化局辗转联系到了安定镇林业站。一位值班员询问记者虫害的情况,并解释说,他们每年都会在最佳防治期对树木进行喷洒或注射药物。但由于古树树龄高,机能减退,抗病能力弱,染病机会就多,“有虫洞也是很自然的现象”。

        八大处一处周边

        树周堆垃圾树冠枝叶稀疏

        “八大处一处周围有一些古树,但因为一处不在公园内,这些古树情况不太好。”根据读者的线索,10月底记者来到八大处一处长安寺旁边的停车场。只见停车场西头有一座砖塔,塔边立着一块不锈钢牌子,上面写着“量周和尚塔,2013年1月石景山区普查登记文物”。在砖塔背面,记者找到了读者反映“情况不太好”的一棵白皮松,树干上挂着绿色的小牌子“二级古树”。

        这棵白皮松主干直径30多厘米,树高十多米,但树冠枝叶稀疏,三分之一枝干的树皮完全剥落,裸露的木质部上满是虫子啃噬的痕迹。

        记者注意到,这棵古树处在一个低洼位置,西、南两面是山坡,环境阴湿。树根部紧邻砖塔的基座,根部周围形成一个凹陷的坑,容易积水。而网上查阅得知,白皮松这类树种比较怕水,如果树池内长期积水会影响古树正常生长,严重的积水会带来一系列危害。

        而后记者在这个停车场周边转悠,发现停车场东南角还有一株老槐树,直径半米多,长势不错,树牌上面写着“二级古树”。停车场里一位看车的当地人告诉记者,西面山坡上还有一些古树,“还有一级古树呢”。

        于是记者顺着小路爬上山坡,来到长安寺的外墙西侧。山坡上堆满了砖头瓦块和绿化垃圾,其间记者果然发现了2株柏树,树牌上写着“二级古树”。由于这里光照较好,古树情况尚可。

        沿着小路再往深处走,前方出现一个四五米深的山坳,里面倾倒了很多生活垃圾,家具、箱子、轮胎、地毯……花花绿绿,在杂草丛生的山坳中十分显眼。而看车人说的一级古树就在这个山坳里。记者顺着山庄的院墙下到山谷,果真发现一株白皮松,红色的树牌上写着“一级古树,清朝,约310年”。估计这株白皮松曾经生长条件非常好,主干粗壮,树冠饱满。然而现在它枝叶稀疏,特别是树冠底部有些光秃秃的枝干已经发黑了。

        古树的颓势与遍地垃圾的环境有无关系?为此,记者找到八大处公园管理处。一位工作人员详细询问了古树的位置,并解释说,一处不属于八大处公园管理,但停车场周围的古树应该属于公园管理,他们会通知养护部门去现场看看情况。

        东岳庙

        百年国槐“树皮”开裂

        “‘寿槐’的树皮又裂开了。”一位读者参观东岳庙后向本报反映,一级古树“寿槐”出现问题。于是记者来到东岳庙,一进大门就看到西侧有一株枝干遒劲的老槐树,偏向一侧的树冠被支架支撑着。支架上有漂亮的彩绘,形成一个“牌楼”,上书“寿槐”二字。树身上系着红绸布,树池的栏杆上挂满祈福的小红牌。

        据东岳庙的官方介绍,民间流传:先有老槐树,后有东岳庙。相传这株古国槐树的树龄有800年以上,民间赋予老槐树祈盼健康长寿的吉祥寓意,所以亲切地称它为“寿槐”。介绍上还写道:“由于年代久远,树身已经出现空洞,只剩下三分之二存有树皮,且不足5厘米厚。2003年入夏以来古树从内到外已得到科学保护。”

        记者近处观察“寿槐”,树牌上写着“一级古树,明代,约510年”。正如读者所说,树干中部的树皮已经开裂,出现近一米长的裂口,几乎贯穿到根部。但根据“寿槐”的说明,开裂部分应该是修复材料的仿真树皮,裂口上出现黄色泡沫样的发泡剂。

        专业人士告诉记者,一般而言,树皮开裂后自然降雨很容易进入树体内部,木质部一旦长期浸泡就会糟朽腐烂,树势会迅速衰弱。但问题的严重程度要实地查看才能判断。

        记者与东岳庙的一位道士攀谈,了解庙里古树的情况。他十分自信地说:“树皮开裂不算什么大问题。庙里的寿槐、状元槐都是我们的宝贝,会请专家定期进行养护的。”本报记者 罗乔欣 文并摄  

        延伸采访

        古树需要安假肢做美容吗

        如同医生给人看病一样,古树的诊断、治疗和调养也是一门学问。

        一株古树经历了千百年风风雨雨,体质衰弱,易于染病,这是自然现象。专家告诉记者,养护古树,首先是消除病虫害,合理封闭它的受损部位;然后可以从改善古树立地环境入手,改善它的养分、光照和水分等条件;最后等待古树依靠自身顽强的生命力逐渐恢复树势。

        至于进一步,是否要给古树“安假肢”,是否要对古树“做美容”,业界存在争议。

        针对古树塑造“假树干”、刷漆涂胶的保护方式,记者请教的几位专家说法不一。有人认为“造假干”不仅可以封闭树周,防止病虫侵害,又具有审美的作用;也有专家认为,大量仿真树皮和枝干,会破坏古风古貌,增加古树负担,而且可能出现修复材料和树体分离的情况,不符合古树修复的基本原则。就目前的实验效果来看,玻璃胶、发泡剂等材料很难满足古树修复需求,会出现进水、开裂等问题。

        在东岳庙,记者看到一种“神奇”的枯树保护方式——“藤抱柏”。利用紫藤攀爬特性,将整个侧柏树枯干爬满,让枯树重新绿意盎然。紫藤的藤条紧紧拉着古侧柏的枯干,不但能够牵引树体,防止倒伏和脱落,同时又能弥补枯树景观上的缺憾。“藤抱柏”这种使用自然植物保护枯树的方式给人启发。 罗乔欣  

  • 早餐车为啥集中摆上景辉街

        在朝阳区万达广场附近上班的员工反映,景辉街的便道上,停放着不少早餐车,占据便道,妨碍视线,希望管理部门给这些车辆安排一个更适合的地方。

        10月26日,笔者来到景辉街与郎家园路十字路口西南角,看到在这里的便道旁摆放了一排桔黄色的“卵形”早餐车。每辆车长两米多、宽一米多,有些车上还贴有“鸡蛋灌饼5元一个”的纸质广告。有些早餐车的车身破旧,布满灰尘。

        笔者数了一下,这些车辆一共有17辆,电动三轮车也夹杂其间,占据道路长度大约50米。这些车辆大部分与道路呈垂直停放,便道剩下的宽度仅2米左右,影响行人通行。

        据附近一位知情人介绍,这些车辆其中一部分还在使用,每天早上会有人拉走,到路边卖早点,等用完之后又存放回这里。

        附近居民认为,整条景辉街干净整洁,便道上连一辆乱停放的共享单车都没有,可是这些早餐车和这里的环境形成极大的反差。希望管理部门给这些早餐车找到一个更好的安身之所,不要让它们挤在大街上影响环境。 王青 文并摄  

  • 这个公厕“故障待修”一年多

        市民黄先生反映,玉渊潭公园东门对面街心公园中,有一个公共厕所不知为何已经停用一年多时间了。

        笔者于11月1日来到这个街心公园。粗略估算这块狭长的绿地有将近2万平方米。“罢工”的公厕位于公园中部。笔者在远处看到公厕的墙上钉着的白色木板上写着“停用”两个大字。走近才发现,两面门板上也分别写着“公厕停电,暂停使用”和“故障待修”。

        只见公园里有很多老年人打牌、下棋、跳舞、散步。一位大爷告诉笔者,公厕没有“罢工”之前,给在公园休闲的老年人带来很大方便。自从公厕因故障关闭后,大家只能到200多米外、位于月坛南街北侧的公厕。

        笔者注意到,在街心公园西侧的玉渊潭东门公交站,候车乘客也很多。半小时内有三位路人按照公交站牌旁的公厕指示牌前来如厕,走到近前才发现这间公厕停用了。笔者了解到,该公厕因为停电于去年夏天停用,至今已经一年多了。居民希望有关部门早日排除故障,让公厕物尽其用,缓解如厕难。丁杰 文并摄  

  • 十一晋元中学门前增设车站

        市民蔡女士:北京十一晋元中学距离公交车站较远,孩子上学下了车后要走一大段路,希望在学校门口多设一个公交站。

        市公交集团:已安排2个线路公交车在该中学门前增设公交站点,方便学生通勤。其中,961路在田村山南路和上庄大街交叉路口双向增设田上路口西站,并于9月12日首车执行;914路在龚村东口与老山南路东口两站之间双向增设田上路口北站,并于9月12日首车执行。

  • 加强巡查弘善家园底商施工扰民

        市民李女士:弘善家园楼下的酒店装修,从去年十月开始,声音就一直从楼下传来。业主们曾多次向施工单位、小区物业等反映情况,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朝阳区政府:接到举报当日,十八里店乡执法队员到达现场,未发现弘善家园401-404号楼下夜施扰民问题。下一步,区城管执法局将加强夜间巡查执法,加大对各类施工作业的检查力度,不定期对重点点位进行巡查。

  • 阿尔法社区清理废品拆违建

        市民王先生:阿尔法社区D区大门门禁装好半年却迟迟不使用,外部人员随意进出小区,并有废品占用小区空地,影响小区居住治安和环境卫生。

        通州区政府:经核实,424号楼下杂物是1单元302室业主捡的废品,目前该业主已清理完毕。关于门禁问题,此前物业安装并启用了门禁系统,但遭到小区内老年居民的反对,他们觉得进出不方便,并且办理门禁卡的业主很少,因此该小区门禁停止使用。关于私搭乱建问题,相关部门已摸排登记,已经拆除3处,预计12月底全部拆除。关于固定车位被临时车辆占用问题,小区内设有临时停车位为来访车辆服务,物业将加强相关管理,杜绝随意占用。

  • 大羊坊路部分路段完成修复

        市民王先生:朝阳区大羊坊路双丰铁路线附近有一段非机动车道,因施工之后没有及时修整路面,这一段道路坑坑洼洼,井盖高低不平,一些排水口缺少箅子。

        朝阳区政府:因该道路路灯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市路灯管理中心对该道路实施了路灯管线消隐工程。该工程已完工。目前,朝阳区道路养护中心已完成该道路修复工作。

  • 磁器口大街摆花箱防乱停车

        市民李先生:磁器口大街因道路中间摆放绿化花箱导致车辆通行困难,车辆进出成了困扰沿线居民的难题。

        东城区政府:经核实,此前,居民普遍反映磁器口大街存在乱停车影响交通和无照游商问题,在征求居民意见的基础上和道路宽度条件允许下,在部分区域道路中心设置了隔离护栏及花箱。花箱设置后,单侧道路宽度在3.5米-4米之间,能够保证机动车双向通行。

  • 三间房东路环境整治规范施工

        市民吴先生:三间房东路南北向的便道坑洼不平,路边施工造成通行更加不便。

        朝阳区政府:经查,此处施工为重点乡环境整治项目之一,主要施工内容是道路临街围墙围栏的修复、新建和人行步道铺装等。项目施工期间,三间房乡将加强对项目施工方管理,严格规范施工程序。

  • 怀柔一学院积水外排量减少

        市民吴女士:京北职业技术学院操场排水系统不完善,下雨天经常积水,学院将大量积水排向校外道路,导致对面十多家商铺和住宅漫水严重,有的商铺店内水位高达30厘米。

        怀柔区政府:已在该学院大门口设置沙袋,减少强降雨天气积水外排压力,将学院操场排水口改为雨箅子,增加操场自主排水量。同时,已为校外商铺统一制作挡水板,阻挡积水流入商铺室内。

  • 八里庄北里治理高空抛物

        市民赵先生:朝阳区八里庄北里小区113号楼东南向的高层住户不时往楼下扔纸屑、厨余垃圾,甚至是花盆等重物,导致居民楼周边环境变差,蚊蝇滋生,并且存在安全隐患。

        朝阳区政府:已组织人员对八里庄北里113号楼的108户居民进行入户走访,收集环境整治相关意见并进行宣传教育。该小区物业已在小区电梯口张贴禁止高空抛物告知书,并将113号楼南侧杂草及废弃物清理完毕。

  • 锦绣大地车站硬化地面补绿植

        市民丁先生:巨山路的锦绣大地公交站台黄土裸露,坑洼不平。马路牙子高出站台10厘米左右,候车乘客就如同站在一个泥池子里。

        海淀区政府:经核实,巨山路为市属道路,站台所在地为规划绿地,目前已完成该公交站台的绿地硬化工作,并在两侧补种绿植。北京公交集团已将站杆更换成不锈钢龙门站杆。

  • 大灰厂路挡道线杆被移改

        市民:大灰厂路与南宫滨河路交叉口,有两根线杆立在西向东方向的自行车道上,给骑车人造成安全隐患。

        丰台区政府:9月26日,丰台区电力部门对两根线杆进行了移改工作,目前问题已解决,道路已恢复通畅。